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老公太凶猛1326
    白迟迟和司徒清一起下楼的时候,刚好陈媛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看到他们两个盛装打扮,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疑惑。

    “迟迟姐,清姐夫,你们要出去?”

    司徒清笑着说:“是,我带你迟迟姐去一个酒会。”

    “怎么都没有听你说起过?”陈媛皱了皱眉,她本来以为自己作为司徒清的助理,应该对他的事情了如指掌才对。

    “去公司的时候,有客户专程送了票给我。”司徒清倒也没打算瞒着陈媛,只不过他觉得这是自己跟白迟迟之间的事情,没有必要跟她说。

    白迟迟微笑着看着陈媛,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情。

    “是吗,就你们两个去?”陈媛心里很不舒服,但是却不能不忍着,现在家里有个多事的辛小紫,做事没有以前方便了。

    司徒清点点头:“本来想邀请小紫一起去的,可是她不愿意做我们的电灯泡。”

    “就是说,还有一张票?”陈媛心里一喜。

    “是,既然连小紫都不愿意去做电灯泡,那别的人就跟更不用说了,只好浪费了吧!”白迟迟的话一下子就让陈媛不好意思开口了。

    要是真的死皮赖脸的跟着去,不是让白迟迟看笑话了吗?再说,辛小紫回来还饶得了自己?

    陈媛只好笑着说:“倒也是,那么就祝你们玩得愉快!哦,对了,迟迟姐,你穿这身衣服真漂亮!”

    “谢谢。”白迟迟礼貌而矜持的笑着说。

    司徒清连顺便提一句让陈媛跟着去的话也没有,这让陈媛心里十分恼火。

    看来他们真是打算去过二人世界了!去吧去吧,让你得意一天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迟迟,我们走。”司徒清扶着白迟迟的腰,小心翼翼的带着她下了楼,陈媛走在他们身后,脸上阴沉得都要滴出水来了。

    “清,我们开车去还是坐车去?”白迟迟问道。

    司徒清体贴的说:“开车去,我载着你比较放心,而且有你在一起,我也不会喝酒。”

    “恩,这样就最好了!”

    两个人甜甜蜜蜜的说着话,好像都没有注意到身后还有个陈媛,简直浓情蜜意化不开。

    看到他们出门之后,陈媛气呼呼的来到了餐厅,唯一让她觉得舒坦的是,辛小紫也不在家,这个晚饭虽然清净,但是也少了很多的口舌是非。

    她哪里想得到,辛小紫根本就不是回娘家,而是去见秦雪松。

    “老秦,你把照片给我,我找机会拿给清看看,让他也知道梦然的出现不是偶然。”辛小紫对秦雪松说。

    “我也是这样想的,如果给迟迟的话,或者会引起司徒清的不满,他一直以为我不在。”

    辛小紫点点头:“而且让白迟出面,陈媛肯定又要哭哭啼啼的找司徒清诉苦,说是不被信任什么的,我太知道她了!”

    “其实有几次,陈媛也差点露出马脚来的,只是司徒清顾念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也不好说什么。”

    “清有时候也挺迂腐的,救命恩人就一定是好人吗?切!”辛小紫不屑的说。

    “他的作风一向如此,你比我还要清楚,所以也怪不得他。”没想到秦雪松还挺为司徒清着想的。

    辛小紫不禁笑了起来:“喂,好像你们是情敌哦!”

    “谈不上,我现在对迟迟虽然还有着很深的感情,但是我知道她爱着的人是司徒清,所以我只能算个旁观者,没有资格说什么情敌不情敌的。”秦雪松喝了一口酒,坦然的说。

    辛小紫竖起大拇指:“不错,你现在果然已经升华到了更高的境界,我敬你一杯!”

    “谢谢,这些都是我的真心话。”秦雪松拿起酒杯,轻轻跟辛小紫碰了碰,一饮而尽。

    “既然你对白迟这么好,干嘛要躲起来?你是为了让司徒清放心吗?”

    秦雪松说:“因为我一出现,司徒清就会很厌恶,你知道我以前确实做了很多对不起迟迟的事情。而迟迟,总是会为了我辩解,所以他们也会发生争执。”

    “这点我倒是知道,白迟很善良,也不计前嫌,再说你确实也变了嘛!不过你这一招倒也还挺好的,躲在暗处,省得被人做了枪头来挑拨离间他们的关系!”辛小紫很赞同的说。

    秦雪松笑了笑:“是,之前去迟迟父母家搞破坏的人是我的一个小弟,叫做大勇,那小子一直说是为了我着想才去干了那些勾当,可是我知道,他不会那么好心。”

    “哦?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辛小紫当时也在场,所以一下就紧张起来。

    “大勇口口声声说,他知道我喜欢迟迟,想要撮合我们在一起,可是他是一个瘾君子,很多话都已经不可信了。”秦雪松叹了一口气,他其实已经调查过大勇了。

    辛小紫皱起眉:“难道,这个大勇的所作所为也是有人在背后指使的吗?”

    “应该是,他从监狱里出来之后也没有来找过我,似乎挺心虚,所以我觉得很奇怪,就找人跟踪过他,发现他跟一个女人有接触。”

    “女人?什么样的女人?”辛小紫心里很是疑惑,难道那个女人是陈媛?

    秦雪松似乎猜到了她的想法,笑着说:“不是你想的那样,那个女人比陈媛大了好多,看起来很淳朴善良,就跟邻居大嫂似的。”

    “邻居大嫂?”辛小紫的眼前一下子就浮现出一个人的形象。

    秦雪松点点头:“我猜,那个女人给大勇提供毒品,所以就控制了他,让他做什么就做什么。”

    辛小紫若有所思:“邻居大嫂,听着很亲切的面相,居然也会这样坏心眼?”

    “是,很多时候我们都容易被别人的伪装给欺骗过去,你看陈媛不就是个例子吗!”

    “你说的这个邻居大嫂还能找到吗?”辛小紫心里沉甸甸的,因为她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当初那个到家里来做保姆的菊嫂。

    自从辛小紫流产之后,菊嫂就辞职不干了,而且从此以后音讯全无,并且她的身份信息也是假的。

    现在据白迟迟所说,陈媛的来历也是很可疑的,难道这两个人之间有什么联系?

    “很遗憾,我当时疏忽了,没有当场把那个女人抓住,后来我再去的时候,已经是人去楼空了,想必那个女人也不是固定居住在那里的,所以就更加令人怀疑了。”秦雪松摇着头说。

    辛小紫看着他:“白迟说,之前陈媛被一个叫做吴德勇的人绑架了,这事儿你听说过吗?”

    “当然,我还见过吴德勇。”秦雪松的话让辛小紫大吃一惊。

    “你见过?他说了什么?”

    秦雪松拿出烟盒,对辛小紫说:“不介意吧?”

    “不介意不介意,你随便!”

    秦雪松拿出一支香烟点燃之后吸了一口,然后对辛小紫说:“我假意离开迟迟的生活,其实却一直都在关心着她,所以司徒清在街上带了一个陌生人回去我是知道的。”

    “你跟踪他?”

    “不是,司徒清是一个做任何事情都要有理由的人,他怎么会无缘无故带一个碰瓷的人回家?”

    辛小紫点点头:“这倒是!”

    “你也不要误会,我没有那么好的精力随时随地的去打探司徒清的情况,只是跟迟迟有关的事情我才会关注。”秦雪松笑着说。

    “我知道我知道,你接着说。”辛小紫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秦雪松。

    秦雪松又抽了一口烟:“后来我听说吴德勇是陈媛的老乡,也就明白了为什么司徒清会那样照顾他,所以我也没有再理会这件事情,直到陈媛被吴德勇绑架之后,我觉得很奇怪,怎么老乡之间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是啊,白迟说,吴德勇私下跟她也有过接触,跟她说了好些陈媛的疑点。”辛小紫也深有同感。

    “对,我后来去监狱见到了吴德勇,他把他所知道的都告诉了我,可能跟他对迟迟说的话是一样的。”

    辛小紫的眼中有深深的疑问,她对秦雪松说:“这样说来,你也知道陈媛其实有可能并不是青山乡的人了?”

    “对,吴德勇言之凿凿,说陈媛是在地震前不久才去青山乡的,而且她的包在火车站被扒窃,里面还有一张实名车票。”秦雪松把烟蒂摁灭在烟灰缸里。

    辛小紫的眉头又皱了起来:“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先从陈媛的身份着手开始调查?”

    “跟我想的一样,凡事都要从源头开始查起,陈媛跟于贝贝到底是什么关系,这很重要。”

    “不但如此,我总觉得你说的那个指示大勇去搞破坏的人跟我心里想的是同一个人,说不定那个女人也跟陈媛有什么私底下的勾结呢!”

    “哦?”秦雪松吃惊的看着辛小紫。

    “其实我真是不愿意再提起这件事,因为太让我受不了!我的宝宝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流产,而且孩子出事之后,那个女人就消失不见了!”

    “你说的那个女人难道跟指使大勇的女人......”

    “这是我的猜测,因为你描述了她的样子,真的很像我们家之前请的那个保姆菊嫂。”辛小紫越想越觉得可疑,而且令她痛得刻骨铭心。

    秦雪松点点头:“我知道了,你放心,我会帮你把那个菊嫂找出来的!”

    “那就太好了,我们争取把这两件事情同时查清楚!”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