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老公太凶猛1167
    司徒清没有想到,白迟迟早就跟父母打过招呼了,说这房子一定不能买,否则会给司徒清增添很重的负担。

    “清儿,我知道你的好意,也很欣慰。可是,如果你真的为了我们买下这房子,我们是接受不了的!”白父看着司徒清,心里还是挺高兴的。

    只是,就好像白迟迟说的一样,这房子的价钱太贵了,绝对不能让司徒清做出冲动的事情。

    “爸爸,既然住得舒服,那就买个安心。”司徒清的想法不一样,他觉得钱只要花在刀刃上,那就值得。

    而且这个刀刃还有可能变成秦雪松的武器,所以他就更加愿意花这笔钱。

    “不,清儿,你之前给我们买的那个一楼的小套间真的很不错,楼层矮,地方干净,附近的生活配套设施也完善,只可惜被人搞破坏了!但是,只要是那个坏人被抓住,我们就可以回去住,不再搅扰雪松,所以你就更不用买下来了!”白父大概是觉得司徒清很有诚意,才会说这么多话来打消他的念头。

    司徒清觉得岳父母真的很爱他们的女儿,处处为了女儿着想,不会只是贪图一时的享受就胡乱浪费女儿女婿的钱。

    这样一来,司徒清想要抓住那个坏人的心就更加迫切了。

    “放心吧爸爸,我会尽快找到那个人的。”司徒清也不再提买房子的事情,免得白父白母心里着急。

    “好,我其实觉得住在那小房子里更舒服呢,打扫起来也方便!这里的院子都是雪松定时带人来收拾,多麻烦啊!”白父的话让司徒清很吃惊。

    看样子秦雪松来得还挺勤,否则是不会将小院子里面的环境保持得这样好的。

    这小子是在打着清理院子的旗号借故讨好岳父母,想要近水楼台先得月。

    “雪松经常来?”司徒清问道。

    白父点点头:“他会过来看看我们,安排人收拾草坪和院子,然后说说话也就走了。”

    “对,这地方也需要人时刻整理着。在国外,那些古堡可以一块钱买到,但是每年的维修费用要上百万。”司徒清跟白父讨论着古迹的维修养护,很自然随意的说着话。

    他心里对秦雪松很不满,可是没有再表现出来。

    上次在这院子里打架让司徒清很懊悔,觉得自己像个不成熟的毛头小伙子,举动的确太幼稚可笑了。

    从那以后,司徒清就告诫自己,绝对不能发生第二次这种有**份的事情。

    就在两翁婿说话的时候,小院的门环被叩响了。

    “白叔叔,阿姨,在家吗?”

    司徒清的眉头情不自禁的跳了一下,这不是秦雪松的声音吗?怎么会这么巧,他也跑来了。

    “哦,是雪松。在,在家的!”白父高声的答应了一声,准备去开门,司徒清轻声说:“爸爸,还是我来吧!”

    走到小院,司徒清的脸色就变得沉沉的了。

    “司徒清?你们回来了?”秦雪松看到司徒清的脸也有点惊讶。

    “是,我们回来看爸爸妈妈。”司徒清微微的抬起下巴,看着秦雪松说。

    “是吗,你可真是有口福,我刚好也来看看叔叔阿姨,这是今天上午刚刚从大凉山空运来的松茸!”秦雪松拿着一个木制的盒子,从司徒清身边走到院子里。

    看到白父,秦雪松很有礼貌的打招呼,然后问司徒清:“迟迟在厨房帮忙?”

    “对,迟迟在给妈妈打下手。”司徒清坐下来,喝了一口茶。

    秦雪松笑着说:“我有好些时候都没有看到迟迟了,正好,我把松茸拿到厨房去。”

    司徒清笑了笑,没有说话。

    白父对秦雪松说:“雪松,你刚刚进屋,休息一下喝口茶。”

    “白叔叔不用这样客气,我又不是外人!”秦雪松一边说一边拿着松茸盒子进了厨房。

    司徒清听着就来气,你不是外人谁是外人?

    不能因为你是这个院子的主人就真的以主人自居,你也不过只是个房东而已。

    “爸爸,您说需要一张蛇皮做二胡面,我找到合适的了。”司徒清不愿意跟着秦雪松去厨房,那样显得特别的小家子气,他不想给白迟迟留下这种印象。

    “是吗,那太好了!我这二胡的音色已经开始出现问题,拉京剧的时候,西皮还行,二黄就不对头!”白父高兴的跟司徒清讲起自己心爱的乐器。

    司徒清陪着白父说话,尽管心里还是惦记着厨房里的情形,可是他却绝不容许自己跟一个爱吃醋的小男人一样贴在白迟迟的身边。

    过了一会儿,陈媛倒是从厨房里出来了,她走到司徒清的面前,脸上的表情有点奇怪:“清姐夫,迟迟姐让你去一下。”

    “我去厨房?我正陪爸爸说话。”司徒清有点小小的心思,他不想跟秦雪松共处一室。

    “去吧,清姐夫,迟迟姐说了让你去拿一下刚烤好的松茸出来,跟白叔叔一起品尝一下。”陈媛推了推司徒清。

    司徒清没办法:“好吧,我去。爸爸,您等一下,我回来跟您说那张蛇皮的来历!”

    大踏步的走在陈媛的前面,司徒清一迈进厨房的门就看到秦雪松正蹲在那个老式灶台前用一根柴火烤着切成片的松茸,厨房里弥漫着奇异的香味。

    “清,你来尝尝看,这个是雪松带来的松茸,好香!”白迟迟和白母坐在桌子前,面前摆着一个盘子,里面是烤好的松茸片。

    “好。”司徒清爽快的答应,然后走到白迟迟跟前,把她用筷子夹着的一片松茸吃到了嘴里。

    白迟迟充满期待的看着他:“怎么样?”

    “不错,很香!”司徒清点点头。

    秦雪松笑着点点头:“我就说你有口福!这新鲜松茸就得用柴火烤着才能吃出原滋原味。”

    白迟迟又让陈媛吃,陈媛也觉得还不错,不过她看了看司徒清,没有表现得太过惊喜。

    “好了,清,你把这个拿去给爸爸吃。”白迟迟用一个小盘子装了几片,递给司徒清。

    就在司徒清走出厨房门的时候,陈媛也跟在他身后出来了。

    “媛媛你出来干嘛?你没看到秦雪松还在烤吗,你去吃吧,松茸确实是好东西!”司徒清对陈媛说。

    陈媛嘟着嘴,有点不高兴的说:“清姐夫,你还是陪着迟迟姐吧!那个秦雪松,趁着你不在,老是在跟迟迟姐套近乎!”

    “是吗,他是怎么做的?”司徒清微微一笑。

    陈媛皱起眉:“你还笑,人家可是在讨好你的老婆和丈母娘呢!”

    “无所谓,媛媛。对于迟迟我是很放心的!再说了,我的岳母本来就行动不方便,秦雪松动手烤我觉得更好。”司徒清的思路根本就不在陈媛一个频道,气得她狠狠的咬着牙。

    “清姐夫,你就这样不在乎?”陈媛故意用言语去挑拨,只可惜司徒清现在已经不再轻易去做破坏自己跟白迟迟感情的事情了。

    就算是对秦雪松有很多不满,司徒清也不会再次莽撞出手,他冷静客观的分析,觉得还是要做好自己,然后才有理由来谴责别人。

    如今对于白迟迟,司徒清觉得还是要放宽松一些才好,她本来就不是一只容易被束缚的小鸟。

    “不是我不在乎,是根本就没有必要在乎!迟迟是我的老婆,秦雪松占不了什么便宜!”司徒清笑着端着个松茸盘子朝着白父走了过去。

    “清姐夫,我这是替你着急!”陈媛追在他身后小声而急促的说。

    司徒清回头说:“不用替我着急,媛媛,难道你还不相信我的实力吗?”

    “我相信。”陈媛也被司徒清的话弄得开不了口,如果再继续下去,就是在轻视他了。

    司徒清这才笑着说:“快,回去继续吃!”

    说完,他就跟白父一起津津有味的品尝起这大山深处的美味来,还吃得挺高兴。

    陈媛气得跺了跺脚,这人怎么回事?上次为了白迟迟跟秦雪松打得不可开交,现在竟然又这样心平气和,怎么撺掇都没有用。

    不过陈媛也不敢再继续下去,否则很容易就被看出来,这不是在关心,而是在离间了。

    于是她只好悻悻的回到了厨房里。

    “媛媛,来吃啊!”白迟迟还是很开心的在那里享受着秦雪松的服务,一点都看不出有什么羞愧,难堪,或者心里有鬼。

    这样的情况下,陈媛也只好暂时打消了想法,坐着吃起来。

    “雪松,你这是从哪里弄来的?”白母觉得这样吃松茸真的很美味,她跟秦雪松现在说话也非常的自然。

    陈媛注意观察着白母跟秦雪松,白迟迟跟秦雪松的互动,希望可以发现一些蛛丝马迹,到时候又可以在司徒清面前说些不利于白迟迟的话了。

    只不过她看了半天,觉得白迟迟跟秦雪松相处得就跟兄妹似的,很大方很坦然,开个玩笑都听不出有任何的暧昧之处。

    “好了,雪松,我的鱼也烧得差不多了,迟儿凉拌的菜也好了,对了,还有媛媛买了很多熟食,我们这就去院子里吃饭吧!”白母揭开锅以后鱼香四溢。

    秦雪松站起来拍拍手说:“行啊,今天司徒清也来了,正好我车上有瓶好酒,喝一杯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