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1124.老公太凶猛1122
    司徒清被白迟迟赶了出来,心情非常的低落,他悔不当初,又担心白迟迟的身体,这种情绪折磨得他好像一瞬间就苍老了很多。

    可是,就好像他自己说的,他是不可能离开白迟迟的,现在她躺在病床上,他就更加不会那么做了。

    怎么会那么冲动呢?

    秦雪松故意激怒自己,他说话句句带刺,每一句都扎在自己的心坎上。

    但是,依照自己久经沙场的作战经验,很容易就看得出来他的诡计啊,怎么就上当了呢?

    司徒清坐在病房外面的长椅上,让自己冷静下来。

    现在白迟迟有精神赶自己出去,而且宝宝也平安了,司徒清觉得这是上天对自己的眷顾。

    万幸啊,他们两个任何一个出了事,自己都将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不知道秦雪松那小子会不会趁机在迟迟面前说自己的坏话呢?他以前可是一肚子的坏水儿,而且对迟迟也是图谋不轨的,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司徒清觉得,自己今天犯了这样的错,都是秦雪松挑唆的,他不相信秦雪松会那么好心替自己说好话,一定是在那里下烂药。

    所以,刚才司徒清出来的时候留了一个心眼,他没有把门关死,而是留了一条缝,不但可以听到里面的对话,还可以随时监视着秦雪松,免得他趁着白迟迟脆弱的时候做什么无耻的事情。

    其实司徒清还是挺委屈的,那么辛苦的过了一个风雨之夜,急急忙忙的去找老婆,却碰到了以往的情敌。

    这种情况下,任何一个男人都很容易变成愤怒的狮子,只是司徒清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那就是忘记了白迟迟就在身边。

    就好像那个淡定医生说的“你推倒一个孕妇,而且还是你的老婆,这还像话吗!”

    司徒清苦笑着摇了摇头,怎么会这么蠢呢?

    轻而易举就被秦雪松刺激到了敏感神经,这真是一个奇耻大辱,是自己人生的污点。

    “喂,这位大哥,借个火呗!”旁边一个穿着迷彩服,脸庞黑黢黢的男人走过来。

    司徒清摇摇头:“我没有。”

    早上不是都丢到垃圾桶里去了吗,那淋得湿透了的烟和打不出火来的打火机。

    男人叹了一口气说:“这有烟没有火,可是人生最痛苦的事情之一啊!”

    “你有什么事情非得在医院里抽烟?”司徒清皱皱眉。

    “我这不是累的嘛!哎,你也是个民工吧,你在哪个工地啊?是砖工还是木工啊?”男人把烟放回到烟盒里,坐到司徒清的身边。

    司徒清听了他的话,打量了一下自己,

    一身泥水,皮鞋都看不出来是皮鞋了,而且刚才抱着白迟迟,身上还有些干涸的血污。

    “我,我就是在工地上打杂的。”司徒清不想花精神来解释,也没有这个必要。

    男人点点头:“那你比我的收入少,我是泥水匠,干技术活的!”

    “哦。”司徒清心烦意乱,计划都被这个男人给打乱了,听不清病房里面的声音。

    “兄弟,现在养一个孩子容易吗?你看看我老婆,一会儿要住院,一会儿又要住院,吃药打针不能下床就为了保胎给我们家续个香火!”男人有了优越感,称呼司徒清也从大哥变成了兄弟。

    “不容易。”司徒清确实对此很有感触,看看辛小紫,辛辛苦苦怀了几个月就那么付之东流了。

    “是啊,所以我就说,对老婆得好一点,咱们男人是体会不到那种辛苦的!”想不到这位泥水工还是个有觉悟的男人,懂得疼老婆爱孩子。

    看到司徒清沉默了,泥水工诧异的看着他说:“刚才我听他们说,有个孕妇被自己的老公给推倒了,不是你吧?”

    “就是我。”司徒清低着头说。

    泥水工啧啧的说:“看不出来啊,你这个大老爷们,五大三粗的,你还推老婆?”

    “我,我不是故意的。”不知道怎么的,司徒清觉得自己理亏,见谁都低人一等似的。

    “不是故意的你也不对啊,这媳妇,是吧,人家一个好端端的大姑娘,在家里养得娇滴滴的,嫁给你以后,又得做饭又得洗衣,还得给你生孩子,你怎么能这样对她呢?”男人大概是个小包工头,还挺能说的。

    司徒清烦躁的说:“我错了。”

    “错了你就进去呗,杵在这儿有什么用?”男人冲着病房里一指,义正词严的说。

    “她不让我进去!”司徒清看了看门缝,不知道秦雪松现在正跟白迟迟说自己什么呢。

    男人笑着说:“女人嘛,都这样的!她们嘴上越硬,就是越在乎你稀罕你!”

    “为什么这么说?”司徒清抬起头。

    “傻小子,如果女人真的不喜欢你了,她话都懒得跟你说一句,冷得跟块冰似的!但是她怪你骂你,那就是在跟你撒娇呢,等着你去哄她!”男人在跟司徒清讲解女人心理的时候,对他的称呼又降了一个等级。

    “那,我还有机会?”司徒清从来都不会想到,自己竟然会在医院的病房外面,以一个民工的身份向一个真正的民工请教如何跟自己的老婆沟通。

    “当然有啦!我告诉你,你没走这是很明智的!如果你真的走了,那就完了,女人肯定就觉得你这人太绝情,跟你没有意思,还不如跟个毛驴,还可以满山走呢!”男人拍拍司徒清的肩,给了他一个重重的鼓励。

    司徒清站起来,对着民工伸出手说:“这位大哥,我是爱迟集团的我觉得你今天对我的帮助很大,我希望你可以来我的公司帮我!”

    “什么玩意儿?”男人没明白。

    “来我的工地干吧,我会给你双倍的工资,就冲你这么爱老婆的劲儿,我知道你肯定是个负责的男人!”司徒清从口袋里摸出一张泡软了的名片。

    男人接过名片,半信半疑的看着司徒清:“是不是真的?双倍?”

    “你拿着这张名片去找我的现场经理吧,地址是这里!”司徒清拿出笔,把地址写在名片上。

    “真的是双倍?”男人追问道。

    “是,如果我老婆跟我和好了,我会把你老婆生孩子的钱都包了!”司徒清点点头。

    男人感动的说:“看你这样心善,也不是那种打老婆的人!你快进去吧,跟你媳妇道歉去!”

    “好。”司徒清一直都觉得自己呆在外面很无助,现在有了这个男人的鼓励,他觉得信心和勇气都倍增了。

    在这种为难的时候,有一个人走过来跟你说,你还有机会,别放弃,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司徒清走到病房门口,从门缝里看到白迟迟正在跟秦雪松说话,她的脸色好像好了很多,脸上也有了一些笑容。

    有句俗话叫做“你若安好,便是晴天”,虽然被用得都快要烂掉了,但是司徒清确实有这样的感觉。

    白迟迟的笑容在他看来就是阳光,不管是谁逗笑她的,只要她开心,什么都好。

    秦雪松的话,白迟迟的话,一句一句的飘到司徒清的耳朵里,他听着他们的对话,终于相信了秦雪松没有再落井下石,他竟然一直都在帮自己说好话。

    看来秦雪松是已经想明白了,爱一个人就是应该给她幸福,而自己呢,并没有做到这一点。

    司徒清觉得,早晨踏着第一缕阳光走进小院子的时候,竟然看到了秦雪松,那时候自己虽然很愤怒,也不应该那么冲动,而是应该好好问问清楚。

    还有,迟迟为了陈媛的事情那么伤心难过,自己都没有好好跟她解释,而是一味的要求她无条件的接受陈媛,善待陈媛,宽容大度,做一个知恩图报的人。

    但是,白迟迟虽然性格好有修养,她毕竟是一个女人啊!再优秀再坚强的女人也有脆弱的时候,那就是她爱上一个男人,并且无法自拔的时候。

    白迟迟吃陈媛的醋,这不就是说明她爱自己吗?

    司徒清经过了这场风波,他开始理解白迟迟,对她的那种痛苦感同身受。

    只不过看到秦雪松跟她在一个院子里,自己尚且如此愤怒,何况她天天看到陈媛和自己在一起形影不离,亲密无间呢!

    司徒清觉得,自己确实太大意了,还不如刚才那个泥水工的思想觉悟。

    人家看到老婆怀孕了,就会跟着来到医院照顾她,累得想抽根烟却没有火,可是他都没有离开。

    自己呢,真是汗颜啊司徒清!

    “迟迟,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司徒清在心里一遍一遍的对白迟迟说着抱歉。

    当他听到了秦雪松对白迟迟说,自己不告诉她陈媛告白的事情是因为觉得这事儿不值得一提,不禁对秦雪松多了几分谢意。

    到底是男人了解男人啊,可是就因为男人跟女人不一样,所以才应该站在对方的角度去考虑问题,解决问题,而不是想当然而为之。

    如果早告诉白迟迟,那么她说不定就不会那么介意,也不会暗自神伤,自己胡思乱想的了。

    司徒清这次真的是想明白了,也打定了主意以后要像那位泥水工一样好好善待自己的老婆。

    为什么会闹成这样,还不是因为爱吗!

    但是,爱不能彼此伤害,而是应该彼此宽容。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