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1053.老公太凶猛1051
    司徒清听着那个压抑的悲愤的声音,心里最柔軟的那块地方被狠狠的撕扯了一下。

    真不应该啊,怎么能让她哭得这样隐忍而痛楚。

    司徒清觉得可能是白迟迟不愿意让家里的人知道他们发生了这么严重的争执,所以拼命的控制着自己,不敢大放悲声。

    这才导致了她哭得仿若悲鸣一般令人心生不忍,而且感染着听到的人,也会觉得心里酸酸的忍不住要跟着她一起难过。

    司徒清很懊悔,他呆了一下,伸手去开灯。

    白迟迟听到了司徒清的脚步声,她努力想要止住自己的哭泣,不让他看到这软弱的一面。

    但是哭到伤心处,哪里是那么容易戛然而止的,所以她的哭声变成了断断续续的抽泣。

    不过白迟迟还是吸了吸鼻子,打算从地上爬起来。

    这个时候,司徒清开了灯看到了她狼狈而可怜巴巴的样子,就好像一只受伤的小狗一样匍匐在地上,无力的挣扎着。

    “老婆,你怎么趴在地上!”司徒清大吃一惊,白迟迟还从来没有在他面前这样失态过,可以想见她是遭受到了多么深的打击。

    白迟迟迷蒙着泪眼,加上漆黑的房间突然被点亮,她的眼睛有些不适应这样的光线,只看到司徒清一个模糊的身影快速的朝着自己跑过来。

    她抬起手,遮住了自己的眼睛。

    不行,不能再这样趴着,否则他一定会对自己冷嘲热讽的,白迟迟一边想,一边跌跌撞撞的站起来。

    但是,本来就哭得肝肠寸断,而且眼睛又花,所以白迟迟根本就站不稳,眼看着摇摇晃晃又要倒下去。

    司徒清一个箭步冲过去,抱住了白迟迟。

    “老婆,老婆......”司徒清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喃喃的呼唤着白迟迟。

    这一声声带着歉意的叫声让白迟迟心如刀绞。

    “你放开我,放开我!”她扭動着身子,想要脱离司徒清的怀抱,但是他抱得那么紧,白迟迟根本就挣脱不开。

    白迟迟的眼泪又一次决堤,哗啦啦的奔涌而下,一瞬间就濡湿了司徒清的衣襟。

    听着她的哭泣,感受着她的挣扎,司徒清觉得自己真是个大混蛋,他只能紧紧抱着白迟迟,任凭她对自己又是踢又是打,让她发泄着心里的不满和愤怒。

    “老婆,别哭!”司徒清低声的对怀里的白迟迟说。

    可是他不知道,在一个女人最伤心最难过的时候,一句“别哭”却是她最不能听到的话。

    这句话不说倒也罢了,说完以后白迟迟哭得更加厉害了。

    “老婆,老婆,迟迟,求你了,别再哭了,你哭得我的心都要碎了!”司徒清把白迟迟的头压在自己的胸前,声音也哽咽起来。

    白迟迟的哭声被他的胸口给堵住了,她眼泪的温度好像一颗火红的木炭,烧灼着司徒清的心。

    “迟迟,对不起,对不起!”司徒清终于说出了这句话,他之前骄傲的自尊不让他说出来的这句抱歉立刻就让白迟迟的身体变得柔軟起来。

    白迟迟停止了挣扎,她软软的瘫倒在司徒清的怀里,眼前一黑,竟然昏厥了过去。

    司徒清被她吓坏了,赶紧把她抱上了床,用冰水给她擦额头,又轻轻拍着她的脸,焦急的叫着她的名字。

    看到白迟迟还是没有反应,司徒清狠了狠心,掐了一下她的人中,这才看到她悠悠的吐出一口气,慢慢醒转回来。

    “老婆,你吓死我了!”司徒清一把抱住白迟迟,在她脸上亲了又亲。

    白迟迟怔怔的看着司徒清,她的脸苍白,可是眼睛却哭得好像两个核桃一样肿肿的,鼻子也红着,人中上一道深深的指甲痕迹,嘴唇颤抖着。

    司徒清心疼得要命,看着白迟迟一个劲的喊着她的名字。

    呆了半晌,白迟迟终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涕泪交加,毫无形象,两只手捏成拳头使劲的打着司徒清的胸膛。

    司徒清也不阻止她,让她把鼻涕眼泪糊了自己一身。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白迟迟累了,双手掩面低声的啜泣着,司徒清这才长叹一口气,抱住了她。

    这一次白迟迟没有再抗拒,无力的靠在司徒清的肩头,时不时的发出一声抽泣。

    “老婆,对不起。”司徒清撫摸着白迟迟的背,眼里是满满的内疚和疼爱。

    白迟迟没有说话,她哭得好像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一般,就那么无助的倒在司徒清的怀里。

    “老婆,让我看看你。”司徒清把她的头抬起来,看着她哭得已经面目全非的脸。

    “怎么会肿成这个样子!”司徒清看着白迟迟的眼睛,皱着眉说。

    白迟迟自己也觉得眼睛都只剩下一条缝了,而且视线也很不清晰,看到司徒清只是一个模糊的轮廓。

    为了你,我眼睛都要哭瞎了,司徒清,你这只笨猪!

    白迟迟想着想着,一阵委屈袭来,她又想哭,可是泪水都干涸了,只剩下干巴巴的呜咽声。

    司徒清赶紧抱着她说:“乖,我的乖乖好老婆,别再哭了,你的眼睛会受不了的!”

    “司徒清,我恨你!”白迟迟眯缝着眼睛,恶狠狠的说。

    “好,好,只要你好好的,恨我吧!”司徒清现在真的很担心白迟迟的眼睛,她本来就还没有完全度过康复期,可是这惊天动地的一场恸哭,对她的眼睛一定会造成伤害的。

    白迟迟看着司徒清,她其实在听到他那一句对不起的时候,就已原谅了他。他是什么人,她是了解的。他就是那么爱面子,梦然的事肯定事这个混蛋故意说给她听的。

    但是,现在两人这样面对面的坐着,她的心里却还是有些心酸,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迟迟,你别动,我去给你拿些眼药水,还有冰袋给你敷一下!”司徒清一边说一边就要站起身。

    可是白迟迟却一把抱住了他的腰,抱得死死的,不让他动。

    司徒清撫摸着白迟迟的脑袋,心里堵着,堵得他的心一阵阵的痛,天知道他有多后悔。

    “宝贝,你让我去吧,最多两分钟,好不好?”司徒清柔声对白迟迟说。

    可是白迟迟却固执的抱着他的腰不让他走。

    司徒清俯下身,抓住白迟迟的肩头,看着她的眼睛说:“你的眼睛一定要处理一下,否则会有很严重的后果。”

    “我的眼睛,很难看吗?”到底是个女人啊,白迟迟竟然没有在意那所谓严重的后果,只在乎是否好看。

    司徒清笑着摇摇头说:“不难看,如果是核桃的话,还是挺漂亮的一对核桃呢!”

    白迟迟惊讶的摸了摸自己的眼睛说:“已经肿成那样了?好吧,你快去给我拿冰来!”

    司徒清又好气又好笑,这都什么时候了,她还在考虑这个。

    “那你等我一下,马上就回来!”司徒清亲了一下白迟迟的额头,转身离去了。

    听着他的脚步声,白迟迟心里跟之前已经是天上人间般的区别了,当司徒清摔门而去的那一刻,她的人都碎成一片片的了。

    现在,他是去给自己拿冰,脚步声急促而紧张,白迟迟听着却觉得跟天籁一般动人。

    趁着司徒清离开,白迟迟赶紧跑到镜子前去看了一看,果然整个脸都变形了,看起来跟个小猪头似的。

    白迟迟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眨眨眼,又嘟嘟嘴,怎么调整都难看,一点都不美丽了。

    谁说美女落泪是一幅画的?

    或者应该是坐在珠帘前,一滴两滴泪水顺着脸颊缓缓滑落,眼睛里水汪汪含情脉脉,思念着远方的情郎吧?

    可要是像白迟迟这样撕心裂肺的嚎啕一场,再加上趴在凉凉的地面上,还能保持优雅迷人的泪美人姿态,那才叫神仙妃子呢!

    唉,白迟迟叹了一口气,心想我终究只是个凡人啊,无法免俗的哭得皮松眼肿。

    眼睛确实有些花了,而且又干又涩,很不舒服。

    白迟迟吸吸鼻子,揉了揉眼睛,凑到镜子前捏了一下自己的脸,沮丧的吐出一口气。

    这时候听到司徒清回来的脚步声,白迟迟赶紧三下两下跳回到床上去,省得被他看到了取笑自己爱美都不看时候的。

    司徒清拿着冰块和眼药水进来了,一进门就快步来到白迟迟面前,紧张的掰着她的脸查看着她的眼睛。

    “老婆,你觉得视线怎么样?花吗,能不能看清我?”司徒清的眸子黑漆漆的,照出白迟迟的身影。

    白迟迟傻傻的摇着头说:“看不清,很花。”

    “糟了,你怎么哭得这么厉害!”司徒清赶紧用毛巾包好了冰块,又让白迟迟躺下,慢慢的给她按摩着眼睛。

    冰块凉浸浸的,敷在眼睛上很舒服,白迟迟觉得心里也好像注入一线清泉一样令人放松舒缓。

    司徒清一边轻轻移动着冰块,一边问她好些没有。

    “嗯,好点了。”白迟迟闭着眼睛享受着,懒洋洋的回答。

    司徒清这才松了一口气,心疼的说:“你这个小白痴,至于吗,哭得一张脸跟个小花猫似的!要是眼睛哭坏了可怎么办?”

    “至于啊,要是你不跟我道歉的话,我会一直哭到瞎了双眼,倒了长城的!”白迟迟调皮的笑了笑。

    司徒清看着她说:“好,还有心开玩笑了,看来恢复了几分精神!”

    想了想,又说:“你要哭倒长城?老婆,你又不是孟姜女!你诅咒我是那个倒霉鬼万喜良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