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老公太凶猛1293
    司徒清踉踉跄跄的推开了卧室的门,他怕惊扰到睡梦中的白迟迟,尽量轻手轻脚的走了进去。

    可是没想到白迟迟根本就没有睡觉,靠在床头上看着书听着歌,还在等着他。

    “呀,你回来啦?比我想象中要早呢!”白迟迟看到司徒清的身影,笑着摘下耳机。

    “迟迟,你怎么还没有睡?”司徒清的头很疼,他轻轻的皱起眉头。

    白迟迟放下书准备下床,司徒清赶紧说:“你别过来,我喝了酒,会熏到你和宝宝的。”

    “我知道你会喝酒,一定很难受吧?我让张妈准备了醒酒汤的,就放在那个保温壶里!”白迟迟没有听司徒清的话,自己走到了书桌前,拿起一个碗来,准备给司徒清倒汤喝。

    司徒清又感动又内疚:“说好了早点回来的,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

    “没关系,谈事情嘛!”白迟迟拿着碗走到司徒清身边。

    司徒清捂住自己的口鼻说:“你还是站过去一点。”

    “怕什么啊,我没怀孕的时候,还不是会跟小紫一起去吃路边摊喝啤酒的!”白迟迟觉得他的动作很可爱。

    司徒清接过碗,咕嘟嘟的喝了下去。

    这碗汤因为是白迟迟的心意,所以他觉得特别好喝,尽管酸得牙都要掉了。

    “不错,瞬间我就觉得精神了不少!”司徒清笑着说。

    白迟迟看着他:“当然了,我让张妈用了十个番茄,加上葱白一起熬的,简直就是一碗醍醐!”

    “是啊,喝下去就是醍醐灌顶!”司徒清还是有些担心白迟迟闻到自己身上的酒气不舒服,大步走到了书桌前,自己又到了满满一碗汤喝下去。

    看到他被酸得打了个哆嗦,白迟迟忍不住大笑起来。

    “感觉挺好的吧?”

    司徒清点点头,皱着眉毛说:“好得没法再好了!这下子什么酒意都没有了!谢谢你,迟迟!”

    “谢我做什么,还是明天早上去感谢张妈好了!”白迟迟一点都没有嫌弃司徒清,走到他身边替他把外套脱了下来。

    “老婆,你真的不介意吗?”司徒清觉得自己身上现在没有了太多的酒味,反而是一股番茄味,这才搂住白迟迟的肩头说。

    白迟迟摇摇头:“有什么好介意的,如果你不去工作,我和宝宝喝西北风吗?”

    “真的很有思想觉悟!老婆,我都不能不佩服你!”司徒清开心的在白迟迟的脸上亲了一口。

    这是这一次白迟迟不乐意了,擦着脸说:“别得寸进尺啊,自己快点去刷牙洗澡!”

    “好,小白领导!”司徒清双脚立正,啪的一声给白迟迟敬了一个军礼。

    白迟迟笑着推他:“去吧去吧,早点睡觉,要不然明天早上起来会头疼的!”

    司徒清爱怜的摸了摸她的头,依依不舍的去了卫生间。

    看着他的背影,白迟迟觉得这种生活倒也很温馨,只要两个人互相信任,互相爱着对方,就不必因为这种琐事而烦恼了。

    等到司徒清洗漱出来之后,白迟迟已经倒在床上睡着了,她其实也是一直在坚持着等待。

    司徒清看看表,已经凌晨一点过了,他心里很温暖,走到床前替白迟迟掖掖被子,这才躺了下去。

    因为酒意已经过去,所以司徒清一时半会儿也睡不着,他侧过身看着白迟迟的脸,轻轻的笑了起来。

    这小白痴,明明就已经很困了,但是为了把那一碗醒酒汤送到他的唇边,苦苦支撑了这么久。

    现在倒好,连个刷牙洗澡的时间也都抗不过去,睡得那么香甜,一看就是到了极限。

    “好老婆,今天是个例外,以后我不会再放下你不管了。”司徒清默默的道歉。

    听着白迟迟均匀的呼吸声,司徒清觉得心里特别的踏实,也就有了更多的心情来整理之前发生的那些事情。

    为什么梦然会出现在包间门口?难道真如她所说,是碰巧在同一家酒店吃饭的吗?

    既然如此,为什么整个喝酒期间,都没有人来找过她呢?

    司徒清觉得这一点有些不同寻常。

    以前他跟梦然也一起吃过饭,席间梦然是很活跃的,她如果偷偷消失不见了的话,席桌上的人很容易就会发现了。

    可是这一次,好像根本就没有人在意她突然跑到隔壁房间去了,这不科学。

    而且梦然还不是打个招呼就走,而是一直待到了晚宴结束,并且大堂经理过来按照吩咐开房间的时候,都没有提过梦然还有别的约会也在这里进行。

    她是有意的。

    司徒清把手臂枕在头下面,看着天花板想,梦然在成都的时候也是这样,莫名其妙的出现在兰桂坊,而且也是纠缠着他喝酒。

    到底她是要做什么?

    要说找人喝酒,梦然只要一声令下,多少裙下之臣争着抢着前赴后继跑过来。

    她为什么偏偏要跑到别人的宴席上去凑热闹?

    而且看起来,梦然对陈秘书的印象并不好,说话的时候也是夹枪带棒,时不时的讽刺挖苦几句。

    依照梦然的脾气,早就甩甩衣袖走人了,可是她却克制住了这种冲动,坚持到了最后。

    司徒清越想越觉得不对头,难道梦然有什么地方有求于自己?

    最多不过是想要承接司徒集团的工程,但是从头到尾她连一句都没有提过。

    想来想去司徒清觉得自己越来越清醒,他又扭头看了看白迟迟,轻轻在她肚子上抚摸了一下。

    宝宝正好一抬腿,踢到了司徒清的手心,他的心中一股暖流涌动着,情不自禁的在白迟迟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有了白迟迟,有了宝宝,任何事情都不会让司徒清改变心意,他要一辈子好好守护自己的家庭。

    但是梦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给他带来了一些困扰。

    这并不在于梦然这个人,而是她的频频出现让司徒清联想到了别的事情,那就是她的行为有没有人刻意安排。

    上一次从山区回来经过成都,这一次和陈秘书吃饭,都是很低调的,司徒清根本就没有让多余的人知道。

    除了白迟迟,就是陈媛了。

    一想到这一点,司徒清的心里就起了一阵疑云。

    他并不想怀疑陈媛,但是这两次都跟她好像是有关系的,难道她真的给梦然透露了什么?

    白迟迟轻轻的说了几句梦话,司徒清仔细一听,都是有关肚子里的宝宝的,他笑了起来。

    接着白迟迟又动了动,似乎想要翻身,可是她这段时间都不可以采取最喜欢的趴趴熊睡姿,所以也仅仅只是动了动。

    “小白痴,你好可怜!”司徒清爱怜的看着她的脸。

    怀孕对于女人来说是一件重大的事情,特别是到了后期,身体里的内脏都被宝宝挤成了一团,辛苦不说,还会造成很多的不便。

    司徒清摇了摇头,决定暂时不去想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守护着白迟迟,让她安心睡个好觉才是目前最重要的任务。

    因为白迟迟的坚持,空调没有打开,为了房间空气流通,窗户一直都留有一条缝。

    现在是秋天,窗外的风有些萧瑟,可是又透着凉意,吹进来的时候还是有些清冷的。

    司徒清给白迟迟盖好被子,她的胳膊变得圆润了不少,有点怕热,所以夜里经常会伸出来。

    “宝宝,到时间了你就乖乖的顺利出来,妈妈为了你可是受了不少的罪!”司徒清整理了一下白迟迟散乱的长发。

    努力把脑子里的各种念头都赶了出来,司徒清屏息静气,最后搂着白迟迟,终于渐渐进入了梦乡。

    等到天空泛起鱼肚白的时候,司徒清感觉到身边的白迟迟好像正在起身,他赶紧睁开了眼睛。

    “老婆,你干嘛?”

    白迟迟回头看着他,惊讶的说:“我都够小心的了,你怎么还是被惊醒了?”

    “我是个军人,野战的时候一点风吹草动我都会马上清醒。”司徒清摇了摇头,白迟迟有时候还真是很迷糊,忘记了这一点。

    “哦,对对对!”白迟迟拍拍脑门,恍然大悟的样子。

    司徒清坐起来对白迟迟说:“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这么早起来做什么?”

    “我看你昨天夜里喝多了,早上起来的时候一定会头疼,所以下去给你煮一些小米粥。”白迟迟披上睡袍。

    司徒清拉着她的手:“用不着你亲自动手,我没有那么多臭毛病需要惯着!”

    “不是的,你还要去上班,如果头疼没胃口,还怎么工作?”白迟迟拍拍司徒清的头发,像哄小孩子一样说。

    “那也不用你去,你乖乖在我身边躺一会儿就行了!”司徒清拉着白迟迟不让她离开。

    没办法,白迟迟只好坐下来,对他说:“我看着你,你再睡一会吧,脸色那么难看!”

    “是吗,有多难看?”司徒清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胡茬子倒是有一层,熬夜对他来说也不是新鲜事,脸色难看也只有自己的老婆才会说出来,也代表着心疼。

    白迟迟笑着说:“眼睛红红,脸色青青,你说像个什么?”

    “好啊,你敢说我像一只山魈?”司徒清反应过来,作势要扑倒白迟迟。

    “我可没说,都是你自己说的!”白迟迟笑着躲避,两个人快乐的扭成一团。

    最后白迟迟非要司徒清再睡一会儿,他也只好听命。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