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老公太凶猛1283
    白迟迟直直的站在街头,一只手拿着糍粑碗,一只手抓着十块钱,听天由命的看着电三轮,一瞬间脑子里一片空白。

    就在老板变形的脸凑到跟前的时候,白迟迟只觉得有一双有力的大手从背后抱住她的腰,狠命的向后拉去。

    “天啊!好险好险!”听到别人发出的惊呼声之后,白迟迟这才回过神来。

    电三轮已经从刚才她站着的地方风驰电掣的开了过去,白迟迟从来都没有想到这种车也能达到如此的速度。

    傻傻的看着那辆车消失在街头,只有面前几个滚落的菠萝提醒着她这不是一个梦。

    “你怎么搞的,明明看到城管来了,居然还敢站在街中间!”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到白迟迟的耳边。

    带着心疼,焦急和劫后余生的庆幸的声音。

    白迟迟此刻也是后怕得站也站不稳,她软软的靠在身后那人的胸口,呼呼的喘着气。

    “迟迟,你是个孕妇,怎么可以一个人上街!”身后的人疼惜的抚着她的肩膀。

    好不容易白迟迟才在混乱的脑子里搜寻到了这声音的主人,她半信半疑的回头一看,果然看到了那张充满了担心和生气的脸。

    “雪松啊!”白迟迟大叫一声。

    秦雪松心有余悸的看了看地上的菠萝和追赶那辆三轮车的皮卡的影子,皱起眉头对白迟迟说:“吓得我差点丢了魂,你这个时候跑到街上干什么?”

    “雪松,真的是你吗?”白迟迟也顾不上那么多了,转身盯着秦雪松的脸,还伸手在他胳膊上打了一下。

    秦雪松哭笑不得的说:“可不是我吗?”

    “你,你怎么突然冒出来了?天啊,这是怎么回事?”白迟迟惊喜的说。

    “走走走,去安全的地方说。”秦雪松扶着白迟迟,穿过那些被刚才的一幕吓得胆战心惊的人们,向着公园里走去。

    白迟迟一边走,一边对秦雪松说:“你到底去哪里了?我每次打你的电话都说无人接听!我还问了好些同学,他们都不知道你的消息,好像你人间蒸发了一样!”

    “好不容易见面,能不能说点吉利话?我不过是出趟远门,怎么就人间蒸发了?”秦雪松带着白迟迟走到公园里,把她安顿在一张长椅上,这才伸手抹去额头上的冷汗。

    白迟迟手里还拿着那个碗,里面还残存着两块糍粑块儿,另一只手上的十块钱却已经不知去向。

    “你要不要吃?是手工的红糖糍粑,可好吃了!”白迟迟讨好的把碗递给秦雪松,好歹人家现在算是救命恩人。

    秦雪松瞪大眼睛:“你还惦记着吃?迟迟,我要怎么说你才好?”

    “我是因为刚才没有给钱,所以才去追那个糍粑老板的,一时心急就忘了自己身在何处嘛!”白迟迟笑着说。

    秦雪松摇着头:“你竟然还笑得出来?刚才吓得我快要脑浆炸裂了!”

    “这不是安全了吗?”白迟迟看秦雪松对她的红糖糍粑不感兴趣,又缩回手,自己吃掉了。

    “迟迟,你怎么还跟以前一样单纯,原本我以为你会变得成熟世故一些,所以才放心离开的。”秦雪松的心里依然对白迟迟充满了疼爱,只是没有表达出来。

    白迟迟笑着说:“难道差点被车撞到了之后就得痛哭流涕,吓得瑟瑟发抖吗?我这人你又不是不知道,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就会好好总结经验教训,却不会沉浸在后怕之中。”

    “这倒是。”秦雪松拿过白迟迟手里的空碗丢进垃圾桶之后,这才走回到她身边坐下。

    “你不是说你放心离开了吗,怎么会在这样紧急的关头突然现身,还救我于危难之中?”白迟迟镇定下来之后,恢复了冷静,她疑惑的看着秦雪松说。

    “这个嘛......”秦雪松抬头看了看那些飘黄的银杏叶,耸耸肩没有继续说下去。

    白迟迟着急的说:“你快点说啊,是你刚好回来路过这里,还是你在悄悄的保护我?”

    “我是走过一段时间,后来我打听到你和司徒清已经和好了,所以我又回来了。”秦雪松不想让白迟迟知道自己一直都在她的周围,所以撒了个谎。

    “那你这个时候出现在公园门口是怎么回事?”白迟迟有点怀疑,因为事情太巧了。

    秦雪松笑着说:“我来看菊展啊,谁知道才刚刚走到公园门口就看到一个馋猫孕妇站在街头差点被三轮车给撞到。”

    “真的?”白迟迟眯着眼睛盯着他看。

    “真的,所以说有些事情是注定了的,我也没有办法!注定你这次只是有惊无险。”秦雪松的笑容温暖,眼神平和。

    白迟迟半信半疑的点点头:“那好吧,我就相信你是偶然救了我,但是我们再见是必然的,怎么都不可能老死不相往来,又不是有着深仇大恨的人!”

    “你是这样想的?”秦雪松听到白迟迟说她相信两人会再次重逢,心里还是很安慰的。

    “当然了,你暂时离开是为了我好,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因为那个大勇的事情,导致清对你产生了误会,我其实觉得很对不起你,你又没有什么错。”白迟迟很诚恳的说。

    秦雪松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司徒清在气头上,他那种牛脾气不是一般人可以轻易修改的,所以我觉得暂时避开一段时间比较好。”

    “他其实也没有真的怪罪你,你知道吗,他现在为了希望工程很努力的在做筹备,而且对我非常好!”白迟迟还是很希望可以让两个男人冰释前嫌。

    因为对她来说,司徒清是挚爱的人,而秦雪松却是亲人一样的存在。

    这样的关系,如果闹得水火不容,让夹在中间的白迟迟也是十分为难而痛苦的。

    “只要他对你好,我做什么都是愿意的。”秦雪松看到白迟迟的表情,还是很欣慰,至少他认为自己的离开是值得的。

    白迟迟笑着说:“既然你都已经出现了,不妨跟我一起去见清,把误会说开了不就好了吗?”

    “算了,他对我的成见可不是一时半会就可以消除的,这还需要时间慢慢来。”秦雪松虽然表面上从白迟迟的生活中消失了,其实他一直都在观察关心着她。

    白迟迟因为司徒清没有再提起秦雪松,就以为这件事情就算是过去了。

    而秦雪松却不这么认为。

    都是男人,所以更加了解男人。

    如果现在司徒清知道了秦雪松在公园门口救了白迟迟,绝对不会相信这是偶然。

    秦雪松不想让他们已经平静下来的日子再起波澜。

    还是再等等,如果有合适的契机,再跟司徒清好好谈谈,现在可不是个好机会,说不定还会弄巧成拙。

    “他对你没有成见的,只是大勇在中间起到了不好的推动作用而已,清其实挺讲道理。”白迟迟摆着手,脸上带着一丝焦急。

    秦雪松笑了笑:“你对他倒是很了解。”

    “某些方面我不敢保证百分之百了解他,可是他的为人我还是很清楚的,他不是那种钻牛角尖的男人。”白迟迟还是在为自己的男人说话,这说明她是很在乎他的。

    秦雪松也听出来了,虽然心里有些小小的失落,但是看到白迟迟对司徒清很信任,他也觉得安心。

    就怕司徒清和白迟迟相互猜疑,那样就会让陈媛有乘虚而入的机会。

    “那就好,只是我现在还不想见到他而已。迟迟,你最近生活得还好吗?”秦雪松岔开话题。

    白迟迟点点头:“挺好的,只不过清忙着希望工程的事情,所以有时候会出差。”

    “所以你觉得离开他有些不开心?”

    “也不是,只是他总是带着陈媛,我多少有点介意,不过又不可能直接说出来。”白迟迟显得有点困扰。

    秦雪松笑着说:“为什么要介意,既然你相信他,就要给他足够的空间和时间。”

    “可是陈媛这个人我觉得,唉,反正经过了一些事情之后,我对她的感觉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白迟迟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之前她在陈媛面前的大度和宽容,还是有些硬撑着的,这是为了让陈媛看清楚形势而已。

    白迟迟认为,只要自己装作不介意,就说明她和司徒清之间是绝对没有缝隙可以让陈媛借题发挥的。

    可是,从心里来说,她其实还是多少有些不放心。

    倒不是因为司徒清,而是陈媛,这个女人实在是太有心计,太会钻空子。

    这一次去成都,陈媛把自己撇得那么干净,却偏偏冒出来一个梦然,是巧合还是有人故意安排的?

    白迟迟不敢肯定。

    “陈媛没有什么好怕的,只要你相信司徒清不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情来,那么不管是陈媛还是别的女人,都不会有机会伤害到你们的感情。”秦雪松好像看穿了白迟迟的心思。

    “真的吗?”

    “当然了,我之所以暂时离开,就是为你和司徒清创造一个相互理解和宽容的环境。”秦雪松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白迟迟点点头:“也许是这样的,因为你走了之后,清好像没有了顾忌,也不再跟我产生什么矛盾,一切都只在于我。”

    “对,只要你对他没有怀疑,他就会全心全意的对你。”秦雪松苦口婆心的说。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