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1112.老公太凶猛1110
    “哭吧,哭吧!”秦雪松撫摸着白迟迟的头发,外面的风刮得更加猛烈了,院子里的芭蕉树沙沙的响着,碩大的叶片疯狂的打在院墙上。

    白迟迟哭得不能自已,她这么多天的苦闷终于得到了释放,她身体里面承受的那些委屈终于找到了出口,窗外雷电交加,室内撕心裂肺。

    “迟迟,你都经历了什么啊!怎么会让你难过到这样的程度?”白迟迟的哭震惊了秦雪松。

    认识了她这么多年,秦雪松从来都没有见过白迟迟哭得这么厉害,她不顾形象不顾礼仪不顾一切,哭得眼肿鼻红,鼻涕眼泪抹了秦雪松一身。

    秦雪松心里那个气啊,他以前再怎么对不起白迟迟,也没有见到她伤心成这个样子。

    那个可恶的司徒清,他对她做了什么!

    等到白迟迟哭够了哭累了,哭得哭不出来了,秦雪松才扶着她坐下,给她倒了一杯水。

    “迟迟,你觉得好些了吗?”秦雪松看到白迟迟的脸都被她哭得狼藉一片了。

    白迟迟点点头,抽泣着说:“谢谢你,雪松,我觉得舒服多了!”

    “别谢我,你要谢就谢外面那场及时雨吧,刚好你想哭,它就来帮忙了,让你可以哭得这样痛痛快快!”秦雪松笑着说。

    白迟迟不好意思的说:“你看你的衣服,都被我哭得那么皱巴巴的了,你还在笑呢!”

    “这有什么,只要你哭舒服了,我就是被你哭得皱巴巴都无所谓!”秦雪松拿走白迟迟手里的杯子,给她手心里放了一颗糖。

    白迟迟低头一看,是一颗大白兔奶糖,自己小时候最喜欢的一种零食,她诧异的问:“这是?”

    “你不是最喜欢吃这个了吗?快吃下去,感觉到甜蜜的滋味以后就不会那么难过了!”秦雪松就跟哄孩子似的说。

    白迟迟感动极了,他还记得她最喜欢的食物,而且还准备了放在身上。

    “你,你怎么会带着大白兔奶糖啊?”

    秦雪松说:“下午你让我来吃晚饭的时候,我就带在身上了,因为我看到了你眼神里的不快乐。”

    白迟迟心一酸,眼泪又要掉出来了。

    “别哭,迟迟,你吃糖啊!”秦雪松赶紧帮白迟迟剥开糖纸,轻轻把糖果放到了白迟迟的唇边。

    白迟迟把大白兔吃到嘴里,感觉到一股浓浓的奶香温柔的融化在口腔里,心情也变得好多了。

    “雪松,谢谢你!”白迟迟终于破涕为笑了。

    秦雪松说:“不用谢我,迟迟,我觉得你哭过了,发泄过了,还是应该告诉我,到底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

    “这个......”白迟迟还是有些迟疑。

    秦雪松看着她,皱起眉头:“是不是司徒清欺负你?他都对你做了什么,让你这么伤心难过?”

    “不,他,他,我......”白迟迟的目光躲闪着,不敢正视秦雪松的眼睛。

    窗外的雨越来越大了,顺着玻璃哗哗的流淌着,汇成了一条小溪,流到院子里的排水沟里。

    雷声依旧隆隆的响着,不时有一道刺眼的闪电划破天际,看起来非常吓人。

    白迟迟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还怕打雷吗?”秦雪松靠近白迟迟,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似乎想要传到一些力量到她的身体里。

    白迟迟点点头,秦雪松轻轻的叹息着,把她的肩头揽住,并且拍了拍,力度非常适宜。

    “迟迟,你看,本来在这样的夜里,是应该有一个男人给你温暖和保护的!我当然很希望那个人就是我,可是,我也知道你不一定希望!那么,那个你爱着的司徒清,他在哪里?”秦雪松口气里带着强烈的不满。

    白迟迟没有说话,她也在想司徒清到底在做什么,他是不是跟陈媛一起,在漫天的风雨下庆贺自己的离去?

    “迟迟,你说吧,司徒清是不是做了什么让你无法忍受的事情?我知道你不是一个轻易退缩的人,可是你竟然走了,回到了父母的身边,想必一定是很难让你接受的事情!”秦雪松心里觉得司徒清比自己还不懂得珍惜。

    白迟迟想了一下,她不知道自己是受到了风雨的影响,还是被秦雪松感动,竟然想要把所有的一切都讲出来。

    “雪松,你知道陈媛吗?”白迟迟问道。

    秦雪松点点头:“前段时间媒体炒得很热的,不是都上了电视了吗,她救了司徒清!”

    接着秦雪松突然反应过来,他惊讶的看着白迟迟说:“怎么,外界传得沸沸扬扬的那件事是真的?那个什么陈媛真的是司徒清的小情人?”

    “也不算是真正的情人,可是,可是总是有些曖昧不清的。你知道吗,陈媛已经对清告白了,说她很感谢他很爱他!”白迟迟苦涩的摇了摇头。

    “这不奇怪,司徒清那么优秀,总是有女人惦记着他的!重要的是,他是什么态度?”秦雪松的观点跟辛小紫一样。

    白迟迟难过的说:“他已经知道陈媛爱上他了,可是他不批准她的辞职,将她留在了身边。”

    “为什么?”秦雪松不解的问。

    “他说,现在陈媛对于公司和他个人来说,都是不可或缺的,她救了清的命,所以她是我们家的恩人。”白迟迟小声的说。

    窗外的雨铺天盖地,将天地间都笼罩在一片水雾之中,白迟迟的声音小得让秦雪松只能紧紧的挨着她才能听得清楚。

    “他真的这样认为?”秦雪松觉得这只是司徒清的一个借口而已,既然这个女人都爱上自己了,如果这样做不是让她更加误会,从而不愿意放弃吗?

    “他是这么说,可是我却觉得不是那么单纯的!”白迟迟想到司徒清和陈媛之间那些种种甜蜜的互动心里就不是滋味。

    在秦雪松的细心询问下,白迟迟终于一五一十的把自己的委屈和不满都说了出来。

    听完了白迟迟的讲述,秦雪松不禁为她的遭遇感到无比的心疼和愤怒。

    司徒清当初不是信誓旦旦说要给白迟迟永远的幸福吗,可是现在呢?就在她怀孕这样重要的时间里,却给了她这么多的痛苦和伤心,这不是口是心非是什么!

    “迟迟别难过了,司徒清这样不懂得疼惜你,你为他流泪也不值得!”秦雪松安慰着白迟迟。

    白迟迟抽泣着说:“那我该怎么办呢?我想要离开他的,可是我的孩子怎么办?他还肚子里就要承受失去父亲的生活了吗?这对孩子不公平!”

    “迟迟,不要这样说,只要你愿意,照顾你和孩子的责任我随时随地都愿意承担起来!”秦雪松脱口而出。

    白迟迟惊呆了,她怔怔地看着秦雪松,半天才开口说:“你说什么,你是不是看到我可怜?雪松,即便我在你眼中看起来是悲哀的,你也不能随随便便跟我说这样的话!”

    “不,迟迟,这是我的心里话!我回来看到你的那一天开始,我就有了这样的准备,包括心理上的和物质上的!我不是看你可怜,我是真的还爱你,比以前更加爱你!”秦雪松抱住白迟迟的肩头,看着她的眼睛说。

    “雪松,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吗?我现在是一个孕妇,一个怀着别的男人孩子的女人,你这么说简直就是疯了!”白迟迟摇着头,泪水顺着脸庞流下。

    “我根本就不在乎!迟迟,只要你愿意,我会把这个孩子当成我自己的孩子一样好好抚养疼爱的!”秦雪松激动起来,一把将白迟迟拥入了怀中。

    白迟迟奋力推开他,哭着说:“这样的时候,你不要随便对我说什么承诺!”

    “不是随便,我是经过深思熟虑了的!迟迟,你相信我是真心的,我以前不懂事,对不起你,现在我要百倍千倍的弥补回来!”秦雪松抱住白迟迟,不让她挣脱。

    “不,我不能同意你的想法,雪松!这对你是很不公平的,你现在有了事业,应该有你自己的生活,你要找个好女孩,结婚生子,过上快乐的日子!”白迟迟在秦雪松的怀里啜泣着。

    秦雪松摇着头说:“不,迟迟,我不可能再爱上其他的女人,我心里只有你,永远都只有你一个!”

    “别说了!”白迟迟激动的拦住了他。

    “好,不说,我们就这样静静坐一会儿吧,或者你想哭就再哭一会儿。”秦雪松喃喃地说。

    白迟迟也没再说什么,自从小紫失去孩子离开后,白迟迟就苦苦的一个人支撑着,她觉得自己太累了,太孤单了。所以,她真的太需要秦雪松这样默默的陪伴。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想要好好调整心情。院子里的流水扑打着假山,荷叶被打得劈啪作响,缸里的水满了溢出来,雷声风声震耳欲聋。

    这场雨,下得令人猝不及防,就好像白迟迟的心,她现在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面对秦雪松,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司徒清。

    “迟儿,你们一直在厨房干什么?”白母撑着伞,来厨房找白迟迟和秦雪松。

    “哦,妈,刚才雨太大了,我怕出去被淋湿!”白迟迟努力用平静的口吻说。

    秦雪松也说:“是啊,阿姨,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刚才在院子里吃饭,我和你爸爸的手机都放在房间里面,你帮我看看,有没有什么未接来电啊?”白母手里拿着两部手机,对白迟迟说。

    白迟迟擦干了眼泪,走过去接来一看,两部电话上都有司徒清的来电,她心里百感交集。

    他是在找自己的,他发现我不见了,也会着急吗?

    白迟迟再一看,已经是很早以前打来的,后来就没有了消息,他就这样没有了耐心!

    或者,他找不到自己也生气了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