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1021.老公太凶猛1019
    “白迟,你看,菊嫂特意给我做的菜肉包子!皮薄馅大,新鲜可口!”辛小紫在早餐桌上拿着一个热气腾腾的包子对白迟迟说。

    “闻着就觉得香!菊嫂,你别把我们的口味都给惯坏了,以后会变得很刁钻的!”白迟迟笑着说。

    菊嫂端着一大盘炒面过来,金黄色的面条上满是炒得香气扑鼻的肉臊子,逗得人垂涎三尺。

    “多吃点,孕妇一个人吃饭可是要管两个人饱的!”菊嫂放下炒面,又给辛小紫和白迟迟一人盛了一碗面汤,说是原汤化原食。

    司徒清和陈媛也是吃得肚子饱饱的,觉得整个人都变得精神抖擞起来。

    有了这个保姆还真是省心,陈媛和司徒清出门上班去了,白迟迟和辛小紫也来到了课堂听讲。

    还是没有见到王义芳,听刘星星说,她已经回到老家去由父母照顾了,阚涌已经和那个小三分手了,而且还跟王义芳下跪写了保证书什么的。

    “这男人啊,还真是贱!你看吧,在身边的时候不珍惜,犯错了又来磕头谢罪!”辛小紫鄙夷的说。

    白迟迟笑着说:“这样倒也是一个好结局,我就怕那个小三死缠着不放,王义芳就太可怜了!”

    “算了,她人都已经走了,我们说这么多也没有什么用。”刘星星摇着头说。

    课堂上没有了王义芳叽叽喳喳的声音显得冷清了许多,白迟迟和辛小紫听完课就准备回家去了。

    来到一楼大厅的时候,辛小紫先去取车,白迟迟就站在门口等着她,外面太阳很大,照得人眼睛都有些睁不开。

    马上就是盛夏了,白迟迟每到这个季节就会想起那首莫文蔚有名的歌《盛夏的果实》。

    也许放弃,才能靠近你,不再见你你才会把我记起,时间累积,这盛夏的果实,回忆里寂寞的香气。

    这首歌是以前白迟迟和辛小紫去唱歌的时候最爱点的,喜欢旋律和歌词。

    “喂,上来!”辛小紫把车开到门口,白迟迟从包里拿出太阳眼镜戴上然后坐在副驾上。

    “这就回去吧,反正在外面也热,而且我现在特别愿意回家吃菊嫂做的饭!”辛小紫踩了一脚油门。

    白迟迟笑着说:“看来对付一个不爱回家的女人,也需要拴住她的胃才行!”

    “一样的嘛,这可是老辈人的经验之谈,绝对的至理名言!”辛小紫一想到菊嫂做的菜就要流口水。

    白迟迟想到司徒清也没有怎么吃过自己的做的饭,还觉得有些内疚起来。

    “我们两个都不大会下厨,可怜的清和远,只能依靠保姆的手艺来挽留他们的胃了!”白迟迟笑着说。

    “你怎么这样说,好保姆也是我们找回来的不是吗?这也就间接说明是我们在让他们的胃享福了!”辛小紫总是有一些歪理,说得白迟迟也无言以对。

    车子朝着司徒家的房子开去,经过一条小巷子的时候,白迟迟想起来这里以前有一个很漂亮的四合院,里面养着几缸荷花非常的雅致漂亮。

    “小紫,你记得这个院子吗?”经过那一带青砖绿瓦的时候,白迟迟指了指小巷深处。

    “当然记得,那会儿我们还爬墙去看人家的荷花呢,差点被那个坏脾气的老伯用砖头砸死!”辛小紫想起往事,也不由得笑了起来。

    那时候多么天真啊,就是听同学说这条巷子里有一个固执的老头一个人住着一个四合院,还养了几缸荷花,竟然就敢半夜三更偷偷溜到这里来翻墙欣赏。

    而且被老伯发现以后还被当成梁上君子,几乎惊动了警察,幸好跑得快。

    “要不我们停车下去看看吧,如果那老伯还在的话,年纪也很大了,想必不会再用转头来砸我们的!”白迟迟想到那些白里透红的荷花心里就痒痒的。

    辛小紫踩了一脚刹车,把车停在了小巷口,看着白迟迟说:“我这可是为了你!上次你没看清楚遗憾了好久,这次我们白天去,好好跟那老头说话,看一眼就走!”

    “当然当然,如果他不反对的话,我就拍几张照!”白迟迟开心的说。

    辛小紫摇着头看着她:“你这么喜欢花,干嘛不去学园艺,要学眼科?”

    “有一双好眼睛就可以更好的欣赏这些美丽的花朵啊!”白迟迟觉得爱美的人当然希望有清澈的双目,自己选择眼科是很正确的。

    两个人下了车,慢慢的朝着巷子深处走去,这条巷子有很悠久的历史了,所以青石板路上那些苔藓和两边墙壁上的爬山虎让人觉得凉浸浸的很舒服,外面的酷暑都被挡住了似的。

    “如果那老伯过世了怎么办?会不会变成鬼屋?”辛小紫故意吓唬胆小的白迟迟。

    “不会吧,就算是孤寡老人,他留下那么好的一个院子,国家也应该好好保护起来,怎么会变成鬼屋?”白迟迟摇着头不相信。

    很快,就走到了那个四合院的门口,院子有一扇木门,古色古香的,此刻正虚掩着。

    “真的要进去?我还有点怕那个老伯,脾气多坏啊!”辛小紫吐吐舌头说。

    白迟迟点点头:“我们都走到这里来了,当然要进去了!看,门是虚掩着的,里面肯定有人。”

    说完,白迟迟走上前去抬起那门上的铜环轻轻磕碰了几下,发出略微有些沉闷的响声。

    “有意境吧?门环惹铜绿!”白迟迟觉得置身于这小巷深处,自己有种时空倒流的错觉。

    如果这时候自己穿着一袭旗袍,梳着三十年代最流行的发髻,款款的走过来,门打开以后,一个穿着长衫戴着礼帽的青年男子正在门里面朝着自己微笑,那是一幅多么美好的画面啊。

    正在遐想中呢,就听到吱呀一声,院子的门慢慢的敞开来,里面果然站着一个青年男子。

    只看了这个人一眼,白迟迟和辛小紫都惊讶的张大了嘴,目瞪口呆的动弹不得。

    “迟迟,你来啦?”那个男子却没有白迟迟和辛小紫这样惊诧的表情,微微一笑,仿佛一直都在这里等候着她们的到来似的。

    “秦,秦雪松!你怎么在这里?”辛小紫比白迟迟的反应快一些,终于喊出了这个人的名字,但是声音却变得连她自己都听不出来了,简直是意外到了极点。

    是啊,这个人正是秦雪松,白迟迟的初恋。

    现在的秦雪松完全不像六年前那个流亡的赌鬼了,那时候他仓皇逃窜,人不人鬼不鬼的一身落魄,现在却穿着一套亚麻的衣服,头发留得很长,在脑后束了一个马尾,看起来颇有几分艺术家的风范,气质也很好。

    只是,清瘦了很多。

    “是我,迟迟,我回来了!”秦雪松看都没有看辛小紫一眼,他的眼睛里好像只有白迟迟一个人。

    “你,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会在这里出现?”白迟迟终于回过神来了,结结巴巴的问。

    秦雪松笑着说:“进来吧,坐下听我慢慢说。”

    辛小紫拉着白迟迟的手,拖着她朝前走了几步,迈过了那个古朴的门槛,来到了院子里。

    这个四合院保存得很好,里面的房子有着雕花的门窗,朱红色的柱子上挂着几个鸟笼。

    院子里的那几个大水缸非常惹眼,里面的荷花开得正好,菡萏吐蕊,引得几只小蜻蜓在水面上翩翩起舞。

    秦雪松引着白迟迟和辛小紫来到一张藤编的茶几前面,让她们坐在藤椅上,然后倒了两杯花茶放在她们面前。

    看着秦雪松,白迟迟差点丧失了语言,因为实在是想不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他。

    要是在大街上,或者是在家里,或者不会这么吃惊,可是这个巷子深处的小院子跟他有什么关系,那个老伯呢?

    幸好辛小紫的神经比较大,她喝了一口茶,对秦雪松说:“快说说,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逃亡了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听到她说起逃亡这两个字,秦雪松忍不住笑了起来:“小紫,你还是这么性急!”

    “哎呀你别管我了,快说啊!当时你不是欠了一屁股债亡命天涯去了吗?在哪里发财了是不是,看你现在这人模狗样的,混得好像还可以啊!”辛小紫一肚子的疑问争先恐后从嘴里喷出来。

    白迟迟只是傻傻的看着秦雪松,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迟迟,你喝一口茶吧。”秦雪松看着白迟迟,笑着对她说,脸上的表情充满了关爱。

    时光终究是不留情的,秦雪松的脸上多了几分沧桑,可是看起来却比年轻时候有魅力多了。

    “你快点说啊,我这暴脾气!”辛小紫看到秦雪松慢条斯理的样子,恨不得给他一拳。

    白迟迟捧起杯子,花香萦绕,她看着秦雪松,艰难的对他说了一句话:“你,你的债都还清了吗?”

    听了她的话,辛小紫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这都多久了,白迟迟的思维还停留在六年前吗?

    “迟迟,放心吧,我现在没有债务,而且还戒了赌,脱胎换骨回来了!”秦雪松笑着说。

    “你们两个能不能注意一下我啊?”辛小紫指着自己的鼻子对秦雪松和白迟迟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