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1014.老公太凶猛1012
    “走吧,你看,小紫和陈媛不是好好的吗?”司徒清笑着抱起白迟迟,把她送到浴室里去了。

    洗澡水的温度刚刚好,而且还真的是洒上了薰衣草的精油,白迟迟忍不住笑起来:“你这个粗人,现在竟然也有这样小资的气息了?”

    “我竟然被你给同化了,说出去真是要毁了我的一世英名!”司徒清无可奈何的说。

    白迟迟把身子泡到水里,看着司徒清说:“也不知道小紫跟媛媛说了些什么,我真好奇!”

    “你那个好朋友啊,说话向来都没有把门的,可是我看她今天好像倒是心平气和的。”司徒清一边帮白迟迟按摩着肩膀,一边说道。

    白迟迟叹了一口气说:“小紫总是有些针对媛媛,上次我们在游乐园里我摔......”

    一听到这话,司徒清立刻就紧张起来,他看着白迟迟说:“什么?你摔倒过?”

    “呵呵,没事的!”白迟迟笑着捂住嘴。

    司徒清双手捧着她的脸说:“快点告诉我是什么情况?怎么会瞒着我呢!”

    “不是什么大事,也就是摔了一跤,后来去医院也检查了,一点问题都没有!”白迟迟有点后悔自己说话没留意,要是司徒清知道当时是陈媛把自己扑倒的,肯定会不高兴的,到时候去责备陈媛就更不好了。

    “你要是不告诉我,我就去问辛小紫!”司徒清却不打算就这么简简单单的忽略这件事情。

    要是去问辛小紫还得了,她一定会说是陈媛故意的,这个后果就更加严重了。

    白迟迟只好老老实实的交代了说自己当时是怎么样摔倒的,司徒清皱着眉头听完以后,看着白迟迟说:“远怎么当时没有好好看着你?”

    “怎么没有啊,要不是远及时把我拉起来,我就被马给踩到了!”

    “辛小紫这个罪魁祸首,就是因为她想要去游乐园才会让你摔倒的!”司徒清摇了摇头。

    白迟迟惊讶的看着他说:“怎么会怪小紫呢,她又不知道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反正辛小紫总是这样心血来潮,也不顾及一下你们都是孕妇,想到一出是一出的。”司徒清拿着一块泡沫给白迟迟擦背,有些不满的说。

    白迟迟真的没有想到,这件事情在司徒清看来竟然跟陈媛好像没有什么关系,他全部都怪在辛小紫的头上了。

    “你不许说小紫的坏话,她跟我是最好的朋友!”白迟迟忍不住打了司徒清的肩膀一下。

    “好好好,我不说她,总之以后你一定要小心点,特别是跟小紫一起出去的时候,多长点心眼。”司徒清笑着说。

    这话说得白迟迟心里更加不舒服了,怎么在司徒清的眼里小紫是这样的印象呢,那跟陈媛在辛小紫心里不是一样的吗。

    看到白迟迟嘟着嘴,司徒清用手沾了一点泡泡涂在她的鼻子上说:“怎么了老婆,嫌我伺候得不好?”

    白迟迟摇摇头:“你怎么会怪小紫,而不怪把我扑倒的媛媛呢?正常的反应不应该是这样的!”

    “你都说了媛媛是被人群推搡的,怎么能怪她?”司徒清毫不掩饰自己对陈媛的偏袒。

    听到他这么说,白迟迟心里还真的不是滋味。

    “老婆,你觉得舒服吗?”司徒清蹲在浴缸旁边,一下一下的给白迟迟的背上浇水。

    其实白迟迟觉得挺舒服的,就是心里有些不痛快,司徒清对陈媛和辛小紫的态度表现得太明显了一点。

    我这是在吃醋,是我的荷尔蒙在作怪,白迟迟不断的给自己心理暗示,不愿意让自己变成一个小肚鸡肠的人。

    “是不是水冷了?要不我再给你加一点?”司徒清不知道白迟迟的沉默是什么意思。

    白迟迟站起来说:“是冷了,我也洗好了。”

    “这么快?我还想进来跟你一起泡一泡的!” “不用了,你自己泡吧!”白迟迟跨出浴缸,披好衣服以后就走了出去。

    司徒清有些不解的看着白迟迟,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突然生气,脸色那么难看。

    “老婆我说错什么了你不高兴?我以后不再说辛小紫了好不好?”司徒清追过来对白迟迟说。

    “你没有说错什么,是我自己有点累了。”白迟迟懒懒的躺在床上说。

    司徒清拉了一下白迟迟说,“老婆,你起来我给你吹吹头发好不好,这样的话容易头疼!”

    “你别管我了,我自己会吹的!”白迟迟有点不耐烦的说。

    “老婆你到底怎么了?”司徒清站在床头看着白迟迟,还是觉得不对劲。

    白迟迟坐起来,看着司徒清说:“我都说了你别管我,你自己去洗澡嘛!”

    “那,好吧!”司徒清也不再坚持,自己走到了浴室里面去。

    看着他的背影,白迟迟叹了一口气,看来成见是每个人都会有的,就好像辛小紫看陈媛,也好比司徒清看辛小紫。

    算了,管他的呢,爸爸妈妈都住进宾馆一段时间了,那个神秘的破坏者也没有再出现,这件事情也够烦的了。

    司徒清洗完澡出来看到白迟迟还呆呆的坐在床头,头发也没有干,还在滴滴答答的滴着水。

    “老婆你干什么?怎么还没有把头发弄干!”司徒清有点恼火,觉得是不是白迟迟太关心陈媛了,反而对自己的身体这么不爱惜。

    白迟迟好像从梦中被唤醒似的,看着司徒清说:“什么?”

    “你在想什么想得这么出神?头发还在滴水,难道你就不怕生病感冒?”司徒清一边说一边去拿吹风出来。

    白迟迟站起来一看,床上也被头发滴落的水打湿了一片,她笑着说:“我在想爸爸妈妈,结果给忘记了。”

    司徒清把她拉过来按在梳妆凳上坐好,给她吹头发,一边从镜子里看着她说:“爸爸妈妈的事情我会跟进的,你就别再这么操心了,还是好好保养自己的身体才最重要!”

    “你说得倒是轻松,那可是我的亲爸爸妈妈!”白迟迟有点不满的瞪了司徒清一眼。

    “说得这么见外,你的父母也是我的父母!”司徒清觉得今天白迟迟有点怪,说话也带刺。

    其实他哪里知道是因为自己刚才不经意中袒护了陈媛才会引起白迟迟的小醋意。

    “可我就是着急啊,爸爸妈妈有家难回,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心里总是提心吊胆的!”

    “我知道我知道,我一定会查出来的,你这么担心也没有用不是吗?”司徒清怕白迟迟心情不好会引起身体上的不舒服。

    “没用也要担心啊,这不是说说就可以放松的!”白迟迟觉得越想越窝火,轻轻推开了司徒清手里的吹风。

    司徒清看着白迟迟说:“这样吧,你明天去看看爸爸妈妈,看看他们需要什么。”

    “那你呢?”白迟迟看着司徒清。

    “我明天还有事,媛媛得跟我一起去一趟国土局。”司徒清揉了揉白迟迟的头发。

    “媛媛跟你一起去吗?罗会安还没有回来?”白迟迟觉得以前都是罗会安处理这些事情的。

    司徒清笑着说:“你不知道,媛媛这丫头挺厉害的,原来她的酒量很好,带着她可以帮我挡酒,这可是罗会安都比不上她的地方!”

    “媛媛的酒量很好?”白迟迟惊讶的问。

    “是啊,据她说以前在乡下的时候喝自己家里酿造的土酒就跟喝水似的。”司徒清笑着说。

    白迟迟点点头:“原来媛媛还有这么多的潜能没有被开发哦!真是可造之材!”

    “对啊,她不但是救了我的命,而且还能够对我们公司起到这么大的作用,我看我也是捡到宝了!”司徒清笑着对白迟迟说,顺手拿起吹风吹着自己的头发。

    白迟迟怔怔的看着他说:“捡到宝了?”

    “当然,说起来我也够幸运的,泥石流没有把我给埋死,还把媛媛带到我们身边。”司徒清没有注意到白迟迟脸色的变化,还很开心的在那里说。

    白迟迟看着司徒清说:“那你明天是不能陪我去见爸爸妈妈了?”

    “是啊,不过我忙完了就会来接你的!”司徒清拍拍白迟迟的脸,俯身亲了一下她的头顶。

    “好吧。”白迟迟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她一向都很温婉,不可能为了这点小事闹别扭。

    司徒清笑着说:“老婆,别担心,等忙过了这一阵,我们就好好收拾宝宝的房间,给他准备很多很多的好东西!”

    “嗯,好。”白迟迟点点头。

    “也不知道是个儿子还是女儿,我看我们买东西还是买些中性的好了!”司徒清兴致还挺高,可是白迟迟却已经有些无趣了。

    看到白迟迟的表情淡淡的,司徒清问道:“你想不想知道宝宝的性别,如果你想的话,我们可以去鉴定一下。”

    “不要了,是男是女都好,我都喜欢。”白迟迟摇摇头,觉得这根本就不算什么事。

    “我也是这样想的,只要是我们的孩子,我都会很爱很爱他。”司徒清抱住白迟迟。

    “嗯。”白迟迟笑了笑。

    司徒清摸了摸白迟迟的头,看着她的脸说:“儿子就像你,女儿就像我,这样最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