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1114.老公太凶猛1112
    暴风骤雨之下,秦雪松的小院子倒还安然无恙,这多亏了他前段时间趁着天气晴朗对这小院子做了完善的修葺。

    下水道和厕所通常是普通平房最大的软肋,一到下雨的时候就很容易形成倒灌,让小院子变成泽国。

    而秦雪松的这所老房子在他的精心打理之下,每一个细节都照顾到了,所以这么大的风雨也经受住了考验。

    白母对白迟迟和秦雪松说:“你们别在厨房里聊天了,还是到堂屋里来吧!”

    “好的,妈,我们过去吧!”白迟迟看着电话上有司徒清的未接来电,心情十分复杂。

    她也不再想跟秦雪松单独呆在这个房间里了,她怕秦雪松会说出什么更加让她矛盾的话来。

    或者司徒清还是很在意自己的吧,如果在这样的时候,自己脆弱之下投到秦雪松的怀里,就太对不起他了!

    在这样的环境之下,窗外风声雨声,屋内男人软语温存,但凡是个女人都容易受到感染,变得盲目冲动。

    听了秦雪松那些话,白迟迟觉得自己心里有些不自在,因为她觉得自己根本就放不下司徒清,自然不可能接受秦雪松的好意。

    既然做不到,还是快点离开这个地方,不然要如何面对这个深爱自己的男人呢?

    “迟儿,你让雪松扶着你点,你是个孕妇,可千万不能滑倒了!”白母叮嘱着。

    秦雪松答应一声,先是把白母送到了堂屋,又拿着伞回来接白迟迟,他的伞全部都遮住了白迟迟,自己身上被淋得湿透了,滴滴答答的滴着水。

    “你身上这么湿,还是快点换件衣服吧,否则会感冒的!”白迟迟看到秦雪松跟落汤鸡似的,很不好意思的说。

    白母听了白迟迟的话,明白了发生了什么,赶紧对秦雪松说:“雪松,这可怎么好,你是为了迟迟才淋湿的吧?”

    “老伴儿,你看看我的衣服里有没有适合雪松的,这种时候也不怕你嫌弃了,还是快点换了吧!”白父赶紧让白母去找一件衣服来给秦雪松换上。

    白母走到卧室还有一段路,秦雪松很不忍心她冒着风雨去给自己找衣服,拦着她说:“不用了阿姨,我没事的!”

    “怎么会没事,你看看你都湿成什么样了!”在秦雪松去拉白母的时候,白母摸到了他的衣袖,还在滴水。

    秦雪松笑着说:“我真的没事的,我脱下来拧干了就好!”

    白迟迟叹了一口气说:“这样吧,妈,您也不要去找爸爸的衣服了,雪松,你如果不介意,穿我的睡衣好不好?我怀孕了,睡衣很宽大的!”

    “我不介意。”秦雪松不想麻烦白母,而且现在都是深夜了,穿什么都无所谓。

    何况,那是白迟迟的睡衣,是有着她的味道的,秦雪松怎么会介意呢?

    白迟迟的简单行李还没有收拾,就放在堂屋的沙发上,她走过去打开以后,拿出一套睡衣,果然很宽大舒服。

    只是,这睡衣是粉色的,上面还有可爱的卡通图案,一看就是女孩子穿的。

    “迟迟,这个,我,我穿着你不会笑话我吧?”秦雪松拿着睡衣,有点羞涩的说。

    白迟迟摇摇头:“怎么可能呢,你是为了我才淋湿的嘛!快点换上吧,不然一会儿真的生病了!”

    说完,白迟迟转过身去,秦雪松咬咬牙,脱去湿衣服快速的换上了白迟迟的睡衣。

    “好了吗?”白迟迟问道。

    秦雪松小声说:“好了!”

    白迟迟回头一看,忍不住笑了起来:“呵呵,没想到你穿我的睡衣这么可爱啊!”

    别说白迟迟了,秦雪松自己也想笑,白迟迟的睡衣确实很宽大,可是穿在身材高大的秦雪松身上,胳膊和腿都露出来一截,看起来很滑稽。

    加上那个颜色和图案,这种强烈的碰撞真的很喜剧!

    “迟儿,你不要笑雪松!快给他倒杯热水吧!”白母想象得到秦雪松穿着女儿睡衣的模样。

    白父也说:“迟儿,我们现在可是在雪松的房子里,说起来我们是客人,他才是主人,你不能没有礼貌取笑他!”

    “白叔叔,阿姨,我穿着这个衣服真的很好笑的!”秦雪松赶紧护着白迟迟。

    白父心里觉得,秦雪松对女儿真的很不错,这么好的房子说借就借 ,而且还说愿意把房产证都写上女儿的名字。

    不但是物质上的,他对白迟迟说的每一句话都是那么轻柔,不舍得对她大声,更别说伤害她了。

    这段时间以来,女儿的心情很不好,她说是因为小紫的事情,可是作为父母,他们是知道女儿的性格是开朗的,是不会长时间闷闷不乐的。

    小紫的遭遇确实令人唏嘘,但是女儿一定会鼓起勇气好好的劝说自己的好朋友,让小紫尽快振作起来,而不是跟着小紫一起沉溺在悲伤的情绪中。

    如此来看,女儿的不开心不仅仅是小紫的关系。

    或者是陈媛吧,方才吃饭的时候迟儿不是提到了她吗?而且在那之后突然就对着秦雪松生气了。

    难道陈媛跟司徒清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白父白母不敢妄自揣测,也不想把陈媛想象成一个破坏人家家庭的坏女人,只希望这只是一场误会而已。

    但是,无论如何,司徒家都是豪门,女儿从认识司徒清,直到嫁过去之后经历了那么多的波折,怎么看都不觉得她适应了那个家,适应了做少***日子。

    难道当初接受了司徒清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刚才就在暴风雨中,白父其实是走到厨房去过的,他想让白迟迟和秦雪松到堂屋来坐,可是当他撑着伞摸到窗户下的时候,意外的听到了白迟迟的哭声。

    盲人的听力当然比普通人更加敏感,白父清晰的听到了秦雪松的那句话,那句“我不可能再爱上其他的女人,我心里只有你,永远都只有你一个!”

    这让白父心里很感动,他当初反对白迟迟和秦雪松交往,也是考虑到他不务正业,不能带给女儿稳定和幸福。

    可是如今,他事业有成,却没有忘记自己的初恋,单身一人这么多年,或者真的是在等待着自己的女儿。

    窗外的暴风雨掩盖住了白父的脚步声,他叹了一口气,慢慢的回到了堂屋。

    “老白,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不是让你去叫他们过来喝杯热茶的吗?”白母只听到白父一个人的脚步声。

    “老伴儿,我刚才过去,听到迟儿在哭,秦雪松正在安慰她!我不好意思去打扰他们,所以就回来了。”白父走到椅子前坐下,心事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白母惊讶的说:“怎么会哭了?我去看看!”

    “等会儿,你现在别去,等女儿哭完了再说吧!”白父拉住了白母。

    “女儿在哭啊,我怎么能不管?”白母着急的说。

    白父说:“你知道女儿为什么会哭?你知道秦雪松对她说什么了吗?”

    “你知道,你告诉我啊!”白母赶紧说。

    白父考虑了一下:“我猜啊,迟儿之所以会哭,是因为司徒清跟她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你怎么会这么想,而且,秦雪松说什么了?”白母心里很担心,她真想马上去把白迟迟拥在怀中好好安慰一番。

    “女儿平时也挺坚强的,她只有在感情上受到挫折之后才会哭,你又不是不知道!而且,秦雪松说他不在乎迟儿有身孕,还说可以把这个孩子当成他自己的孩子,又说心里永远只有迟儿一个!”白父一口气说完,觉得心头酸酸的。

    “真的?”白母问道。

    “真的,我想秦雪松之所以这么说,肯定也是听到了司徒清对迟儿有什么不好的地方!”白父摇着头说。

    白母叹了一口气:“以前我们不同意雪松跟迟儿来往,怕孩子跟着她受苦受穷,想着司徒清家庭条件挺好的,女儿嫁过去至少衣食无忧了吧,可是,唉!”

    “一入侯门深似海,司徒家是什么身份地位,我们是什么身份地位?自古这婚嫁就讲究个门当户对,我们是高攀了人家啊!”白父有些后悔的说。

    “老伴儿,你可不能犯糊涂!迟儿都有司徒清的孩子了,不管怎样我们是宁拆一座庙,不破一门婚啊!”白母不同意白父的意见,再怎么说也不能让女儿离婚。

    白父说:“我当然知道这个道理!我就只是说说!如果,万一,司徒清真的做了对不起我们迟儿的事,迟儿要跟他分开,那么秦雪松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这话也只能说到这儿了!我们是正经人家,女儿没有离婚是不能跟别的男人再说什么爱啊恨啊的,我得去把他们叫过来!”白母说完,拿着伞就朝着厨房走去。

    “老伴儿,你等等,这么去叫他们也显得突然,你找个什么借口呗!”白父赶紧说。

    这话提醒了白母,所以她才会拿着手机去找白迟迟,让她帮着看看有没有什么未接来电。

    “雪松啊,你把湿衣服挂起来吧,明天早上我想应该就干了!”白母对秦雪松说。

    “阿姨,我用吹风吹一下就好,待会儿雨小了我就该走了!”秦雪松边说边从抽屉里拿出电吹风。

    “不行,这么大的雨,还打雷闪电的,你去哪儿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