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老公太凶猛1171
    “清,你看到了吗,在大自然面前,就算我父母没有双眼去欣赏,可是他们也一样可以通过其他的感觉来体会!”白迟迟跟司徒清站在父母身后看着他们的背影,也是泪湿了眼眶。

    “对,不是有一种修辞手法叫做通感吗?老婆,我们以后有时间多带爸爸妈妈出来玩。”司徒清拍拍白迟迟的手。

    九寨沟的天空很蓝,水很清,树叶跟花儿一样缤纷。

    在这里,白父白母还欣赏到了他们喜欢的容中尔甲的表演,跟他握手合影,还得到了他的签名。

    “迟儿,没想到我这么一把年纪了,还当了一把追星族!”白父很开心,吃烤全羊的时候一直都在笑。

    白母嗔怪的对他说:“原来你也知道你一把年纪了,刚才见到容中尔甲老师的时候,声音都激动得颤抖起来了!”

    “妈,我爸喜欢容中尔甲都好多年了,这第一次见面当然会很激动,应该理解嘛!”白迟迟笑着说。

    “就是,还是我女儿好沟通,你就是不懂得与时俱进!”白父得到了女儿的支持,很是得意的说。

    司徒清微笑着看着眼前的一切,觉得生活如此平静安宁才是真正的幸福。

    一家人在优美的山水间都忘记了都市的喧嚣,静下心来享受着这种难得的快乐。

    回家的前一天,白迟迟对司徒清说:“清,你看爸爸妈妈这次出来玩得多高兴啊,谢谢你!”

    “老婆真是客气,让你开心是我的责任。”司徒清靠在床头翻看着四川历史方面的书。

    白迟迟走到他身边,抱住他的胳膊说:“清,我想,我爸爸妈妈现在已经过得很知足了,他们的要求并不多。不过,对于我来说,最希望尽快找到那个破坏我们家的坏人。”

    “我知道你的意思,迟迟,我当然也是这样想的。能够让爸爸妈妈安心也是我的心愿。”司徒清看着白迟迟。

    “明天回家以后,你如果有时间还是去处理一下这件事吧,拖得太久了更加令人觉得心烦。”

    司徒清点点头:“好的,老婆。”

    在白迟迟心里,她现在迫切的想要知道这件事情到底跟陈媛有没有关系,如果有,那就可以用这个有力的证据来推翻陈媛以前的种种谎言和她伪善的面孔。

    但是白迟迟也希望这事跟陈媛没有什么关系,不然她会觉得自己的脊背一阵发冷。

    这样一个居心叵测,不惜对盲人下手的人真的是太可怕了,而自己还天天跟她共处一室,想想都觉得不寒而栗。

    白迟迟怀着矛盾的心情,只希望知道真相,然后再来判断以后应该怎么做。

    “明天要不要请雪松来接我们?”白迟迟想了想,对司徒清说。

    “不用,我已经让罗会安过来了。”司徒清答应了一声,就抱着白迟迟躺下。

    他摸了摸白迟迟的背说:“老婆,快点休息吧,我看你这几天也是够辛苦的了。”

    白迟迟躺在他的臂弯中乖乖的闭上了眼睛,一会就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司徒清环抱着白迟迟,心里有种很满足很充实的感觉,他现在抱着的可是两个最亲近的人。

    其实当时有人破坏白迟迟父母家的那件事,司徒清一直都是放在心里的,只是确实没有构成很严重的后果,所以追查起来的力度也就不够大,导致这么久的时间都没有能够破案。

    辖区派出所的警官苦笑着对司徒清说,所里的精力实在是有限,每天都有居民报案,而且都比这件事更加紧急,因此耽搁了下来。

    司徒清也不想惊动太多的人,他为人一向都很低调,不喜欢闹得那么紧张。

    这次因为白迟迟一直都在催,加上他确实不想一直让岳父母寄居在秦雪松的院子里,所以必须要找一些关系来处理这件事情。

    一想到秦雪松的样子,司徒清觉得心情多少会受到一些影响,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个隐患。

    所以尽快破案,让岳父母搬回去才是明智之举。

    第二天,大家依依惜别了美丽的四川,回到了自己的城市。

    刚刚出了机场,就看到了罗会安开着的那辆商务车,司徒清扶着白父,白迟迟挽着白母,一行人说说笑笑的走了过去。

    就在罗会安迎接过来的时候,秦雪松的车也开了过来,他笑嘻嘻的下了车,站在车门处喊了一声白迟迟。

    “咦,雪松怎么来了?迟儿你通知他来接我们?”白母觉得有些奇怪,上飞机的时候她刚刚问过了,女儿说不要麻烦秦雪松的。

    白迟迟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对司徒清说:“清,我没有通知他!”

    “没事,可能是他自己查了旅客名单,知道我们这个时候回来。”司徒清对白迟迟笑了笑,怕她有什么心理负担。

    司徒清脸上在笑,心里却闪过一丝不悦,你小子这对我岳父岳母是不是太过热情了?

    “迟迟,我就知道你们是这班飞机!”秦雪松高兴的走了过来,一把接过白父手里的行李,笑着跟大家打招呼。

    司徒清看着秦雪松说:“可以啊,你的侦查能力还挺强,不去搞刑侦太可惜了。”

    “不行,如果跟迟迟没有关系的话,我也不会有这样的心情。”秦雪松倒是毫不避讳。

    司徒清的脸色都没有变化一丝一毫,还是带着一个淡淡的微笑看着秦雪松:“既然来了,你把我岳父母的行李先送回去吧,我带他们吃过饭了再回去。”

    “这怎么行,雪松应该跟我们一起......”白迟迟一听,这样的话也太不礼貌了,所以赶紧邀请秦雪松。

    可是她还没有说完,司徒清就开口道:“家人聚餐,我让罗哥定的四人位置。”

    “好,就这样,我先把行李送回去,然后晚上我请客,大家在一起吃饭吧!”秦雪松大方的说。

    可是司徒清却说:“不用了,晚上我们会回到我家吃,我都让张妈和媛媛准备好了。”

    “清,你别这样。”白迟迟轻轻对司徒清说。

    “明天我把岳父母和迟迟交给你,我得去办理一件重要的事情。”司徒清接下来的话证明了他不是一个小气的人,他今天的确安排好了。

    秦雪松点点头:“没问题。”

    “走吧!”司徒清扶着岳父母上了罗会安的车,让他们把行李都交给了秦雪松。

    上了车,朝着定好的饭店开去,白迟迟偷偷的司徒清说:“你刚才是不是故意的?”

    “什么意思?哦,你说秦雪松吗?当然不是故意的,我确实没有想到他会来,所以今天我们的行程里是没有他的。”司徒清样子很坦然。

    白迟迟笑着说:“我以为你是故意让人家为难,下不了台呢!”

    “怎么会,我司徒清是那种鸡肠小肚的人吗?老婆,你真的是太天真,脑袋里想的都是些什么?”司徒清揪了一下白迟迟的鼻子。

    “好吧,是我错了,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清,明天你要去干什么?”

    司徒清看着她说:“我明天去查破坏爸爸妈妈家房子的人,这事儿我要给你一个交待。”

    “太好了,我也希望早点找到那个人!”白迟迟开心的说。

    “老婆我不希望一直都欠着秦雪松一个人情,他不肯收房租,不卖房子,然后爸爸妈妈却偏偏又特别喜欢那里,这件事情让我心里还是有些小小的不舒服。”司徒清很诚恳的对白迟迟说。

    白迟迟认真的看着司徒清的眼睛说:“清,你能够把心里的真实想法告诉我,我觉得很高兴!”

    “迟迟,我明天给市里有关部门打个电话,我想那个小贼很快就会有消息的。”司徒清郑重的说。

    白迟迟拉住他的手使劲的摇了摇,然后在他手心里写了一个好字,两个人依偎在一起笑起来。

    “对了,清,我给媛媛带的绿松石的项链在哪个包里?”白迟迟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从司徒清的怀里挣脱出来。

    “迟迟你不要这样一惊一乍的,小心宝宝被你吓一跳!”司徒清哭笑不得的看着这个思维异常跳跃的老婆。

    白迟迟惊慌的说:“放在哪里了?我记得昨天收拾行李的时候还在的,可是现在我想不起来了!”

    “就在你自己的那个小旅行袋里,我亲眼看到你放进去的。怎么了这么紧张?”司徒清觉得女人实在是有些猜不透。

    白迟迟松了一口气,笑着说:“我都答应了要给陈媛带礼物,如果我食言的话,她会不高兴的!再说也有损我的名声嘛!”

    “随便再买一个什么首饰不就好了嘛?”司徒清笑着摇摇头。

    白迟迟做了一个鄙视的手势对他说:“哼,原来你也会弄虚作假!快点老实交代,你以前说出国出差给我带的礼物是不是都是回来以后在商场里随便买的?”

    “没有。老婆你多虑了,我就是给你提个建议!”司徒清才不会这样敷衍白迟迟,所以他很淡定的说。

    “真的?不过我既然答应了要给陈媛带礼物,我就肯定会带的,我不是那种说话不负责任的人!”白迟迟骄傲的挺起胸膛,觉得自己这一点做得非常好。

    司徒清笑着对她拱了拱手:“不错不错,言出必行!”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