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老公太凶猛1184
    “司徒总裁,过奖了。术业有专攻,我只不过是比较善于揣测别人的心思,仅此而已。”秦雪松对着司徒清举了举酒杯,一口喝掉了杯中的酒。

    “你的确擅长这一点,我也很佩服。”司徒清的话让白迟迟有点吃惊,要知道他是一个多么强势的人,不轻易表达出对某人的钦佩。

    但在惊讶之余,白迟迟还是很高兴的,这说明司徒清看到了秦雪松的真正实力。

    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算是一个里程碑,白迟迟觉得今后大家的关系应该会越来越好。

    “佩服就不用了,以后你要是再有这方面的要求我还是可以跟你合作的。”秦雪松并不居功自傲,但是也不会在司徒清的面前妄自菲薄。

    白父和白母也觉得这个庆功宴的氛围很好,看着孩子们一团和气是作为家长最欣慰的事情。

    “雪松,我们对你的变化感到很高兴,你跟以前比起来真的是进步了很多!”白母也拿起饮料,秦雪松很懂事的跟她碰了碰杯。

    这个晚宴让白迟迟很满足,她抬头看了看,天空中的月亮也慢慢的一天天变得圆起来。

    过不了几天就是中秋节,今年虽然一开始不太顺利,可是现在已经变得越来越好了。

    “爸爸妈妈,我这两天也没有闲着,为了找到那个搞破坏的人,专门去拜托了我一个老战友,他是公安局的局长。”司徒清看到秦雪松也喝了不少酒,而且他该得到的赞扬都得到了,现在应该来算一算过去的旧账了。

    “是吗,有眉目了没有?”白父放下酒杯,看着司徒清的方向。

    白迟迟也紧张的看着司徒清,不知道他这时候突然提起这件事情,是不是有了结果。

    “有,那个人已经被抓到了。”司徒清点点头。

    白母有些激动,颤抖着声音问道:“抓到了?他有没有说为什么要破坏我们家?”

    “说了,说得很彻底。”司徒清一边说一边站起来,走到自己的公文包前拿出一个信封。

    秦雪松看着他,笑着说:“你可以啊,一直忍到现在才说。”

    “当然,你的好心情总是应该保持一段时间,否则不是太扫兴了吗?”司徒清冷笑着说。

    白迟迟着急的催促着:“清,你拿的什么?快给我们看看!”

    “是那个嫌疑犯的照片,迟迟,你不是说你见过那个人吗?”司徒清重新走到白迟迟身边坐下。

    “对,我和小紫都见过,可是那时候那个人蒙着脸,还戴着墨镜,看到我们以后也是躲躲闪闪的,什么都没有看清楚。”白迟迟探头看着司徒清从信封里抽出一张照片。

    “这张照片可以让你看得清清楚楚,他就是那个搞破坏的人!”司徒清把照片递到白迟迟的面前。

    白迟迟接过来一看,跟记忆中的那个形象还是有很大差别的,只是身材大体还可以辨认出,确实应该是同一个人。

    “原来就是他?他为什么要这么做?”白迟迟看着照片,心里很气愤,这个人看起来很普通,没想到却那么坏。

    白父问白迟迟:“迟儿,是个什么样的人?”

    “黑黑瘦瘦的,看起来三十岁左右,我肯定是不认识他的,不知道怎么会得罪他,让他做出那么恶劣的事情来!”白迟迟给白父详细描述了一下。

    白母抹着眼睛说:“唉,肯定是因为他不喜欢残疾人吧,社会上还是有这样的人的!”

    “妈,您不要这么说,他都交代了不是这个原因!”司徒清对白母说。

    “真的,那是为什么?”白母和白父都觉得很奇怪。

    一直以来,他们都是对人很和善的,而且为人又很低调谦逊,除了变态,还有什么人会专门针对自家?

    秦雪松一直都没有说话。

    “清,你快说啊!”白迟迟急着想要知道原因。

    司徒清看了看秦雪松,对他说:“你要不要看看这个人的模样?难道你不好奇?”

    “我是觉得,当时我都不在本市,所以没有什么发言权。不过既然你让我看,那我就看看好了。”秦雪松对白迟迟伸出手。

    白迟迟一边把照片递给秦雪松,一边嗔怪的对司徒清说:“你快点说嘛,干嘛要搞得这样神神秘秘的!”

    “迟迟,你不要着急,让他看看再说。”司徒清认真的观察着秦雪松的表情。

    秦雪松把照片拿在手里,只不过扫了一眼就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司徒清心想,你这时候装作吃惊的样子给谁看?你以为你做得多么神不知鬼不觉?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秦雪松,不要以为你躲在幕后,指使别的人去干这种龌龊的事情就可以蒙蔽大家的双眼。

    “你认识?”司徒清故意问道。

    “我还真的认识他!”秦雪松摇着头,一脸的不相信。

    白迟迟和白父白母都异口同声的说:“你竟然认识?”

    “对,不但认识,跟我还挺熟的。”秦雪松放下照片,叹了一口气说:“没想到是他!”

    “他是谁?”白迟迟皱起眉头。

    司徒清冷冷的看着秦雪松,想要听听他还有什么谎话要编造。

    “是我一个手下,之前在海南岛的时候他帮我做过事,因为是老乡,所以跟我的关系还不错。”秦雪松怎么都没有想到司徒清拿出来这张照片上面的人竟然会是大勇。

    “既然跟你关系不错,怎么会跑来破坏我们家?”白迟迟按捺不住愤怒的情绪。

    秦雪松摇着头说:“我也不知道,我跟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联系了,没想到他竟然偷偷溜了回来,还做出了这样恶劣的事情!”

    “他叫什么名字?”司徒清要让白迟迟一家人相信这事跟秦雪松脱不了干系,所以问得要彻底一些才更有说服力。

    “张大勇,是城西一家老工厂的子弟。”秦雪松觉得说清楚以后对案件可能有帮助,也没有想太多。

    司徒清拿回那张照片,看着秦雪松说:“你以为,他蒙着脸戴着墨镜就不会被人认出来?”

    “我以为?”秦雪松大吃一惊:“你觉得这是我的主意?”

    “难道不是吗?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秦雪松,我竟然还真的相信你脱胎换骨想要做一个好人,没想到你终究是改不了你的卑劣本性!”司徒清指着秦雪松说。

    “清,你有没有弄错?这个张大勇,真的就是破坏我们家煤气管道的人?”白迟迟看着秦雪松的样子,觉得可能是个误会。

    司徒清看了一眼白迟迟,又盯着秦雪松的眼睛说:“张大勇在派出所都承认了,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

    “怎么会,我那时候人还在海南!”秦雪松觉得真是太荒谬了,这件事他完全不知情。

    司徒清摇了摇头:“这是什么时代了,难道非得你在现场指挥他怎么做?”

    “司徒清,你没有证据可不要血口喷人!”秦雪松也有些生气了,他是无辜的,不想莫名其妙被冤枉。

    白父白母也对司徒清说:“清儿,当时雪松是不在,那个张大勇是不是被其他人指使的?”

    “爸爸妈妈,张大勇已经被拘留了,他在警察面前是不敢撒谎的。”司徒清口气很坚定,让白父白母也没有再说话了,他们的脸上有深深的失望表现出来。

    秦雪松看到眼前的一切突然发生了这样巨大的转变,心里的那种情绪变得很难掌控,他看着司徒清:“你说张大勇这么做是为了我?他这样做我又有什么好处?”

    “你还在装?秦雪松,你刚才自己都说了,善于揣测别人的心思是你的强项,你就是利用了这一点,逼着我岳父母离开家,投奔你这个小院子吧?”司徒清觉得秦雪松装无辜的样子真正是面目可憎,令人无法忍受。

    白迟迟看着秦雪松,小声问:“雪松,真是这样?”

    “迟迟,这怎么可能?张大勇根本就不清楚我跟你的事情,他平白无故的跑去搞什么破坏!”秦雪松着急得说。

    “对,张大勇如果不清楚的话,他确实不会这么做!可是他既然做了,就说明他知道你的心思,为什么会知道,当然是你告诉他的,并且让他去做这一切!”司徒清觉得秦雪松越解释越让他的嫌疑加深,现在几乎可以肯定了。

    秦雪松也发现了这一点,他知道自己在没有见到张大勇之前最好是别再辩解了,否则只会越抹越黑。

    沉默的秦雪松让白父白母更加难过,他这是默认了吗?

    没想到,这段时间的相处,都是秦雪松一个人自导自演的一场戏,他处心积虑这么做,无非是想要重新赢得女儿的好感。

    “雪松,你快说,这件事情跟你没有关系!”白迟迟的眼泪都要出来了,她还是抱着一线希望,可以听到秦雪松的否认。

    司徒清一把拉住了白迟迟的手:“老婆,你别问了,再问下去他也不会承认的!”

    “可是......”

    “秦雪松,没想到你还是跟以前一样,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如此不择手段!”司徒清看着秦雪松,不屑的说。

    “司徒清,我知道你今天让我来是为什么了。”秦雪松轻轻的敲着桌面,摇了摇头。

    司徒清看着他冷冷的说:“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让大家看清楚你的真面目。”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