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1082.老公太凶猛1080
    “媛媛,别伤心了,以后你的身边一直都会有我在!你虽然没有了父母和弟弟,但是还有我这个大哥!”司徒清看着陈媛,坚定了要保护她不受伤害的决心。

    陈媛被自己编的故事弄得心里酸酸的,她觉得这回事情好像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样,只不过不知道是哪一辈子,但是那种痛楚却很真实。

    如果可以选择,陈媛宁愿有这样一个贫穷但温馨的家庭,而不是自己经历的那场亲生母亲杀死父亲的噩梦。

    想想都觉得不寒而栗,母亲的鲜血,临终前的那些话,一字一句都好像针扎在陈媛的心里。

    白迟迟,都是你,都是你的瞎子老妈,才会导致我的家这样分崩离析,悲惨收场!

    陈媛一边想着那个灾区的故事,一边想着自己的亲身经历,画面交错,光怪陆离。

    但是,有一样,陈媛从来都没有怀疑过,那就是毁掉白迟迟,让她身不如死,痛不欲生才是自己的目的。

    一切都是为了那个目的做的铺垫,编故事也好,受伤也好,都不过是计划的一部分而已。

    “清姐夫,谢谢你这么说,我何德何能,可以让你们一家人对我这样关爱!”陈媛抽泣着。

    司徒清看着她的泪水,心疼的说:“你总是这么谦虚,媛媛,别忘了,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别的都不说,就这一条,已经够我偿还一辈子的了!”

    “清姐夫,那也是时间地点凑巧而已,换成别人一样可以救你的!”陈媛眼睛里流露出一些羞涩,好像司徒清的话并不让她感到自豪,反而有些难为情。

    司徒清看着她的模样,情不自禁的伸手抹去了她脸上的泪水,小声的说:“媛媛,就算是巧合,那也是上天安排的!你这么可爱善良,我不对你好,会遭到天谴的!”

    当司徒清的手指头触碰到陈媛的脸颊时,她就跟触电一样抖了一下,很明显。

    不过,司徒清的动作很快,他收回了手才说了那番话。

    “清姐夫,我真的觉得承受不起你们这样的好,我,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陈媛的目光变得有些闪烁起来,好像不敢去看司徒清的眼睛似的。

    “媛媛,再这么说我可真的要生气了!你从此以后就把自己当成我的妹妹,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出来,我尽最大能力满足!”司徒清把手放在陈媛的肩头,向下压了压。

    陈媛点点头,但是泪水又一次奔流而下,不知道是感动还是什么原因。

    这边陈媛正在跟司徒清吐露衷肠,那边的白迟迟就跟有感应似的,在家里坐立不安。

    “你干嘛呀走来走去的晃得人眼晕!”辛小紫拿着一块布在练习扎十字绣。

    这是辛小紫最近迷上的一个活动,她觉得自己拿着一根绣花针,在布上飞舞着纤纤玉手,显得比较文雅秀气。

    以前大家都说她是英武有余,文静不足,以后若是生个女儿肯定也是不爱红装爱武装。

    司徒远也打趣说等女儿生出来,一定要让她跟着白迟迟一起生活,学习学习怎么样做一个娉娉婷婷的淑女。

    辛小紫不服气,但是现在学习女红却也晚了,所以折中一下,练习练习简单的十字绣也好。

    白迟迟拿着一本书在旁边陪着她,免得她心浮气躁,半途而废。

    可是现在白迟迟一会儿打开书,一会儿合上书,站一下坐一下,弄得辛小紫的情绪都乱了。

    “小紫,我想去看看媛媛。”白迟迟最后坐在辛小紫的旁边,对她说。

    “为什么啊,昨天不是去过了吗?”辛小紫正在烦恼那些针线,不耐烦的说。

    白迟迟摇着头:“我也不知道,就是觉得不去看看心里不舒服似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她有什么事。”

    “胡说八道什么啊,就算是有心灵感应,那应该是我和你,不是你和陈媛吧?”辛小紫努力的戳着那些小小的十字,弄得手指关节都有点发白了。

    “所以我就觉得奇怪了啊,这是怎么回事?”白迟迟看了一眼窗外,阳光明媚,不像是有事情的样子。

    辛小紫看了一眼白迟迟说:“你对陈媛这么好,清也对陈媛这么好,我看等她出院以后,你们两口子把她供起来得了!”

    “又来了,供起来的那是什么?”白迟迟不满的瞪了一眼辛小紫,觉得她说话很难听。

    辛小紫笑着说:“还能是什么,活祖宗呗!你看看你们两个,一会儿送汤,一会儿送菜,天天跑医院,可不就跟伤了你们两个的命根子一样嘛!”

    “她救了清的命啊,本来就是大恩大德!”白迟迟不同意辛小紫的看法,关心一个人也不是错。

    辛小紫摇着头说:“看吧,你们两个总是觉得滴水之恩要涌泉相报,我却觉得你们做得太过于了,陈媛说不定会觉得受之有愧,并不能坦然接受呢!”

    “她如果这么想的话,就更说明她是施恩不图报,品格高尚嘛!”白迟迟替陈媛辩解。

    辛小紫摊摊手耸耸肩:“那我就不劝你了,要去就去吧!”

    “那好吧,你送我去!”白迟迟趁机提出要求,她没有驾照,还得仰仗辛小紫。

    “我不去,又不是我的救命恩人!再说了,万一我去了,你们又互相感动,相拥而泣什么的,我可受不了!”辛小紫二话不说就回绝了白迟迟。

    “不会的,我就是去看看!清说媛媛也好得差不多了,但是我昨天去的时候,看到她站在窗台边,好像脸上有泪水似的,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什么伤心事。”白迟迟不死心,对辛小紫说。

    辛小紫看着她说:“陈媛跟你并不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她认识你的时候,已经有很多的过去和历史了,你管得着吗?”

    “就是管不着才去看看啊,如果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我也可以帮她一下。”白迟迟说。

    辛小紫无奈的说:“我看你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的命!人家感怀一下身世,流几滴清泪,本来挺高雅,你去过问不是煞风景吗!”

    白迟迟摇摇头:“不,我觉得她肯定有心事,只是不好说而已。清是个男人,不是很方便,我去问一下,如果能帮她解决就最好不过了!”

    “你啊,不是我说你,万一她心里想的事情不是你想知道的呢?到时候不是很尴尬?”辛小紫意味深长的说。

    白迟迟皱着眉:“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清都已经跟我说了,那是不可能的!”

    “行行行,我不说我不说!但是,我也不支持你去医院!陈媛住的可是高等病房,看护都很尽职尽责,能有什么事?”辛小紫继续低头弄自己的十字绣。

    “你不送我去算了,我自己让司机载我!”白迟迟有点生气,她觉得心里放不下才想去医院的,但是辛小紫就是不理解自己。

    辛小紫看着她说:“威胁我是吧?那你就叫司机好了,这么热,何苦来呢!”

    “好吧,那我自己去!”白迟迟打电话给司机,但是却被辛小紫给抢了。

    “我真的是上辈子欠你的!走吧走吧!”辛小紫气呼呼的抓起车钥匙,拉着白迟迟来到车库。

    看到白迟迟脸上的笑容,辛小紫对她说:“你非要去,要是看到了什么不想看到的事情可不要找我哭!”

    “好啦,我知道你对我最好了!放心吧,不会有什么我不愿意看到的事情的,我就是去看看陈媛情绪好点没有,要是没事我们马上就回来!”白迟迟把脸贴在辛小紫的肩头,腻歪的说。

    辛小紫推开她说:“如果只是这样的话,我就懒得上去了,你也知道我跟陈媛气场不合。”

    “那好吧,我上去看看就下来!你就在车上等我,如果陈媛有事我就给你打电话,你走就是了,我来安慰她!”白迟迟也怕辛小紫到了病房不耐烦,说出什么话来惹陈媛难过。

    两人来到了医院,辛小紫把车停到一片树荫下,开着空调等白迟迟,然后催着她快去快回。

    白迟迟笑着点点头,朝着陈媛的病房走去。

    这时候司徒清看到陈媛还是有些戚然的表情,觉得心里很不忍,于是对她说:“媛媛,如果你觉得在我们家里还是有些拘束的话,不如就干脆叫我大哥好了!”

    陈媛泪眼婆娑的看着他说:“清,清姐夫,不是我不愿意这样叫你,可是我......”

    “可是什么?你是有什么顾忌吗?别担心,迟迟跟我是一样的想法,爸爸也很喜欢你!哦,你是不是怕小紫说什么,没事的,我跟远说说,他会让小紫注意点。”司徒清拍着陈媛的肩。

    陈媛摇摇头:“不,不是的,我只是,唉,要怎么说呢!”

    “说吧,没事,你有任何想法都可以告诉我的!”司徒清坐在陈媛身边,高大魁梧。

    陈媛在他的身旁,眼中含着泪,看起来就跟一只可怜的被淋湿了羽毛的小鸟一般楚楚动人。

    “清,我可以这样叫你吗?”陈媛的嘴唇微微发抖,鼓足勇气看着司徒清说。

    司徒清一愣,不过他马上就说:“媛媛,你最好还是叫我清姐夫,或者大哥都可以!”

    “但是,我更愿意叫你一声清!”陈媛看着司徒清,眼神中流露出热切而恳求的意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