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1040.老公太凶猛1038
    白迟迟对着陈媛的背影笑了笑,可是她自己都知道,这个笑容肯定比哭还难看。

    刚才出门的时候,还那么高兴,满以为是司徒清来制造惊喜跟自己和好的,可是却没有料到是这样的一个坏消息。

    露台上的风一下就变得凉透了,白迟迟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夏天的傍晚竟然变得好像秋天一样的萧瑟。

    司徒清,你这是为什么?

    不是说不让我见秦雪松吗,可是你呢,怎么会趁着我离开的这段时间去找那个听起来名声不怎么样的女人?

    这是在报复我,还是你的本性使然?

    白迟迟心中一万个问号,不过她还没有死心,想要看看司徒清到底会不会是陈媛说的那样,只是普通的商业会谈。

    时间已经到了六点五十,陈媛拿捏的很准,她知道司徒清一向是很守时的。

    所以陈媛下楼的时候,刚好看到对面淮扬菜馆的门口,司徒清的那辆商务奥迪停在了那里。

    很好,白迟迟,接下来你就慢慢的欣赏这出戏好了,而我陈媛就是那只躲在螳螂后面的黄雀。

    陈媛站在西餐厅门口的外卖亭旁边,看着司徒清下车朝着淮扬菜馆的大门走去。

    楼上的白迟迟,看到的景象跟陈媛一模一样,她站起来走到露台的边缘,直勾勾的盯着司徒清的车,还有他的人。

    不会错的,烧成灰也不会认错的,那就是她的司徒清,那个魁梧的身材,走路的雄姿,就算隔着一条车水马龙的大街,白迟迟也一眼就能看出来。

    梦然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已经从包间里出来走到门口等待着司徒清的到来。

    所以白迟迟和陈媛都看到了一个性感的身姿从淮扬菜馆的门里出来,走到了司徒清的身边,挽住了他的胳膊。

    很好,陈媛心想,梦然你做得不错!

    而白迟迟却眼前一黑,赶紧抓住了露台的围栏才没有倒下去。

    梦然挽住司徒清的胳膊以后,笑着对他说:“司徒总裁,谢谢你今天肯赏脸吃饭,我们快点进去吧!”

    除了穿得迷人,妆容艳丽一点,司徒清倒也没有觉得梦然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

    就算是挽着胳膊,也不过是尽一个东道主的热情而已。所以司徒清礼貌的抬起手臂,跟梦然一起走到了包间里。

    只不过是因为心态不一样,所以人们看待事物的角度也不一样。

    对于陈媛来说,梦然越是跟司徒清表现得亲热,她越是高兴,因为这样才能够狠狠的刺激到白迟迟。

    而白迟迟,因为陈媛之前那番话的铺垫,她本能的觉得梦然就是一个有些不太正经的女总裁,习惯了在男人面前卖弄风情。所以在看到梦然跟司徒清挽着胳膊的时候才会觉得那么难过。

    但是对于司徒清来说,这一切都不过是商业上的应酬而已,再正常不过了。

    白迟迟抓着围栏,看着对面,淮扬菜馆门口已经看不到司徒清和梦然的身影了,但是却给了白迟迟更多瞎想的空间。

    服务员看到白迟迟偏偏欲坠的样子,赶紧给她拿了一把大大的藤椅过来扶着她坐下。

    “这位小姐,您没事吧?”

    白迟迟伸手拭去额头上的汗珠,努力微笑着说:“没事,请把我的果汁拿过来。”

    喝了几口果汁以后,白迟迟总算是平静了一点。

    她看着对面,脑子里不断浮现出梦然那曼妙的身姿,还有她脸上魅惑的笑容。

    司徒清,原来你还是脱不了男人的本色,喜欢这种妖娆的女人啊!

    陈媛走出西餐厅,回头看了一眼楼上的露台,笑得意味深长,然后满意的打车离开了。

    在淮扬菜馆的包间里,梦然固然是仪态万方,但是却也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

    不管怎么说,梦然也是阅人无数,一眼就看出来司徒清不是那种容易被美色迷倒的普通男人。

    想着自己这是第一次跟司徒清一起吃饭,不能操之过急让他反感,所以梦然投其所好,只是跟司徒清聊了一些大家都感兴趣的话题,并没有让他觉得有什么难堪的地方。

    但是毕竟是在商场上,美酒美食是不可避免的,梦然酒量很好,人又圆滑通世故,找了很多借口让司徒清喝酒。

    而司徒清本来心情就不好,现在有个美女在旁边劝酒,他也就多喝了几杯,不忍拂了梦然的好意。

    渐渐的,司徒清的眼神也有些迷蒙起来,他每当想到白迟迟,心中就一痛。

    世界上的女人那么多,我就只是认准了你,可是你怎么能背着我去见那个劣迹斑斑的秦雪松呢?

    现在,你选择了逃离,这是在对我示威吗?

    司徒清越想越气,加上酒精的作用,竟让他感到有些燥热难当起来,所以他扯松了领带,解开了两颗纽扣,又喝了几杯。

    “司徒总裁,这一场就到这吧,如果你还没有尽兴的话,我无条件奉陪!”梦然觉得差不多了,再喝下去会让司徒清看轻了自己,不能这样做,否则会给他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

    聪明的女人懂得什么叫做适可而止。

    “好,好,梦然总裁果然名不虚传,美貌和智慧并重,你今天说的话我会好好考虑的!”司徒清也不想再喝下去了,他知道自己的量,也不会忘记了自律。

    “司徒总裁过奖了,我们的合作一定会很愉快的!”梦然微笑着对司徒清伸出手。

    她的手小巧白皙,柔若无骨,司徒清立刻就想到了白迟迟,他忍不住狠狠的甩了一下头。

    这一下弄得他有些头晕起来,梦然赶紧扶着他,然后把司徒清送到了门口的停车场。

    司机一直都等在那里,看到司徒清出来了以后赶紧去打开车门,让他躺进去休息。

    梦然扶着司徒清来到车门处,司徒清被外面的风一吹,果然有些摇晃起来,一下就把梦然扑倒在了车门上。

    “司徒总裁,你可真是有些醉了!”梦然笑着说,然后抱住司徒清拍了拍他的背。

    司徒清的司机和梦然的司机都过来帮忙,这才把高大的司徒清放进了车后座。

    “司徒总裁,休息一会再走吧!”司徒清的司机牢牢的记着陈媛的话,放下车窗让司徒清躺在后座小睡一会。

    梦然已经跟她的司机驾车离开了,临走时在司徒清的衬衣口袋里放进去一张小巧精致的名片。

    通常梦然身边会带着两盒名片,一盒是给普通生意伙伴的,一盒比较私人,是给有着巨大潜力的合作对象的。

    两盒名片上的电话号码也有些不同,对外的是让助理接听,只有给了另外那种名片的,梦然才会亲自接听。

    白迟迟在西餐厅的露台上一直都在注视着这边的情形,她看到了司徒清跟梦然搂在一起走出来的样子,也看到了司徒清把梦然“车咚”在车门上的样子,还看到了梦然拥抱司徒清的样子。

    每一个镜头都让白迟迟心如刀割,西餐厅的露台很浪漫,只有小小的桌灯,而淮扬菜馆门口灯火辉煌,所以白迟迟觉得自己好不凄凉,就是一个在黑暗中看着自己老公跟别的女人公然亲热的小女子。

    看到司徒清的车停在那里没有离开,白迟迟走出西餐厅,穿过马路来到了他的车旁。

    过街的时候,白迟迟有些恍惚,几乎被过路的车给撞到,司机探出头来骂了一句什么她也没有听到。

    世界都变得如此黑暗,还管别人怎么说!

    白迟迟走到后座,看到车窗是放下来的,司徒清躺在座位上,一阵酒气扑面而来。

    司徒清的司机站在车头处抽烟,看到白迟迟赶紧把烟头丢了跑过来,笑着说:“夫人怎么会在这里?是不放心总裁吗?”

    白迟迟摇摇头:“我刚好在附近,看到他的车,所以过来看看!”

    “夫人放心吧,只是喝多了一点,没事的,休息一会就送总裁回去。”这个司机是平时司徒清在公司用的人,所以不太清楚白迟迟和司徒清发生争执的事。

    看到白迟迟,他以为她是在这里逛街或是见朋友什么的,所以对白迟迟说:“夫人也上车吧,我把你们一起送回家。”

    “我,我,好吧!”白迟迟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跟司徒清一起回去,问问清楚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白迟迟打开后面的车门,看到司徒清仰躺在沙发上,一只手放在胸口,一只手挡着自己的眼睛。

    他个子太高,后座已经没有白迟迟的地方了,所以她只好坐到副驾的位置上去。

    就在白迟迟要关车门的时候,司徒清翻了一个身,从他的衬衣口袋里滑出一个什么东西,小小的一抹亮光飞到了地上。

    白迟迟顺手捡起来一看,就是梦然的那张名片,整个名片都是银色的,带着一股香水的淡淡味道。

    这张名片上面除了梦然的电话号码,就只是一个金色的唇印,一定就是梦然自己的。

    那个唇印在白迟迟看来是很刺眼的,不但那么丰满圆润,而且还微微张开,有着令人无法抗拒的吸引力。

    白迟迟的心都要碎了,那个女人跟司徒清,他们两个究竟是谁在魅惑着谁?

    为什么就这么短短的两天,司徒清就可以心甘情愿的把别的女人唇印放进自己衬衣口袋,那个最最贴近心脏的地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