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1046.老公太凶猛1044
    “客气什么,只是你和司徒清之间的事情,最好还是快点理顺了,不然孩子都要建档了,你们这做父母的还在吵吵闹闹,搞什么搞!”辛小紫不满的皱起眉头。

    白迟迟点点头:“好,我会跟他好好说的。”

    辛小紫这才笑着喝果汁,还对白迟迟说:“还是以前方便啊,床头打架床尾和,现在有了身孕,想以身相许来补偿都不行了!”

    “胡说什么啊,被人听见笑话!”白迟迟赶紧阻止辛小紫,四下一看,幸好没有人注意。

    辛小紫大大咧咧的说:“这有什么,我不是说别的男人,说的是自家的!”

    “我求你了,公众场合别说这个好不好?”白迟迟羞得脸红红的,辛小紫太泼辣了。

    “呵呵,我就喜欢看你这个鹌鹑样子!怕什么,本来就是这个道理嘛!”辛小紫大笑起来。

    “好了好了,快点喝完了我们走吧!说好只逛一个小时的!”白迟迟催着辛小紫。

    两个人结了账,白迟迟想着要去地下停车场,可是辛小紫却不让,硬是拉着她去看电影。

    这还不算,后来辛小紫说自己想吃火锅,又要白迟迟一起去,而且装得十分可怜,一副馋坏了的样子。

    看到她那么苦苦哀求,白迟迟只好同意了,这样一来两个人在外面呆到很晚才回家。

    司徒清和陈媛早就已经回来了,看到白迟迟和辛小紫不在,司徒清的脸色就不怎么好,晚饭吃得也不多。

    陈媛察言观色,知道他一定是觉得白迟迟在这样的时候还出去縱情玩乐,心里很不平衡。

    所以陈媛就坐在客厅里等着,听到白迟迟和辛小紫的声音以后赶紧迎了出去。

    “小紫姐,迟迟姐,你们去哪里了?”陈媛笑着去接辛小紫手里的那些东西。

    辛小紫也不客气,把手里的那些包一股脑的塞到陈媛怀里,笑着说:“干嘛,又来帮你的清姐夫打听情报?”

    她的话让陈媛一下就成了大红脸,很尴尬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白迟迟不忍心,使劲拧了辛小紫一下,安慰陈媛说:“媛媛别介意,你知道小紫这个脾气,喜欢开玩笑的!”

    辛小紫吃痛,不满的瞪了白迟迟一眼说:“我什么脾气啊,媛媛你说,是不是司徒清让你在这等我们的?”

    “喂,辛小紫!”白迟迟忍无可忍的打了辛小紫肩膀一下。

    “行行行,我不说了!”辛小紫自己一个人朝着房子里面走去,留下局促不安的陈媛和满怀歉意的白迟迟。

    “媛媛,她就那样,别理她!我们出去买点小孩子的东西,随便吃了晚饭才回来。怎么了,你找我有事?”白迟迟拉着陈媛的手说。

    陈媛摇摇头说:“没事,我就是挺担心的,这么晚了你还没有回来,你跟小紫姐都是孕妇呢!”

    “我也知道,以后不会了,走吧,我们进去!”白迟迟跟陈媛也回到了房里。

    白迟迟觉得火锅太过燥辣,吃得嘴里有些发干,所以去厨房倒了一杯菊嫂准备的绿豆汤喝下去。

    看着她喝完以后,陈媛才把白迟迟送到卧室门口,不放心的对她说:“迟迟姐,你,你昨天晚上不会是因为梦然跟清姐夫发生什么不愉快了吧?”

    “没有,怎么了?”白迟迟心里一惊,难道陈媛发现了司徒清跟梦然有什么问题了吗。

    “我看到清姐夫今天心情不怎么好,回家以后你又不在,所以我瞎猜的。”陈媛笑着说。

    白迟迟摇摇头:“可能是他工作上的事情太累了,我昨天晚上睡得早,他什么时候出门的我都不知道。”

    陈媛好像松了一口气似的说:“那就好,昨天我想了想,不应该告诉你那些关于梦然的事情,要是造成你跟清姐夫之间的误会就罪过大了!”

    “你也是好意,我明白的。”白迟迟笑着对陈媛说。

    这时候,辛小紫从房里出来,看到陈媛和白迟迟在那里说话,大声的说:“媛媛,你帮我拿东西的,怎么拿到白迟那里去了?”

    “小紫姐,我这就来!”陈媛赶紧走开了。

    白迟迟看着她的背影,心里很苦涩,陈媛一片好心通知自己司徒清和梦然在一起吃饭,现在她又担心自己跟司徒清吵架,还真是为难她了。

    一个非亲非故的女孩子都对自己很关心,可是枕边人司徒清,却只会冷漠粗暴的对待自己。

    白迟迟叹了一口气,走进房间,看到司徒清正在电脑前聚精会神的看着什么。

    听到白迟迟进门的声音,司徒清连眼睛都没有抬一下,就跟没看到她似的。

    白迟迟心里非常生气,这个司徒清,竟然还把冷战升级了,现在见面了都当成空气,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所以白迟迟也不理他,自顾自的去浴室里放水洗澡了。

    其实,白迟迟不知道的是,刚才司徒清本来走到楼梯口想要跟她说话的,可是后来发生的一个小插曲让他立刻就失去了耐心,转身回到了房里。

    就在白迟迟喝绿豆汤的时候,辛小紫已经先上楼了,她在上楼的时候接到了一个电话。

    刚好那时候司徒清走到楼梯口,无意中听到了辛小紫接电话的时候说的那些话。

    “喂,是我,辛小紫。”辛小紫拿出电话,看了一眼屏幕,似乎认识那个号码。

    司徒清本来没有在意,正准备下去,就听到辛小紫说:“是你啊秦雪松!”

    这个名字让司徒清心里一惊,他赶紧回身两步,走到走廊花盆的阴影处。

    辛小紫怎么又跟秦雪松联系上了,他们到底在干什么?

    司徒清并不想偷听,可是辛小紫通话的对象居然是秦雪松,这让他本能的希望知道他们会有些什么关联。

    “是,是我刚才给你发的号码,有什么事就跟我说吧,白迟啊,她不在。”辛小紫边说电话边上了楼梯。

    “哎呦我知道,不止你一个人关心她,我也关心她!行了就这样吧,我会照顾她的!”辛小紫说完挂掉电话径直走到卧室门口,打开门走了进去。

    看到她的身影消失以后,司徒清才从花盆后面走了出来,他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原来白迟迟假装不再跟秦雪松联系,是因为她已经做好了安排,让辛小紫作为他们之间的联系人。

    这样一来,司徒清也不会发现他们还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暗渡陈仓,太过分了白迟迟!

    司徒清觉得心口一阵刺痛,想不到单纯的白迟迟竟然学会了这样一手,她这是在明摆着欺骗自己啊!

    秦雪松,你给白迟迟喝了什么**药,让她不惜跟我翻脸也要跟你有来往?

    司徒清越想越生气,他本来想要和好的心一下就被打散开来,不剩一丝一毫。

    这时候听到白迟迟和陈媛上楼的声音,司徒清转身就朝着房间里走去,而且关上了门。

    当白迟迟进来的时候,司徒清心里不知道有多痛,但是他却装作没有看到白迟迟一样。

    秦雪松在跟辛小紫的电话里还在关心着白迟迟,还拜托辛小紫照顾她,这究竟跟他有什么关系,她可是我司徒清的老婆!

    司徒清心如刀绞,听着白迟迟从浴室里传来的水声,他不知道这一整天白迟迟是不是跟秦雪松在一起。

    他们还拉了辛小紫去做幌子,看来这也是白迟迟准备用来对付自己的手段吧。

    司徒清觉得自己的心被白迟迟亲手给撕碎了,如果不是刚才阴错阳差走到楼梯口,还会被她蒙在鼓里的。

    现在白迟迟竟然还装作不知道,也不主动打招呼,她以为我会去求她吗?

    不,我司徒清是什么人,怎么会那么容易被你欺骗?

    打定了主意,司徒清也不去管白迟迟了,看着电脑屏幕只管做着自己的事情。

    白迟迟洗完以后从浴室出来,也不说话,坐在梳妆台前擦了一些辛小紫今天买的化妆品,然后躺在床头看一些有关胎教的书。

    司徒清对她不闻不问,两个人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冷漠的空气,误会重重,让人觉得无比压抑。

    后来司徒清离开了电脑桌,去浴室刷牙洗脸,白迟迟无意中瞥了一眼电脑屏幕,发现了梦然公司的那个很醒目的logo,她的心一下就沉到了谷底。

    原来他这样全神贯注,就是在看梦然的资料啊!

    所以白迟迟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两个人都在暗自神伤,但是却没有办法解除这横亘在他们之间的鸿沟。

    司徒清从浴室出来,看了一眼床上,白迟迟已经合上书睡觉了,看样子她是不打算对自己有个解释的了,司徒清不禁在心里长叹了一口气。

    在电脑前呆呆的坐着,司徒清其实根本就没有任何心思去看梦然公司的资料,就那么摆在那里走神。

    可白迟迟偷眼看来,司徒清就是沉浸其中,竟一点都不肯分心到自己身上。

    后来司徒清关上电脑,还是去了沙发上休息。

    听着他的鼾声,白迟迟又一次忍不住流下了泪水,他怎么可以无情到这样的地步?

    若不是他心中已经有了别人,又该作何解释?

    夏天的夜晚繁星满天,院子里蟋蟀的叫声清脆悦耳,如果不是这冰一般的室内氛围,该是多么好的一副画面。

    白迟迟和司徒清又经历了一次残酷的彼此折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