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1025.老公太凶猛1023
    秦雪松拍拍白迟迟的手说:“迟迟,以前我欠你的太多,现在却找不到机会还给你,祝福你是我唯一能做的了。”

    “呵呵,不会啊,你还可以让我来这个小院子里喝茶看花不是吗?对我来说,这样的时光就是很享受的!”白迟迟指了指那些荷花,喝了一口茶。

    “你太容易满足了,可是我以前竟然不懂得珍惜,想想都觉得自己真是愚蠢!”秦雪松叹息着摇头。

    白迟迟笑着说:“过去我们不是都还很年轻嘛,懂得什么?现在大家都过得很好,也就不枉费那些青春了!”

    “说得很好,但是迟迟,我可以跟你保证,只要你觉得有一丝丝的不愉快,我都会第一时间出来帮你排解烦恼!你别误会,这是我对你的一点小补偿而已,没有别的想法。”秦雪松诚恳的说。

    “嗯,好!反正你现在也是有钱人了,我要是不高兴就让你带我去吃大餐!”白迟迟笑着说。

    秦雪松也笑了,这也太简单了一点吧。

    “行,我随传随到!迟迟,你要是过得不幸福了,我会义不容辞的站出来,尽我所能给你快乐!”秦雪松说得很含蓄,但是就算白迟迟这样迟钝的小脑袋也能想到他是什么意思。

    所以她笑着说:“不会的,我会努力幸福,不给你添麻烦!”

    秦雪松看着她的笑容,心里多么希望她可以重新回到自己的怀抱中来。

    但是现在必须要理智,不能再冲动的去纠缠她,否则她一定会逃得远远的,再也不会给自己机会了。

    秦雪松的心里很纠结痛苦,他希望白迟迟过得幸福,又希望她可以回到自己身边。

    “你在想什么?”白迟迟看着秦雪松说。

    “没什么,迟迟,你不要有什么负担,我现在只想做你的一个避风港,不会对你有什么非分之想的。”秦雪松忍着心里的痛,他不希望白迟迟因为担心他还爱着自己而逃离。

    只要能见到她就是一种莫大的幸福。

    “好,我知道了!”白迟迟站起来,从包里拿出手机递给司徒清说:“你帮我拍照吧,这些花好漂亮,其实这个大水缸也好漂亮,这些苔藓,这些小碎花,还有这些石榴树!”

    她看起来是那么的开心,秦雪松不好再说什么,配合的帮白迟迟拍了许多好看的照片。

    “你看,时间也不早了,清也该回家了,我也回去了!”白迟迟收好电话,对秦雪松说。

    “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不用,我自己回去就好!”白迟迟推辞了秦雪松的好意。

    秦雪松体谅的点点头:“那好,我送你到巷子口打车。你还没有拿到驾照吗?”

    “还没有呢,我现在怀孕了,以后再说吧!”白迟迟笑着走到院子门口。

    秦雪松锁上门,陪着她慢慢走到巷子口,夕阳西下,彩霞满天的景致很美。

    “就在这里吧!”白迟迟朝着街上的出租车挥手。

    “好,那你注意安全,到家以后给我个消息。”秦雪松双手插在裤袋里,阳光洒在他的脸上,有一种忧郁的感觉。

    白迟迟告别了秦雪松,坐车回到了司徒家大房子的门口,下了车推开院子门慢慢的朝着家里走去。

    正好司徒清载着陈媛也回到了家里,在车库停好车以后两人也向房子里走。

    白迟迟就在他们身后七八米远的地方,他们竟然都没有注意到,两人兴高采烈的说着话。

    “媛媛,今天那个谈判真痛快!没想到你英文水平还挺高的,什么时候学的?”司徒清看起来兴致不错,笑着跟陈媛说。

    “我高中的时候,英语老师很喜欢我,经常给我开小灶呢!”陈媛有些害羞,但是却很自豪的说。

    司徒清笑着说:“你这丫头就是讨人喜欢!学习能力又强,我看今后还是给你个总经理的位置坐坐,不然还真是屈才!”

    “清姐夫你太抬举我了,我算什么,文凭都没有!”陈媛红着脸说。

    白迟迟虽然听不清楚他们的话,但是看着他们的表情也觉得心里很高兴,正想要上前去打招呼,就看到司徒清突然一把抱住了陈媛的腰。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一下就让白迟迟呆住了,她立在原地惊讶的看着司徒清和陈媛。

    “清姐夫,我......”陈媛正要跟司徒清道谢,眼角的余光却瞄到了身后的白迟迟。

    “我的脚......”陈媛换了一个角度,正好挡住了司徒清的视线。

    刚才走着走着,院子里的石板路上一颗小石子绊住了陈媛凉鞋上的装饰带,所以她站立不稳踉跄了几步,司徒清顺势揽住她的腰才没有让她跌倒在地。

    现在陈媛已经知道白迟迟就在他们后面,却故意皱着眉头喊脚疼。

    司徒清不明就里,赶紧蹲下来查看陈媛的伤情,摸了摸她的脚趾,又看了看她的小腿。

    “我好像扭伤了脚踝,好疼啊。”陈媛轻轻咬着嘴唇,看起来好像挺疼的样子。

    “那怎么办?我扶你进去!”司徒清背对着白迟迟,加上又再关心陈媛,而白迟迟那么安静,所以根本就没有察觉到。

    陈媛皱着眉头说:“我自己走吧!”

    可是她没走一步就差点倒下去,司徒清摇摇头说:“不行啊,我先把你扶进去,然后再给你好好检查一下。”

    “我一步也走不了!”陈媛沮丧的说。

    司徒清没办法,眼看着家门口就在眼前了,所以也顾不得那么多,拦腰一下就把陈媛抱了起来。

    “清姐夫,这,这太不好意思了,你让我下来吧!”陈媛缩在司徒清的怀里,低声的说。

    “这有什么关系,你还跟我客气!”司徒清抱着陈媛大步的朝着房门走去,留下白迟迟傻傻的身影。

    陈媛贴着司徒清的胸膛,想到刚才白迟迟看到的一幕,脸上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来。

    直到司徒清抱着陈媛回到了房里,白迟迟都还站在原地动弹不得,她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怎么会,都到了院子里,陈媛竟然还要司徒清抱着回去!这是偶然还是经常发生的事情?

    刚才他们说话说得好好的,怎么突然司徒清就搂住了陈媛的腰,而且还那样横着来了个公主抱!

    白迟迟呆了半晌才一步步的挪到了房子门口,看到司徒清正把陈媛慢慢的放在沙发上,他的整个身子都覆盖在陈媛的身上,陈媛的手也搂着他的脖子。

    陈媛发现门口的光线有变化,知道是白迟迟过来了,她故意不放开手,轻轻的伸吟着。

    司徒清担心陈媛的脚踝,给她拿捏了一下,陈媛也随着他的动作轻声喊疼。

    这一切被白迟迟看在眼里,心里好像打翻了五味瓶,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

    “喂,清,你在干嘛?”正好这时候辛小紫从楼上下来,看到司徒清正在摸躺在沙发上陈媛的小腿。

    陈媛这时候才假装看到了门口的白迟迟,艰难的坐起来说:“迟迟姐,你回来啦?”

    “老婆,你什么时候进来的?你出去过了吗?”司徒清回头看到白迟迟,笑着问道。

    他竟然还在笑!

    “嗯,出去了一会儿。”白迟迟慢慢走过来,脸色很不好看,辛小紫赶紧过去扶住她。

    “陈媛你在干嘛,一回来就躺在沙发上!”辛小紫狠狠的瞪了陈媛一眼。

    陈媛看看白迟迟,又看看辛小紫,委屈的说:“我,我的腿刚才伤到了。”

    “是啊,刚才在院子里踢到石头了,扭伤了脚踝。”司徒清为人坦荡,而且他觉得自己也没有做错什么,所以说话也很自然,并不避讳。

    白迟迟对辛小紫说:“既然是这样,媛媛就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吧,小紫你陪我回房。”

    “对,老婆你快点上去洗个脸,然后把我们浴室里面的跌打药酒拿下来,我给媛媛擦一下揉一揉!”司徒清还没有发现白迟迟的脸色不对劲,竟然还补了一刀。

    辛小紫白了司徒清一眼,对白迟迟说:“走吧,我们上楼去!”

    两人来到了白迟迟的房间,一进门辛小紫就说:“刚才清在干什么啊,整个人都要扑到陈媛身上去了!”

    “你不是听到她说了吗,扭伤了脚。”白迟迟有气无力的说。

    就算是听到了陈媛的解释,白迟迟的心里还是觉得很不舒服,司徒清那样抱着陈媛,白迟迟再有涵养也难免会吃醋的。

    “什么啊,我看她就是在装!扭伤脚了要不要那样紧紧搂着清的脖子?”辛小紫气愤的说。

    白迟迟看看她,不想扩大矛盾,因为本来辛小紫就觉得陈媛居心不良。

    白迟迟走到浴室去把药酒拿出来,却被辛小紫一把夺了过去,对白迟迟说:“不要去,让司徒清自己来拿!”

    “小紫你别这样,可能媛媛真的伤到脚了,刚才在院子里……”白迟迟欲言又止。

    辛小紫着急的说:“在院子怎么了?哎呀,你说啊!”

    “在院子里,我看到她被清抱在了怀里,可能就是那个时候踢到石头了。”白迟迟说这话的时候,眼神也很不自然。

    “哼,恐怕她是装做踢到石头了,然后故意让清抱她的吧!”辛小紫冷笑着说。

    白迟迟无力的摇着头:“不会的,陈媛怎么会那么做!”

    “怎么不会,我早告诉你了!”辛小紫生气的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