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1054.老公太凶猛1052
    “你比万喜良可差远了,人家好歹是去修长城,你呢,却背着我跟梦然约会!”白迟迟故意不满的说。

    司徒清把冰从她的眼睛上移开,又用手去捂,这样冷热交替刺激白迟迟双眼对她有好处。

    一边做一边说:“我错了,我不是跟梦然约会,我是去跟她谈事情而已。”

    “那你干嘛要骗我!”果然她猜的没错,白迟迟心里一点气都没有了,此刻不过是在跟司徒清撒娇算账。

    “我不是想让你吃点醋嘛,谁知道你气得这么呼天抢地的!”司徒清笑着捏了一下白迟迟的脸。

    白迟迟一下就睁开了眼睛,瞪着司徒清说:“你为什么要让我吃醋呢,我可不喜欢这样!”

    “乖,你别突然睁大眼睛好不好?”司徒清观察着白迟迟,觉得好像没有那么肿了。

    “我为什么会让你吃醋,还不是因为我在乎你,也就想试试看你是不是一样也在乎我啊!”司徒清说。

    “这种方式太伤人了,你真过分!”白迟迟难过的揉了揉眼睛,司徒清赶紧按住她的手不让她动。

    “老婆,别去揉,有细菌的!”司徒清抓着白迟迟的手,小心的摸了摸她的眼皮。

    白迟迟气呼呼的说:“都怪你,要不是你我也不会哭得眼睛这么肿肿的!”

    司徒清把她抱住,笑着说:“是,都怪我,我不是跟你承认错误了吗!”

    “那也不行,太便宜你了!”白迟迟咬了一口司徒清的肩膀,咬得他心里痒痒的。

    司徒清把白迟迟轻轻放好,拿着眼药水对她说:“别动,我先伺候你用药,要怎么惩罚我,待会儿再说好了!”

    这一次白迟迟倒是听话,乖乖的让司徒清把眼药水滴到自己的双眼中,感觉到眼部肌肉放松了很多。

    “老婆,我撒谎是不对的,可是你的气也太大了,哭也就算了,还趴着哭,不知道地上很凉吗?”司徒清滴完了眼药水,还给白迟迟揉捏了一下,帮助吸收。

    白迟迟嘟着嘴说:“我就要,谁让你欺负我!”

    “好吧,我被你打败了,你不知道当我看到你那个可怜的小样儿的时候,心里多么难过。”司徒清在白迟迟嘟起来的嘴上亲了一下。

    白迟迟搂着司徒清的脖子说:“你也会难过吗?我们以后不要再这样了好不好?”

    “好,我保证!”司徒清在白迟迟的耳畔说。

    两个人就这样搂抱着,久久不愿意松开。

    “老婆,你的胳膊不酸吗?”司徒清笑着对白迟迟说。

    白迟迟摇摇头:“不酸,我就是要这样搂着你,不让你走掉。”

    “我不会走掉的,可是冰块融化了,我们的枕头都要浸透了,快让我拿走吧!”司徒清苦笑着看了一眼白迟迟脑袋旁边的冰袋,早就软软的了。

    白迟迟这才放开了手,让司徒清处理那些融化的冰袋。

    试着睁了一下眼睛,觉得好像比之前要清晰很多了,白迟迟这才放心的坐起来看着司徒清忙里忙外的收拾药水,冰块,又拿毛巾擦枕头上的水。

    看到他有些手忙脚乱的样子,白迟迟觉得心里很受用,感觉自己被伺候着,像个老佛爷似的。

    “小清子,把哀家的手擦一下!”白迟迟摊开手,刚才手上糊了眼泪鼻涕的,有点儿脏。

    司徒清顺手拿过擦水的毛巾给白迟迟擦了一把。

    “小清子,哀家觉得腹中有些饥饿,还不去快去御膳房看看,可有适合哀家胃口的食物!”白迟迟玩得很开心,一会儿一个主意,使唤得司徒清团团转。

    看着她虽然还有些红肿,但是却快乐的笑靥,司徒清觉得不管怎样做都是值得的。

    方才害得她那么痛苦,不管要他如何弥补,他也心甘情愿,只要能够看到她的笑。

    司徒清跑到厨房去,亲手热了一碗汤,还装了一只大鸡腿,给白迟迟送到了房里。

    看着白迟迟有滋有味的把一整只鸡腿都吃下了肚,喝完了汤,还心满意足的打了个嗝儿,司徒清才觉得自己此刻是这样的满足和快乐。

    只要能看到自己的老婆平平安安的啃鸡腿,就是人间最大的幸福了吧!

    “吃饱了吗?”司徒清伸手擦掉白迟迟嘴角的油渍。

    白迟迟点点头:“饱了!”

    “很好,你应该多吃点东西,这样肚子里的宝宝才长得快。刚才我看到小紫和远的孩子了,我心里很感动。”司徒清摸着白迟迟的肚子说。

    “好,我一定争取把你的儿子养得白白胖胖的!”白迟迟笑着用油手抓司徒清的头发,吓得他一下就跳开了。

    “老婆,现在不是流行什么辣妈吗,你可不要因为怀孕了就变得邋里邋遢的!”

    白迟迟呵呵的笑:“你还知道辣妈啊?可是你先前不是说我俗不可耐吗,又爱吃醋又想跟你要钱!”

    “你够了啊!怎么还学会记仇了!”司徒清咬牙切齿的看着白迟迟。

    “我就是很小气的嘛!”白迟迟要下床,司徒清赶紧把毛巾送上让她擦手。

    白迟迟擦了手还是要下去,司徒清拦着她说:“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拿来!”

    “这个你可拿不来!”白迟迟皱着眉摇头。

    司徒清认真的说:“是什么?只要你说,我就去给你拿!不要下地了,刚才趴在地上那么久,我怕你受凉。”

    “但是,这个你真的拿不来啊!我要去厕所,刚才喝了那么大一碗汤呢!”白迟迟扭来扭去,表示自己憋坏了。

    司徒清这才明白过来,大笑着将白迟迟来了一个公主抱,亲自送她去厕所方便。

    “清,我们这就是和好了吧?”白迟迟在浴室镜子前洗手,司徒清从后面抱住她的腰,将下巴搁在她的肩窝。

    “是,我们和好了。”

    白迟迟笑着说:“你刚才那一走,我还以为我们就这样完了呢!这会儿我都还有些恍惚。”

    “行了,别再说了老婆!”司徒清把白迟迟身子转过来面对着自己,看着她的脸说。

    白迟迟点点头:“既然你都主动承认错误了,我也跟你说声对不起吧!之前瞒着你见秦雪松也是我的不对,我应该大大方方的告诉你的,我......”

    “老婆,我明白的!”司徒清打断了白迟迟的话,把一个温柔纏绵的吻印在了她的唇上。

    紧紧的拥抱,深沉的呼吸,两个人都好像要把对方吸进自己的身体一样那么认真而用力。

    持久的,濕润温暖的吻,打破了两个人之间所有的罅隙,矛盾和猜忌,重新恢复了以前那种纯粹的爱。

    “清,我们一起泡个澡吧!”白迟迟抬起头看着司徒清,脸上是一抹娇羞的殷红。

    “好的老婆。”司徒清一点异议都没有,只是他舍不得放开白迟迟,就那么一只手揽着她的腰,一只手操作起莲蓬头。

    两个人站在浴缸边,看着水哗哗的涌上来,等到水放得差不多了,司徒清又单手拿起精油瓶子,滴了一些熏衣草原液进去。

    “好了,迟迟宝贝,让我帮你宽衣。”司徒清看着白迟迟,眼里是满溢的柔情蜜意。

    “嗯。”白迟迟被他看得心如鹿撞,不敢直视他火辣的眼光,乖乖的听凭他除去自己身上的衣衫。

    两人一起進入浴缸中,司徒清还是跟以前一样为白迟迟全身做着按摩,一寸寸肌肤慢慢的掠过。

    看着白迟迟微微隆起的小腹,司徒清细细的给她擦洗着。

    “老婆,我们的宝宝现在也是这么大吗?”司徒清学着辛小紫的手势对白迟迟比划了一下。

    “是的,应该就是这么大。”白迟迟幸福的笑着。

    司徒清点点头:“那么我们去医院建档的时候,我可以看到他在你肚子里游来游去吗?”

    “可以啊,还能听到他的心跳声呢,咚咚咚咚的,就跟火车一样!”白迟迟想象着司徒清惊喜的样子,心里很温暖。

    “是吗?那可太好了,我们早点去!”司徒清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真想快点听到宝宝的心跳声。

    白迟迟笑着说:“宝宝生长也得遵循自然规律,按部就班的在发育,不是你着急就有用的!”

    司徒清就好像一个孩子一样看着白迟迟,无可奈何的点点头。

    人们都说小别胜新婚,白迟迟却觉得,现在自己跟司徒清在发生了争执之后的柔情,比起新婚都要有过之而无不及。

    那是一种迫切希望给对方安慰,表达自己满腔歉意的悸动心情,恨不得把最好最美的爱拿来奉献给刚刚受了委屈的彼此。

    从之前的针锋相对,到现在的柔肠百回,这种反差令人感动到落泪。

    司徒清帮白迟迟披上浴袍,把她小心翼翼的抱回到床上,将自己当成被子,温柔的覆盖着她的身体。

    “老婆,舒服吗?”

    白迟迟点点头:“很舒服,我很享受。”

    “谢谢你老婆!”司徒清把白迟迟抱进怀中,肌肤的触碰让他有些激动起来。

    “喂,老实点!”白迟迟笑着躲开他锋利的锐器。

    司徒清懊恼的说:“看来我还是定力不够啊,老婆,你别跑,我保证老老实实的。”

    “梦然那么美,你定力这么差,应该怎么办?”白迟迟调皮的对司徒清说。

    司徒清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瞪着她说:“还说,你还说,信不信我兽性大发啊!”

    说完,又吻住了白迟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