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1044.老公太凶猛1042
    司徒清看了梦然公司做的企划,觉得她这个人是具有合作潜力的,除去个人的作风问题,梦然的工作能力很不错。

    所以,司徒清觉得,有时间应该再跟梦然好好谈一次,探讨一下主题游乐园的园林景观问题。

    因为是以关爱留守儿童为宗旨,所以司徒清希望可以让孩子们感受到童话般的氛围。

    这样一来,园林的规划就很重要,如何才能营造一个梦幻般的森林世界,需要设计师超凡的想象力。

    司徒清让陈媛把梦然公司以前做过的项目都找了出来,一项一项认真仔细的观摩揣测。

    “总裁,已经到了午饭时间,请问您是去餐厅还是让我去帮您带回来?”陈媛走进司徒清的办公室。

    司徒清抬头一看,果然已经是中午了,他对陈媛说:“这样吧,我们出去吃。”

    “为什么?”陈媛有点不理解,公司里的餐厅选择挺多,而且味道也不错。

    今天并没有约见客户,为什么要外出就餐呢?

    陈媛愣了一下,恍然大悟的说:“清姐夫,你这是要去找迟迟姐一起吃饭吧?”

    “谁说的,就我们两个。”司徒清一边说一边收拾好桌上的文件,站起来拿起外套。

    陈媛惊讶的说:“就我们两个吗?那有什么必要啊,不去啦不去啦,公司的员工餐挺好的!”

    “媛媛,不用为我节约钱,你给我带来的益处不是钱可以买到的!所以,今天我请你好好吃一顿,别再客气了!”司徒清说完,也不顾陈媛的反对,带着她就下了楼。

    陈媛没办法,跟在司徒清的身后怯怯的说:“清姐夫,是不是我犯了什么错,你不好在公司里批评我?”

    “傻丫头,我请你吃个饭,你还当成鸿门宴啊?放心吧,我就是单纯的想跟你出去吃点好吃的而已!”司徒清拍拍陈媛的肩。

    “可是我也没有立什么功啊,无功不受禄嘛!”想不到陈媛也挺执拗的。

    司徒清笑着说:“好吧,其实我是想要跟你讲一些事情,希望你可以给我提出一些参考意见。”

    “是吗?这么说还比较合理!”陈媛也笑起来。

    “那么,你这是算是欣然答应吃我这顿饭了?”司徒清看着陈媛摇了摇头。

    看来想要请陈媛吃个饭还挺麻烦的,必须要给她一个正当合适的理由才行。

    也好,这也是原则。

    陈媛点点头:“对,只要你是找我有事,那我就答应去陪你吃饭,因为毕竟算是跟我有点关系!”

    司徒清很欣赏的对陈媛说:“很好,你很有性格!我就是喜欢你这种脾气!”

    单纯,但是却有自己的信念,陈媛这种个性不是一般女孩可以具备的。

    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短,陈媛对司徒清尚且如此,对待那些对她有企图的男人就更加有准则了。

    所以司徒清对陈媛的私生活倒是很放心。

    “别再表扬我了,要去吃什么?”陈媛笑着对司徒清说。

    “就吃牛排吧,可以吗?”司徒清想要找一个安静点的地方跟陈媛说说话。

    陈媛点点头:“好,就吃牛排。”

    在陈媛心里,她其实也大概猜到了司徒清要跟自己说什么,一定是跟白迟迟有关的。

    司徒清跟陈媛来到一家有名的牛排店,找了一个靠角落的位置,这里很清静,只有舒缓的音乐在身边流淌着,是一个说话的好地方。

    “媛媛,你要吃什么?”司徒清拿着菜单问陈媛。

    陈媛有些羞涩的说:“我哪里知道这些啊,你就帮我随便点吧!”

    司徒清笑着说:“你还是应该多来这样的地方吃饭,可能以后公司会让你单独见客户,你应该知道一些西餐的规矩。”

    其实陈媛不但对这样的地方非常熟悉,对西方的餐饮规矩也是了如指掌,她只是不想让司徒清看出来自己并不是那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农村女孩而已。

    “好的,清姐夫,你教我吧,我会认真学习的。”陈媛腼腆的说。

    司徒清说:“今天就算了,回家以后我有时间再教你好了,现在我帮你点餐。”

    很快,服务生就把他们点的餐送了上来,喝了一点红酒之后,司徒清看着陈媛说:“媛媛,我想你也看出来这段时间我跟你迟迟姐中间出现了一些问题。”

    “嗯,有一点。”陈媛点点头。

    “我想把事情的经过都告诉你,你来评评理,看看我和迟迟到底谁才是犯错的人。”司徒清这几天也是憋屈坏了,想找个人倾诉一下心里的苦闷。

    陈媛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司徒清。

    这种态度非常好,是一个聪明懂事的倾听对象。

    司徒清把白迟迟和秦雪松见面的事情都告诉了陈媛,并且也跟她说了一些秦雪松以前的那些劣迹。

    “媛媛,你说,我阻止迟迟跟秦雪松见面,是错了吗?”司徒清其实这会儿心里也开始有些矛盾了。

    要说白迟迟跟秦雪松见面也没有做出什么逾越底线的事情,充其量不过就是去看了看展览,吃了点小吃,聊聊天而已。

    自己会不会有些太紧张了?

    司徒清迫切的需要陈媛给他一个答案。

    陈媛摇着头说:“不,你没有错。”

    “真的?”司徒清这样问,说明他心里并没有底,陈媛一下就猜透了他的心思。

    “清姐夫,我想,你只是太在乎迟迟姐了,不希望她受到伤害!”陈媛看着司徒清的眼睛,把话说到他的心坎里去了。

    “是,我的确是这样想的。”司徒清松了一口气,看来自己并不是孤单的,有人认同自己的看法。

    陈媛想了想说:“我不认识那个秦雪松,可是从你的描述里我知道他是一个人品有问题的人。”

    司徒清点点头:“他以前跟迟迟在一起的时候,给她带来的都是担惊受怕,可是,迟迟竟然都给忘记了。”

    这一句话,让司徒清心里很酸,白迟迟,你是不是过于单纯了,或者说你是不是太容易轻信别人!

    陈媛对司徒清说:“清姐夫,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我知道迟迟姐是一个非常重感情的人,她可能是被秦雪松给骗了。”

    “她重感情也要有个分寸,怎么可以跟一个劣迹斑斑,有着狼狈过去的人谈什么感情!”司徒清有些生气。

    陈媛的目的就是要让司徒清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错,所以她才会有意无意的刺激司徒清的神经,但是又不露痕迹。

    “清姐夫,你不要生气,我觉得你真的是一个很好的男人,为了保护自己爱的人可以不顾一切!”陈媛说得情真意切,司徒清心里很感动。

    没有说话,司徒清拿起杯子一口喝干了里面的酒。

    陈媛不动声色的看着他,等待着他平复情绪,然后才说:“迟迟姐现在有了你们的宝宝,为人处事应该更加谨慎才行。秦雪松以前就利用她的善良,让她还赌债,现在不知道又有什么阴谋诡计呢!”

    “是啊,我也疏忽了,这个人回到我们身边,我竟毫无察觉。要不是那天我去买蹄花遇到他,现在都还蒙在鼓里。”司徒清还以为一切都是天意,殊不知都是陈媛精心设计安排的。

    “所以说人在做天在看,清姐夫,你对迟迟姐的关爱让上苍感动,特意来提醒你的!”陈媛说得自己的泪水都要出来了。

    司徒清让服务员给自己再上了一杯酒,碰了碰陈媛的酒杯说:“媛媛,我这几天心情很不好,今天总算是听到了几句让我心里舒服一点的话了,谢谢你!”

    “清姐夫,你太客气了,你肯把心里的郁闷告诉我,这就是我的荣幸,能够帮你分担一些,是我的义务!”陈媛也举杯喝了一口酒。

    司徒清看着她,笑了笑说:“迟迟要是有你一半懂事,我也就不会这样大动肝火了!”

    “别这么说,迟迟姐只是一时被蒙蔽了,我想她会慢慢想明白的!”陈媛假装害羞的样子。

    “不,她就是不明白,所以才跟我吵架,抗议我不准她去见秦雪松,甚至还跑回到父母身边去!”司徒清的火气又上来了。

    特别是,昨天白迟迟竟然还跟踪自己。

    陈媛在心里笑了起来,他们都不知道一切都是自己穿针引线的,竟然还跑来找自己谈心。

    “是吗?我以为迟迟姐是想念父母了呢!原来是在跟你赌气啊?”陈媛惊讶的看着司徒清。

    “谁说不是呢?是非敌我都不分,这小白痴也真够笨的!”司徒清说起来就一肚子的气。

    “那这样说来,就是迟迟姐的不对了。她如果只是一时糊涂也就算了,可她这样做,不是越闹越僵了吗!”陈媛煽风点火。

    司徒清索性把心里的不快都吐了出来:“这还不算,她昨晚还盯我的梢,借着梦然说事。”

    “怪不得你问我是不是告诉迟迟姐,你和梦然见面的事!原来是这样啊!”陈媛瞪大眼睛看着司徒清,一脸震惊的模样。

    司徒清苦笑着摇摇头说:“是啊,我怎么也想不到,她现在竟然成了这样一个小肚鸡肠,不知好歹的人。”

    “清姐夫,之前我还以为迟迟姐只是觉得你在限制她的人身自由,现在我觉得她确实有些太狭隘了。”陈媛不失时机的给白迟迟下了一贴坏药。

    司徒清叹了一口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