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1051.老公太凶猛1049
    “嗨,你们最近不是在冷战嘛!我们都看得出来的,这样的时候心里都有些火气,当然就不愿意跟你说了!”陈媛这才好像如释重负般的笑了起来。

    白迟迟低着头,考虑了一下陈媛的话,又想起网上对梦然公司业绩的赞叹,觉得不是没有可能的。

    “迟迟姐,上次我莽莽撞撞的告诉你清姐夫和梦然吃饭的事情,一直都让我心里很不安的!都怪我,要不然的话,你跟清姐夫说不定早就和好了!”陈媛懊悔的说。

    “你也是好心。”白迟迟安慰着她。

    “我真是恨不得给我自己几巴掌,太愚昧了,看到梦然漂亮就以为清姐夫跟别的男人一样会对她有什么想法,我这是在羞辱清姐夫和你的感情!”陈媛边说边就真的打了自己几下。

    白迟迟赶紧拉着她的手,心疼的说:“傻丫头,这怎么能怪你呢!你都是为我着想嘛!”

    “迟迟姐,你原谅我吧!”陈媛的泪水都要出来了,看着白迟迟很难过的说。

    “你又没有错,说什么原谅不原谅的!快别这么说了,不然我真的生气了哦!”白迟迟感动极了。

    陈媛这才点着头说:“好,那么迟迟姐你快点跟清姐夫和好吧,吃饭的时候你们不说话,我觉得吃什么都没有味道了。”

    白迟迟笑着摸摸她的头说:“我们本来就没有什么事,都是使小性子而已。”

    “那还等什么呢,快上楼去吧!清姐夫一定也在等着你呢!”陈媛拉着白迟迟的手。

    “我再坐一会儿,你闻闻那些玫瑰花,好香!”白迟迟的心情好了很多,觉得周遭的一切都美好起来。

    陈媛笑着说:“好吧,我这也是太心急了一些,你们两个慢慢来,我不催你!”

    说完,陈媛调皮的眨眨眼,进房去了。

    白迟迟抬头看了一眼自己卧室的飘窗,似乎看到了司徒清正在里面等待着自己的身影。

    看来还真是自己小心眼了,司徒清跟梦然就是一般的合作关系,他们在一起吃饭也是谈论有关工程的那些细节吧!

    想想还真是不划算,为了一个假想敌,弄得两个人乌眼鸡似的针锋相对。

    白迟迟在这样的时候丝毫都没有怀疑过陈媛的动机,她完全相信了陈媛的话。

    不但如此,白迟迟还对陈媛很是感激,觉得她一直都是在替自己着想,上一次报信也是,这一次忙着解释也是。

    如陈媛的愿,白迟迟觉得她就跟天使一样纯净,处处为他人设想,毫无保留的奉献着自己的赤诚。

    刚才说不定陈媛也跟司徒清说了什么,所以才会笑着说他在房里等着自己呢。

    白迟迟又看了一眼陈媛的房间窗户,想到她刚才自责得要打自己,不禁升起一丝敬意。

    知错就改善莫大焉,陈媛这样诚恳的态度,实属难得!

    好吧,不能辜负了她的这一番好意,白迟迟决定收起跟司徒清的种种不愉快,两人和好。

    她站起来,拿着碎花垫子慢慢的朝着房子里走去。

    想到辛小紫宝宝的那份B超报告单,白迟迟也希望能够在下个星期跟司徒清一起去医院跟自己的宝宝初次见面,那会是多么温馨的场面啊。

    为了孩子也不能这样吵吵闹闹的了,白迟迟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内疚的想。

    可是她怎么会知道,在房间里,司徒清坐立难安,他觉得白迟迟现在真的已经变得让他感觉有些陌生了。

    自从自己下午回家以后,白迟迟就那么冷漠的一言不发,可是跟别的人却那么亲热。

    而且,辛小紫提起凯乐餐厅的时候,白迟迟的脸色还是有些变化的,她在想些什么?

    如果在以前,白迟迟不管什么事都会开诚布公的跟司徒清好好讲清楚,哪怕吵架翻脸呢。

    可是现在,她那种遮掩的态度,看起来显得又狭隘又自私。

    难道,她又一次以为逮住了自己的什么把柄,所以才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

    司徒清想到陈媛的话,觉得白迟迟可能真的是察觉到了什么,她是故意不说的。

    好吧,既然你能这么做,那我就干脆成全你!

    白迟迟回卧室的路上碰到了辛小紫,她正一脸喜色的拿着什么东西准备朝着楼下走。

    “小紫你干嘛去?”白迟迟拉住她。

    辛小紫笑着说:“我也是高兴得昏了头了,今天给宝宝照B超的事情只想留着跟远分享,都忘了给爸爸看看了!”

    “对啊,爸爸今天又是在书房吃的晚饭,没有见到他老人家,我也忘了提醒你了!”白迟迟也笑着拍拍自己的头。

    “可不是吗,刚才跟远说话的时候,他问起来我才想到,这才拿着单子去给爸爸看。”辛小紫扬了扬手中的文件袋。

    白迟迟笑着说:“那你快去吧,别走得太急啊!”

    “哎哟,你说的话我都记在心里的,放心吧!”辛小紫边说边朝着楼梯走去。

    白迟迟有些不放心,在她身后叮嘱道:“说了让你小心点,千万不要大意!”

    辛小紫头也不回大声的说:“行了行了,我这个人做事你放心吧,绝对小心!”

    “才怪呢,就你大大咧咧不让人省心!”白迟迟笑着小声说。

    不过辛小紫刚才那一声确实有些大,让房间里的司徒清也隐隐约约听到了。

    白迟迟让她做什么小心?

    司徒清不是一个多疑的人,可是他最近跟白迟迟闹得这么僵,难免会有一些想法。

    难道是白迟迟让辛小紫充当自己跟秦雪松之间的联系人,这件事情需要小心吗?

    司徒清皱了皱眉,用力的甩甩头,不希望这种无稽的想法来破坏自己的一贯的操守。

    捕风捉影一向是司徒清所不齿的,但是那些伪君子唱高调的人,怎么会理解这种私人情感遇到挫折时候的折磨?

    敏感的时候,一句话,一个眼神,都会令人浮想联翩。

    真正的男人绝对不是什么冷血动物,做到泰山压顶而岿然不动的人也难逃心里那份醋意带来的伤害。

    司徒清咬着牙,他对白迟迟的种种举动令感到很痛心,可是又不能轻易谅解她。

    这时候,白迟迟推开门走了进来。

    看到司徒清背对着自己坐在书桌前看书,白迟迟故意加重了脚步走过去。

    “那个,清同学。”白迟迟有心要跟司徒清和好,所以想用轻松点的语言来缓解沉重的空气。

    司徒清心里一痛,这是她从前对自己的称呼,那时候的白迟迟多么单纯可爱啊。

    “你能不能跟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中午会在凯乐酒店的停车场出现啊?”白迟迟背着手,忍着笑,严肃的对司徒清说。

    司徒清一听,好得很,你终于来兴师问罪了!刚才在饭桌上,你不是装得很镇定吗?

    而且,你既然都已经知道了我出现在凯乐的停车场,为什么在大家面前一点都不提起?

    这是,怕你得知了事情的真相以后会自讨没趣吗?

    司徒清对白迟迟的爱有多深,此刻对她的怨恨也有多深。

    因为他觉得白迟迟根本就没有给他应有的尊重和信任,她反复的试探他,这是一种多么愚蠢的行为。

    所以司徒清猛地一转身,看着白迟迟说:“你都知道了还问什么?”

    这个动作吓了白迟迟一跳,她一心以为司徒清也是在房间里等着自己呢,可是他竟然一脸怒色。

    “我,我,我......”白迟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得语无伦次,脸红心慌。

    司徒清哼了一声,从椅子上站起来看着白迟迟说:“你是不是想说,我做的事情都在你的掌控之中?我做什么你都心知肚明?”

    “我没有那么想!”白迟迟没有料到事情的发展根本就和她设想的背道而驰。

    司徒清走近一步,居高临下的看着白迟迟的脸说:“你还有点道德没有?你是不是知道我要跟梦然去凯乐吃饭,所以你才拉着辛小紫一起去的?”

    “司徒清,你这个大混蛋!”白迟迟也生气了,她愤怒的看着面前这个男人。

    司徒清冷笑着说:“是,我是混蛋!你是不是还告诉辛小紫,我给你的零花钱连去凯乐吃个饭都不够?”

    “我,我没有!”白迟迟一向不善于辩论,只能狠狠的看着司徒清,表达自己的情绪。

    司徒清不耐烦的挥挥手说:“得了吧,我看你现在就跟那些无所事事的家庭主妇一样,除了调查老公的行踪,就是想要把握经济大权,俗不可耐!”

    “你,你!”白迟迟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只能干瞪眼。

    “我怎么了?既然你很想要知道我去凯乐的停车场干什么,那我就不妨实话告诉你吧!”司徒清看着白迟迟,一脸冰霜。

    白迟迟已经没有话讲了,只是颤抖着咬着自己的嘴唇。

    司徒清一字一句的对白迟迟说:“我就是跟梦然约会去了!是,那样的女人就是尤物,是上苍对所有男人的恩宠!”

    听了他的话,白迟迟犹如五雷轰顶,瞬间就把她的所有意志力都击垮了。

    他竟然这样坦白的承认了!连一丝一毫的遮掩都没有!

    白迟迟愣在那里,脸色苍白,无力的倚靠着椅背,脑子里一片空白。

    司徒清看到她这个样子,竟然铁青着脸转身就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