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1111.老公太凶猛1109
    白迟迟独自一人在厨房里收拾着碗筷,心里就跟此刻的天气一样闷闷的。

    饭桌上自己无缘无故的冲着无辜的秦雪松发脾气,她现在想想也觉得有些后悔。

    他有什么错,不过是提到了自己喜欢吃的酸辣猪蹄而已,可是自己呢,却没头没脑的冲着他生气,还让他马上去给自己买,这不是骄纵无理吗?

    唉,白迟迟叹了一口气,说到底还是因为司徒清,他如果不是那样可恶,自己也不会变成这样一个喜怒无常的讨厌鬼。

    他到底有没有找自己,有没有打电话?

    白迟迟心烦意乱的洗着碗,想着司徒清的种种,不知不觉就走神了,拿着碗呆呆的冲着水。

    “迟儿,你洗好了就快出来吃西瓜吧!”白母走到厨房门口,对着里面喊了一声。

    白迟迟一惊,手里的碗就掉到了地上,啪嗒一声摔坏了。

    “怎么了迟儿?”白母赶紧走过来,可是因为对这里还不是很熟悉,差点摔了一跤。

    白迟迟吓坏了,赶紧冲过去想要扶着妈妈,可是没想到脚下却踩到了破掉的碗,因为是穿的凉鞋,所以脚背一下就被划了一个大口子,鲜血马上就冒了出来。

    “啊!”白迟迟忍不住尖叫了一声。

    白母一听,心急如焚,跌跌撞撞的过来,着急的喊着:“迟儿,迟儿你怎么了?”

    白母的叫声惊动了外面乘凉的秦雪松和白父,特别是秦雪松,三步两步就冲到了厨房里。

    一看到白迟迟腿上汩汩的鲜血,秦雪松猛的扑过来,一把抱住白迟迟:“迟迟,怎么搞成这样了?我们快去医院!”

    白母看不见,听到了秦雪松的话吓得六神无主,颤抖着问:“迟儿,你到底出了什么事,快点告诉妈妈啊!”

    白父也摸到了门口,紧张的问:“怎么了,雪松,迟儿她怎么了?”

    白迟迟忍住痛,笑着说:“没事,我没事,爸爸,妈,我刚才摔坏了一个碗,被划了个小口子而已!”

    “小口子?”秦雪松看到白迟迟的脚背上被血糊成了一片,心疼得自己都在冒冷汗了。

    白迟迟捂住他的嘴,冲着他使了一个眼色,又摇着头让他不要再说话。

    秦雪松的嘴接触到白迟迟柔軟的掌心,心里一动,就乖乖的听了她的话。

    “我没事,你看着血多,其实口子很小的!别吓着我爸妈!”白迟迟轻轻的在秦雪松的耳边说。

    那呵气如兰的感觉让秦雪松仿佛回到了多年以前,两个人亲密无间说悄悄话的时候。

    那时候自己为什么不懂得珍惜,为什么要伤害她,秦雪松现在真是后悔得肠子都要青了。

    “爸爸,妈,我真的没事,你们出去吧,厨房里有碎片,别踩到了!”白迟迟松开手,让秦雪松把父母都搀扶出去。

    秦雪松看着她的脚,又想给她包扎,又怕她责怪自己不听话,只能一步三回头的把白父白母扶到了院子里。

    等他们刚坐下,秦雪松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了厨房,他看到白迟迟正拿着一瓶纯净水冲洗着自己的脚,那些鲜血被稀释了,流到了地上。

    “雪松,你帮我拖一下地好吗?”白迟迟抬起头,笑着说。

    秦雪松蹲下来看着白迟迟的脚,只见伤口被冲洗过后有点微微的翻开,好像一个小嘴巴似的。

    “这样不行,得去缝针打破伤风!”秦雪松着急的说。

    “哎呀不要这么大惊小怪的好不好?我自己都是医生,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吗?”白迟迟笑着摇摇头。

    秦雪松指着那个伤口说:“你看看,这么长的口子,你还说得这么轻松!”

    “真的没事,对了,你准备了常用药没有?创可贴呢?”白迟迟冲掉了伤口上的那些细微的瓷渣,对秦雪松说。

    “不去医院行吗?”秦雪松恨不得抱起白迟迟就去医院好好给她处理一下。

    白迟迟点点头:“绝对没事,你就去帮我把我爸爸的酒拿来,然后给我一张创可贴就行!”

    秦雪松没办法,只好真的去拿了白父的酒,然后拿来了医疗箱,又扶着白迟迟坐下。

    “你用干净的棉花蘸点酒给我敷在伤口上吧!”白迟迟指挥着秦雪松给自己处理伤口。

    “可是,酒精会让你很疼的!”秦雪松知道那个滋味。

    白迟迟笑着说:“你看我笑得这么轻松,别怕,来吧!疼才好呢,疼是杀菌!”

    听了她的话,秦雪松深呼吸了一口气,按照她的吩咐把蘸了酒的棉花压在白迟迟的伤口上。

    一抬头,看到她紧紧皱着眉,嘶嘶的冒着冷汗的样子,秦雪松感同身受。

    “迟迟,你刚才怎么会摔了碗呢?”秦雪松有点责备的说。

    “我妈突然叫了一声,吓到我了!”白迟迟笑着说。

    秦雪松看到伤口不再冒血了,这才用创可贴给白迟迟贴上,然后让她坐着,自己把地上的碎碗瓷片扫干净了,又拖掉了白迟迟的血和那些冲洗的水。

    “怎么这么不小心呢,你总是这样毛躁,让人不放心!”秦雪松一边拖地一边说。

    白迟迟笑了笑说:“是吗?我就是不让人省心的人!”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让你以后仔细点,不要伤到自己,不要让爱你的人担心!”秦雪松抬起头看着白迟迟。

    白迟迟摇摇头:“不会,不会有人担心的!”

    “傻瓜,怎么没有,你要是真的那么想,就不会让我瞒着叔叔阿姨了,不是吗?”秦雪松指了指院子里的白父白母。

    白迟迟幽幽的说:“父母嘛,当然会担心自己的孩子了!”

    “不止是父母,还有我,迟迟,我看到你受伤我的心比你还疼!”秦雪松情急之下脱口而出。

    “雪松,不要说这样的话!”白迟迟站起来,一瘸一拐的去洗手。

    秦雪松站在她身后,低声说:“迟迟,我说的是真的!我不是以前的那个秦雪松了,我现在知道你对我有多么重要,我看到你伤心难过,我也不好受!”

    “雪松,我们的事情都过去了,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意义?”白迟迟转身看着秦雪松。

    “不,迟迟,我觉得,你今天看起来并不开心!我不管你现在是什么身份,也不管你是不是还在意我,我会永远等候在你的身边,不离不弃!”秦雪松抓住白迟迟的胳膊,急切的说,眼神里充满了期待和真诚。

    白迟迟轻轻掰开秦雪松的手说:“雪松,你想多了,我没有不快乐,我过得挺好的!”

    “是吗?你要是真的很快乐,怎么会舍得回家来?你要是过得挺好的,怎么会在洗碗的时候走神?你要是过得挺好的,为什么划伤了自己却说没有人会担心?”秦雪松一连串的问话问得白迟迟说不出话来。

    “迟迟,我这么多年不是白混的,察言观色是我们这行的基本功夫,你以为我真的看不出来你有心事吗?我很想问,可是我不敢,我怕触及到你的伤处。”秦雪松拉住白迟迟的手说。

    白迟迟摇摇头:“我没有,你看错了。”

    “你干嘛要这样固执,迟迟?我知道你一向都是这样,把所有的不快乐都藏在心里,你让大家看到的都是你阳光活泼的一面,可是我知道,那种感觉并不好!”秦雪松看着白迟迟的眼睛。

    白迟迟没有再说话,可是眼睛里开始有泪光在闪动。

    “迟迟,你说出来吧,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如果我能够帮你我一定会帮你的!”秦雪松诚恳的说

    “不,没有人可以帮我。”白迟迟叹了一口气。

    “那就是你承认你过得不快乐了?迟迟,你说出来,即便是我不能帮你,说出来也会好一些!”秦雪松心疼极了,看到白迟迟那种隐忍的表情,他觉得自己的心也拧成了一团。

    白迟迟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可是还没有说,眼泪就先流了出来。

    “迟迟!别哭,你别哭,你一哭我的心都要碎了!”秦雪松轻轻的擦去白迟迟脸上的泪水。

    “你有什么话就告诉我,好不好?”秦雪松温柔的抱住白迟迟,拍了拍她的后背,就好像一个大人抚慰一个可怜的小孩子一样。

    白迟迟终于忍不住了,她把头埋在秦雪松的肩窝抽泣起来,肩膀微微的颤抖着,哭得非常压抑。

    秦雪松叹了一口气,抱着她不断的在她耳边呼唤着:“迟迟,我可怜的迟迟。”

    他知道,白迟迟是怕自己的父母听到以后担心,所以连哭也不敢放声的尽情的哭。

    就在这个时候,窗外咔的一声,一个炸雷打得落下了地,震动得房梁也在颤抖。

    “我就说要变天啊!”白母扶着白父,两个人躲进了堂屋中,外面乌天黑地,开始有着带着腥味的风掠过小院子的上空。

    白迟迟的泪水濡湿了秦雪松的衬衣,他对白迟迟说:“迟迟,哭吧,打雷了下雨了,你的哭声会被淹没,叔叔阿姨不会听到的,你就放声大哭一场吧!”

    顷刻之间,瓢泼般的大雨就从头上低沉的云层中倾泻而下,哗啦啦的将天地间的一切声音都掩盖了。

    白迟迟终于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她哭得那么痛快,那么放肆,那么汹涌。

    秦雪松紧紧的抱着她,仍凭她的泪水灼熱的烫着自己的肩膀。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