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1117.老公太凶猛1115
    晨曦就要散去,朝阳就要出来了,昨夜的雨,把街道上的那些行道树都洗刷得干干净净,青翠欲滴。

    司徒清觉得,随着太阳的升起,自己的身体也开始变得灼熱,那种毛躁的感觉很不好,可是他控制不了。

    一个晚上的担心,一个晚上的分身乏术,竟然得到了一个这样的消息!

    跟谁在一起不好,怎么会跟那个小混混......

    司徒清觉得自己都要疯了,秦雪松之前的所作所为又浮现在他的眼前。

    白迟迟,她那么单纯善良的一个人,会不会又被秦雪松给骗了,他到底要做什么?

    到了小巷子口,司徒清把车停下,还没有摆正呢就跳下了车朝着里面的那个小院子跑去。

    他们难道真的跟陈媛说的那样,根本没有把自己当成一家人吗?搬家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不跟自己商量一下的!

    早就说了让他们搬到司徒家来住的,可是他们就是不肯,但是现在呢,随随便便就跟秦雪松走了!

    司徒清越想越气,脚下也跑得飞快。

    小巷子不长,雨水让那些石板路竟然长出了一些零星的青苔,司徒清站在小院子门口,看着那个铜环,心情十分的复杂。

    要怎么面对岳父岳母,他们知道迟迟从司徒家出走的消息吗,那个秦雪松,又是怎么花言巧语哄骗了他们的?

    司徒清深呼吸了一下,伸手握住了那个铜环,这时候他听到了从院子里传出来的声音。

    白母说:“老白,雨停了,咱们把院子打扫一下吧,肯定落了很多花瓣树叶什么的!”

    “老伴儿,我来扫这里,你去厨房给迟儿做点好吃的东西,她多久没有吃妈妈做的早饭了!”白父的声音。

    迟儿的早饭!原来她在这里,她在这里!

    司徒清的心一下就喜悦起来,他忽略了其他的一切,只要她安全就好!

    院子里传来了扫帚沙沙的声音,白父在打扫庭院了。

    司徒清决定暂时不管其他的,这个院子是秦雪松的也不重要了,只要白迟迟昨天晚上没有受到惊吓,她平平安安的就已经足够!

    不过就在司徒清准备叩响铜环的时候,他又听到白母说:“老白啊,也不知道雪松喜欢吃什么早餐?”

    “那孩子现在不像以前了,没那么挑嘴,你就看着办吧!主要是咱们迟儿得照顾好!”白父说。

    怎么秦雪松也在这里?他竟然也是住在这里!司徒清脑袋轰的一下,眉头顿时紧紧拧在了一起。

    他安排白父白母来这里住,如果是为了讨好他们倒也还可以接受这个理由,但是他竟然也了留在了这里,而且白迟迟也在!

    司徒清的手紧紧抓着铜环,忍不住开始颤抖起来。

    “白叔叔,阿姨,怎么起来这么早?昨天晚上风雨那么大,肯定没有睡好吧?”果然是秦雪松的声音,这个败类!他厚颜无耻到了这种地步!

    司徒清心头火气腾的一下就冒了起来,也不管那么多了,抓住铜环一顿乱砸,震得自己的虎口都疼起来了,可是他感觉不到。

    院子里的几个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砸门声给惊到了,秦雪松赶紧安抚白父白母说:“没事没事,可能是街道办的来检查下水道的疏通情况吧!我来开门!”

    白父点点头:“好,可是这门也敲得太急了一点!”

    “昨夜多大的雨啊,怎么不急,要是哪里堵上了,也不是小事!”白母在跟白父说话。

    秦雪松一边叫着:“来了来了,别敲啦!”一边赶紧来到门边拉开了大门。

    门一打开,门里门外的两个人都愣住了,同时被对方的这副形象给震惊得无以复加。

    只见司徒清穿着一件辨不出颜色的衬衣,一条泥浆做就的裤子,衬衣五彩斑斓,什么颜色都有,就是不见底色,而那条泥浆裤子已经有些干了,上面有泥巴块儿,硬邦邦的向下掉着渣。

    而且他的脸上也还有没洗干净的泥,头发乱糟糟的顶在脑袋上,一双鞋更是跟兵马俑似的。

    他怒气冲冲,满脸通红,眼睛里全是红血丝,可怕的瞪着秦雪松。

    “这,你这是什么形象?”秦雪松都看傻了。

    而在司徒清看来,秦雪松不但滑稽可笑,更是显得无耻而猖獗,因为他竟然穿着白迟迟的睡衣!

    那套粉色的睡衣还是白迟迟怀孕了以后,自己陪着她去买的呢!此刻穿在秦雪松的身上,曖昧而讽刺。

    “你竟敢穿着我老婆的衣服!”司徒清怒吼一声,大步跨进小院子,一把就揪住了秦雪松的衣领,或者应该说是白迟迟的衣领。

    “说,你怎么会在这里?”司徒清推着秦雪松一直来到院子里,手上一使劲,把他丢在了地上。

    秦雪松站起来,拍着手上的泥水,冷笑着对司徒清说:“我怎么会在这里?这个房子本来就是我的!”

    “清儿,是你吗?”白父和白母互相搀扶着走到了他们跟前。

    司徒清强忍着怒气,对白父白母恭恭敬敬的说:“是,爸爸妈妈,是我!”

    “清儿,你知道我们搬到这里来了吗,是迟迟告诉你的吧?真是不好意思,昨天我们临时决定的,本来想着打理好了就让你过来看看,可是迟迟说你最近忙得很!”白母摸索着,司徒清赶紧上前牵住她的手。

    “清儿,你的身上怎么,怎么这么多泥?”白母摸到司徒清手臂上的那些干了的泥土。

    司徒清说:“妈,我昨天夜里在工地上抢修,所以滚了一身的泥水,没事的!”

    “清儿,你昨天晚上没有睡觉?那么大的雨啊,你就在工地上呆了一夜?”白父也听到了他的话。

    司徒清点点头:“没有时间睡觉,工地上煤气泄露了,后来又赶上大雨,得抓紧时间转移建筑材料!”

    “哎呀,那你得多累啊!这个迟儿也真是的,既然这样,大清早的让你过来干什么呢?快快,老伴儿,给清儿做点热的东西吃!”白父很心疼的说。

    司徒清看到他们这样,也不好当着他们的面发作,只好说:“没事的,爸爸妈妈,我扛得住!”

    “清儿,你等着啊,我去给你做点汤面来!”白母赶紧转身朝着厨房走去。

    司徒清对白父说:“爸爸,您跟妈妈说一声,我吃不了多少的!”

    白父答应一声,跟着老伴儿走了。

    看到他们的身影消失在厨房之后,司徒清走到秦雪松跟前,捏着拳头说:“你说,你把他们接到这里来是什么意思?”

    “我没有什么意思,你这个乘龙快婿就那么把自己残疾的岳父母丢在小旅馆就不管了,我是帮你尽点孝心!”秦雪松讽刺地看着司徒清,对司徒清的愤怒,他不再像从前那么害怕了。

    “这是我们家的事情,跟你这个外人有什么关系?”司徒清逼视着秦雪松,额头上的青筋突突的跳着。

    秦雪松走到藤椅前,把水抖干,坐下来看着司徒清说:“你在工地上抢修?跟那个女孩在一起吧?叫什么来着,陈媛?真不错,红袖添香夜搬砖!”

    “你胡说什么?”司徒清走近一步,怒视着秦雪松。

    “我胡说?司徒清,你自己做过什么心里清楚!那个女孩,谁都知道跟你是什么关系,你还在这里振振有词的指责我?”秦雪松也不甘示弱,站起来跟司徒清面对面的站着。

    “我待会再跟你算账,我老婆呢?”司徒清着急的是白迟迟现在的情况。

    秦雪松又坐下去,不疾不徐的说:“你老婆?谁啊,迟迟吗?你还知道她是你的老婆啊?司徒清,你把你大肚子的老婆丢在一边,跑去跟小情人同甘共苦,你还真是个多情种!”

    “你***再胡说,我可要对你不客气了!”司徒清被秦雪松刺激得怒发冲冠,头发根根直立,看起来就跟刺猬似的。

    秦雪松冷笑着说:“你对我不客气?我早就想对你不客气了!迟迟对你那么好,一心要跟着你过日子,可是你呢?你昨天连个电话都不打给她,你是怎么做人老公的?”

    “关你什么事?”司徒清瞪着秦雪松,好像一头发怒的狮子。

    但是秦雪松并不怵他,似笑非笑的说:“不关我事?迟迟的事情我管定了!你不照顾她的父母,我来!你不管她,我来!”

    “秦雪松,你知不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司徒清的脸都气白了,伸出拳头就要朝着秦雪松招呼。

    “我知道,堂堂司徒大总裁嘛!你别以为你比我有钱,比我长得壮我就会怕你!司徒清,为了迟迟,我什么都愿意做!”秦雪松说完,冲着司徒清就过来了。

    两个人剑拔弩张,就要打起来了。

    这时候,听到一个生气而委屈的声音:“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回头一看,白迟迟站在厢房门口,看着他们两个。

    “迟迟,老婆!”司徒清丢下秦雪松就朝着白迟迟跑过去。

    “你来干嘛?”谁知道,司徒清刚刚伸手想要拥她入怀,一腔热情却换来白迟迟冷冷的一句话。

    司徒清愣住了,他看着白迟迟,心里的万般痛楚涌上心头。

    她居然这样对自己说话!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