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1032.老公太凶猛1030
    秦雪松把车开到一个小巷子口,然后下车拿着那一盒外卖朝着里面走去,司徒清跟在他身后停下车,也走了进去。

    在一个四合院门口秦雪松停下了脚步,他推开那扇门,朝着里面微笑着说:“迟迟,你都已经到了吗?”

    司徒清躲在一棵大树的后面,心如刀绞,白迟迟竟然知道这个地方,而且已经在这里等候秦雪松了,看来他们已经把这里当成约会的老地方了!

    虽然自己这种跟踪的行为算不得光明磊落,可是司徒清却觉得这也不能算是小人行径。

    是他们有错在先的,白迟迟辜负了自己的信任,秦雪松才会有机可乘。

    忍着巨大的心疼和失望,司徒清走近那扇四合院的门,听到里面传来白迟迟的声音:“太谢谢你了,其实我的早孕反应已经过去了,现在吃什么都很有胃口。”

    “我也是听别人说的,这个地方的酸辣蹄花最适合孕妇吃,你快试试看吧!”秦雪松说得很自然,可是司徒清怎么听都觉得有一种无耻的谄媚感觉。

    “好,味道肯定很不错,你一打开这个盒子我就闻到了那一股酸辣的香味,立刻就觉得口齿生津!”白迟迟很俏皮的说。

    司徒清在外面听着两个人的对话,心里又是愤怒又是心塞,怎么他们这样子见面,自己竟然都毫无察觉。

    难道是太大意了,或者是疏忽了白迟迟?为什么她愿意出来跟秦雪松在一起说说笑笑!

    司徒清觉得白迟迟和秦雪松的笑声是那么的刺耳,他捏紧了拳,很想就这么进去把白迟迟这个不守妇道的女人给抓出来。最终,他还是没有止步,而是皱着眉离开了。

    “雪松,我想着找个时间让你跟清见个面,好吗?”白迟迟当然不会知道刚才司徒清就在院子外面,她吃了一口蹄花,对秦雪松说。

    秦雪松正在帮她沏茶,不在意的说:“好啊,我都听你的。”

    “不是的,我觉得你现在已经有了这么大的改变,应该让别人重新认识一下你才对!”白迟迟喝了口茶,很清香,是花茶。

    秦雪松笑着说:“我只要你重新认识一下我就可以了,别的人有什么关系?”

    “但是,我不能总是瞒着清出来跟你见面,这样对我们大家都不好。”

    “你为什么要瞒着他?是觉得,我这个从前的男朋友很让你丢脸吗?或者是,他不希望我们有联系?”秦雪松还是笑着,手上也没停下来,给白迟迟挑去蹄花上面的蒜泥,她不喜欢吃。

    “都不是,清这个人很大度的,不会把我当成什么私有财产!我也不会觉得你丢脸,只是我想着有个合适的时候再说。”白迟迟慌忙摆着手说。

    秦雪松看着她笑了笑:“好,你安排就是了。”

    已经离开的司徒清没有听到他们的对话,他现在一肚子的火气和愤懑找不到地方发泄。

    开着车在外面瞎逛了很久,司徒清才终于让自己冷静了下来,他决定暂时不揭穿白迟迟和秦雪松见面的事情,给她一个机会让她自己说出来。

    恢复了理智的司徒清来到了工地,见到了那几个等待已久的工程师和设计人员,他跟大家一起商量着排水的方案,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罗毅有点担心,不时的偷看一眼司徒清,不知道他刚才为什么会那么失态。

    之前也是陈媛跟罗毅说了工地附近有个卖蹄花的地方,让他到时候停一下去买一点送给白迟迟,可是没想到司徒清才刚刚下车去几分钟就黑着脸回来了。

    罗毅不会知道陈媛的计划,她是一早就接到了私家侦探的电话,说秦雪松去了那个地方。

    陈媛查了一下,做了一个大胆的推测,结果竟然跟她所想的一样,秦雪松真的是去给白迟迟买蹄花。

    这一切都在陈媛的掌握之中,罗毅只不过是她的一个棋子而已,帮她实现了自己的计划。

    所以估计着司徒清他们应该到了工地,陈媛专门给罗毅打了一个电话,假装问司徒清一些事情,结果就从罗毅口中听到了司徒清半路离开的事情。

    陈媛心里乐开了花,她知道司徒清很少有失约或者迟到的事情,这次肯定是碰到什么让他心神大乱的人才会那么急匆匆的开车离开,绝对是秦雪松!

    “白迟迟,算是被逮到了吧?我看你要怎么跟司徒清解释!”陈媛得意的玩着手上的笔,觉得一切尽在自己掌控之中。

    但是等到司徒清和罗毅一起回到公司,他的表情却是那么的淡定自如,好像没有什么抓奸之后的痛快或者痛苦。

    这又是怎么了?

    “总裁,我之前打电话想要问你关于投标的事情,是罗毅接的,说你没有跟他们一起去工地?”陈媛忍不住问司徒清。

    “是,我中途有点事情走开了一会儿。”但是司徒清却很坦然的回答道。

    陈媛看了看他的脸色,笑着问道:“是什么事情?那几个设计师很有名,是我们好不容易请来的,如果迟到了他们会不高兴的吧!”

    “没事,我都已经跟他们谈好了,不耽搁工程施工。”司徒清说完就开始忙着看他的电脑,做自己的事情了。

    过了一分钟,他抬头看着陈媛说:“怎么,还有什么事情吗?”

    “哦哦,没有没有,我这就出去。”陈媛愣了一下,赶紧抱着资料走出了司徒清的办公室。

    陈媛出去以后,司徒清摇了摇头,赶走了脑子里那些有关白迟迟和秦雪松的画面,认真的研究着图纸。

    虽然司徒清已经很努力了,但是白迟迟跟秦雪松的对话还是会窜到他的耳朵里,挥之不去。

    “混蛋!”司徒清骂了一句,抓起一叠文件狠狠的砸在桌面上,他的指关节捏得都有些发白了,手背上的血管也都鼓了起来。

    陈媛听到了里面的动静,走进来看着司徒清:“总裁,有什么事吗?”

    “没事,你出去。”司徒清板着脸,冷冷的对陈媛说。

    陈媛咬了咬嘴唇,低着头出去了。不过一出来,她的脸上就有了笑容,看司徒清那副烦躁的样子,肯定是知道了些什么。

    你就假装镇定吧,作为一个男人,知道自己的老婆跟旧情人私下见面,怎么都不会愉快的。

    司徒清,你当真是个君子吗?

    不见得吧,看你刚才一个人在办公室里摔东西的样子,心里一定很矛盾!

    白迟迟,你真的是很蠢,为什么要瞒着司徒清跟秦雪松见面,这不是给我提供机会吗?

    陈媛笑着坐回到办公桌前,慢条斯理的整理着手头的工作,想着今天晚上回家以后,不知道司徒清跟白迟迟会发生些什么。

    下班之后,在回家的路上陈媛故意跟司徒清说:“清姐夫,最近我看到一个新闻,说是一个女博士跟初恋情人见面之后旧情复燃,竟然抛夫弃子跟人家走了,那个丈夫要带着小孩子跳楼,这事儿也太可笑了!”

    “哪里可笑了?”司徒清皱皱眉。

    陈媛笑着说:“那个丈夫啊,早点发现不就可以早点预防了吗,干嘛要等到老婆走了才想起来跳楼,给谁看呢,还伤害到无辜的小孩子!”

    “或者他根本就想不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司徒清摇着头,这种社会新闻他一般都不会去关注的,可是今天陈媛说起来在他听来却很不舒服。

    陈媛说:“不对,如果两人平时感情好,那么老婆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的话,肯定有异常啊,他应该可以察觉到的,怎么会想不到?”

    司徒清对陈媛说:“每一对夫妻都是有自己的相处之道的,不要去评论别人。”

    “嗯,好的,不过我觉得夫妻之间最重要的就是忠诚了,这是婚姻的基础!你看,你跟迟迟姐不就是这样吗,所以你们才会甜甜蜜蜜让人羡慕!”陈媛笑嘻嘻的说。

    她这么一说,司徒清这么一听,但是两个人的感觉却截然不同,看似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其实说这话的陈媛却是满含深意的。

    司徒清被陈媛这么一挑拨,心里的那根刺就更加让他疼痛不已。迟迟啊迟迟,我该怎么对你?

    算了,如果让你这样无休止的欺骗我,那我司徒清还能算是个男人吗?

    给你一个期限好了,三天之内,如果你不告诉我你跟秦雪松见面的话,我就会让你知道,我司徒清不是那么容易被人捉弄的,而且不要以为可以瞒得住我。

    下定了决心以后,司徒清把车开得很快,他想要让自己得到释放和解脱。

    没有跟白迟迟摊牌之前,这种情绪让司徒清感到一种无形的巨大压迫感紧紧包裹着他。

    陈媛有点紧张的问:“清姐夫,你怎么突然开得这么快啊?小心点,迟迟姐一直都有嘱咐你的!”

    “你坐好就是了。”司徒清看到陈媛小脸煞白的样子,心里不忍,放松了油门。

    算了,不能因为白迟迟犯的错误来惩罚自己,还会殃及到无辜的陈媛,这样不是他司徒清的作风。

    迟迟,你快点跟我坦白吧,如果你只是单纯的见面,有什么不好意思跟我说的?

    司徒清这两天的表情已经让陈媛成竹在胸了,她就等着一场大戏赶快上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