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1024.老公太凶猛1022
    司徒清看着白迟迟说:“我不闹你了,但是你以后不准说这样小气的话。”

    “我哪里小气了?”白迟迟整理了一下被弄乱的头发。

    “你说起媛媛的时候,那种口气不是小气是什么?”司徒清拍拍白迟迟的头。

    “我没有,只是你对比得有些强烈,我心里多少有些不平衡啊!”白迟迟不满的嘟着嘴。

    司徒清笑着说:“好吧,今天就算是我说错了话,但是你也要保证不会对媛媛有什么意见。”

    在司徒清看来,他和白迟迟之间的这些小插曲不过是生活中的调剂品而已,但是白迟迟听起来却觉得有些刺耳。

    虽然说对陈媛,白迟迟比对待自己的亲妹妹还好,可是女人终究是女人,怎么说也有些小心眼。

    司徒清是个大男人,不会细心到什么都考虑得很周全,他也一直认为白迟迟是大度宽容的,所以并不会想到她也有敏感的时候。

    “嗯,怎么会呢!”白迟迟摇着头说。

    第二天早上,大家依然是尽然有序的进行着各自的活动,或是去上班,或是去上学,白迟迟和辛小紫去接受孕妇培训。

    一天的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下午,白迟迟回到家里休息的时候拿出那张写有秦雪松电话号码的便签,想了想,给他拨了一个电话过去。

    “迟迟吗?”没想到秦雪松很快就接了电话,而且开口就这样问道,好像是在等待着这个时刻一样。

    “你怎么知道是我?”白迟迟有些意外。

    秦雪松笑着说:“我一看到这个陌生的号码就想到是你,我等了好久。”

    其实哪里有好久,不过才一天而已。

    “是啊,我电话号码换了很长时间了,以前那个早就不用了。”白迟迟笑着说。

    自从去了培安镇,白迟迟就断了跟司徒清以及过去的一切联系,当然第一时间更换的就是电话号码。

    现在的这个还是司徒清给她挑选的,两个人的尾号五位数都是一样的,算是情侣号。

    “怎么,有时间出来吃饭了?”秦雪松很期待的问道。

    白迟迟抿着嘴考虑了一下说:“吃饭就不用了,待会儿一起喝杯茶吧!”

    “好,你在哪里,我来接你吧!”秦雪松一口就答应下来,不管是吃饭或者是喝茶,能看到白迟迟就很好。

    白迟迟说:“算了,你说个地方,我自己过去。”

    “也好,那么就在昨天那个小院子里,你方便吗?”秦雪松考虑到白迟迟可能有所顾忌,也不勉强她。

    “好的,我喜欢那个小院子,昨天还想多看看荷花的,结果急急忙忙的就走了。”白迟迟点着头说。

    秦雪松笑了起来,她还是那样的直率简单,跟记忆中的那个喜欢穿五颜六色衣服的女孩一个样子。

    就算她已经有了身孕,嫁给了司徒清,但是秦雪松觉得这六年以来她的容貌还是那么清丽脱俗,没有什么变化。

    “那好吧,我先去等你。”秦雪松现在独自一人住在一个高档小区的公寓楼,父母早就不开麻将馆了,被他另外安置在一处生活方便的地方。

    白迟迟挂了电话,站起来走到梳妆台前梳理了一下头发,换上一条淡紫色的裙子,拿着包走到了楼下。

    辛小紫正在跟菊嫂聊天,看到她下楼,笑着说:“为什么换衣服,是要出去?”

    “对啊,出去有点事。”白迟迟跟辛小紫之间没有秘密,而且有着很好的默契。

    辛小紫一副了然于胸的表情说:“去吧去吧,早点回来啊,晚上有你喜欢吃的西湖醋鱼哦!”

    “好,我一会儿就回来了。”白迟迟点点头,然后出了门,找了一辆车来到了那个小院子门口。

    看着那个铜环,白迟迟深呼吸了一口气,这才推开门走进去,一眼就看到了秦雪松坐在藤椅上面对着大门正在等她。

    “迟迟,你来了。”看到白迟迟进来,秦雪松走过来迎接她,今天他穿着一件亨利领的纯棉白T恤,一条浅黄色的亚麻裤子,头发还是扎得很服帖,看起来清爽干净。

    白迟迟笑着说:“你现在的打扮跟以前有着天壤之别,以前你多爱时髦啊,总是穿时下最流行的衣服。”

    “我现在老了,心境也变了,这样贴近自然的材质让我觉得很舒服自然。”秦雪松笑着摊开手,看着自己脚下的那双圆口布鞋说。

    白迟迟走到他身边,看着他的头发说:“我想我之前见过你的背影,只是这头发实在是令我想不到,所以也不敢去相认。”

    “头发不是烦恼丝嘛,我留着,提醒我这世界上还有无尽的烦恼在我心里。”秦雪松一边说一边很自然的想要牵住白迟迟的手。

    但是白迟迟却抢先一步走到了藤椅旁坐下,看着秦雪松说:“你等我很久了吗?”

    秦雪松耸耸肩,把手收了回来,然后给白迟迟倒茶,还是一壶淡淡的茉利花茶,很清香。

    “也不是很久,我刚好在这附近不远。”秦雪松把茶杯送到白迟迟的手边。

    白迟迟捧起茶杯喝了一口,打量着院子说:“这个地方真的不错,我好喜欢!”

    “真的吗,那我就送给你好了!”秦雪松很轻松的说,好像在说一个小玩具似的。

    白迟迟瞪着他说:“你在开什么玩笑啊,小紫说这个院子价值上千万的!或者还不止呢!”

    “不是开玩笑,只要你喜欢,我又有这个能力,什么都可以送给你的!”秦雪松认真的说。

    跟白迟迟交往的那些年里,秦雪松是个地地道道的穷小子,不但穷还一身烂债,送给白迟迟的礼物相当有限。

    现在想想,秦雪松觉得自己真的是很愧对白迟迟那些年对自己的照顾和不离不弃。

    如今有条件了,想要弥补一下自己以前对白迟迟的亏欠,这也是无可厚非的。

    “不用了不用了,我能够在这里来喝一杯茶,看看荷花,就已经是了却我多年前的夙愿了!”白迟迟笑着摇摇头。

    秦雪松看着她的长发,她的清秀的脸庞,心中一阵悸动,好想轻轻吻一吻她。

    可惜,时过境迁,如今的白迟迟已经成了司徒清的太太,只能远观而不能贴近了。

    “对了,你那个同学蒋婷婷怎么样了?”秦雪松当然很清楚自己那根手指头是怎么失去的。

    白迟迟的脸色黯淡下去,叹了一口气说:“她现在精神有些失常,住在疗养院里。”

    秦雪松心里的一块石头马上就落了地,他知道蒋婷婷跟司徒清家里的关系,也很担心白迟迟会受到她的伤害。

    但是现在蒋婷婷已经离开了白迟迟,而且还有一个辛小紫跟白迟迟成了妯娌,想必她的环境安全了很多。

    “哦,那可真是太遗憾了。”秦雪松喝着茶,觉得这世上善恶有报,看来还是应该少做些缺德的事情。

    白迟迟转头看着院子里那些娇艳欲滴的荷花,眼睛也觉得清凉起来,她看着秦雪松说:“你呢,这些年你是怎么过的?”

    “我去了海南,跟着一个古董商人做马仔,学习了很多有关古物的知识,有一次老板遇到黑吃黑的恶霸,我帮他挡了一枪,他很感激,就给了我第一份大礼,也就是一所古宅。”秦雪松说得很轻松,可是听得白迟迟心惊肉跳的。

    “后来,我把那古宅卖了,得到了我人生中真正的第一桶金,然后就顺理成章的在这一行里闯荡起来,运气不错,让我做成了几笔大生意,所以现在过得还不错。”秦雪松淡淡的口气显示他现在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浮躁的毛头小子了,变得成熟而稳重。

    白迟迟有些担忧的问:“你挡了枪,伤在哪里?现在还有没有什么后遗症?”

    “在我的腰上,当时差点就把肾给打穿了,还好没有伤到主要的内脏和血管。现在就是阴天有点疼,别的都没什么。”秦雪松撩起衣服下摆,果然有一个已经陈旧的伤口。

    白迟迟叹息着说:“这也是拿命换来的荣华啊,你以后可要好好的珍惜,别再冒险了!”

    “好,我全都听你的!”秦雪松心里还是很感动,说了那么多,白迟迟第一句话还是在关心自己的伤,而不是现在身家多少,财产几何。

    “我就是想着问问你这些年的状况,你现在结婚了吗?”白迟迟想到自己跟辛小紫也已经嫁做人妇,若不是那六年跟司徒清的误会,早就有小孩子绕膝撒欢了。

    秦雪松听了她的话,眼神中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他看着白迟迟说:“我没有结婚,倒是交往过几个女朋友,但是都无法对她们付出真心,所以也就算了。”

    “为什么不能对人家付出真心?”白迟迟歪着头问。

    她还是那么天真啊,秦雪松心想,曾经沧海难为水,我一直都在心里惦记着你,怎么能够爱上其他的女人?

    “迟迟,你现在幸福吗?”秦雪松没有回答,笑着问了白迟迟一句话。

    白迟迟点点头:“我很幸福!清对我很好,而且我们现在都要有宝宝了,以后也会越来越好的!”

    “那就好,只要你幸福我就觉得开心!”秦雪松咬咬牙,举起茶杯轻轻碰了一下白迟迟的杯子。

    “谢谢你,雪松。”白迟迟笑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