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老公太凶猛1279
    “这又跟司徒夫人有什么关系?”警官皱起眉头。

    吴德勇说:“因为我去司徒家的时候,感觉到陈媛一个陌生女人呆在人家两口子的家里,肯定会有很多不方便,所以我觉得可能这里有机会。”

    “这是什么理由?你不知道陈媛是司徒清的救命恩人吗?”警官觉得吴德勇纯粹是在挑事。

    “是,我知道,可是这女人嘛,总归是心眼小的。”吴德勇搓着手,露出一个戏谑的表情。

    警官看着他:“严肃点!”

    “是是是,我也知道是我小人之心度司徒夫人之腹了,她并没有对陈媛有什么猜疑,还让我别胡说。”因为后来白迟迟放弃了对那张火车票的继续追问,所以吴德勇才这么说。

    这时候,司徒清意味深长的看了看白迟迟。

    “行了,继续交代你的问题,你绑架陈媛准备要多少赎金,有没有撕票的打算?”

    “没有没有,我就是求财,不会害命的!”

    审讯室里继续着对吴德勇的审问,司徒清扶着白迟迟站起来,对警察表示了谢意,然后走出派出所。

    “迟迟,我要跟你道歉,我不应该怀疑你。”司徒清和白迟迟走在大街上。

    白迟迟摇着头说:“不,我真的给过吴德勇一些钱,因为他确实说了一些对陈媛不利的话,凭良心说,我当时真的以为陈媛是有问题的。”

    “现在你也听到他怎么说的了,一切都是这个人在捣乱,害得我跟你争执。”司徒清抱着白迟迟的手紧了紧。

    白迟迟心里再有什么疑问都不可能再继续了,确实,吴德勇已经把事情都说得很清楚。

    表面上来看,两个人的误会终于解除了,但是白迟迟和司徒清都不知道,这件事情背后的玄机。

    不过除了他们,还有一个人对这件事情也很关注,那就是很久都没有露面的秦雪松。

    虽然离开了白迟迟,但是秦雪松却没有放弃过对她的守护,他一直都默默的在观察着在她身边发生的一切。

    吴德勇被司徒清带回公司上班的时候,秦雪松就开始注意这个人的一举一动了。

    因为他觉得很蹊跷,一个碰瓷的人怎么会被司徒清看中,并且还给他很优厚的待遇。

    这个吴德勇应该是有什么来头的。

    很快,秦雪松就查到了吴德勇是陈媛的老乡,他不禁觉得自己想多了,司徒清不过是爱屋及乌而已。

    谁知道没有过多久,当陈媛从欧洲度假回来之后就发生了被绑架的事件。

    吴德勇当场被捕,锒铛入狱。

    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老乡吗,怎么会变成一起性质恶劣的刑事案件?

    秦雪松觉得很不可思议,所以他找人托关系去见了吴德勇。

    当时吴德勇还一口咬定说陈媛在撒谎,还说了那张火车票和于贝贝的事情。

    “你什么意思?难道说陈媛不是青山乡的人?”秦雪松本能的觉得这里面有很深的渊源。

    吴德勇点点头:“我不管你是什么人,反正我说的都是事实。”

    “然后呢?”秦雪松给吴德勇点了一支烟。

    “然后我就被开除了!一切都是那个女人在搞鬼,如果不是她在司徒清耳边吹了什么风,我怎么会被抓起来?”吴德勇接过烟,狠狠的抽了一口。

    秦雪松笑着摇摇头:“这怎么能怪她,你被抓起来是犯了绑架罪,她是受害者。”

    “狗屁,她是什么受害者,我才是!这位小哥,你可不要小看了陈媛,那丫头神通广大着呢!现在连警察都说我是冒充的,我冒充一个青山乡的农民干啥,又不是什么好地方!”吴德勇一肚子的怨气,好不容易有人肯听他发泄,所以一股脑的说了很多很多。

    “那是因为警方调查过了,陈媛确实是青山乡人,你不是,他们不会乱说话的。”秦雪松一边说一边观察着吴德勇的表情。

    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秦雪松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谁在撒谎,他的判断是八九不离十。

    买卖古董房子需要一双慧眼,千锤百炼的秦雪松已经熟练掌握了这项技能。

    “他们可能是不会乱说话,但是青山乡的那些人呢?谁能保证他们不是被买通的?我还不知道那里的村官,一个个够黑的,把我们的地震赔偿金都......”吴德勇突然闭上了嘴,可能他也觉得自己说的有点太多了。

    眼前这人是干什么的,吴德勇并不知道。

    “你是说,陈媛找人把当地人都摆平了,他们全部都站在她那一边,一起集体陷害你?”秦雪松觉得吴德勇没有说谎,但是这也太离谱了。

    陈媛不过是个年轻的姑娘,她有什么本事改变别人的出身?甚至还可以抹煞掉吴德勇所有的过去。

    如果真是那样,陈媛确实不能小觑,这里面的水远远比想象中的更深。

    “是啊,就是这样的!村民是惧怕村官,所以也不敢说实话,我现在被关起来了,连个对质的机会都没有。”吴德勇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后脑勺。

    “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我相信总会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只不过,你绑架陈媛是事实,这一点你自己也不能否认。”秦雪松又给吴德勇点了一支烟。

    吴德勇狠命的吸了一口,被呛得咳嗽了老半天。

    “你慢点,没人跟你抢。”秦雪松知道被关押起来的人是没有烟抽的,除非有关系。

    吴德勇摇着头说:“绑架她确实是我干的,可是她也不能弄得我成了无名氏,如果判了我死刑,我的坟头上连个碑都没法刻字,这不是整得我连祖宗都不敢去见了?”

    “有问题你可以提出来,要不要我替你请个律师?”

    听了秦雪松的话,吴德勇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希望。

    “真的?可是你又是什么人,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骗我!说实话,我都有点怕了。”

    “我是什么人你不必知道,可是我绝对不会害你,而且我相信你说的话。”秦雪松挺直腰,看着吴德勇说。

    吴德勇半信半疑的说:“我还得仔细想想,你们这些城里人太恐怖了,闹不好又是给我挖坑让我跳呢!”

    “行,你想好了之后我再来,你需要多少时间?”秦雪松很愿意帮吴德勇打这场官司,因为这件事情牵涉到了陈媛。

    而陈媛,是白迟迟身边最大的隐患。

    单纯的白迟迟怎么会是陈媛的对手?加上听了吴德勇的话之后,秦雪松就更加担心了。

    陈媛那么有手段,她的背景一定很可怕,来头也不会小。

    这样的人为什么要处心积虑的潜伏在司徒清的身边,她是主动来接近司徒清,还是受了什么人的差遣?

    秦雪松越想越觉得白迟迟的处境堪忧,所以他想借着律师的关系走司法程序,好好调查一下陈媛。

    “给我一个星期时间。”吴德勇也是吃一堑长一智,吓得不敢轻易相信别人的好意了。

    秦雪松点点头:“可以,希望你说的都是实话。”

    “绝对的!”

    但是秦雪松没有想到的是,这短短一个星期之后,一切都发生了变化,甚至可以说是大反转。

    因为吴德勇把之前的话全部都给推翻了,他再也不说陈媛在撒谎,而且乖乖认罪伏法。

    这是怎么回事?

    秦雪松仔细想了想,觉得在这一个星期之内,吴德勇的身上肯定发生了什么重大的变故。

    难道是陈媛背后的力量在发挥作用?

    强大到可以令一方乡民全部说假话的势力可不是什么简单的组织,他们要想另一个人闭嘴,有的是办法。

    吴德勇在监狱里肯定是遭受了令他胆寒到不敢再说实话的打击报复,所以他宁愿坐牢都不愿意再提到陈媛的来历。

    现在怎么问都没有办法了,秦雪松很清楚这一点。

    他是有过这种经历的,当你受到比生命危险更加恐怖的威胁时,那你就最好乖乖听话。

    否则,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痛苦就会降临到你的身上。

    吴德勇绝对是这种感觉。

    算了,既然如此,那就只能靠自己的力量去帮助白迟迟摆脱困境了危险。

    秦雪松想到目前已经没有了证据说明陈媛是假冒的,那就只能静观其变,看看有什么合适的机会。

    最好是能够一击即中,因为通过陈媛被绑架的事件,司徒清对她又加深了一层信任和疼惜。

    如果没有切实的证据,又会引起司徒清和白迟迟之间的矛盾,到时候不是事与愿违了吗?

    所以,秦雪松没有贸然跟白迟迟联系。

    肖爷派去的人已经把吴德勇收拾得服服帖帖,所以才会让陈媛放心大胆去做她的任务。

    当白迟迟和司徒清回到家里的时候,陈媛假装可怜,缩在沙发上呆呆的看着电视,可是视线却完全不在屏幕上。

    “媛媛,我们回来了。”司徒清跟她打招呼。

    “吴德勇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你就安心等他被判刑的消息吧!”白迟迟故意对陈媛说。

    陈媛站起来,眼含泪花,颤抖着说:“清姐夫,迟迟姐,你们真的去听了审讯了?他真的承认了?”

    “是,所以你以后别想太多,这个人绝对会彻底从你的生活中消失!”司徒清打了个包票。

    他不会再让吴德勇这种人接近陈媛,也不会轻易让陈媛受到伤害,这一次他真的觉得很内疚。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