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1027.老公太凶猛1025
    “迟迟姐,我来我来,没事的。”陈媛也听到了辛小紫的话,眼里有泪花闪动。

    看到她这个样子,白迟迟的心一下就软了。

    “你们都坐下,我来吧。”司徒清走过来一只手拉着白迟迟,一只手拉着陈媛,让她们都在餐桌前坐下来。

    看着他忙前忙后,菊嫂笑着说:“真是没想到啊,清先生这样一个做大事的人,也还会做家务事呢!”

    “菊嫂,别叫我清先生,叫我清就好了。”司徒清一边把汤盆放在桌上,一边对菊嫂说。

    “好,那我以后就叫你清。”菊嫂爽快的说。

    辛小紫坐到白迟迟的身边,看着陈媛说:“你的脚还好得挺快的嘛,是不是因为清的药酒?”

    “是的小紫姐,清姐夫拿来的药酒很有效的。”陈媛微笑着说。

    辛小紫正要继续说下去,白迟迟在桌子下面拉了一下她的手,不让她再跟陈媛过不去。

    辛小紫恨恨的看着白迟迟,低声说:“也就是你才能忍。”

    “说些什么呢,都没事了!”白迟迟不想司徒清对辛小紫的不满加剧,小声的跟她说。

    两个人嘀嘀咕咕的样子,陈媛都看着眼里,她觉得今天还是很有成绩的,看刚才白迟迟的表现一定是生气了。

    可是辛小紫一直都在帮她,咄咄逼人的对待自己,看上去真是讨厌极了。

    得让菊嫂加快点进程,让辛小紫滚出去就好了。

    “迟迟姐,你今天下午出去做什么了?天气怪热的,中暑了可就麻烦了!”陈媛笑着对白迟迟说。

    “我就是出去走走,也没有晒到多少太阳,没事的。”白迟迟对陈媛笑了笑。

    “以后要是你想出去,让我陪你吧!你一个孕妇,单独出门也不安全。”陈媛关心的说。

    辛小紫拿着勺子轻轻磕着碗沿,看着陈媛说:“我会陪她的,你不是忙得很嘛!”

    “再忙也要抽空陪迟迟姐啊,只要她需要!再说你也是孕妇啊,小紫姐。”陈媛很是乖巧。

    “好的,媛媛,如果你有时间,我会带你一起出去的。”白迟迟真的有些怕辛小紫跟陈媛说话了。

    这时候司徒清帮着菊嫂把饭菜都摆好了,请出司徒百川大家开始吃晚饭。

    菊嫂做的西湖醋鱼很好吃,酸酸甜甜的很对白迟迟的胃口,为了孩子她现在吃饭也很努力。

    “菊嫂的手艺真好,我觉得不用等到一个月的试用期了,现在就让你成为正式员工怎么样?”辛小紫吃得赞不绝口。

    白迟迟也同意,觉得不过两天,菊嫂就做到了让全家人都很满意的程度,试用期不用那么长。

    “这怎么可以呢,我们是说好了的,一定要算数!这人啊,得讲究个诚信!”菊嫂却很有原则,不让她们给自己提前转正。

    司徒清伸出大拇指说:“好样的,菊嫂,你很有职业道德,而且人品还特别好!”

    “哎呦,这么说我可受不起!我就是觉得吧,口头承诺也是承诺!对了,我的那个户口簿要不要复印一份给你们?”菊嫂看着白迟迟和辛小紫说。

    “不用了不用了,那就是个形式而已!”辛小紫摆了摆手。

    白迟迟也觉得菊嫂在这两天的接触下看来还是很不错的,之前自己那么戒备好像有点没必要。

    不过是个保姆而已,也不是真的聘请管家,菊嫂做得不错,大家又和睦相处,这就够了。

    “明天远就回来了!菊嫂你去买一些他喜欢吃的东西,我一会儿给你列个清单!”辛小紫开心的说。

    菊嫂一口就应承下来。

    第二天是周末,辛小紫好几天没有见到司徒远了,一见面就跟他腻在一起,两个人在房里没有出来。

    司徒清还有几分合同要修订,早上就出门去公司了,因为陈媛的脚还有些疼,所以让她在家休息。

    睡到自然醒的白迟迟心情不错,起床洗漱之后就走到院子里去给那些盛开的玫瑰花浇水。

    “迟迟姐,你怎么干这种活啊,我来吧!”陈媛在楼上看到了白迟迟的身影,对她喊道。

    白迟迟抬头看着她说:“我喜欢给花儿浇水,你就在那里别下来了!”

    陈媛坐在窗口,看着白迟迟在下面忙活,那些水雾在阳光的映射下就跟彩虹似的。

    “媛媛,皮筋你去我房间帮我拿一根皮筋过来丢下来,我懒得上去了!”白迟迟拿着水龙头浇了一会儿水,觉得有汗水流出来,长发披着有点不方便。

    陈媛答应了一声,走到白迟迟和司徒清的房间,在梳妆台上看了看没有,就走到飘窗对下面的白迟迟说:“迟迟姐,在哪里啊?我没找到!”

    “就在我平时背的包里,就在外面一个小袋子里。”白迟迟回家以后习惯把头发解开,皮筋就随手放到背包夹层。

    陈媛走到白迟迟的衣帽架,按照她的示意在包里摸了摸,皮筋果然摸到一根皮筋。

    应该就是这个了,陈媛把皮筋拿出来的时候,从包里却顺带着出来一张小小的纸片。

    陈媛捡起来一看,这张小纸片是一张便签,还很讲究的,上面有淡淡的金粉。

    “咦,这是什么?”陈媛捡起那张便签,看到上面写着一串数字,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看着那数字,应该是个电话号码。

    这是谁的电话?陈媛觉得有些奇怪,现在谁还会把电话写在纸上啊,或者是名片,或者直接就输到电话里了。

    “白迟迟在搞什么鬼?”陈媛捏着那张纸片,皱起眉头自言自语的说。

    “189......”陈媛念了一下那个号码,非常顺口好记。而且后面几位数都是8,一看就是个靓号。

    这是做生意的人喜欢的号码,会是谁呢?

    陈媛翻来翻去的研究了一下那个便签,想了想还是给白迟迟放了回去,她不动声色的来到窗前,举着那根皮筋问:“迟迟姐,是这个吗?”

    “对,给我扔下来吧!”白迟迟用手搭起一个凉棚看着楼上,笑着对陈媛说。

    接住了陈媛丢下来的皮筋,白迟迟把长发束在一起,摸了摸额头上的汗水,觉得很舒服。

    出点汗,运动运动,对孕妇很有好处,白迟迟觉得既然司徒清不让自己做家务,那么浇浇花晒晒太阳总是不错的。

    “迟迟姐,你回屋吧,太阳都升起来了,小心被晒到!”陈媛又走回到自己的房间,在窗口对白迟迟说。

    “好,我把这几株三角梅浇了以后就进去。”白迟迟提着水龙头,看到植物咕嘟嘟的喝着水,觉得自己身心都舒畅起来。

    陈媛笑着在楼上看着她,心里却在想着那个写在便签上的电话号码,她想了想,拿出自己的电话查了一下。

    号码所在地就在这个城市,而且看那些数字就知道不是一般人用的电话,就这个号码一定会值不少钱的。

    陈媛很想打一个电话过去查实一下,但是又怕自己的号码被对方知道,她想了想,就给一个人打了过去。

    “喂,帮我查一下这个电话号码!”

    很快,对方就回电了,陈媛听到那个号码所有人的名字的时候有些吃惊。

    怎么会是他?秦雪松不是白迟迟以前的恋人吗,而且据说已经消失很多年了。

    现在他的电话就在本地,还是一个值钱的号码,他难道现在发达了并且还衣锦还乡了?

    白迟迟,这段时间可是一点都没有看出来你有什么异样,掩饰得还不错嘛!

    陈媛以前当然是调查过白迟迟的,知道秦雪松是一个烂赌鬼,而且对白迟迟也不是很好。

    现在他有钱了跑回来是什么意思?白迟迟又是什么态度?

    陈媛开始皱着眉,不过很快就笑了起来,这是一个不错的机会,对自己的计划很有帮助。

    “好吧,白迟迟,我会找人跟踪你的,别以为你做得神不知鬼不觉,昨天你一定是跑出去见你的老情人了吧!”陈媛看了一眼楼下的白迟迟,小声的说。

    “媛媛,看到没有,这些花喝饱了水,看起来鲜活多了!”白迟迟指着花丛,开心的对陈媛说。

    “是啊迟迟姐在,真好看!”陈媛对白迟迟竖起大拇指,心里却在冷笑。

    白迟迟收拾了一下,回到了房里,冲完澡她就来到陈媛房间,想要看看她的脚踝怎么样了。

    “迟迟姐,我没事了,星期一还是可以照常去上班的!”陈媛活动了一下脚脖子,对白迟迟说。

    “那就好,昨天看你疼得眉毛都皱起来,还以为很严重呢!”白迟迟点点头。

    陈媛笑着说:“也是一时之间有些疼,多亏了清姐夫,不然我肯定就摔在院子里了!”

    “别这么说,那也是他该做的。”白迟迟只能大方的说,其实心里多少有些隐隐的小醋意。

    “反正我觉得你跟清姐夫对我最好了!迟迟姐,你有什么需要就告诉我,我肯定会全力以赴报答你的!”陈媛拉着白迟迟的手,一脸诚恳的说。

    “傻瓜,是我们欠着你的情,怎么会让你来报答我?”白迟迟笑着说。

    陈媛眼里含着泪说:“可是你们给我的早就超过我所做的事了!迟迟姐,我太幸运了!”

    白迟迟看到她的表情,真心觉得自己昨天对她的态度真是不应该,陈媛单纯善良,不像辛小紫说的那么恶劣恐怖。

    对不起媛媛,白迟迟在心里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