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1052.老公太凶猛1050
    “司徒清,你......”等到司徒清狠狠的甩上门离开之后,白迟迟身子一软,整个人都滑到了地上。

    她嘴里喃喃的念着司徒清的名字,心里就跟一万把锋利的匕首在切割着似的痛楚。

    他怎么会变成这样不讲道理,蛮横粗暴的男人?

    白迟迟满以为司徒清是在房间里等待着跟自己和好的,可是没想到居然遭到了这样大的一个打击。

    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心爱的女人?

    不,白迟迟摇摇头,或者自己已经不再是那个他心爱的女人了,他爱着的是美艳的梦然,那个他口中的尤物。

    白迟迟闭上眼睛,痛苦的泪水如同洪水冲毁了她心中的那道坚韧的堤坝。

    那是白迟迟自信的,一直都不曾动摇的,司徒清跟自己一点一滴建造起来的感情大坝。

    如今他都亲口承认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如果不是真的,那他也未免太残酷,怎么能用这样狠毒的谎言来刺激自己的妻子?

    白迟迟觉得天旋地转,她的脑子里只有司徒清决绝离去的背影,和他残忍的冷笑。

    支持不住了,白迟迟觉得自己的天都要塌下来,她慢慢的趴在地上,任凭泪水肆意流到冰冷的地板上。

    “司徒清,你这个混蛋!”白迟迟痛苦的低吼着,手也紧紧的攥在一起,指甲深深的镶嵌进她的手心。

    司徒清夺门而出以后,径直去了书房,他想要冷静一下。

    “清,你怎么来了?是不是白迟告诉你,我拿着宝宝的B超照片来给爸爸看,你这个大伯父也想要先睹为快?”辛小紫正跟司徒百川在台灯下说话,听到他的脚步声以后,笑着说。

    司徒清没想到辛小紫跟父亲都在书房里,他一时之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站在门口没有动。

    因为整个书房里都没有开大灯,所以现在司徒百川和辛小紫在光晕下,而司徒清却在阴暗中。

    所以,两个人都没有看到他的脸色是多么难看。

    “清,小紫说,下个星期迟迟也可以去建档了,到时候也可以看到你的孩子了!”司徒百川心情很好。

    辛小紫冲着司徒清的方向招手:“来来来,大伯父,来看看,这个豆芽菜似的小影子就是你的侄子哦!”

    “清,过来看看吧!”司徒百川也点着头。

    司徒清只好深呼吸一口气,把自己的情绪调整了一下,然后走到他们身边。

    果然,那个B超单上,一个大头的胚胎看得清清楚楚,还真的跟一棵小豆芽似的。

    司徒清心里一软,这毕竟是司徒家的血脉,是他双胞胎兄弟的孩子,跟他有着割舍不断的关系。

    “看,这是头,这是脚,现在才这么一点点大!”辛小紫伸手比划了一下。

    司徒清惊讶的说:“这么小?”

    “对啊,所以我都感觉不到,但是医生说很快就有胎动了,到时候可以看到他伸胳膊踢腿呢,有趣吧!”辛小紫乐呵呵的说。

    司徒百川也止不住的笑。

    被他们感染,司徒清心里的冰块也渐渐的在融化了,自己的孩子,就在白迟迟的肚子里,也在经历着这样一系列神奇的变化啊!

    “清,这次小紫去医院,远因为出差不能陪她,你可不能跟你弟弟一样,下周必须跟迟迟一起去!”司徒百川严厉的对司徒清说。

    司徒清只好低头说:“是,爸爸。”

    “就是嘛,要是远在家,今天在医院就可以看到宝宝在肚子里动,而不是看这样的平面图,多好玩啊!”辛小紫非常遗憾的叹息着。

    不过她马上又对司徒清说:“你就不一样了,你可以陪着白迟一起去,清,你可真是幸运!”

    这话说得司徒清心里一阵阵跟刀戳似的。

    辛小紫根本就不知道,刚才在白迟迟身上发生了什么,她要是知道了,肯定会愤怒的跳起来指责司徒清,而不是亲切的叫他大伯父。

    为什么会这样?

    司徒清心里开始有些懊悔了,毕竟白迟迟是个孕妇,而且她之前还承受了那么多的痛苦,都是想着要给自己生下一个健康可爱的孩子才努力的忍耐着。

    可是现在,眼看着孩子都三个月了,却发生了父母吵架冷战这样的事情。

    如果宝宝懂得什么是情感,他会不会在妈妈腹中哭泣?

    司徒清看着台灯下那张B超单,心情比之前跟白迟迟吵架的时候更加郁闷了。

    刚才白迟迟的眼神,是那么的凄楚而绝望,她在自己离开之后,会做些什么?

    司徒清的思绪飘走了,辛小紫奇怪的推了推他说:“喂,你是不是在想你儿子的样子?别担心,只要父母感情好,宝宝都会长得很漂亮的,这可是有科学根据的!”

    “是吗?小紫你现在研究得还挺多。”司徒清木讷的随口说。

    辛小紫知道司徒清跟白迟迟在冷战,却不知道梦然的事情,所以她笑着小声说:“快点和好吧,别再让她难过了!”

    司徒百川皱皱眉说:“小紫,什么和好?”

    辛小紫笑着说:“爸爸,您不知道,迟迟和清这几天为了一些小事在闹别扭呢!”

    “为什么?”司徒百川的口气变得很严肃。

    司徒清摇着头说:“没事,就是一些小摩擦。”

    “那就快点跟你媳妇道歉,迟迟不是那种小心眼爱生气的孩子,一定是你不对!”想不到现在司徒百川连考虑都没有,马上就站在了白迟迟一边。

    “呵呵,爸爸,我会监督他们的!”辛小紫说完,收拾好文件袋,跟司徒百川告辞。

    司徒百川点点头说:“去吧,早点休息!”

    辛小紫跟司徒清走出书房,她白了司徒清一眼说:“我没在爸爸面前揭穿你们两个为什么吵架,是想要给你一个机会!”

    “什么机会?”司徒清皱皱眉。

    “哼,我不想要爸爸知道你这个令他骄傲的儿子,一个大男人,却这样小肚鸡肠的。人家白迟不过就是跟秦雪松见了几面而已,你紧张什么啊?”辛小紫不满的说。

    司徒清看着她说:“迟迟说,我们吵架就是因为这个?”

    在他心里,还以为白迟迟把自己跟梦然吃饭的事情都告诉辛小紫了呢,没想到她根本就没有提。

    “那还有什么?我告诉你吧,白迟为了你,都不接秦雪松的电话,也不跟他联系了。”辛小紫叹了一口气说。

    “她心里要是没什么,干嘛要这样做?”司徒清何尝不想叹口气,可是自己毕竟是个男人,长吁短叹的很难看。

    辛小紫看着司徒清,不高兴的说:“本来是这样的,她觉得心里很坦荡,所以才去见秦雪松啊!可是没想到你反应那么大,所以她只能这么做了!”

    “她为什么不告诉我?”司徒清压着心里的不快。

    辛小紫抱着文件袋站住脚步看着司徒清说:“她傻呗,以为可以解除你对秦雪松的成见。”

    “就这样,所以她才瞒着我跟他见面的?”司徒清摇着头。

    “对啊,你们两个,就为了这么点小事闹什么啊!我都跟秦雪松说了,说你和白迟挺幸福的,让他别动什么脑筋,做个朋友就挺好的了!”辛小紫说。

    “你跟秦雪松说的?不是迟迟让你这么做?”司徒清以为一切都是白迟迟授意的。

    “什么啊,还是我抢了她的电话跟秦雪松说的呢,她根本就没有说一句话,就那么挂了人家的电话。”辛小紫瘪瘪嘴。

    司徒清心里很纠结,闹了半天,白迟迟只是跟辛小紫吐露了秦雪松的事情,压根就没有说到梦然啊。

    看来她还是单纯的认为自己不相信她而已,却没有把对梦然的误会告诉别人。

    可是刚才,自己却冷漠的说就是跟梦然约会去了,白迟迟听到以后该有多么伤心。

    司徒清知道,白迟迟只是有点吃醋和猜疑,但是却没有真的不相信自己,看来还是错怪了她。

    “小紫,今天你们去凯乐吃饭,是你提议的?”司徒清有些后悔刚才自己的粗鲁和冒失了。

    “对啊,你那个老婆一向都是勤俭持家的,要不是我检查了以后心里开心,她不忍心扫我的兴,否则肯定又要阻止我!”辛小紫和司徒清说着话,已经走到了二楼。

    司徒清心里对白迟迟的愧疚又加深了一层,吵架的时候还说她处心积虑跟踪自己。这可倒好,原来都是自己胡乱嫉妒,这样是不是太过分了。

    “好了,你快进去给白迟赔个不是吧,让她别再生气了!而且我可以跟你保证,她跟秦雪松之间绝对没有什么问题!”辛小紫拍拍司徒清的胳膊说。

    司徒清点点头。

    辛小紫又说:“我跟白迟那么多年的好朋友,如今又是妯娌,怎么也不会看着她做出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来的!再说了,以她的个性和脾气,基本也就是零概率!”

    “我知道了。”司徒清把辛小紫送到房门口,然后朝着自己的卧室走去。

    他走到了门口又退了回来,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白迟迟。

    想了想,司徒清又走到走廊尽头去抽了一支烟,皱着眉想了想,又在心里骂了自己几句,这才回到了房间门口。

    推开门,里面没有开灯。

    刚才司徒清走出去的时候,夕阳的余晖还照耀着卧室,现在已经是漆黑一片了。

    房间里面,隐约传来的是白迟迟的哭泣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