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1081.老公太凶猛1079
    陈媛眼泪汪汪的说:“是啊,清姐夫,你和迟迟姐对我这么好,我也不知道会不会舍不得你们!”

    “傻丫头,女大不中留啊,你总是要建立自己的家庭,享受那个爱你的男人给你的呵护的!”司徒清对陈媛说。

    陈媛低了头,哽咽着说:“可是有时候我觉得,有你们就够了,你们给了我足够的关爱,能够跟你们在一起生活,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了!”

    “这怎么能一样呢?我们只是你的家人,但是你还是要跟一个相爱的人一起携手共度人生的,否则不是很遗憾吗?”司徒清笑着说,觉得陈媛真是很单纯。

    陈媛眼睛里的光黯淡下去:“有什么好遗憾的呢?我的父母,弟弟,所有亲人都在地震中失去了生命,我能够幸存下来,还认识了你们一家人,这辈子都不会有遗憾了。”

    陈媛的话让司徒清心里很不好受,他是亲历了那场地震的,知道在大自然面前人们简直渺小得如同蝼蚁一般。

    地震的时候,陈媛的家人都遇难了,司徒清从她的口中知道了那时候除了她在村委会办事以外,全家人都在家里休息。

    灾区是一个偏僻而贫困的山区,村委会的房子修得还算是好的,相对村民们的木质泥质结构的老房子坚固了很多。

    所以,村委会的房子在摇晃的时候,很多民居都已经开始坍塌了,大家都没有反应过来,很多人就被埋在了房子下面。

    陈媛拿着村长给她的一瓶矿泉水刚刚跑出来,村委会的房子也倒下了。

    当她拼命朝着家里跑去的时候,沿途看到的都是一片狼藉,耳朵里听到的是一片凄惨的哭声。

    陈媛回到家,那里已经不能算是家了,断壁颓垣,灰尘四起,连人都看不清楚。

    看着眼前的一切,陈媛哭喊着跳进废墟,用手刨着泥土石块,木头,想要找到自己的亲人。

    可是,她的十根手指都出血了,指甲都翻开来,也没有找到自己的父母和弟弟。

    一个人孤零零在废墟中边哭边挖,陈媛觉得自己遭遇了天地间最最凄苦的事。

    怎么会这样,一个小时前大家还围坐在一起吃午饭,商量着让弟弟去哪里念大学,计划着全家去大城市里玩一圈。

    可是顷刻之间,风云突变,一切的美好都烟消云散,甚至找不到人哭诉,只能默默承受这样的苦难。

    陈媛的泪水没有停歇的从眼眶中滑落,她无声的用沾满血的双手徒劳的在老房子的残骸中寻找着自己最亲的亲人。

    村里的乡亲们从惊骇中醒过神来,纷纷开始自救,但是,陈媛的家人始终都没有能够找到。

    “清姐夫,你知道吗,直到部队救援队伍来了,才从我们家的老房子下面把我的父母和弟弟挖出来。”陈媛以前在灾区的时候没有具体跟司徒清说过家里的事情。

    那时候,司徒清从泥石流中被她救出来,已经是陈媛处理完家人的后事之后,加入抗险救灾的队伍之中了。

    司徒清昏迷,发高烧,陈媛衣不解带寸步不离的守着他,把自己身上唯一的干净水全部都给了他,这才换来他的重生。

    但是,整个过程中,陈媛都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我的家人,都在这次灾难中死去了,只剩下我一个。但是,我坚强起来,加入救人的队伍,也是对他们的告慰!”

    司徒清怕触碰了她的伤心事,所以并没有详细的询问陈媛家人遇难的具体细节。

    现在在医院里,朗朗晴空,艳阳高照,两个人坐在病房的小客厅里,一人拿着一杯茶,陈媛受了司徒清话语的影响,才敞开心扉,对司徒清第一次讲诉了她父母和弟弟的情况。

    灾难的阴霾终于渐渐从陈媛心里散去,她看到司徒清对自己这样关爱备至,忍不住想到了自己的亲人,才有勇气重新回头去梳理当时那悲惨的情形。

    “媛媛,那些痛苦的回忆你就忘记了吧,不要再一次令自己心疼!”司徒清看到陈媛眼里的泪水,不忍心让她重回那个炼狱般的时刻。

    陈媛摇摇头:“不,清姐夫。你今天既然说到了我是你的家人,那我也要对你讲诉一下心里的苦痛!这件事情我确实不愿意再提起,可是我想,知道你们对我这样好,我的亲人也会感到安慰的!”

    “但是,如今你再去想,不是在伤口上撒盐吗?”司徒清知道当时灾难过后,对那些失去亲人的灾民们是一种怎样的煎熬。

    “清姐夫,你知道我父母和弟弟被救援官兵们找到的时候,是一种什么状态吗?”陈媛迷蒙了泪眼,看着司徒清。

    司徒清铮铮铁骨的男人,也不忍听到这种话,他摆着手:“媛媛,别说了,你会很痛苦的。”

    “不,我要说,我从来都没有对人说起过,我心里好难过!”陈媛摇着头,泪水随着她的动作纷然而下。

    司徒清看着她:“何苦呢,为什么要提起自己的伤心事?”

    “为了不忘记今天的好,为了缅怀我那可怜的家人!”陈媛的眼泪就跟断线的珠子一样。

    司徒清没有再说话,他想,陈媛太苦了,这么长时间以来都是她独自承受着那些恐怖的画面。

    现在既然她想要说出来,而且也需要一个能够给她安慰的听众,那不如就让自己来面对这个凄惨的故事吧。

    “清姐夫,我弟弟,他才十七岁啊,正是风华正茂的好年纪,他成绩优异,有着大好前途,每一个教过他的老师都说他聪明,是要到北京上大学的材料!”陈媛说起弟弟,眼神中流露出一种疼爱和自豪的骄傲。

    司徒清默默的点着头。

    “还有我的父母,他们虽然很穷,也没有受过什么教育,但是他们却非常恩爱,生活也是和和美美,我从来都没有听他们吵架拌嘴,更别说动手了!”陈媛用手抹去泪水。

    说这些话的时候,陈媛暂时忘记了自己那难堪的童年,父母整天吵吵闹闹,真可谓是家无宁日,鸡犬不宁。

    现在陈媛把自己代入到她编造的故事中去,用心感受她设计出来的人物所处的环境,经历的事情,直到把自己感动得热泪盈眶,泣不成声。

    其实陈媛倒是很希望自己能够生活在这样一个家庭中,虽然没有多少钱,但是父母恩爱,家庭和諧,充满了爱和关怀。

    所以说到这样理想的家,陈媛充满了感情,令人动容,根本看不出来她是在编故事。

    “我爸爸是个典型的农民,话不多,可是对我和弟弟却非常好,从来都没有骂过我们,总是把最好的东西给我们,他也不会重男轻女,对我们一视同仁,很慈祥。”陈媛眼前出现那副著名的油画作品《父亲》,她绘声绘色的描述着。

    司徒清是个好听众,他没有说话,只是用鼓励的安慰的眼神看着陈媛。

    “我妈妈非常能干贤淑,家里家外收拾得干干净净,我们的衣服就算是有补丁,但是也洗得清清爽爽!妈妈养了那么多的鸡鸭,总是把鸡蛋送给村里的五保户老人,她很善良!”陈媛的心里响起自己母亲神经质的尖叫声,那是她在发泄对父亲的不满。

    “可是,清姐夫,这么好的父母,这么好的弟弟,他们被人从废墟中抬出来的时候,我都认不出来他们的样子了!”陈媛说到伤心处,忍不住泪如泉涌,全身都颤抖起来。

    司徒清看着实在是很难过,他看到过那么多灾区人民失去亲人之后悲痛的画面,确实令他感同身受。

    所以,司徒清坐到陈媛身边,抱着她的肩,轻轻的拍着她的背,抚慰着她的伤悲。

    陈媛哭得不能自持,好不容易才平静了下来,可是泪水却还在流淌着。

    司徒清给陈媛倒了一杯水,静静的看着她喝下去,然后他重新坐下来,拍着陈媛的肩说:“媛媛,你的父母和弟弟都是好人,我想,他们现在一定在天堂快乐的看着你!”

    “谢谢你,清姐夫!你知道吗,我走在街上,看到跟我父母或者弟弟年纪相仿的人,我都会偷偷的跟在他们身后走上一段路,好像就是在跟我的亲人一起了。”陈媛抽泣着说。

    司徒清拿了一张纸巾递给她,陈媛接过去擦了擦泪水,然后红着眼睛看着司徒清说:“清姐夫,我知道我不算是倒霉的人,因为我遇到了你们!”

    “是啊,媛媛,你放心吧,只要有我在,就不会让你再经历这样难过的事情了!”司徒清看着陈媛,认真的说。

    不过他马上又摇摇头说:“但是,我食言了,我竟然看着你在我眼皮子底下被人打伤,我真是太不称职!”

    “那只是个意外,清姐夫,是我自愿的,我不想看到你受伤,就好像不忍心看到我的亲人受伤一样!”陈媛急切的说,就像在为司徒清辩护似的。

    司徒清叹了一口气,看着陈媛,这个可怜的善良的女孩儿 ,她怎么能承受这么多的苦痛!

    柔弱的身躯,坚毅的性格,司徒清觉得陈媛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好姑娘,她应该得到幸福的。

    一种保护欲从司徒清的心里油然而生,他疼惜陈媛,这种感情是纯粹而干净的。

    好像兄妹一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