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老公太凶猛1278
    司徒清和陈媛一起回到家的时候,厨房里已经传来了阵阵香气,这是张妈炖的鸡汤在召唤着大家的胃口。

    “老婆,你怎么又跑到门口来了!”司徒清一眼就看到了白迟迟正倚着门扉盼夫归。

    “我在等你。”白迟迟蹒跚着走过来,司徒清赶紧上前一步扶着她。

    “都说了现在天气凉了,站在风口不好,一会儿又该说头疼了!你怎么就是不听话?”司徒清心疼的说。

    白迟迟笑着摇摇头:“我不觉得冷!”

    “你这是错觉知道吗?怀孕之后体温升高,其实最容易感冒了!”司徒清把白迟迟带回到了客厅里。

    陈媛默默的跟在他们身后一句话都懒得说。

    每次看到这种场面就让她五内俱焚,怎么白迟迟就这么好命,有一个疼她疼到骨子里的好老公。

    “清,你去洗洗手,今天有你喜欢的手抓肉。”白迟迟推着司徒清向餐厅走。

    “是吗?很好,中午吃了日本料理,嘴里淡得......”司徒清一回头看到陈媛,把后半句话咽了回去。

    因为他知道陈媛喜欢日本菜,才会特意带她去吃的,而他自己却并不怎么感兴趣。

    现在这么一说,被陈媛听到了肯定会觉得不高兴。

    “媛媛,你也一起去吃午饭的?”白迟迟听出来了,笑着对陈媛说。

    “是啊,清姐夫说我辛苦,非要请我吃饭。”陈媛当然明白了司徒清话里的意思,可是却没有表现出来自己的情绪。

    “日本菜确实清淡,晚饭也有你喜欢的......”白迟迟还没有说完,陈媛就站了起来。

    “迟迟姐,清姐夫,我先上楼去换件衣服。”

    白迟迟楞了一下:“哦,好,你去吧。”

    陈媛走了几步,又回头对白迟迟说:“日本菜我很喜欢,中午吃得很好。”

    “你喜欢就行。”

    等到陈媛上楼去了,司徒清对白迟迟说:“你别怪媛媛态度不好,一定是刚才我说的话被她听到了。”

    “我怎么会怪她?你请她吃饭是因为你觉得心里有愧对不对?所以不喜欢的日本菜也得硬着头皮去吃。”白迟迟笑着在司徒清的胸口捶了一下。

    “要说有愧,我还真是不能否认。”司徒清看了看楼梯,陈媛已经不见了身影。

    他又对白迟迟说:“那个吴德勇的事情,我觉得你也是错怪陈媛了,要不下次审讯的时候你跟我去听听?”

    “所以,你说对陈媛有愧,一是因为吴德勇绑架了她,二是因为你放她鸽子吗?”

    “算是这样吧。”司徒清点点头。

    白迟迟看着他:“好吧,我跟你一起去,听听他是怎么说的。”

    “那就说好了,到时候我来接你。”

    “暂时不说这个了,快去洗手吃饭!”白迟迟拉着司徒清的手,来到了餐厅。

    过了一会儿,陈媛也下楼来,换了一身休闲的衣服。

    “媛媛,我们正说到吴德勇呢。”白迟迟看了一眼陈媛说道。

    陈媛脸色一变。

    “说他什么?”

    司徒清说:“也没什么,我想带迟迟去看审讯,你要不要去?”

    “我不去,我不想看到那个人!”陈媛情绪有些激动。

    白迟迟镇定的看着陈媛,她觉得陈媛现在的反应好像有点太夸张了,就算是被绑架过,当初可不是这样的。

    在陈媛被绑架的第二天,她就若无其事的去上班了,现在怎么一听到吴德勇的名字就如此惊慌失措。

    她是不是心里有什么鬼?

    “那就不去,别这样。”司徒清倒是觉得陈媛可能是因为后怕,所以才会紧张。

    陈媛颤抖着说:“清姐夫,你为什么要带迟迟姐去看这种东西,有什么好看的?”

    “媛媛,是我想去听听他怎么说,这个人之前跟我接触过几次,并不是穷凶恶极的样子。”白迟迟说。

    “他不是,那谁是?迟迟姐,被绑架的人不是你,所以你才会这么说吧!”陈媛愤怒的说。

    司徒清怕白迟迟会受到陈媛的语言攻击,马上就说:“行了,媛媛,迟迟不是那个意思。”

    “清姐夫,吴德勇都被警察当场抓住了,他们审判他就好,你们去凑什么热闹!”

    “媛媛!”司徒清皱起眉头呵斥。

    白迟迟摇摇头说:“算了,媛媛,你不去是对的。可是我很好奇他会说些什么。”

    “随便你!”陈媛说完,饭也不吃,转身就跑到了楼上去。

    司徒清对白迟迟说:“老婆你别介意,可能是媛媛心里有阴影,她不是针对你的。”

    “恩,可能是这样。”白迟迟也不再说什么,让张妈上菜。

    陈媛回到房间里,赶紧给肖爷的人发去短信。

    “白迟迟和司徒清会去听吴德勇的审讯,怎么办?”

    不一会传来了回音,陈媛赶紧拿起手机凑到眼前:“没问题,可以去。”

    陈媛这才松了一口气,看来肖爷已经安排好了,司徒清和白迟迟应该听不到什么对自己不利的消息。

    太好了,就让你去,看你回来还有什么话好说!

    陈媛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

    反思一下,刚才是不是有点过了,不会被白迟迟看出什么来吧?

    因为陈媛一直都很担心,吴德勇要是坚持他以前的那些说法,肯定会引起更大的麻烦。

    不但警察会介入,可能白迟迟听到了以后会跟司徒清撒娇,让他重新展开调查。

    说不定就是因为这个人,搞得自己前功尽弃。

    现在有了肖爷的承诺,陈媛总算是放下心来。

    想了想,她还是决定下去吃饭,不能让白迟迟趁着她不在的时候,又跟司徒清说自己的坏话。

    但是陈媛这次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因为当她重新回到餐厅的时候,白迟迟和司徒清正在说着宝宝的事情,压根儿就没有提吴德勇。

    “迟迟姐,对不起,我刚才情绪失控了。”陈媛低着头走到桌子旁边。

    “没关系,快点坐下来吃饭吧,凉了可就不好吃了!”白迟迟大大方方的说。

    司徒清看着陈媛:“以后遇事冷静点,怎么这么冲动?”

    “是,我错了。”

    “错倒是没错,只是你要学着控制自己的情绪才好。”司徒清说话的口吻就跟家里的大哥一样。

    陈媛心里尽管不舒服,也只能忍耐着。

    “迟迟去听审讯,是对你关心的表现,媛媛,你得认清别人的出发点。”司徒清觉得陈媛对白迟迟有点不礼貌,所以口气也就严厉了不少。

    白迟迟笑着说:“好了好了,快吃饭吧!”

    时间过得很快,几天之后司徒清就带着白迟迟去了派出所,又一次见到了吴德勇。

    这次司徒清和白迟迟依然是在隔壁房间。

    他们看得到吴德勇,但是吴德勇却看不到他们。

    警官依照惯例问了几个简单的问题,然后就到了关键的时候,提到了陈媛的身份。

    “你跟被害人陈媛是不是老乡?”警官严肃的问道。

    白迟迟紧张的看着吴德勇,司徒清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背,让她放松点。

    “不是。”吴德勇老老实实的说。

    白迟迟叹了一口气,果然啊。

    接着警官又问:“你到底是不是青山乡的人?”

    “我不是,陈媛才是。”这一次,吴德勇的话让白迟迟大吃一惊,他怎么改变了当初的说法。

    倒是司徒清,长舒一口气说:“看来这小子学乖了,知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你上次说,陈媛不是青山乡的人,是出于什么考虑?”

    吴德勇眼神里有着一丝恐惧掠过,白迟迟看得清清楚楚,她的眉头皱了起来。

    “我,我,我是想要找点借口为自己开脱!报告政府,我上次说的都是假的,陈媛确实是青山乡的人,她对我也还不错,我这是恩将仇报,十恶不赦!”吴德勇说着说着眼泪都出来了。

    白迟迟紧紧的盯着他的眼睛,想要知道他究竟有没有说谎。

    “老实点!哭什么哭,有什么说什么,不许隐瞒!”警官看多了这种场面。

    吴德勇点点头:“好,我老实交代!我其实是个盲流,这腿也是在碰瓷的时候出了意外被撞断的!有一次在街上捡到一张身份证,就是吴德勇的。”

    “所以你就冒充他行骗?那你怎么会知道青山乡的风俗人情?”

    吴德勇苦笑着说:“农村好多地方不都是一样的吗,我不过是胡扯的而已。”

    “你为什么绑架陈媛?”

    吴德勇沮丧的说:“因为我的谎言被揭穿了,我以为是陈媛告的状,怀恨在心,这才绑架她想要找点钱。”

    “所以,你从头到尾都在撒谎?”

    “是的。”

    看着审讯室的吴德勇那种无奈而惊慌的样子,白迟迟沉默了。

    司徒清拉着她的手说:“老婆你看,还是警察专业,没几天他就全部承认了。”

    虽然白迟迟亲耳听到了吴德勇的供述,但是她心里还是有些疑问,因为这变化实在是太快了。

    怎么回事,以前吴德勇不是说过了,陈媛压根就不是青山乡的人,她是于贝贝的?

    “那张火车票是怎么回事?”警察问道。

    吴德勇抬起头:“是我在火车站捡到的,想要混淆视听,扰乱警察办案!”

    “你还真是有些反侦察的能力!”警官摇着头说。

    “因为当时想要栽赃陈媛,挑拨她和司徒夫人的关系。”吴德勇的话让白迟迟和司徒清都有些无语。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