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老公太凶猛1295
    陈媛的泪水缓缓的流了下来。

    “哭什么,只不过问你两句。”司徒清看到陈媛哭起来,觉得她可能真的不知情。

    可是陈媛却把脸别过去看着窗外,默默的抽泣着。

    司徒清也没有再说话,两个人就这么一直沉默着来到了公司。

    下车之后陈媛还是跟在司徒清身后上了电梯,她擦干净了脸,把那些浓妆也都褪去了。

    此刻的陈媛,因为脸色有些苍白,还有黑眼圈,看起来格外的可怜。

    司徒清看了看她,微微的摇了摇头。

    来到办公楼层之后,陈媛放下包就去了洗手间。

    司徒清进了办公室,心里还是有点歉意的,因为陈媛看起来真的很无辜。

    莫非自己弄错了?

    司徒清想着其实梦然出现与否并不是很重要,只要自己随时保持警惕,想必她也动不了什么手脚。

    此刻的司徒清根本就没有想到陈媛和梦然联手是为了对付白迟迟,他还以为梦然单纯是为了生意上的事情接近自己。

    所以他看到陈媛伤心的样子,就想着还是算了,这件事情也不用太过于追究原因。

    不过陈媛却不知道司徒清的想法,她一心以为这次如果暴露了就会留下很大的隐患。

    怎么办才好呢?陈媛在化妆间里愁眉不展,总担心会被司徒清怀疑,所谓疑心生暗鬼,其实都是陈媛心里的那些卑劣想法在折磨着她自己。

    “不行,必须要让他相信,梦然的出现跟我没有关系。”陈媛咬了咬牙,下定了决心。

    但是如果只是抓着这件事去解释,反而会越抹越黑,还是得另辟蹊径才好。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容颜是那样的憔悴,眼神也很黯淡无光,陈媛又一次把所有的过错都扔到了白迟迟的身上。

    都是她,要不是她,自己怎么会如此处心积虑想要搞什么破坏?不是她,怎么自己会有这样难看的脸色?

    越想越恨,陈媛的手紧紧的捏在一起,关节处都发白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陈媛酝酿了一会儿情绪,直到两行清泪挂在脸上,眼睛红红的之后才走出去。

    回到办公间,看到司徒清没什么动静,陈媛又去茶水间煮了一杯咖啡,然后敲了敲门。

    “进来。”司徒清的声音一如既往。

    陈媛做了个深呼吸,然后轻轻的推开了门。

    “清总裁,您的咖啡。”

    司徒清抬头一看,陈媛的样子一看就是刚刚才哭过了,眼皮也肿起来。

    “怎么还在伤心,我说话的口气有那么重?”司徒清没想到陈媛的反应会这么大。

    还以为她去化妆间是为了补妆呢,现在看起来,陈媛不施粉黛,而且脸上还有淡淡的泪痕。

    “不是。”陈媛委屈的低下头,伸手擦了擦眼睛。

    司徒清看着她:“既然不是,那就别哭了,这事儿也不是什么大事,别往心里去。”

    “清总,您是我的顶头上司,又是带我入行的人,我对您真的非常感激。”陈媛突然用起了敬语,这让司徒清觉得很意外。

    陈媛在公司的时候,一直是以司徒集团的职员自居,从来都没有依仗和司徒清夫妇的关系仗势凌人,

    所以她当着别人的面对司徒清都是很尊敬的,敬语也是挂在嘴边,但是只有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时候,她不会这么严肃拘谨。

    今天在司徒清喝咖啡的时间,陈媛突然说了敬语,让司徒清有些不习惯。

    但是,他知道陈媛这么做,一定是有后文的。

    “怎么了,为什么说这种话。”

    陈媛抽了抽鼻子说:“我还记得在地震的时候,清总和我共同度过了那么多艰难的时光,如果不是您对我的鼓励和支持,我的意志可能早就崩塌了。”

    “好好的,怎么提起往事来了?”司徒清觉得陈媛的情绪有点不对劲,放下咖啡,看着她说。

    陈媛低声说:“那个时候我们是相互信任的,所以才能成为患难之交不是吗?”

    “现在我们难道不是相互信任?”司徒清有点哭笑不得。

    陈媛似乎把自己之前的那些话看得太认真了,她这么说到底是要做什么?

    “不,不是了。”陈媛倔强的抬起头,小巧的下巴对着司徒清。

    司徒清往椅背上一靠:“哦?何以见得?”

    “就是您问我梦然小姐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有什么事情在改变着我们的关系。”

    “媛媛,我都说了,是不是你告诉梦然无关紧要,有意或者无意都无所谓,她对我造不成什么影响。”司徒清耐着性子解释。

    如果不是陈媛,而是换成别的员工,他根本就不想再多说一个字,何必跟一个扭曲自己意思的人纠缠不清。

    但是偏偏是陈媛,司徒清本来就对她心里存在着一丝愧疚,因为这个女孩子是喜欢他的。

    而且司徒清认为像陈媛这样单纯质朴的农村女孩,拒绝她本来就很伤她的心,加上她又时刻看着自己和白迟迟恩爱非凡,心里的那种隐痛应该是很折磨的。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陈媛在公司兢兢业业,从来都没有犯错过。

    从公从私来说,司徒清都不想批评陈媛。

    之前吴德勇的事情已经让司徒清觉得陈媛很无辜可怜的,现在的她应该是被呵护和安慰的。

    所以司徒清才一再的说,自己并没什么责怪她的意思。

    “清总,如果您真是这样想的,就不回来问我了!”陈媛表现得异常坚决。

    司徒清有点恼火,他皱起眉头说:“那你到底要怎么样?”

    “如果我作为您的私人助理,却得不到您的信任的话,那么不如别再留我在您身边了!”陈媛一边说,一边红了眼眶。

    “不留你?”

    陈媛点点头:“对,清总,如果我不能让领导相信我的人品,那就是我做得不够好。”

    “你不觉得自己说话很不负责任吗?”司徒清压着心里的火。

    “不觉得。我之前也曾经提出过辞职,可是您不批准,这一次不如请您开除我好了。”陈媛越说越难过,泪水就跟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噼里啪啦的向下掉。

    司徒清的脸色已经不好看了,如果是在部队里,他是不会允许自己手下的女兵说出这样任性的话来的。

    但是现在不是部队,面对的人也不是自己的兵,所以不能用太严格的标准去要求她。

    看到司徒清没有说话,陈媛哭着说:“清姐夫,都是我不好,我知道如果不是我的错,你是不会特意来问我关于梦然小姐的情况的,但是我也不知道是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

    她换了个称呼,这表明了她的情绪正在逐步失去控制。

    司徒清没办法再继续保持沉默了,他尽量用一种平和的语气对陈媛说:“媛媛,你还在叫我清姐夫,那就听我的话,别再胡思乱想了,好好去工作。”

    “清姐夫,我也不想离开你,离开司徒集团,但是我要怎么才能呆下去呢?你已经不再相信我,还认为我出卖你的行踪给不相干的人,这对我来说是多么大的打击你知道吗?”

    “我再说一次,是你想多了。”司徒清看到陈媛这样哭泣,早就不想跟她继续这个话题了。

    但是陈媛却没有停止,她梨花带雨的哭着,一声声的述说着自己的委屈。

    “如果是迟迟姐怀疑我,我一点话都没有!因为女人总是有些小心眼的,她看到我随时都跟你在一起,心里有点小小的醋意那是很正常的,我根本就不会介意。”

    陈媛抹了一把泪水:“但是,这一次不是迟迟姐,而是你,清姐夫!地震的时候,我把你救出来,相互关照和鼓励的时候,我怎么都不会想到,有朝一日你竟然会怀疑我。”

    “媛媛,你能不能别哭了,听我说。”司徒清站起来,顺手拿了一张纸巾递给陈媛。

    陈媛咬着牙接过纸巾,在脸上胡乱的擦了擦,还是直直的站在司徒清的办公桌前。

    那种状态,就跟英雄就义之前的样子一模一样。

    看来她真的是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否则也不会翻出这么多的事情来说明立场。

    司徒清说:“梦然的事情,我只不过是问问你,哪里有责备怀疑你的意思?”

    “清姐夫,其实你如果开除我,我也可以在别的地方找到立足之地,因为我已经从你身上学到了很多很多的东西。”

    “怎么还在说这个!”司徒清的声音又提高了。

    这一下陈媛的眼泪又忍不住了,她泪眼朦胧的看着司徒清说:“如果不是你,我还是个乡下女孩子,什么都不懂!我真的很感谢你把我带出来,认识到这么多的新鲜事物!”

    “既然这样,你就应该留在我身边,继续成长,说什么开除!”

    陈媛摇着头说:“不,现在跟以前已经不一样了,我知道我的存在对你来说是一种困扰。”

    “这又是什么话!”司徒清简直受不了,女人怎么一哭起来就没玩没了的。

    “因为迟迟姐不愿意再接纳我,我看得出来!虽然我不聪明,但是我也不笨啊!”陈媛哭得泪人一般。

    司徒清苦笑着说:“这跟迟迟一点关系都没有。”

    “可是清姐夫你介意梦然小姐的出现,难道不是因为迟迟姐生气吃醋吗?”陈媛故意问道。

    司徒清摇着头说:“当然不是。”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