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老公太凶猛1285
    陈媛跟司徒清一来到公司就见到了罗会安站在总裁办公室的门口,看样子好像有些着急。

    “怎么了?”司徒清走过去。

    罗会安低声在司徒清的耳边说了一句话,陈媛心里马上就不舒服起来。

    这是什么意思,又要瞒着自己吗?

    说是总裁助理,结果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权力插手,罗会安表面上没有再跟在司徒清身边,可是事无巨细都是他在打点。

    陈媛觉得有一种被架空的感觉。

    其实她哪里知道,罗会安是因为觉得陈媛太年轻,所以不想给她太大的压力,有什么需要斟酌的事情都没有丢给她处理而已。

    可惜,陈媛一点都没有领情,反而觉得很生气。

    “原来是这样,倒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待会我跟几个董事开个小会研究一下。”司徒清很淡定的说。

    陈媛默默的走到她的办公隔间去,但是却竖着耳朵在听司徒清和罗会安究竟说些什么。

    “问题不大,但是因为涉及到了市政厅,所以......”罗会安不像司徒清,他是司徒集团的老臣子,所以很熟悉公司的整个运作,也知道哪些人是得罪不起的。

    “市政厅也不能拿着鸡毛当令箭,我会找他们好好谈谈的。”司徒清的神情很自信。

    罗会安点点头:“那好吧,我是担心总裁会感到为难,既然你觉得事情不严重,我也就放心了。”

    “陈秘书你认识吧,他跟我的交情不错,在这件事情上肯定会替我说话的。”司徒清的人脉也不错。

    “就怕这次招标......”罗会安的声音又小了一些,陈媛着急的想要听清楚,可就算她全神贯注,也听不到。

    司徒清笑着说:“全部都是走的合法手续,他们找不到我的漏洞,你就放心吧。”

    “但是如果上头把工程指给有关系的人,我们该怎么办?”

    听了罗会安的话,陈媛心想原来他们在说希望工程的事情,又有什么新的情况发生了吗?

    “不理会就是,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司徒清毫不犹豫的说。

    “行,总裁这句话说到我心里去了。”罗会安这才显得轻松了一些,脸上也有了笑容。

    司徒清拍拍他的肩:“好,你去做事吧!”

    罗会安点点头,这才走到陈媛跟前说:“媛媛,最近跟罗毅怎么没有联系了,有时间到我家里来玩。”

    “是,因为从四川回来太忙了,实在是很抱歉。”陈媛笑着说。

    “也是啊,等这一阵子过去就好了。”罗会安很喜欢陈媛,当然愿意她和儿子多来往。

    司徒清走到办公室门口,回头看着罗会安说:“现在是办公时间,你一向公私分明的,可不要想利用随便进入我办公区的这点便利挖我的人!”

    “总裁言重了,我不过是闲聊两句。”罗会安笑着对陈媛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开了。

    陈媛看到司徒清马上就要进办公室里,就对他说:“那个,清姐夫,哦,总裁,罗助理有什么事情这么着急,一大早就等在这里了?”

    “没什么,说是有几个关系户走后门想要接我们的工程。”司徒清停下脚步。

    陈媛皱起眉:“关系户?”

    “对,找到市政厅去了,老罗怕我铁面无私弄得介绍人下不来台,所以跟我说一声。”司徒清的表情看上去好像并没有太当回事,边说边推开办公室的门。

    陈媛心想,也不知道这件事情跟梦然有没有关系,如果她可以接到司徒集团的工程就好了,就当是个顺水人情。

    仔细一想,梦然跟政界的人好像也挺熟的,说不定她还真的动用了某些关系。

    不过陈媛现在可不敢去问司徒清,万一被他怀疑就麻烦了。

    看到司徒清的背影消失了之后,陈媛这才坐下来开始整理自己的工作报告。

    也不知道肖爷那边有什么消息,陈媛有时候会觉得很迷茫,因为她和肖爷是单方面的联系,肖爷很少给她指示和信息,只给了一个大方向,就是让司徒清乱了心魄。

    陈媛知道白迟迟就是司徒清的软肋,而她只需要针对白迟迟下手就行了。

    不过肖爷跟司徒清到底有什么恩怨,陈媛却一无所知。

    上次摆平了吴德勇,陈媛就没有再给肖爷的人发去过信息,她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了结了。

    既然已经安全脱身,那就不要再想那么多,吴德勇这几年肯定是出不来的。

    陈媛现在着急的是梦然和司徒清两个人的剧本,如果按照陈媛的设想,司徒清早就应该跟梦然发生点什么,然后才好拍下证据给白迟迟看。

    那样的话,远比之前在成都,梦然只是一个声优的演出要来得更加汹涌。

    真凭实据在手,白迟迟再怎么装淡定也是徒劳的了。

    如果这次司徒清所谓的市政厅介入之事跟梦然有关就好了,也可以顺理成章的让他们见个面。

    只要两个人有了机会,还怕不能制造所谓的绯闻吗?

    陈媛心里乱七八糟的,一会儿想着梦然,一会儿想着肖爷,总之就没有个舒坦的时候。

    就在她心烦意乱,抓着桌上的签字笔无所事事的乱画的时候,包里那个老式手机的信息提示音响了起来。

    陈媛赶紧拿出包,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周围,这才把手机从夹层中摸了出来。

    点开一看,陈媛的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

    “秦雪松曾经探视过吴德勇。”

    不会吧,秦雪松不是已经消失了很长时间了吗?他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而且还去见了被关押的吴德勇?

    在司徒家里呆了这么长的时间,陈媛深刻的意识到秦雪松是一个什么样的关键人物。

    就是因为他,白迟迟才会跟司徒清发生矛盾,而且屡试不爽。

    陈媛心想,这一次秦雪松出现得还真是恰到好处,她本来就觉得最近做什么都不顺利,现在冒出一个这么好的转折点。

    要是把吴德勇的那些所谓供词都栽赃到秦雪松身上,那么司徒清一定会十分愤怒。

    而当司徒清去找秦雪松算账的时候,白迟迟势必会护着那个男人,这样一来,不是又有让他们夫妇反目的契机了吗?

    陈媛的心情一下就好起来。

    现在有两个工作可以做,一是制造梦然和司徒清暧昧的机会,二是把秦雪松作为计划的后备。

    只要这两个条件中的任何一个成立,都足以让白迟迟抓狂,到时候陈媛真的是坐收渔翁之利。

    根本就不需要她亲自出面,一切都可以水到渠成。

    这不是上天的安排吗?

    陈媛忍不住偷偷的笑了起来。

    “叮铃铃......”桌上的电话突然响起来,吓了陈媛一跳。

    她赶紧把老式手机收回去,然后抓起话筒。

    “媛媛,给我煮一杯咖啡。”司徒清的内线。

    陈媛轻轻拍拍胸口:“是,总裁。”

    咖啡的香气在茶水间慢慢的弥漫开来,陈媛一边轻轻的哼着歌,一边搅拌着。

    “天涯呀,海角,觅呀觅知音.....”

    这是陈媛母亲在世的时候很喜欢的一首老歌,每当陈媛唱起这首歌的时候,心里总是浮现出母亲愁眉不展的样子。

    她不是因为心情好才唱歌,而是要提醒自己,时时刻刻都要牢记父亲的惨死,母亲的殉葬。

    不能因为有些小小挫折或者是一点点的进展就停止复仇的行为,这条道路上,陈媛走得也是很蹒跚。

    但是她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不打垮白迟迟誓不罢休。

    “清总裁,您的咖啡。”陈媛端着咖啡进了司徒清的办公室。

    “恩,放下。”司徒清头也没有抬起来,指了指桌上的一块空地方说。

    陈媛把咖啡放好,然后站在司徒清的办公桌前没有马上离开。

    等了一分钟之后,司徒清的视线终于从文件上转移,他伸手拿咖啡的时候才看到陈媛。

    “还有事?”司徒清喝了一口咖啡。

    陈媛笑着说:“没有,我就是怕你太专心工作,看也不看就去拿咖啡杯子,会被烫到。”

    “真是细心,现在没事了,你可以出去了。”司徒清很赞赏的冲陈媛竖了一下大拇指,表扬她咖啡煮得香浓可口。

    陈媛点点头,走了两步又回头说:“之前罗助理说的事情,清总裁你打算怎么处理?”

    “这个跟你没关系,去做你的工作。”可是司徒清却觉得这件事情陈媛帮不上什么忙,也不想麻烦她。

    陈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好的,不过,清总裁有什么吩咐的话尽管说出来,别因为是我而不想下命令。”

    “小丫头,你还抢着要帮我做事!”司徒清笑了起来。

    陈媛看到他的笑容,心里也放松了一些,点点头说:“食人之禄嘛,是我份内的事情。”

    “既然如此,那就给你个小任务好了。”司徒清放下咖啡杯,拿出一张名片来。

    “这是市政厅陈秘书的电话,你帮我联系一下他,就说我今天晚上有事情请他吃饭。”

    陈媛赶紧伸手接过名片。

    “还有,时间地点你都帮我定一下,你查一下日程表,看什么时候合适。”

    “是!不过,为什么清总裁不亲自给他打电话呢?不是显得更有诚意吗?”陈媛有点不明白。

    司徒清笑着说:“有时候,你要办一件事情就必须要符合自己的身份,否则会被认为不礼貌。”

    “是这样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