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1043.老公太凶猛1041
    “怎么会呢,我只是做一些我以前都会做的事情而已!”陈媛笑着摇摇头。

    “好,那你快去吧,我先回房间了。”司徒清由衷的觉得陈媛真是一个好姑娘。

    今后要是谁娶到了她真的是一件太幸运的事情。

    陈媛陪着司徒清一直走到他的房门口才下楼去倒水了,司徒清听着她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才推开门回到房里。

    白迟迟其实根本就睡不着,她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想着到底要怎样跟司徒清沟通。

    刚才那一番争吵让白迟迟心里很难过,但是她又觉得司徒清现在是喝了酒,所以才会有那么激烈的言辞,如果换成他冷静点的时候,应该不会这样的。

    就这样反复的安慰自己,推翻自己,白迟迟觉得从来都没有这样纠结过。

    那个梦然,她当真只是一个生意上的伙伴吗?可是陈媛说,梦然有很多的手段可以俘获男人的心。

    白迟迟知道司徒清是出去抽烟去了,他最近已经很少抽烟了,可见他心情也很不好。

    怎么办呢?白迟迟实在是不想先跟司徒清低头,这不是两个人之间谁强谁弱的问题,关键是该死的自尊让白迟迟无法勉强自己。

    或者,他明天酒醒了以后就会好起来的,白迟迟一会儿把头闷在被子里,一会儿又敞开来,总之就是坐立难安,无法入眠。

    后来司徒清进来了,可是他在床头站了一会儿,却又走开了,白迟迟听到他躺在沙发上的声音。

    他还在生气,还要冷战?

    这不禁让白迟迟心里升起一股失望的情绪,其实她的心是最软的,或者只要司徒清一个紧紧的拥抱,一个轻轻的吻,就能缓解白迟迟那种骄傲的矜持。

    可是他没有,他选择了逃避,这太令人难堪了。

    白迟迟的泪水忍不住从眼角滑落了下来,她咬着被子,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

    两个人就好像两只争吵的刺猬,背对着彼此,留下一身尖锐的小刺,伤害着对方的心。

    白迟迟如此,司徒清同样也是如此,他躺在沙发上,听着白迟迟那边的动静,只要她稍微一转身,他就会很紧张,希望她可以下床走到自己身边,温柔的叫自己一声,那么他一定会忍不住将她拥入怀中,狠狠的亲她带泪的脸。

    然而她也没有。

    一夜就这样过去了,司徒清等得头发都白了几根,白迟迟也熬得眼眶下陷。

    什么都没有发生,一切都跟昨天一样,甚至还多了几许失落和怨恨。

    司徒清从沙发上起来,脸也没洗就出去跑步了,白迟迟听到他出门前有一声深深的叹息。

    天色已经开始发白了,夏天就要正式到来,可是白迟迟却觉得还是有些凉意包裹着自己。

    坐在飘窗上傻傻的看着外面,白迟迟多么希望司徒清跑完步回来,一切都已经恢复如常。

    可事实是,司徒清回来以后看都没有看白迟迟一眼,换了衣服以后就招呼陈媛跟他一起去上班去了,早饭都没有吃。

    白迟迟心酸的想,他肯定是让陈媛给他去那家早点铺子买豆浆油条了吧,家里的饭终究是吃腻了。

    两个人各怀心事,却又不肯吐露自己的心声。

    司徒清载着陈媛来到公司,脸色因为没有睡好看起来很憔悴,而且胡子也冒出一层青青的茬子。

    “媛媛,把梦然公司做的企划书给我拿进来,还有她们以前的业绩也都让我看看。”司徒清一到办公室就对陈媛说。

    看来他昨天跟梦然见面还真是谈公事的,否则也不会一大早就开始研究梦然公司以前的成绩了。

    陈媛不禁在心里嘲笑起梦然来了,打扮得那么妖艳迷人,结果也就是说了几句生意话而已!

    司徒清,你还真是很难搞定,梦然都够有魅力的了,你还想着那个迟钝的白迟迟。

    陈媛心里想着这些,可是脸上却丝毫都看不出来,她把资料整理得井井有条,然后送到司徒清的办公室。

    看着时间还早,还没有到打卡上班的时候呢,司徒清今天的表现在陈媛看来既正常又反常。

    正常是因为她知道司徒清跟白迟迟在吵架,反常是在旁人看来,司徒总裁来得太早了一点。

    陈媛拿着钱包出了公司,首先来到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小超市给司徒清买了爽肤水和剃须刀,然后又去早点铺子给他买了豆浆油条,特意嘱咐老板炸得金黄喷香。

    当陈媛提着这些东西回到办公室的时候,离上班时间都还有半个小时呢。

    “清姐夫,你饿着肚子办公可不好!于公于私,我这个做助理的都有让你吃饱的责任。”陈媛笑着把油条和豆浆摆在司徒清办公室的茶几上,细心的她还用一张小毛巾给豆浆保着温。

    司徒清本来没有什么胃口,可是看到陈媛专门去给自己买的早点,不忍心拒绝她的好意,只好从办公桌前站起来,走到沙发上坐下。

    尽管豆浆香浓可口,油条酥脆化渣,可是司徒清都觉得味同嚼蜡,食不甘味。

    看到他皱着眉头的样子,陈媛对他说:“清姐夫,是不是我买的油条太好吃了?”

    “是挺好吃的,怎么了?”司徒清没有察觉到自己有什么不对。

    陈媛歪着头看着他说:“那你怎么吃着吃着连餐巾纸都吃进嘴里去了?”

    司徒清一看,原来陈媛怕他弄脏了手,在油条尾部包了一点餐巾纸,现在自己果然已经把纸巾都咬了一口。

    “呵呵,快点吐出来吧!想什么呢,这么入神!”陈媛笑着把手摊在司徒清的下巴处,让他把咬到嘴里的餐巾纸吐在自己手上。

    可是司徒清却嚼了嚼吞了下去,他笑着说:“你买的油条的确很好吃,连包油条的纸都挺香的。”

    其实司徒清是觉得,若是真的把自己咬过的纸吐在陈媛的手上未免显得太过随便,而且也有点说不出来的感觉。

    毕竟自己跟陈媛并不是真的亲兄妹,而且也还没有到这样亲昵的程度。

    陈媛却好像没有因为司徒清的拒绝而尴尬,她大方的收回了自己的手,笑着说:“那就好,我就怕你不想吃。清姐夫,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我听你的。你看,我都吃了两根了!你也快吃吧,一会儿就该开始忙了!”司徒清一口气喝完了杯中的豆浆。

    陈媛一边收拾着茶几,一边笑着说:“我刚才在早餐铺子上已经吃过了!”

    “好,媛媛你总是可以让我安心工作。”司徒清看着陈媛利索的把茶几恢复到光可鉴人的程度。

    陈媛笑着把一个塑料袋递给司徒清说:“是,但是清姐夫,我想你还是趁着这十分钟快点去做一下你的面子工程吧!”

    “是什么?”司徒清接过那个袋子,有点不明白。

    陈媛指着袋子说:“我买了剃须刀,你看看你的胡子都长了那么长了!”

    “真的,你可真是太心细了!”司徒清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果然很扎手,他对陈媛伸了伸大拇指。

    “别表扬我了,快去吧!马上就要上班了,司徒总裁的形象可是很重要的!”陈媛拉了一把司徒清的胳膊,催着他赶紧去办公室旁边的私人浴室打理自己的脸。

    司徒清站在镜子前,刮干净了胡子,又洗了一个脸,擦了一些爽肤水,果然变得神清气爽了许多。

    陈媛把一切都想到了,她心细如发,有她在身边真的可以省心不少,司徒清觉得自己的心情总算是好了一些。

    昨晚的醉酒,抽烟,白迟迟都没有对司徒清多说一句保重身体的话,反而除了讥讽就是冷漠,跟陈媛比起来显得多么苍白啊。

    但是司徒清也知道,这不是平常的白迟迟,他们两个现在还在冷战当中。

    可就算是这样,陈媛的所作所为也能够让司徒清觉得温暖,好像兄长跟小妹一样。

    她不求回报,默默付出,甚至一度还要忍受辛小紫的冷眼和猜疑,但是都没有让陈媛有一点抱怨的地方。

    这是什么样的心胸,司徒清觉得自己的命能被陈媛救回来,实在是两人莫大的缘分。

    “总裁,时间到了,请快点出来吧!”陈媛在外面轻轻敲了两下门,提醒着司徒清。

    一旦她换了称呼,那就是已经进入了工作模式。

    在工作上也是,陈媛从来都不会依仗着自己跟司徒清的关系做出颐指气使的行为来。

    她勤奋,谦恭,兢兢业业,从不偷奸耍滑,为人处事也很热情周到,在公司的口碑也很好。

    司徒清擦了一把脸,走出浴室,看到陈媛正拿了一杯亲手给他调制的咖啡走进来。

    “总裁,我在咖啡里加了一些薄荷,可以让你头脑更清醒,心里也舒服一点。”陈媛笑着说。

    “谢谢你,媛媛。”司徒清坐在办公桌前,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果然是沁人心脾,提神醒脑。

    陈媛低声的说:“清姐夫,昨天你抽了太多的烟了,嗓子和呼吸道一定很难受,薄荷对你很有好处的!”

    这样说话的方式,是陈媛表达自己对司徒清私下关心的态度,她抬起手看了看表,微微一笑,退了出去。

    司徒清瞟了一眼电脑屏幕,刚刚好是上班的时间,他的嘴角不由得浮现出一个笑容,陈媛把公私之间的分寸拿捏得丝毫不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