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1042.老公太凶猛1040
    “白迟迟,我看错了你!”司徒清放开白迟迟,自己摇晃着到浴室去打开莲蓬头哗啦啦的冲洗一身的酒气。

    听着浴室里传来的水声,白迟迟难过的闭上了眼,她现在不能走,要是走出去,大家都会知道他们在吵架,在争执。

    继而就会探听出他们为什么会发生矛盾,到时候又是秦雪松又是梦然,一定会闹得鸡犬不宁的。

    所以白迟迟决定,这次不再离开了,就这样吧,两个人感情好的时候,离开以后会有想念,现在就算自己走了,也只是给司徒清一个快乐的单身空间。

    明明就是他的错,为什么要我来承担?

    所以等司徒清从浴室出来以后,白迟迟也拿着睡衣进去洗了一个舒服的澡,然后出来自顾自的躺下了。

    司徒清坐在飘窗上,手里拿着一盒烟和火机,看着床上的白迟迟,还是忍住了没有点燃。

    沐浴让他的头脑清醒了很多,酒劲过去之后,脑子有一种胀胀的疼痛。

    窗外的刺槐在风中沙沙作响,司徒清的思绪很纷乱,他看着白迟迟侧身躺在床上的身影,心里很难过。

    但是,他并不认为自己做的有什么地方是对不起白迟迟的,面对梦然那样的充满魅力的美女,自己也都是正襟危坐的柳下惠,根本连笑容都极少给她。

    况且,跟梦然的约会只是一个应酬,一点都不像白迟迟和秦雪松那样曖昧。

    最奇怪的是,白迟迟竟然盯梢,还尾随自己,这不是在给她自己的行为找理由做平衡吗?

    你跟秦雪松在小巷深处的院子见面,还是两人独处,而我司徒清,光明正大跟梦然在闹市区吃饭,这两件事的性质根本就是天差地别的,你还想用来做比较?

    司徒清越想越生气,他觉得自己不应该急着跟白迟迟道歉,否则就是对她无条件的纵容。

    看着白迟迟的身影,司徒清难掩心中的愤懑,所以他拿着烟和火机走出了房间,来到了走廊尽头。

    司徒清站在窗口点燃了手中的烟,深深的吸了一口,让那些略微有点辛辣的烟雾在自己的心肺中转了一圈才慢慢的吐出来,仿佛是想要借助这力量让自己平静。

    一口接一口,很快手中的烟就只剩下一个短短的烟蒂。

    司徒清丢掉烟蒂,又从烟盒中抽了一根出来,再次点燃放进了嘴里,渐渐的,一阵苦涩的滋味弥漫在口腔中。

    迟迟,你怎么会让我这样痛苦,而且你那颗小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就是那样的坚持。

    可知道,你跟秦雪松见面,我那么生气只是因为我太在乎你,你怎么就不理解呢?

    司徒清一根烟接着一根烟的抽,最后抽得眼泪都要呛出来了,眼前一片迷茫的烟雾。

    生性刚烈,脾气暴躁的司徒清,在白迟迟面前竟然毫无办法,居然苦恼到需要烟和酒来解决自己的痛楚。

    陈媛的房间就在走廊的最后一间,所以司徒清走过来的时候她就察觉到了。

    经常,陈媛都会注意倾听司徒清的脚步声,这也是为什么前几天她可以准确判断出他早起锻炼身体时候的动静,继而跟着出门的原因。

    事实上,不管是白迟迟,还是辛小紫,陈媛都可以听得出来她们走路时候是什么样的脚步声。

    这样一来,陈媛就会分析是谁在走廊里,自己是否有必要在合适的时候开门出去,还要装作偶然。

    陈媛觉得自己就好像是武侠片中那些身负血海深仇的人一样,为了有朝一日能够复仇成功,每天都在不停的苦练杀敌的功夫,练就了一身超强的武艺。

    敏锐的听觉也是本事的一种。

    所以当司徒清拿着烟走过来的时候,陈媛马上就知道是他,而且从他的脚步声,可以知道他心情非常的沉重,而不是以前那种轻松快乐的样子。

    前段时间,当司徒清晚上想要抽烟的时候,他都会很自觉的跑到走廊尽头去,但是那是他为了白迟迟肚子里两人共同的宝贝,所以心甘情愿的跑出来吹冷风,那种脚步声是很愉悦的。

    今天格外的烦闷。

    陈媛轻手轻脚走到门边,把耳朵贴上去,听着司徒清的火机声音一次一次的响起来,她的心中越来越开心。

    看来两人闹得很僵呢,不然司徒清怎么会几乎抽了一整包的烟,这可真是太好了!

    司徒清,你不会想到白迟迟的出现是我造成的吧?

    陈媛得意的想,看来摸透人心才是最重要的手段,她了解白迟迟的性格,知道她绝对不会主动说出自己来的。

    刚才回家的时候,一看到白迟迟的脸,陈媛就知道自己很成功的利用梦然离间了白迟迟和司徒清。

    但是,白迟迟在辛小紫面前绝口不提陈媛的名字,那就说明她已经不准备透露这一个小细节了。

    陈媛听到司徒清叹息了一声,心想是时候了,于是她打开了门,手里拿着一个空杯子,看起来就是要下楼去接一杯水似的。

    “呀,清姐夫,你怎么还没睡?”陈媛看到司徒清,假装大吃一惊的样子。

    司徒清苦涩的笑着对陈媛说:“我喝了酒,头有些疼,抽根烟就回去睡了。”

    “抽一根烟?清姐夫,这里的空气都差点被你换成烟雾了,还说只是一根烟?”陈媛走过去,轻轻用手扇了一下。

    随着她的手划动,那些淡蓝色的烟雾果然都还没有散去,在空中漂浮上升。

    司徒清抱歉的说:“对不起,让你闻到这些二手烟,你是要去倒水吗,快去吧!”

    “我闻一闻没有什么关系,只要别让迟迟姐闻到就好了,她可是怀着宝宝呢!”陈媛笑着说。

    “不会让她闻到的。”司徒清看了一眼自己卧室的方向,心里想着白迟迟此刻恐怕都已经进入梦乡了。

    陈媛看着司徒清的脸说:“清姐夫,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今天跟梦然小姐喝了不少酒,一定很辛苦。”

    “好,我知道。媛媛,那个,我跟梦然见面的事情,你不会是告诉迟迟了吧?”司徒清迟疑了一下,问陈媛。

    跟梦然吃饭这件事情只有自己和陈媛还有那个司机知道,梦然和她的助理是绝对不可能去通知白迟迟的,而那个司机平时也不怎么到家里来,跟白迟迟也不熟。

    剩下的就是陈媛了,她会不会......

    司徒清的话还没有说完,陈媛就瞪大了眼睛看着司徒清说:“清姐夫,你怎么会这样想?”

    “我也只是随口一说罢了,你当然不会的。”司徒清看到陈媛的表情就已经相信了她。

    陈媛委屈的说:“我怎么会是那种惟恐天下不乱的人呢?我多想你跟迟迟姐恩恩爱爱的,要我去做那种通风报信的事,打死我算了!再说了,你跟梦然就是个商业会面,正正当当的,有什么必要去跟迟迟姐说!”

    听到她的话,司徒清觉得自己好像有点过分了,陈媛不会是那种人的,她多单纯善良啊。

    “对不起媛媛,是我多虑了!”司徒清拍了拍陈媛的肩膀,很抱歉的说。

    陈媛抬头看着他,笑了笑说:“清姐夫,这几天你跟迟迟姐中间有些小摩擦,我也看出来了。但是,你们感情这么好,一定很快就能和好的!”

    “希望吧!”司徒清叹了一口气。

    天知道,那个倔强的白迟迟什么时候能够明白自己的苦心,可以体会到自己的痛苦。

    陈媛很担心的对司徒清说:“清姐夫,迟迟姐怀着孕呢,你也迁就她一下吧!”

    “我知道。”司徒清何尝不想跟白迟迟和好如初,但是他从来都不是一个无条件无原则的人。

    如果白迟迟意识不到秦雪松会给她带来怎样的伤害,司徒清觉得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心的。

    所以,他这此才会这样强硬的不准她再去跟那个混蛋见面。

    “清姐夫,你再怎么跟迟迟姐赌气,也不能不顾自己的身体,你看看你都抽了多少烟了!”陈媛从窗台上拿起那个空空的烟盒,对司徒清说。

    司徒清笑了笑说:“不是整包的,没事。”

    “怎么会没事呢?烟里面的尼古丁多可怕啊,你要是这样抽下去,你的肺一定会受不了的!”陈媛皱起眉头,捏着空烟盒。

    司徒清心里有些许的暖意,看来还是有人在关心着自己的,陈媛温柔懂事,顾全大局,就跟妹妹一样时刻在自己身边提醒着自己各种各样的事情。

    可是迟迟作为最亲近的女人,却冷漠的任凭自己出来借烟浇愁。

    司徒清摸了摸陈媛的头,就跟以前撫摸文若一样,充满了兄长般的疼爱。

    “清姐夫,回去睡吧,多喝点水少抽点烟!”陈媛拿着空杯子给司徒清看。

    “你房里不是有饮水机吗,干嘛要下楼去?”司徒清看着陈媛,不解的问。

    陈媛笑着说:“楼下厨房常年都有热水,我想着自己房里就不必费电烧水了,这样不是节省开支嘛!”

    “傻丫头,这样能节省几个钱?”司徒清知道陈媛一向都是勤俭的,但是没想到会到这样苛刻的程度。

    陈媛调皮的吐吐舌头说:“集腋成裘,积沙成塔,清姐夫难道你不知道吗?”

    “媛媛,你把这里当成你自己的家很好,只是别太刻薄了自己。”司徒清很感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