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老公太凶猛1186
    但是司徒清这样的性格,是不会把那些陈年旧事拿出来重提的,他也不希望白迟迟再去记恨已经住进精神病院的蒋婷婷。

    可是一想到这件事,司徒清就更加愤怒了,蒋婷婷得到了应有的惩罚,而秦雪松呢,不但逍遥自在,还重新赢得了白迟迟的信任。

    现在,秦雪松所做的事情已经证据确凿,可是白迟迟却依然不肯对他盖棺定论,总是想要维护他。

    这一点让司徒清实在无法接受。

    “我要是只听你一面之词就认定了雪松是个罪人,那才叫做傻乎乎呢!”白迟迟的脸涨得通红。

    司徒清看着自己的老婆,她现在那种任性倔强的样子都是为了秦雪松,这使得司徒清心中的怒火又带上了若干醋意。

    “白迟迟,你说,你是不是觉得秦雪松就这样一直在你身边,暧昧的照顾你,讨好你,让你觉得心里很舒服?”

    白迟迟狠狠的瞪了司徒清一眼:“你不要把我想得那么肤浅!我是就事论事!”

    “肤浅?女人不都吃这一套吗?秦雪松机关算尽,就是为了等你这句话,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这听上去是不是很情深意重?好一个痴情的男人!”司徒清讥讽的说。

    白迟迟气得话也说不出来。

    “怎么了,你的伶牙俐齿跑到哪里去了?”司徒清看着白迟迟,他现在就跟所有吃醋中的丈夫一样,说话变得有些刻薄起来。

    “懒得跟你说。”白迟迟赌气的把视线移开了。

    司徒清看着她,摇摇头说:“是,你是懒得跟我说,因为你想着秦雪松那小子,他说话比我动人多了。”

    “司徒清,你是不是疯了!秦雪松跟我一起长大,我认识他那么多年了,我相信他的人品,这有什么错?”白迟迟还是很单纯的,被司徒清的话一激,又忍不住反驳道。

    这句话让司徒清笑出声来:“哈哈,秦雪松的人品!真的是滑天下之大稽!”

    “你不要这样贬低他,我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做了就是做了,没做就是没做,他不会逃避责任的!”白迟迟看到司徒清笑话秦雪松,心里很是气愤。

    司徒清摇着头说:“他不会逃避责任?当初是谁欠了那么多的高利贷跑路的?”

    白迟迟被他的话刺激得嘴唇都颤抖起来:“他当时给我留了钱的,也让我不要等他,并不是一句话不说就跑掉!”

    “很好,你们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互相了解,既然这样他逃跑的时候就应该带上你,而你也应该义无反顾的跟着这个男人浪迹天涯不是吗?”司徒清反唇相讥。

    听了他的话,白迟迟觉得心里无比的委屈,为什么不跟着秦雪松走,为什么不嫁给他,还不是为了你吗!

    如果那个时候真的走了,还有后面的这些事情吗?我处处替你着想,甚至为了让你跟文若在一起而选择了成全,可是你现在竟然说出这样没有良心的话来。

    看到白迟迟哑口无言,司徒清接着又说:“看来秦雪松在你心目中是个完美的男人,你跟着他一定会很有安全感!”

    “停车,你给我停车!”白迟迟突然爆发了,她使劲的拍打着司徒清放在方向盘上的右手。

    现在虽然已经不是车流的高峰期,可是华灯初上,夜生活刚刚开始,街头还是很热闹的。

    司徒清看到白迟迟这样激动,担心她一生气做出什么不理智的行为来,只好把车开到路边上停了下来。

    “开门啊!”白迟迟想拉开车门,因为被司徒清锁住了,她徒劳的忙活了半天也没有打开。

    司徒清看着她:“你要去哪里?”

    “我去跟着秦雪松,既然你都说他是一个好男人,有安全感,那我就听你的话!”白迟迟情绪十分激动,脸红红的,眼睛也变得水汪汪。

    “你休想!”司徒清一把抓住白迟迟的手腕,刚毅俊朗的脸上冒出一层腾腾的火气。

    白迟迟挣扎着,又用另一只手去抓司徒清的手背,给他弄出几条划痕来。

    “你还敢打我?”司徒清看着白迟迟疯狂的样子,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白迟迟努力的忍着眼睛里的泪水,不让它们流下来,小嘴一瘪一瘪的,很可怜,但是又不肯屈服。

    “你说你错了,我就放开你!”司徒清看到她那个样子,心里又爱又疼,又生气。

    “我没有错,我要走,你让我走!”白迟迟的脸上一片坚决,就好像一个宁死不屈的时代英雄。

    司徒清看着她:“你要走到哪里去?”

    “去跟秦雪松一起过日子!”白迟迟的声音哽咽着,赌气的时候依然很可爱。

    司徒清一把将她拥入怀中,恶狠狠的看着她的眼睛说:“你想得美!你带着我的孩子去跟别的男人鬼混,你以为我司徒清是什么人?”

    “是坏人,是不讲道理,自私霸道,嚣张蛮横的野人,粗人,原始人!”白迟迟也狠狠的瞪了回去,一点都不肯示弱的说。

    这些话又孩子气又好笑,司徒清的火气都被浇灭了一半,他眯着眼睛对白迟迟说:“我是原始人?对,我是,我睡觉的时候都不穿衣服,而你的秦雪松是个现代人,他要穿睡衣对不对?我忘了,他还穿你的睡衣!”

    “你太无聊了,又要翻旧账!”白迟迟的手被司徒清攥着,身体又被他牢牢的抱住,动也动不了。

    “我是无聊,可是你们呢,你们是恶心!一个结了婚还怀着孩子的女人,竟然把自己的睡衣拿给别的男人穿,你做的事我都不好意思提!”司徒清也是被白迟迟气死了,说话的时候也不像平时那么理智,有些口不择言。

    白迟迟终于被他气得眼泪流出来了,她抽抽搭搭的说:“恶心,我恶心?司徒清,我这么恶心你干嘛要抱着我!”

    “因为你是我的老婆,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孩子,就算你再恶心,我也不准你离开!”

    “你放手,既然我这么恶心,你就去找不恶心你的人吧!”白迟迟想要擦掉泪水,无奈两只手都被控制住了,只能听凭泪水哗啦啦的流淌着。

    司徒清其实已经不再那么生气了,他看着白迟迟说:“谁是不恶心我的人?”

    “还有谁,陈媛啊!他不是你的救命恩人吗,她不是你的红颜知己吗,她不是你的好妹妹吗,你快去找她!”

    白迟迟跟司徒清现在正在激烈的争吵中,她当然会在气头上说出这种带着小性子的话。

    可是司徒清听起来却觉得格外的刺耳,他这段时间一直都刻意的在回避陈媛,跟她说话也不多,昨天还把防辐射服还给她,一点面子都没有留。

    而白迟迟却一门心思的维护秦雪松,丝毫不避嫌,甚至为了他跟自己又哭又闹。

    这样一想,司徒清的火气再次被点燃了,他觉得白迟迟无端端的把陈媛牵扯进来这本身就说明了她心里有鬼,为了找平衡才会让无辜的陈媛成为争吵的武器。

    “不许你提陈媛!”司徒清把白迟迟逼坐在副驾驶上动弹不得。

    白迟迟还在负隅顽抗,脸上鼻涕眼泪一大把,可是任然不服输的死盯着司徒清。

    “就要提,你都一直在说秦雪松怎样怎样,我为什么不能提!”白迟迟抽了抽鼻子。

    司徒清觉得她现在真的有些无理取闹,既然都说就事论事,为什么要说到陈媛呢,这又不是自己的软肋!

    “你放开我,我要走!”白迟迟扭来扭去。

    司徒清的头抵着她的额头,低吼道:“你给我小心点,要是我孩子被你惊吓到了,我会好好跟你算账的!”

    现在的白迟迟什么都可以不顾,唯独就怕伤害到了自己的宝宝,所以她的动作立刻就小了很多。

    不过尽管这样,白迟迟还是不肯轻易求饶,她小幅度的挣扎着,嘴里嚷嚷着:“你再不放开我,我就报警了!”

    “你用什么报警?”司徒清抓着白迟迟,两个人的脸只有零点零一毫米的距离。

    “不要你管!你放开我以后就去找温柔体贴的陈媛,让她给你好好的劝导劝导,别这么暴躁!”白迟迟手脚都动不了,可是嘴上却不依不饶的说。

    司徒清实在是忍无可忍,他猛的对准白迟迟的小嘴就贴了上去,不管你还要说什么,我都给你堵回去!

    白迟迟被他的举动给弄得更加生气,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头也动来动去不肯屈服。

    司徒清放开白迟迟的手,抱着她的脑袋不让她再动,那个吻的程度也在不停的加深。

    白迟迟的手得到了解放,在司徒清的背上又打又抓,可是司徒清根本就不为所动,自顾自的吻着白迟迟。

    这是一个惩罚,是作为你说错话的惩罚!

    白迟迟想要用力推开司徒清,可是一想到宝宝她就不敢使劲了,推在司徒清身上的两只手软绵绵跟打太极一样。

    越是挣扎越是让司徒清的心里火气烧得更旺,他一想到秦雪松,一想到白迟迟提到的陈媛,那种愤怒就无法停歇。

    以前,两个人再怎么生气,只要一个情深意长的吻就能够及时制止进一步的矛盾激化,可是今天,白迟迟却怎么都不肯屈服,司徒清也觉得没意思透了。

    他狠狠的吻着,血腥味弥漫。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