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1034.老公太凶猛1032
    “我说到做到,你放心吧。”白迟迟虽然觉得司徒清的话听起来有些怪怪的,但是她心里还在想着关于陈媛的事情,所以也没有过多的去在意。

    司徒清点点头:“好,我希望你能把我的话放在心里。”

    “我也希望你听我的话,好好吃饭,认真睡觉,而不是半夜三更就跑出去锻炼身体。”白迟迟也有点气恼。

    “你也知道是去锻炼身体了,只是时间早晚而已,并不是出门瞎逛对不对?”司徒清也有火气。

    白迟迟看着他,想说什么,忍了忍没有开口。

    陈媛从厨房出来,又给司徒清煮了两个鸡蛋,还顺带着给白迟迟煎了一片火腿,让她夹在土司里吃。

    看到她热心的样子,白迟迟也不愿意再因为这个锻炼的话题跟司徒清争执下去,默默的吃完了早餐。

    司徒清也不说话,一边吃一边拿着手机看今天的新闻,两个人之间的氛围变得有些微妙。

    “清姐夫,小樱小桃马上也该起床了,你不是说让我买一些猕猴桃来给她们做新鲜的果汁喝吗,能不能帮我去储藏室拿一下?”陈媛忙着准备早餐。

    “好。”司徒清答应了一声,马上就起来了。

    看着他走出去,白迟迟问陈媛:“怎么猕猴桃不放在冰箱里,而是放在储藏室?”

    “哦,我买的时候还是生的,有点硬,放一下就软软的很甜了!”陈媛笑着跟白迟迟说。

    “清知道放在哪里的吗?”白迟迟觉得司徒清以前都不会管家里的这些小事情。

    陈媛点点头:“知道啊,我买回来以后,然后还是清姐夫帮我拿进储藏室的!”

    白迟迟心里这叫一个酸涩啊,司徒清跟陈媛还真是一对好搭档,工作上,生活上,甚至在体育锻炼上。

    但是,不管再怎么吃醋,白迟迟都无处发泄,因为陈媛说的做的都在自己眼前,一点隐瞒都没有。

    反倒是自己,跟秦雪松见面的事情拖拖拉拉,一直都没有告诉司徒清。

    这时候司徒清拿着几个猕猴桃从储藏室里回来了,递给陈媛以后又接着看他的新闻,跟白迟迟好像没有话说的样子。

    “清,我,你......”白迟迟想要说,但是看到司徒清根本就没有在听自己说话,又打住了。

    倒是陈媛,一边用果汁机一边对司徒清说:“清姐夫,迟迟姐在跟你说话呢!”

    “是吗,什么事?”司徒清放下手机,看着白迟迟说。

    白迟迟看到陈媛饶有兴趣的样子,只好摇摇头说:“算了,没事,你看新闻吧。”

    司徒清的嘴角动了一下,他本来还很期待白迟迟能够说出来,可是没想到还是被她给吞回去了。

    所以司徒清也很失望,他抓起手机继续看,让陈媛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很快,小樱小桃也来吃早饭了,张妈和菊嫂也忙碌开了,一大家子人叽叽喳喳的,白迟迟就更加找不到机会了。

    两个人心里都对对方有些情绪,所以早上司徒清出门的时候甚至都没有跟白迟迟说一声。

    他这样也让白迟迟心里不痛快,总觉他跟陈媛一大早跑出去有点不正常。

    辛小紫和白迟迟一起去准妈妈课堂上课,一路上辛小紫也在问白迟迟关于司徒清和陈媛的事情,弄得白迟迟心里更加难受了。

    而陈媛也不失时机的说起一些让司徒清不高兴的话,对白迟迟的怨气也在加重。

    这两天白迟迟没有再赴秦雪松的约,她也不希望惹得司徒清再说起自己总是出门的事情。

    白迟迟还想着,天天在家等着司徒清回家,让他的心情可以好一些,或者可以让胃口也恢复一点。

    这些事情司徒清都看在眼里,但是他最希望的却还是让白迟迟主动说起秦雪松。

    但是白迟迟却没有,这一点让司徒清的怒火越烧越旺,他甚至觉得白迟迟这两天不出门就是为了掩饰她的行踪。

    因为司徒清觉得,自己话里话外也给白迟迟提了醒,她一定是察觉到了什么才会这么乖乖听话的。

    看来她还是想要瞒着自己跟秦雪松见面,这不禁让司徒清心头一阵钝痛,好像被铁锤狠狠的反复击打。

    看来是时候要跟她说清楚了,否则她还真的以为我司徒清是傻子!

    周一的早上,司徒远要回部队,辛小紫吵着要跟他一起去,司徒远拗不过她,只好一大早就带着辛小紫一起走了。

    白迟迟把两人送到门口,看着他们的车开走了以后才慢慢的回来,看到司徒清正在卧室里穿衣服准备要去上班了。

    “今天天气很热,你别穿那件衬衣了,穿我给你买的亚麻的吧!”白迟迟看到司徒清西服革履的样子,担心他会热。

    可是司徒清却冷冷的说:“热不着我,心里凉快。”

    “怎么了,你不舒服?”白迟迟没有听懂他的话,赶紧走过去想要摸一摸司徒清的心口。

    司徒清一闪身躲开了白迟迟的手,一边打着领带一边说:“别碰我,你哪里懂心脏的问题。”

    “我是个医生呢,总比一般人懂得的医学知识多吧!”白迟迟还以为司徒清跟自己开玩笑,笑着又抓住了他的胳膊。

    “不用你管,快点放手!”谁知道司徒清的口气却不像是在说笑,显得非常的不耐烦。

    白迟迟惊讶的看着他说:“你怎么了,我哪里做得不对让你不高兴了吗?”

    “怎么会呢,你永远都是对的。”司徒清冷笑着说,这一次,任凭是谁都听得出来他的讥讽了。

    白迟迟有点生气,一大早的怎么就来找茬呢!

    本来辛小紫跟着司徒远一起走了,白迟迟还在为她高兴,可是一转眼就被司徒清连讽刺带挖苦的,心情一下就跌到了谷底。

    “清,这两天你都有些不对劲,说话也是阴阳怪气的,到底怎么了?”白迟迟皱起眉头看着司徒清。

    “我阴阳怪气?你怎么不说你阳奉阴违呢?”司徒清把手上的领带一扯,狠狠的摔在床上。

    白迟迟被他的话一刺激,泪水忍不住就浮上了眼眶,她颤抖着,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怎么这样说我,我哪里阳奉阴违了?”

    司徒清冷笑着说:“你还不知道?掩饰得不错啊,白迟迟,我还真是小看你了!”

    “你到底在说什么?”白迟迟也提高了声音。

    “我在说什么?你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我问你,你表面上答应我乖乖在家里养胎,可是你做到了吗?”司徒清索性把西服脱掉,想着干脆就趁着这个机会大家说清楚。

    “我是在家里养胎啊!”白迟迟委屈的说,除了去看看展览和演讲,她确实也没怎么出去。

    司徒清冷笑着说:“我真是要被气笑了!你总是趁我不在家,下午偷偷跑出去,还说在家?”

    听到他的话,白迟迟明白,可能是司徒清从什么地方知道了自己跟秦雪松见面的事情。

    “是,我确实是出去过。”白迟迟点点头承认了,反正一早就想要说的,今天既然话都到了这个份上,正好说明白。

    “是啊,你当然出去过,否则你这个全球限量版的泰迪熊是从哪里来的呢?”司徒清指了指那只瞪着眼睛的小熊。

    白迟迟拿起小熊说:“对,这个小熊是别人送我的,可是我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你随随便便接受别人的东西,这还叫没有什么不对?”司徒清觉得白迟迟的态度真是极度的轻率。

    “一个小礼物而已,我一直都想要的。”白迟迟眼泪汪汪的说。

    司徒清生气的说:“你想要,我不会买给你吗?你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在别人面前说我对你不关心,不知道你想要什么东西?”

    “我哪有!清,我一直都想要告诉你的,可是你看你这个脾气,让我怎么开口?”白迟迟哽咽着。

    “告诉我什么?告诉我秦雪松回来了,你们两个见面很愉快,一起去看泰迪熊展览,一起听什么眼科演讲,一起吃什么酸辣蹄花?这样我就会跟你一起庆祝?”司徒清也是气得眼睛有些泛红。

    白迟迟惊讶的看着他说:“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你在跟踪我?”

    “我怎么会知道?白迟迟,雁过留痕,别以为你做了些什么可以轻易瞒得过我!”司徒清觉得自己的心很痛,每说一句白迟迟就让他的心被割了一刀。

    “你既然早就知道了,为什么不跟我说,你为什么要这样!”白迟迟也很愤怒,他知道了却不告诉她,这就是不相信她吧。

    “我怎么这样?白迟迟,你搞错了没有?背着我出去找初恋情人的是谁,难道是我!”

    “你在胡说什么,我只不过是正常的朋友见面而已!你怎么会说得这样龌龊!”白迟迟觉得自己才是那个蒙在鼓里的人。

    原来他早就已经知道了,而且还在跟踪自己,这不是明显的不信任吗?

    那么,他跟陈媛那么亲密又该怎么说?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司徒清你自己都行不正坐不端,凭什么要指责别人?

    司徒清看着白迟迟,她竟一点悔改的心都没有,还在狡辩!

    “你们是什么朋友?他当初是怎么对待你的!白迟迟,你太傻太天真了!”司徒清摇着头。

    “从此以后,不准你再跟他见面!”没等白迟迟开口,司徒清霸道的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