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1026.老公太凶猛1024
    “老婆,你怎么上来这么久都不下去,媛媛的脚踝可能扭到了。”司徒清推开门走进来,看到辛小紫手里拿着药酒,就走过来想要接过去。

    “你要干嘛?”辛小紫把药酒往身后一藏。

    司徒清有点诧异的看着她说:“给陈媛擦一下,还能干嘛?”

    “你说,你刚才是不是抱她了?”辛小紫不肯把药酒给司徒清。

    司徒清看到白迟迟站在辛小紫身后神色黯然,于是对她说:“老婆,你刚才在我身后是不是看到我抱媛媛了?”

    白迟迟没有说话,把头扭到一边。

    “老婆,这就真的是冤枉我了,你也听到了陈媛说的,她不小心扭到脚不能够走路我才会抱她进来的。”司徒清看白迟迟的表情就知道她心里不舒服了。

    辛小紫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说:“切,谁信啊!我看陈媛平时机灵得很,怎么会走路不长眼睛的?”

    “小紫你说话太难听了!”司徒清皱了皱眉。

    白迟迟对辛小紫说:“小紫你先出去吧。”

    “为什么,我要帮你讨个公道!”辛小紫不甘心的说。

    白迟迟看着她:“你先出去,我自己会处理好自己的事情的。”

    司徒清看到白迟迟严肃的样子,笑着说:“老婆你怎么了,我不过是帮了陈媛一下而已!”

    辛小紫指了一下司徒清说:“你小心点吧,陈媛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小紫!”白迟迟瞪了辛小紫一下,她才不情愿的出去了。

    司徒清走近白迟迟说:“老婆,你真的生气了?”

    “我不是生气,我是觉得你是不是有些夸张了,不过是扭伤了脚而已,也不至于就要抱着回来啊!”白迟迟走到飘窗前坐下,不高兴的说。

    司徒清看着她:“你怎么了?以前你不是很热心的吗,看到街上的小孩子跌倒也会伸手去扶一把,现在陈媛伤到了就这样小心眼不让我去帮她?”

    “我什么时候不让你帮她了?可是你帮得太彻底了!”白迟迟确实很不开心。

    司徒清摇摇头:“你怎么会这样说?我以为,只有小紫才会这么尖酸刻薄,但是你绝对不会。”

    “我们在说陈媛,你为什么要扯到小紫身上?”白迟迟觉得辛小紫一直都是在为自己着想,但是司徒清也很针对她。

    “老婆,你是不是心情不好,所以才要借题发挥?”司徒清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过分的地方。

    就算是抱了一下陈媛也没有什么关系,大家相处得就跟亲人一样,白迟迟怎么会想那么多。

    “我本来心情挺好,但是你就在我眼前跟陈媛搂搂抱抱,我觉得很难接受。”白迟迟看着司徒清,眸子里面有小火花在闪动。

    “怎么成了搂搂抱抱,这不是因为她的脚吗?”司徒清觉得今天怎么白迟迟有点不可理喻似的。

    但是他怎么会想象得到在一个女人面前抱着另外一个女人,还对她表现出那么多的关爱,总是令人心里不是滋味的。

    “好吧,那你就去关心她的脚好了,这是药酒,拿去吧!”白迟迟拿起辛小紫放在桌上的药酒,递给司徒清。

    司徒清接过药酒没有说什么,脸色也不好看,转身就走了出去。

    看着他的背影,白迟迟觉得心里很压抑很难过,他们两个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不愉快的说话了。

    白迟迟心想,难道真的是自己太多心了吗?可是陈媛不过是踢到一个小石头而已,哪里就伤得那么重了?

    越想越觉得心烦,白迟迟站起来倒了一杯水喝下去,又坐在床上发了一会儿呆。

    “喂,你跟清怎么说的?有没有让他保证以后不再跟陈媛那么亲密了?”辛小紫推门进来。

    白迟迟摇摇头说:“不用这么认真吧,他都说了是个意外。”

    “为什么不认真一点儿?他现在跟陈媛走得这么近,很危险的!你还不提高警惕!”辛小紫埋怨白迟迟。

    白迟迟看着她说:“我这么做,会不会显得我好小家子气?我本来是很喜欢陈媛的,可是现在又要吃她的醋。”

    “怎么是小家子气?这是你在维护你自己的权益!难道你就眼睁睁看着陈媛抢走你老公才叫懂事大方啊?傻不傻啊,那是旧社会封建家族对女人的禁锢!”辛小紫义愤填膺的说。

    白迟迟叹了一口气说:“也许真的是我多心了,你看清和陈媛都很坦荡的。”

    “装,谁不会装啊?你别这么单纯了!”辛小紫真心为白迟迟感到着急。

    “算了吧,无论如何我也不至于要让清写什么保证书的,太搞笑了,而且很伤感情。”白迟迟摇着头不肯采纳辛小紫的建议。

    辛小紫气恼的看着她说:“你就是这样,这些事情应该扼杀在襁褓中,你还非得等他们两个被你捉奸在床吗?”

    “小紫,真的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白迟迟楚楚可怜的样子让辛小紫也很心酸。

    “什么都有可能发生。”辛小紫点点头。

    白迟迟沉默了,她当然不愿意看到那样的一幕,但是仅仅就因为今天这件事闹得满城风雨也太草率了一点。

    “小紫,你让我安静一下吧。”白迟迟头疼的摸着太阳穴说。

    “好吧,我先出去,你自己想想。”辛小紫拍拍白迟迟的肩,走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司徒清拿着药酒瓶回来了,看到白迟迟还坐在床上,想要逗她笑一笑,走过来伸手去摸她的脸。

    一股药酒的味道扑面而来,白迟迟想到这可能是司徒清给陈媛擦脚的原因,不由得心里一阵翻腾。

    白迟迟猛的站起来,冲到卫生间里抱着马桶干呕起来。

    司徒清跟在身后跑进来,看到她憋得脸红流泪的样子,赶紧给她捶背。

    吐得苦胆水也要出来了,白迟迟终于安静了下来。

    “老婆,你怎么了?不是很久都没有这样的反应了吗?”司徒清拍着白迟迟的背,心疼的说。

    白迟迟有气无力的坐在地上,看着司徒清焦急的样子,心里说不上是个什么感觉。

    “因为你手上有药酒的味道,刺激到我了。”白迟迟终于说了一句话,这才让司徒清反应过来,拿着浴缸里面的莲蓬头冲手。

    司徒清洗干净了手,又去给白迟迟倒了一杯水送到她唇边,抱歉的说:“对不起老婆,我没有注意到。”

    “媛媛好些了吗?”白迟迟忍着心里的不舒服,看着司徒清。

    “擦了药酒好多了,这会已经可以下地走路了。”

    白迟迟皱了皱眉:“这么快?”

    “嗯,不严重。”司徒清把白迟迟扶起来,走到外面卧室。

    看到白迟迟吐得脸色都发白了,司徒清又让她躺一会,自己坐在她身边摸着她的头发,眼睛里是满满的关爱。

    白迟迟看到他这个样子,又觉得自己刚才的反应好像太大了一点,有点对不起他和陈媛似的。

    “老婆,你好点了吗?”

    司徒清擦去白迟迟嘴角的水。

    “现在已经没事了。”白迟迟软软的说。

    “那就好,我最怕你身体不舒服了,我们家的小宝贝一定也受到牵连了吧?”司徒清轻轻的摸着白迟迟的肚子说。

    “以后不要让我闻到药酒的味道,里面不知道有些什么成分,可能对孩子不好。”白迟迟也有点担心。

    司徒清点点头:“好,以后不会了,是我太疏忽大意。”

    “刚才,我......”白迟迟想要跟司徒清道歉,但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来。

    到底有没有错?

    “老婆,我理解你,以后我不会再那样了。”司徒清好像也明白了她的想法。

    白迟迟笑了笑说:“我想了一下,是我太激动了,你当时站在陈媛身边,看到她被石头绊到,扶着她是很正常的。”

    “是啊,我是受过训练的,有这样的本能反应。”

    “可是你以后不准再抱着她,只是扶着她就好。”白迟迟尽管觉得自己不应该跟司徒清发生争执,但也还是叮嘱他说。

    司徒清笑着说:“当然,我没有想到你怀孕以后变得敏感起来,以前你不会在意这样的小事。”

    抱着陈媛被他说成了小事,白迟迟心里又有一点不平衡了。

    不过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再纠结就有点太矫情了,所以白迟迟只好点点头说:“是啊,有可能。”

    “那好吧,现在你没事了,我们下去吃饭吧!对了,你看到媛媛以后客气点,刚才也把她吓到了,一个劲的说要来给你道歉呢!”司徒清笑着说。

    “是我不好。”

    “当然不是,你看到我抱别的女人肯定会生气,我这个做老公的没有做好。”司徒清不让白迟迟这样说自己。

    两个人恢复了平静,司徒清扶着白迟迟的腰下了楼,看到陈媛正踮着脚在帮菊嫂摆放碗筷。

    辛小紫抱着双臂看着陈媛,眼神很不友好。

    “小紫,媛媛都受伤了,你还这样坐享其成?”司徒清不满的说,但是白迟迟和辛小紫听起来都觉得很刺耳。

    “司徒清!她受伤了难道是我造成的?”辛小紫本来就心里不舒服,指着司徒清就要发作。

    “不是你造成的,但是你也可以让她休息一下。”司徒清觉得辛小紫太霸道了。

    一看到两人又要闹矛盾了,白迟迟只好息事宁人,走过去对陈媛说:“媛媛你坐下,我来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