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1017.老公太凶猛1015
    司徒清走到院子门口,点燃一支烟,自从白迟迟怀孕以后,他一直都是躲着她抽烟的。

    白迟迟站在大厅的窗子前面看着司徒清的背影,那一丝丝烟雾从他的头顶上散开来。

    最近的日子他实在是很辛苦,忙着为公益游乐园的事情,公司还有很多其他的业务需要处理,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白迟迟心想,等他手头上的事情顺了以后就好了,到时候有公司的员工们跟进,司徒清就会轻松一些,而且宝宝过了三个月也就稳定了,到时候两个人还可以一起出去旅游一次。

    院子外面响起汽车的声音,司徒清急急忙忙的走了出去,不一会儿就看到他和陈媛一起走了进来。

    白迟迟心里有些不舒服,原来他是假借去院子里抽烟,其实是在等陈媛吧。

    辛小紫也是,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陈媛都回来了,她一个孕妇还在外面干什么啊。

    “媛媛你怎么了?”司徒清带着陈媛回到了房子里,只见陈媛低着头好像在哭似的,司徒清很着急的问。

    白迟迟吓了一跳,赶紧走过去拉着陈媛的手说:“媛媛你怎么哭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说话啊,到底怎么了?”司徒清急脾气,冲着陈媛喊。

    白迟迟瞪了司徒清一眼,看着陈媛温柔的说:“媛媛,怎么回事,你告诉我!”

    “迟迟姐,我,我......”陈媛抬头看了白迟迟和司徒清一眼,泪水扑棱棱的向下滴,可怜巴巴的样子。

    “这是怎么了,快说!”司徒清叉着腰看着陈媛,浓黑的眉毛紧紧拧在一起。

    平时带兵打仗的司徒清习惯了说话大声武气的,看着陈媛欲说还休的样子心里毛躁极了。

    白迟迟拍拍陈媛的肩说:“你说吧,别怕,任何事情都有我们给你做主的!”

    “迟迟姐,我,你还是去问小紫姐吧!”陈媛匆匆说完一句话,低着头就朝着楼上跑去。

    白迟迟和司徒清面面相觑,看来这事还真的跟辛小紫脱不了干系,她对陈媛做什么了?

    “老婆,你看,我就说辛小紫会欺负陈媛吧,你还护着她!”司徒清恼火的对白迟迟说。

    “你只是听了陈媛一句话而已,到底是怎么回事还得问问小紫才算公平吧?”白迟迟心里虽然也对辛小紫不放心,但是现在究竟发生什么了还没有弄清楚,也不能妄下结论。

    司徒清一脸不悦地坐在沙发上说:“那就等她回来问问吧,不管怎么样,弄得媛媛哭着跑回来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白迟迟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是却没有说出来,她也坐在司徒清旁边默默的看着大门口。

    两个人之间突然变得有些沉闷,白迟迟觉得很不适应,为什么辛小紫和陈媛之间的矛盾和不愉快延续到了自己和司徒清的身上了呢?

    “白迟,我回来了,气死我了!”辛小紫还没有进门,就听到她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小紫回来了!”白迟迟站起来,走到门口。

    辛小紫气呼呼的提着包,一看到白迟迟就冲过来看着她说:“陈媛回来没有?”

    “你还问,你把陈媛怎么了?弄得她哭哭啼啼的!”司徒清冷冷的看着辛小紫说。

    “我把她怎么了?你怎么不问问她把我怎么了?这个死丫头,我好心好意的给她介绍一个男朋友,她看不上人家也就算了,还冷嘲热讽的跟我说话,最后丢下我跑掉了!”辛小紫生气的说。

    唉,果然是这样啊,白迟迟心里一凉,看来辛小紫一定是找了一个什么奇葩去气陈媛。

    “小紫,你给媛媛介绍了一个什么人啊?”白迟迟把辛小紫拖到沙发上坐下,给她倒了一杯水。

    辛小紫看了一眼司徒清说:“一个挺好的男人,是我同学的表弟,在山西做煤矿生意的,很有钱。”

    “哼,做煤矿生意的都是暴发户。”司徒清不屑的说。

    “暴发户怎么啦?陈媛又不是什么千金大小姐,名门之秀!她这个条件能有个大款老公就算是不错的了!”辛小紫看到司徒清的脸色不好看,心里就更加火大了。

    白迟迟赶紧劝她说:“你别生气啊,既然你说人还不错,那怎么媛媛会气哭了呢?”

    “她心高气傲呗,看不上人家!哼,我看这也是受到清的影响,你看看我才刚说了人家是做煤矿生意,你老公的样子就马上变得不可一世,瞧不起人来!”辛小紫不满的看着司徒清说。

    “这跟清有什么关系,小紫你别株连九族嘛!”白迟迟不愿意让司徒清跟辛小紫又产生新的矛盾,赶紧打岔道。

    司徒清长出一口气道:“小紫,我看到媛媛哭着回来就知道你给她介绍的不是什么好男人,这跟是否做煤矿生意没有什么关系。”

    白迟迟着急的想要拦着司徒清,可是却没有来得及。

    果然辛小紫一下就站起来,看着司徒清冷笑着说:“我给她介绍的不是好男人,对啊,她心里就只有你是好男人!司徒清,我看你对陈媛也是百般的迁就疼爱,你要是再这样继续下去,我看她谁都不想嫁了!”

    “辛小紫,你在胡说什么!”司徒清的声音一下就提高了,眼睛里面有着怒火。

    白迟迟一会看看这个,一会看看那个,急得愁容满面,手心手背都是肉,要说什么才好呢。

    “哼,白迟,你看到了吧,你老公就是因为长期这个样子才纵容得陈媛不知道天高地厚,还真的以为自己是娇滴滴的司徒家小姐呢!”辛小紫嘴巴本来就厉害,这下更是抓住司徒清的一句话不松手了。

    “懒得跟你说,真不知道整天在想些什么!”司徒清一个大男人,总不至于跟辛小紫吵架,所以也转身要走。

    “你走什么,去安慰陈媛吗?”辛小紫挑衅的说。

    司徒清站住了脚步,没有回头,只是看到他的背微微的颤抖了一下,想必应该很生气。

    “小紫,别说了!”白迟迟拉着辛小紫,不让她再激怒司徒清,天知道,这个男人现在已经忍耐了许多。

    看着司徒清独自上楼的背影,辛小紫气呼呼的站在那里喘着气,情绪真的很激动。

    白迟迟担心辛小紫肚子里的宝宝,拿着水杯送到她的嘴边说:“好了,你喝口水吧!何苦呢,这样大动干戈的!”

    “我这不是为了你吗!你看看司徒清,护着陈媛那个鬼样子!”辛小紫咕嘟咕嘟的喝完了一杯水。

    白迟迟叹了一口气说:“你就是这样,我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你紧张个什么劲儿啊?”

    “就是因为你迟钝,我才着急的!陈媛绝对有问题,我告诉你,她背着你的时候跟我说话的口气神态都不一样,这丫头主意大得很,不像表面上那么单纯!”辛小紫看着白迟迟,一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样子。

    “能有什么主意,她一个孤女,想着要找一个好一点的依靠,所以不肯轻易就答应跟人交往,也是谨慎而已,哪里像你说的那样复杂!”白迟迟心疼辛小紫这么维护自己,但是也觉得她小题大做了。

    辛小紫摇着头叹气:“我要说你什么好啊!”

    “话又说回来,你介绍的那个煤矿老板肯定不是什么高富帅,我还不了解你?”白迟迟忍不住轻轻笑了起来。

    辛小紫也被她的表情逗乐了,低声的说:“对,就是个土肥圆,但是真的有钱!”

    “你啊,我就知道你没有安什么好心!”白迟迟叹息着说。

    辛小紫眼一瞪,看着白迟迟:“喂,你不是吧,怎么这么看我!那个人虽然样子不怎么样,但是经济条件真的不错,陈媛如果务实一点的话,嫁给他就是老板娘,也可以过上富足的生活!”

    “现在的女孩,除了追求经济宽裕,也喜欢白马王子的嘛!”白迟迟觉得辛小紫确实不应该给陈媛找一个暴发户。

    接触了这么长的时间,白迟迟知道陈媛心气还是很高的,而且她自身的能力也很强,如果不是出身贫寒,说不定早就成了一个可以独挡一面的女强人。

    现在辛小紫找一个土肥圆的暴发户给她,某些方面来说,确实是对陈媛的一种羞辱。

    “切,现在的女孩比起我们可聪明多了,人家只要找个可靠有钱的老公就很满足了,不知道陈媛怎么想的!”辛小紫放下水杯,心情好了一些。

    “我求你了,你以后别再给陈媛介绍什么男朋友了,免得你自己也跟着生气,弄得清也不愉快。”白迟迟双手合十对辛小紫说。

    辛小紫看着自己的手指甲,漫不经心的说:“行啊,不介绍了,随她去惦记你的司徒清!”

    “又在胡说了,她哪里有!再说了,清有那么容易被引诱吗?我这么一个活色生香的大美女在他身边,他也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了!”白迟迟自信的说。

    辛小紫打量着她,上上下下的看了一遍,笑着说:“喂,你以为你现在还是黄花大闺女啊,你都成了孩儿他娘了!”

    “就算是,我也是司徒清孩儿他娘,他别想在我眼皮子底下干什么勾当,放心吧!”白迟迟一挺胸,骄傲的说。

    辛小紫看着她,笑着摇了摇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