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老公太凶猛1174
    “迟迟,这次出去玩得开心吧?”秦雪松跟白迟迟坐在院子里喝茶,有一下没一下的说着话。

    白迟迟点点头:“很开心,你看我爸爸妈妈就知道,他们都很喜欢四川,觉得风景很好,人也好客。”

    “你们去看了地震遗址没有?”秦雪松给白迟迟泡了一壶清香的玫瑰花茶,养颜滋补,而且对宝宝也有安抚情绪的作用。

    “没有去,我觉得太庄严肃穆,我承受不了那种感觉。”白迟迟心里一直很想去凭吊,可是却没有勇气。

    秦雪松说:“是,我以前去过一次,心里很难受,那个停摆的钟楼让人心里很不舒服,总是有一种闷闷的感觉在心里。”

    “我尤其不想看到孩子们的书包,对于一个即将做母亲的人来说,那种疼痛感实在是无法回避。”白迟迟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好了好了,都怪我,提这个干什么,说得挺高兴的。”秦雪松喝了一口茶,听到白父在后院拉二胡,悠扬的曲调说明他的心情很不错,还有白母在厨房叮叮咚咚的切菜声,这样家居的感觉让人心里很踏实。

    白迟迟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她问秦雪松:“地震中的幸存者会不会有民政部门的档案?”

    “应该有吧,不然怎么统计伤亡人数?”

    “不知道陈媛她们那里是怎么样的,我没有看到陈媛祭拜过父母,只是听清讲,她们家的人都遇难了。”白迟迟觉得陈媛自从来到司徒家以后就没有回去过,不知道是不是怕触景伤情。

    “或者人家不愿提起这件事情吧,那可是刻骨铭心的痛苦。”秦雪松倒是能够理解。

    “陈媛确实不爱提,我不知道那种感觉是怎样的,可是如果是我还是愿意把亲人的照片拿出来看看。”白迟迟叹了一口气。

    秦雪松看着她:“那种乱纷纷的时候,可能都没有办法找到家里人的照片了,一片废墟,去哪里找?”

    “你不是说民政部门有档案的,要找个证件照应该还是可以的吧?”白迟迟觉得陈媛的心有点硬,怎么能忘记亲人的样子呢,又不是仇人。

    自从怀孕以后,白迟迟的心有时候会很脆弱,总是会想到自己的父母亲人,也会有些容易感伤。

    不是想帮陈媛,只是觉得她有些不近人情。

    “你问问她吧,如果有这个需要,我倒是可以帮她。”秦雪松觉得这也不是什么难事。

    白迟迟摇摇头:“算了吧,如果她根本就想忘记这件事,我提起来不是让她很难受吗?”

    “总之,在大自然的面前,人类真的很渺小,地震的时候地动山摇,人就跟蚂蚁一样无能为力,只能听天由命了!”秦雪松也曾经经历过自然灾害,深知人类的无奈。

    “是,我就是觉得有这样的感觉,所以都不敢去汶川地震的遗址,太可怕了。”白迟迟紧张的哆嗦了一下。

    “所以说,陈媛有那样的经历以后,她的心理防线会变得很强大,迟迟你可不能掉以轻心。”秦雪松给白迟迟添了一些水。

    白迟迟惊讶的看着他说:“你还在怀疑陈媛?”

    “不是我怀疑,是你,从你刚才的话里我听得出来你还是很不放心她的,对不对?”

    “我有吗?”

    “有,否则我也不会这样跟你说了。迟迟,你没有陈媛那种惨痛的经历,所以你的心比她更加柔软。”秦雪松分析得很到位,他知道白迟迟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

    从医院的那些对话里,秦雪松也知道白迟迟对陈媛是有所顾忌的,只不过后来看到陈媛也受伤,而司徒清也认识到了自己的疏忽,所以白迟迟才按下不表的。

    今天从四川的旅游见闻白迟迟也联想到陈媛反常的地方。说明她心里一直是有顾忌的。

    “呵呵,雪松,你真是替我着想!对,我现在跟以前比起来也厉害了不少哦!”白迟迟笑着说。

    “我知道,你在酒会上胜了陈媛,这一点我就看得出来,你也会用小心思了!”秦雪松很欣赏的抱着双臂看着白迟迟。

    白迟迟皱了皱眉:“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个城市才多大?参加司徒集团酒会的人里面有很多都是我的朋友,他们对司徒总裁的夫人赞不绝口,我心里也挺骄傲!”秦雪松很坦然的说。

    “原来你的眼线也不少嘛!那我以后要做什么还得注意一点,不然总是处于你的监视之下!”白迟迟开玩笑说。

    两个人谈得很开心,白迟迟还拿出手机翻着照片给秦雪松看那些美丽的风景和人物。

    “这个房子,你看,我替你估计了一下,很有买下来投资的价值!”白迟迟指着一处川西古老民宅的照片给秦雪松看。

    秦雪松不知道白迟迟还在旅游的时候记着他,拍下的那些民居也很有特色,他心里还是有点感动。

    “这是为了我拍下来的?”

    “对啊,我想着你现在是做这个生意的,所以我就留意了一下,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好房子。”白迟迟很认真的对秦雪松说。

    “谢谢你,迟迟!”秦雪松心里很温暖。

    现在司徒清跟白迟迟的感情很好,秦雪松也不会奢求白迟迟能够对自己有什么牵挂,只要她能够分一点点心思出来,他就已经非常的开心了。

    白迟迟调皮的笑着说:“不用谢我,如果你真的做成了这些房子的生意,给我提成佣金就可以!”

    “这个简直是一点问题都没有!你有地址吗?”秦雪松恨不得立刻就做成这笔买卖,可以名正言顺的给白迟迟一笔酬劳。

    任何时候,金钱和物质虽然不是万能的,甚至被蒙上一层俗气的外衣,可是没有人能够否认,有些时候,有钱就是好办事,生活中的每一处都是需要物质的供给,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的民间组织四处募捐了。

    当精神得到满足以后,物质也是表现爱的一种方式。

    “有啊,每一处我都写下来了,还跟人家老乡攀谈了几句,有意向或者没有意向的都做了记号。你等着,我去给你拿!”白迟迟边说边站起来准备去拿包。

    秦雪松赶紧按住她的手,让她坐下:“怎么能让你去?司徒清昨天不是说得很清楚,今天把你交给我,我得对你全权负责!”

    “没想到你还挺讲信用!老婆,你上午怎么样,宝宝有没有踢你?”这时候,从院门传来司徒清的声音。

    秦雪松回头看着他:“来得还挺准时,你怎么知道饭就要熟了?”

    “清,你忙了一上午,快过来坐着喝杯茶!”白迟迟笑眯眯的看着司徒清招招手。

    “真是亲疏有别,迟迟你很心疼他嘛!”秦雪松摇了摇头。

    司徒清大步走到白迟迟身边,俯身亲了她一下,仰着头对秦雪松说:“怎么,你不服?”

    “服,不过不是服你,是服了迟迟!没办法,她对你真是一往情深,一个上午都在讲你们去四川旅游的事情。”秦雪松帮司徒清倒了一杯茶递给他。

    司徒清也不客气,接过来一口喝掉,然后笑着对白迟迟说:“老婆,你都讲了些什么?”

    “很多啊,我们还谈到了汶川地震,你当初去陈媛的家乡救灾的时候一定也经历了那种地狱般的场景,我可是想都不敢想。”白迟迟觉得还是等以后宝宝长大一点了再去那种令人伤感的地方。

    司徒清这样的男子,听到地震的话题,心情都会变得沉重,他点点头:“不带你去是对的,否则你一定受不了。”

    秦雪松看着司徒清:“对了,听说陈媛就是你从灾区带回来的,她的父母兄弟这些后来有没有找到遗体?”

    “因为陈媛不愿意提起,所以也没有再去追问。”司徒清摇摇头。

    “她难道不想知道?”白迟迟觉得挺奇怪的,有点违背一般的正常人的感情。

    司徒清皱了皱眉说:“这个怎么问?人家心里的创伤太严重了,是一个令人不忍去触碰的地方。”

    “倒也是,不说这个了,清,你跟雪松讲讲那些川西民宅,是不是挺有商机的?”白迟迟主动转移了话题,不愿意再给司徒清带来不好的回忆,他毕竟在那场灾难中也差点失去了生命。

    秦雪松笑着说:“你是从商人的角度出发,迟迟是从审美出发,你们两个的话加起来应该还是有分量的。”

    “在商言商,这些资料可不是白提供给你的。”司徒清喝了一口茶,似笑非笑的看着秦雪松。

    白迟迟摇了摇他的手:“清,别这样现实!”

    “老婆,你去厨房帮我拿点吃的,我都饿坏了!”司徒清支走白迟迟。

    “你真是没有迟迟耿直豪爽,她就是跟我直说了以后要提佣金而已,看你这个架势,是想跟我合作?”秦雪松知道司徒清做生意非常厉害,如果真是可以联手倒也不错。

    可是司徒清却摇了摇头说:“不是跟你合作,是我提供资料,你去谈判,然后我给你佣金。”

    “很会打算盘!你是要利用我的专业技能?”秦雪松也很聪明,知道司徒清的意思。

    司徒清点点头:“说得没错,你要是愿意,我可以给你市场上最高的提成。”

    秦雪松看着他,突然笑了起来。

    “你在笑什么?”司徒清问道。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