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老公太凶猛1292
    梦然被送到酒店房间之后,服务员轻轻把她放在床上并且盖好了被子才离开。

    酒店的床很大很软,司徒清特意让经理给梦然准备了一间豪华套房,让她好好的休息。

    虽然对梦然没有什么好感,不过司徒清还是做到了仁至义尽,他哪里知道梦然今天来的目的其实很卑鄙龌龊。

    但是,司徒清不喜欢对女人太粗鲁,特别是跟白迟迟结婚之后,他的心也软了很多。

    梦然昏昏沉沉的一觉睡到了后半夜,直到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似的浪潮袭来她才被迫醒了过来。

    刚刚睁开眼,就觉得天旋地转,梦然死死抓住床单才没有让自己昏过去。

    “哇......”一张嘴,吐得昏天黑地,整个人的肚肠都好像被翻过来了一样。

    “这是在哪里?”好不容易才熬过这阵痛苦的折磨,梦然终于能够看清楚眼前的事物了。

    床头的秽物发出刺鼻的气味,把梦然刚刚平静的胃又给刺激得一阵抽搐。

    什么都吐不出来了,最后胆汁的苦涩味道才让梦然彻底清醒了过来。

    “额,太难受了!”梦然挣扎着坐起来,看着那些呕吐物,又不由得发出一阵阵干呕的声音。

    她努力从床上下了地,跌跌撞撞的走到卫生间去清理自己。

    洗了脸,看着镜子里那个面容憔悴,狼狈不堪的人,梦然的脑子疼得转过弯来了。

    过了很久,她才想起来在喝醉之前做过些什么。

    “哎呀,司徒清在哪里!”

    擦了擦嘴,梦然走出卫生间,看到大床上只有自己一个人睡觉留下的痕迹,她沮丧的叹了一口气。

    看来,司徒清是没有来过这个房间了,怎么会呢,他喝得比自己更多,也比陈秘书更多,难道就没醉?

    梦然跌坐在沙发上,摇了摇头,疼得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

    拿了一瓶依云喝下之后梦然才觉得稍微好了一些,她看到自己的外套和手包都挂在衣帽架上,就慢慢走过去从包里拿出电话来。

    重新坐回到沙发上,打开电话一看,很多很多的微信,短信和未接来电。

    梦然皱着眉头翻开着,都是陈媛发过来的。

    “事情进展如何,你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你不会是真的喝醉了吧?”

    “到底在搞什么鬼,梦然小姐你不会没去吧?”

    一开始都是这样的句子。

    后来,陈媛的话就变了:“怎么回事,司徒清现在回家了,你在哪里?”

    “他上楼回房间去了,难道你没有留住他?”

    “快点给我个回音,你有没有跟他发生什么?”

    一堆一堆的讯息让梦然心烦意乱起来。

    最后一条是在十分钟前发来了。

    “什么动静都没有,你能给我个解释吗?”

    梦然颓然的靠在沙发上,脑子昏沉沉,努力的回想着之前的情况,好不容易才整理出个大概。

    自己之所以会在这个房间,应该是司徒清安排的,如果不是他的话,那就是陈秘书。

    陈秘书?

    梦然惊得出了一身冷汗,难道那个猥琐的男人......

    赶紧站起来跑到床前,梦然捏着鼻子忍着那股又酸又腥的味道,仔细查看着。

    好在最后她得出的结论是,这张床上除了自己,绝对不会有第二个人出现过。

    梦然重重的喘了一口气,离开了那片充满了腐败的地方,回到沙发上坐下。

    看来司徒清还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恶毒,他没有把喝醉的自己跟陈秘书安在一个房间里。

    梦然心里又是挫败感,又是庆幸。

    想了想,她给陈媛打去了电话。

    “喂,梦然小姐你究竟什么情况!”才刚刚接通,陈媛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梦然叹了一口气说:“计划失败了,你们司徒清太能喝,我都喝得快要胃出血了,他竟然屁事没有,还丢下我回家去了。”

    “什么?你跟他什么都没有发生吗?”陈媛的口气有点气急败坏,等了一个晚上加大半个通宵,结果却是如此令人失望。

    “发生什么?我都软得跟烂泥似的了!”梦然也有些没好气,她的胃痛得要命。

    陈媛生气的说:“你不是说要把他灌醉吗,你自己喝那么多是什么意思!”

    “我能有什么办法,他喝不醉,我又不能真的给他下药,要是他醒了之后找我算账,我惹得起吗?”

    “你管那么多,下药就下药!”陈媛恼怒的说。

    梦然冷笑一声:“是吗?你这么会说你怎么不自己亲自动手?要是你跟他上床被白迟迟看到,效果不是更加震撼!而且司徒清也不会对你怎么样,可是我不行!”

    被她这样一呛声,陈媛也觉得自己刚才的反应太大了。

    看到陈媛没有说话,梦然气呼呼的说:“该死,我还跟小眼陈玩了那么多次小蜜蜂,被他占了多少便宜去!”

    “你被占便宜了?莫非,司徒清让你跟陈秘书谁在了一起?”陈媛有些吃惊。

    梦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还好,司徒清总算是个男人,还不至于做到那种地步!”

    “也就是说,他没有怀疑你的突然出现是不怀好意的?”陈媛觉得既然司徒清没有这样针对梦然,应该是心态还比较平和的。

    因为一个人在考虑某件事情的结果的时候,往往都是通过自己的观念和想法去做参考。

    陈媛认为,如果司徒清发觉到了梦然的目的,他肯定会很生气,然后又因为陈秘书对梦然有想法,所以干脆顺水推舟,把梦然送到陈秘书的床上去。

    这样一来,既满足了陈秘书,达成了司徒清的商业目的,又惩罚了梦然,基本上是属于一举两得的。

    一个心底狭隘的人,真的有可能会这么做,因为这合情合理,而且当事人梦然也是咎由自取。

    并且当梦然清醒过来的时候,她也会羞愧难当,有口难言。

    而陈秘书坐拥美人,也会洋洋得意,正中下怀。

    但是,司徒清没有那么做。

    所以陈媛认为他是因为没有看清梦然的心思。

    “不知道,你比我了解司徒清,我怎么会才得到他的想法!但这个男人还真是很man!”

    陈媛不快的说:“现在不是你欣赏他的时候,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因为听到了梦然口气中对司徒清的感激之情,陈媛很担心她以后不会再帮着自己做事制造矛盾。

    “放心,我不会因为他的这点绅士风度就对他改变想法,我要的又不是这个人!”幸好,梦然不是什么纯情少女,也不会忘记她自己的终极目标。

    陈媛长舒一口气。

    “接下来能怎么办,再接再厉呗!你继续找机会,我得再想想办法,这次低估了司徒清的酒量,所以才会造成失败。”梦然总结经验教训。

    “你说得对,看来真的要凭实力是不可能战胜他的,我们不能再这样走平常路了。”陈媛的心里只有报复,她没有司徒清那么正派。

    梦然笑着说:“对,不能再用普通的办法,你要是真的可以找到无色无味的药物,并且让他事后想不起来,我倒是可以冒险一试!”

    “这个嘛,最后实在是没有办法的时候才能那样做。”陈媛也觉得这样做的后果说不定真的会惹恼司徒清。

    如果他坚持调查,要还自己一个清白的话,后果就不好说了,闹不好会把肖爷给牵涉进来。

    而不能暴露目标是肖爷给陈媛的第一条指示,所以陈媛也不敢轻易尝试用药什么的。

    司徒清不是普通人,他是经过了严格训练的军人,哪有那么容易中招的。

    不到万不得已,陈媛是不会用这种江湖手段的。

    “随便你,反正我是喝得不行了!没什么事我就挂了,这个房间里难闻得要命,我得让服务员替我收拾干净!”梦然一边说一边起身去开窗户。

    又一次就这么失败了,陈媛很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

    梦然都要喝得醉死过去了,总不能再责备她,要是跟她闹翻了,以后连个帮手都没有。

    因为仔细想想,梦然还是尽力而为了,只不过确实没想到司徒清竟然会那么厉害。

    陈媛觉得还是准备工作没有做好,她都不知道司徒清在酒桌上的实力就贸然让梦然出动了。

    现在只能希望司徒清没有起疑心,否则真的很麻烦。

    “那你睡吧,辛苦你了。”陈媛只能对梦然说,然后默默的挂断了电话。

    再怎么失望也没有办法,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司徒清从车上下来的时候陈媛是站在窗前的,当时她就觉得事情不太妙。

    因为一直都没有梦然的消息,那些摄像头更是形同虚设,连那个梦然定好的房间都没有人入住。

    陈媛看到司徒清扶着额头走回到了房间里,她迫不及待的给梦然打电话,却没有人接听。

    熬了这么长时间,终于等到了梦然的回音,结果却真的是令人失望的。

    陈媛怔怔的看着手里的电话,一时之间有些手足无措。

    他应该没有怀疑到自己的身上来吧?

    陈媛心想,昨天一下班,为了逃避嫌疑,她就匆匆回到了家里,还跟白迟迟一起吃了晚饭,有着充分的不在场证明。

    可是这有用吗?

    万一司徒清发现了梦然跟她有联系,会不会来问责?

    陈媛心情忐忑不定,一点睡意都没有,直到天色渐渐的明亮起来,她才去卫生间洗漱。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