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老公太凶猛1267
    梦然看着司徒清,也不生气,还是笑得很妩媚:“既然如此,不妨听听司徒总裁的意见,我们玩点什么好?”

    “就这么喝喝酒,听听歌就不错。”司徒清举起手中的啤酒瓶说。

    “可是有点干巴巴的,在酒吧就应该放开了心,畅快的玩!”梦然的酒量真不是吹的,随随便便就喝了好几杯。

    陈媛假装不谙世事的模样,看看司徒清,又看看梦然,好奇的说了一句:“不知道霍总的酒是什么样的,我看清姐夫都是喝啤酒,梦然小姐喝红酒。”

    “霍总?老霍?”梦然看着陈媛说。

    陈媛摇摇头:“我不知道你和我说的是不是同一个人。”

    “广袤的老板对不对?”梦然笑着说。

    “啊,对对对,就是他。”陈媛点点头。

    梦然对司徒清说:“怎么,老霍也要来?”

    “他没在成都,但是这里是他的根据地,据说藏了不少好酒。”司徒清对梦然说。

    “是吗?那我们就把他的老窖都拿来喝了吧!”梦然很开心的笑起来,就跟一个准备做恶作剧的小孩子似的。

    陈媛赶紧说:“清姐夫说了,不想欠人情。”

    “欠什么人情?我们不喝的话,老霍还不是便宜那些小姐!服务员,把霍总的酒都拿上来!”梦然似乎跟霍总很熟,所以说话的时候也随便。

    司徒清皱了皱眉:“不必了,我还是喝我的啤酒。”

    “你怎么这样扭扭捏捏的,看起来陈助理很感兴趣,不如我们两个喝,好不好?”梦然故意对陈媛说。

    陈媛有点迟疑:“我都不认识霍总,这样不好吧?”

    “没什么好不好的,我跟他熟得很,他很大方的,不像你们清总这样严格要求自己!不过也是情有可原,清总家里有千娇百媚的夫人,心甘情愿做个耙耳朵!”

    司徒清没有说话,不过他的啤酒瓶已经空了。

    “耙耳朵?”陈媛不解的看着梦然。

    “呵呵,就是怕老婆的男人,这是四川话!”梦然笑起来。

    “清姐夫不是怕迟迟姐,他是爱着迟迟姐!”陈媛很维护司徒清的样子。

    梦然甩了甩长发:“都差不多!唉,清总,你的啤酒喝完了,只能看着我们享受琼浆玉露了哦!”

    “真的要喝吗?”陈媛一边说一边看了看司徒清的脸色。

    “你的意思呢?”司徒清还是很尊重陈媛自己的意见,如果她愿意,那少喝一点也没有关系。

    陈媛羞涩的笑着说:“我对霍总的酒还是有点兴趣的。”

    “喝喝喝,那还犹豫什么?”梦然挥手,让服务员过来,她在霍总的存酒单上签了字。

    “行了,给我们拿一瓶过来。”梦然潇洒的一扬脖子。

    看到服务员真的去拿酒了,陈媛对司徒清说:“清姐夫,不如你就陪着我喝一点点好了。”

    “为什么?”司徒清抱着双臂。

    “我不认识霍总,这些酒他是留给你的,你要是不喝,我有点怕他怪罪。”陈媛老老实实的回答。

    司徒清忍不住笑起来:“不至于,他既然有东道主的心意,你就放心好了。”

    “你喝一杯吧,看陈助理这么怯场!”梦然不满的对司徒清说。

    这时候,服务员拿着一瓶酒和三个杯子过来了。

    梦然接过酒一看,笑着说:“果然是好酒,你看。”

    说完,她把酒瓶递到了司徒清的面前。

    司徒清看了看,对陈媛说:“这是罗曼尼,世界顶级红酒排名第一,这个老霍,挺奢侈啊!”

    “真的?我就更加不敢喝了,清姐夫,你先来!”陈媛摸了摸那瓶酒,好像被烫到了一样缩了回去。

    梦然看着司徒清:“怎么样,这样的良辰美景,名酒美女在身边,你就真的不给一点面子?”

    说完,梦然示意恭候在一旁的服务员倒酒,然后轻轻拿起一杯,旋转了一下,酒液细腻浓郁,好像丝绸一样在杯壁上滑动着。

    “来,清总。”梦然把酒拿给司徒清。

    可是司徒清只是拿起来闻了一下,又放了回去。

    他还是不想喝酒,陪着陈媛过来看看还行,但是司徒清没有什么娱乐的心情。

    “清姐夫,你把手机给我一下。”陈媛突然说。

    司徒清看着她:“手机?”

    “是啊,给我一下。”陈媛伸着手,很坚持的样子。

    司徒清以为她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突然需要打电话,于是就从包里摸出手机递给了她。

    陈媛一拿过手机就笑起来,对梦然说:“清姐夫不喝酒的原因我知道,那是因为没有得到迟迟姐的允许!”

    “你想要帮他请示一下?”梦然一点即通。

    司徒清对陈媛说:“没这个必要,还给我。”

    “清姐夫,你看我的情绪都被梦然小姐调动起来了,你就让我给迟迟姐说一声嘛!”

    “不行。”司徒清觉得为了这件事情去惊动白迟迟简直就是个笑话。

    他愿意喝就会喝,白迟迟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陈媛看到他脸色有些不好看,有点尴尬的想要把手机还给他,可是她的手才伸到一半,就被梦然给截住了。

    “陈助理,电话给我!”

    “不好不好,梦然小姐,别开玩笑了!”陈媛去抢,梦然却笑着躲开了。

    司徒清看着两个女人抢手机,有点哭笑不得。

    这叫什么事,早知道会碰到梦然就不来了,这个人可不是一般的爱玩爱闹。

    “都别抢了,拿来。”司徒清站起来。

    他突然的举动把梦然吓了一跳,手一松,叮咚一声,手机掉到了红酒杯上,然后打翻了。

    那些香醇的酒在桌子上缓缓的流动着,司徒清的手机就这么慵懒的躺在里面。

    “糟糕了!”陈媛捂着嘴,一把将手机拿起来,可是已经晚了,手机的屏幕闪烁了几下,熄灭了。

    “进水了吗?哦,不,是进酒了!”梦然看了一眼,轻描淡写的说。

    陈媛着急的说:“怎么办,好像真的被酒给弄得关机了!”

    “这也是手机的幸运,这一杯酒已经抵得上它的身价了呢!”梦然拿起自己的杯子,细长的手指轻轻的敲了敲。

    司徒清不会为了一个手机跟女人发作,他只是皱着眉说:“给我看看。”

    “清姐夫,怎么办?你不是还要跟迟迟姐通电话的吗,这下子可麻烦了。”

    “有什么麻烦的,如果司徒夫人要找他,打你的电话不也一样?”梦然惹了祸,却一点都没有惭愧的意思。

    她是一个被男人宠坏了的女人,区区一个手机,何足挂齿。

    “媛媛,没关系。”司徒清看到陈媛的眼泪都要出来了,微笑着安慰她。

    确实,手机进水了无所谓,这也是生活中常见的情况。

    “都怪我,闹什么呢!”陈媛懊恼的说。

    “行了行了,这里距离太升路很近,那里是手机一条街,我们去买一个就是了。”司徒清拍拍陈媛的肩膀。

    “真的?”

    “真的,我们走吧。”司徒清心想,这样也好,可以趁着这个机会离开兰桂坊。

    他很不喜欢被人逼着喝酒,哪怕是陈媛,哪怕是梦然,都不可以。

    “梦然小姐,实在是对不起,我们总裁的电话很重要......”陈媛抱歉的对梦然说。

    看到他们要走,梦然很不高兴。

    “那就这样吧,你慢慢玩。”司徒清懒得说太多,拉着陈媛就要离开,丝毫都不犹豫。

    “清总,你们真是不够意思,亏我还把老霍的珍藏都给拿来了!”果然,梦然在背后说道。

    司徒清回头看着她:“老霍的珍藏很名贵,配你正好。”

    “看你这么会说话,那好吧!”梦然被逗笑了。

    司徒清带着陈媛来到酒吧门口,对她说:“把电话给我,我把卡拿出来。”

    陈媛乖乖的点点头,把已经关机的电话交给了司徒清。

    “哎呀,我的包寄存在里面,差点忘了!清姐夫,你先出去等我一下好了!”陈媛突然反应过来。

    司徒清点点头:“快点出来。”

    看到他走出兰桂坊的大门,陈媛匆匆回到前台拿到自己的包然后跑到梦然身边。

    “这酒没有让你们清总喝,让他的手机喝了,真的是浪费!”梦然不满的看着陈媛。

    “没有浪费,这是个好机会!给你,十点钟白迟迟会打电话去酒店房间找司徒清。”陈媛边说边从包里摸出房卡交给梦然。

    跟司徒清一起出来的时候,陈媛就说为了好保管,让他也把房卡放在自己的包里。

    “哦?”梦然接过房卡,似笑非笑的看了看陈媛。

    “记住,等接过白迟迟电话之后,你就快点出来,然后把房卡还放在我房间门口的地毯下。”陈媛回头看了一眼门口,没有司徒清的身影。

    梦然笑着说:“只是让我做一回声优?”

    “不管你怎么做,反正要让白迟迟误会,然后接下来就交给我好了!”陈媛边说边走着。

    梦然拿着房卡,笑着摇了摇头说:“真有意思,这件事情越来越有趣了!”

    桌上,所谓老霍的酒其实就是梦然自己买下来的,她本来想要给司徒清下点药,可惜司徒清却执意不肯喝。

    现在只能去司徒清的房间里演一场独角戏。

    梦然微笑着举起杯,缓缓的喝掉了里面的酒,她觉得应该培养一下情绪,到时候就会演得更加逼真。

    “陈媛,你的鬼心思这么多,我竟没有看出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