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1075.老公太凶猛1073
    陈媛看着那几个工人,从他们的眼睛里看到他们已经准备好了,于是她来到司徒清身后不远处,静静的看着他的背影。

    司徒清没有注意到陈媛,他正苦口婆心的跟工人们沟通,希望他们不要被人蛊惑,认真做事。

    “工友们,我司徒清什么样的为人,大家尽可以去打听!你们好好工作,我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报酬,绝对不会有拖欠工资这样的事情发生!”司徒清的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引起了下面工人们的热烈反响。

    “看来这位大老板说的都是真的!”

    “是啊,你看那购房合同!我们这样的人也可以买得起城里的房子了,真是跟做梦似的!”

    “那这样的话,我们还有什么道理不开工呢?”

    听到了这些工人的话,那个贼眉鼠眼的男人急了,对身边的工人们说:“你们要是再不听话,我会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的!这事儿没完!”

    工人看着陈媛,眼睛里充满了焦虑和害怕,陈媛狠狠心,走到司徒清身边。

    “媛媛,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在车上等着的吗!”司徒清一回头看到陈媛,惊讶又生气。

    “我,我看到这边闹哄哄,不放心你!”陈媛红着脸,担心的对司徒清说。

    司徒清笑了笑:“没事,大家都是讲道理的人,你看,工友们都已经平静下来了!”

    “但是,人太多了,不安分的人也有,我觉得你还是早点离开的好!”陈媛拉了拉司徒清的袖子。

    “我是从部队出来的,怎么会怕事呢,媛媛你太小看我了!”司徒清忍不住笑起来。

    陈媛皱着眉头说:“解决好了我们就快走吧,清姐夫,要是你有个什么闪失,我怎么跟迟迟姐交代啊!”

    “放心放心,我已经跟代表谈好了,你看,他现在正帮我跟工人们说,请他们马上开工!”司徒清指了指那个工人代表,果然他拿着合同正在跟大家交流着什么。

    这时候,陈媛看到了那几个跟她有约的工人,都被旁边造纸厂老板的人威胁着,脸上也露出为难的表情。

    罢了,看来今天是逃不过这一劫了!但是,这样也好,可以让司徒清记住,谁是舍身为他的人!

    陈媛悄悄的抬起手,然后使劲向下一压,就看到那几个工人犹豫了片刻,举着手里的家伙就冲了过来。

    “大老板都是资本家,说话不算数的,兄弟们,跟他讲什么大道理,冲上去揍他!”造纸厂老板的人趁机大叫起来,但是他们也都是胆小鼠辈,只知道叫唤,却不亲自动手。

    那几个工人很快就到了司徒清的身边,陈媛尖叫一声:“清姐夫,小心啊!”

    司徒清反应也够快的,一把抱住陈媛,把她的身体朝旁边一送,自己挡在了她的前面。

    工人们一看,这可怎么办?当时说好的是打在陈媛身上啊,现在要是打在毫不知情的大老板身上,会不会有麻烦啊?

    所以,他们一愣神,动作就慢了下来。

    司徒清趁着这功夫,三下午五除二,夺下了几个工人手里的所谓武器。

    “大家不要冲动,有什么事情好好解决,武力是没有用的!”司徒清还是很克制。

    造纸厂老板的人又在下面对那些收了钱的工人言语威胁,大家很无奈,进退两难。

    陈媛对那个年轻工人眨眨眼,努了努嘴,让他捡起地上的一块砖头,然后她猛的冲了过去,挡住了司徒清,并且对那年轻工人做了一个动手的嘴型。

    年轻工人倒也机灵,拿着板砖就过来了,司徒清大吃一惊准备推开陈媛,但是陈媛却勇敢无畏,迎着板砖就上。

    陈媛闭上眼睛,用自己的额头撞在了板砖上,那年轻工人倒是没有费什么劲,就让陈媛的脑袋主动见了血。

    司徒清回头一看,只见陈媛的额头被砖头砸破了,殷红的鲜血顺着她的脸缓缓的流了下来。

    年轻工人拿着沾血的板砖愣在那里,一脸茫然的看着慢慢倒下去的陈媛。

    “媛媛!”司徒清抱住下滑的陈媛,她的眼睛微微的闭着,脸色也因为失血而变得苍白。

    “清姐夫,快走!”陈媛在昏迷前最后说了一句话,然后就人事不省了。

    司徒清大叫着:“媛媛,你怎么样了!”

    “哎呀,陈助理怎么突然冒出来了,总裁,快送她去医院吧,这里交给我!”现场经理也吓得不轻,看到陈媛脸上都是血,人也失去了意识,赶紧对司徒清说。

    那个工人代表也吓懵了,他跑过来对司徒清说:“是啊是啊,大老板,这里等救护车还不如您亲自送她去医院呢,这里偏僻!”

    司徒清被陈媛的举动给惊呆了,一时之间有些急火攻心,被这两人一提醒,这才抱着陈媛快步向着自己的车跑去,司机赶紧跟在他身后一路狂奔。

    那个年轻工人怔怔的站着,手也垂了下来,旁边的工友们都纷纷指责他。

    造纸厂老板的人看到陈媛那个样子,早就吓得开溜了,他们也不愿意承担任何责任,不过是拿人钱财而已,犯不着把自己搭进去。

    “你小子,是不是下手太重了一点啊?”老工友偷偷的对年轻工人说。

    “我没有啊,是她自己撞上来的!”年轻工人委屈的说。

    老工友摇摇头:“这陈助理可真是个拼命的姑娘!你看看,她为了让我们安心,把自己的脑袋都撞破了!”

    “是啊,我也没想到她会这么用力!”年轻工人看着那块砖头都快流泪了。

    “唉,以后还是好好做事吧,别辜负了陈助理一片好心!”大家都很感叹。

    想想看,就是为了平息那几个闹事的人造成的气氛,陈助理竟然不顾自己的安危,流淌着宝贵的鲜血震慑到了那几个地痞流氓,吓得他们落荒而逃。

    工人们都觉得陈媛是个讲义气,耿直的好人,对她的好感度倍增,事后还经常说起这事呢。

    “好了好了,大家都散了吧!看看人家大老板和陈助理,这哪里像是什么剥削阶级啊!”工人代表和工地经理让大家都回去做事了,这些工人们也都安静下来,觉得司徒清还是个靠谱的人。

    可是,此刻的司徒清抱着昏迷的陈媛,早就心急如焚了,他来到车旁,急得大喊起来:“你快点啊!”

    司机赶上来飞快的打开车门,帮司徒清把陈媛放进后座,然后开着车就朝着最近的一家医院开去。

    司徒清也坐在后座,把陈媛的头放在自己的腿上,又用一块干净的毛巾堵着她的伤口,焦急的催促着司机。

    其实陈媛受的伤根本就不像看起来那么严重,她当时故意狠狠的在粗粝的板砖上蹭了一下,所以,她蹭破的皮肤有很大的一块,不过都是皮外伤。

    但是,蹭破的皮肤渗出血,面积大了,看起来就很是触目惊心,血糊糊的一大片。

    陈媛的昏迷当然是装的,她必须要这样做,否则就不会让司徒清觉得事情有多么突然而危险。

    现在躺在司徒清的腿上,听着他焦急的呼唤声,陈媛知道自己的计谋已经奏效了,她在心里偷偷的笑了起来。

    额头除了蹭破皮,当然也是受到了撞擊的,如果不这样,到了医院就会露陷,所以尽管陈媛的头有点昏昏沉沉,可是她心里却空前的清楚。

    “媛媛,你醒醒!你听得到我说话吗?”司徒清不断的轻轻拍打着陈媛的脸。

    陈媛的额头火辣辣的,但是她知道这样做是值得的,她又一次救了司徒清,在危难关头自己勇敢的行为绝对会赢得司徒清更深的信任和感激。

    这时候,司机已经把车开到了医院,还没进医院的门,司徒清就让司机停车进去喊急救医生。

    然后,司徒清抱着陈媛,跟在司机身后一溜小跑来到了门诊的急救室,看到医生以后就焦急的让他们救救陈媛。

    医生看到陈媛满脸的血,人也昏迷过去,赶紧把她抬上担架,送到了手术室。

    清除掉了沙粒,看到陈媛的额头破了,医生给她缝了几针,然后包扎清爽以后送到了病房。

    “怎么样,医生?”司徒清看到陈媛还是没有醒过来,急得紧紧的锁着眉。

    “外伤我们已经处理好了,只要好好注意,不要感染,问题是不大的!”医生对司徒清说。

    “那她怎么还没有醒过来?”司徒清摸了摸陈媛的头,看到她的脸有些微微的腫胀。

    医生说:“这个,我们检查了她的脑电图,没有颅脑损伤,昏迷可能是受到了惊吓,让她睡一会儿应该就会醒过来了。”

    “这样吗?那,医生,她的伤口会不会留下疤痕?年轻女孩儿,对容貌看得很重要的!”司徒清的细心让医生不禁多看了他两眼。

    “司徒先生,请放心吧,我们用的是最细的美容针给她缝的伤口,羊肠线会慢慢自己吸收,所以不会留下疤痕的。”医生的解释不但让司徒清松了一口气,假装昏迷的陈媛也松了一口气。

    又交代了几句注意事项,医生就离开了病房,司徒清陪着陈媛,看着她头上悬挂的液体瓶点点滴滴的注入消炎药。

    “媛媛,你快点醒过来吧!”司徒清轻轻的对陈媛说着话,希望她睁开眼睛笑一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