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老公太凶猛1361
    华灯初上,街边的树木在夜色里显得有些萧瑟,一如司徒清此刻的心情。

    本来因为今天是陈媛弟弟的生日,她心里那么难过,想要请小芳陪着回乡下去扫个墓,却被辛小紫无端端说成在仓库里密谋要害死白迟迟,这不是给她本来就没有痊愈的伤口上狠狠的再来一把盐吗?

    司徒清觉得陈媛实在是太可怜,太委屈也太冤枉了。

    辛小紫说的那都是些什么,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一个清清白白的好姑娘,没有招谁惹谁,却在这样凄清的深秋被赶出了家门,她心里该是多么的悲凉。

    司徒清越想越担心,陈媛那样激动的跑出去,她会不会想不开,会不会遇到什么不测?

    在灾区的时候,陈媛虽然遭受了失去至亲的巨大打击,可是却强颜欢笑,每天都尽心尽力的照顾着司徒清,这是多么伟大的感情,是多么无私的表现。

    可是这样的女孩子,居然也会被辛小紫看不顺眼,处处针对她,每时每刻每句话都夹枪带棒,冷嘲热讽。

    白迟迟以前对陈媛很好,跟司徒清一样,把她当成亲妹妹一样的看待,但是自从那场表白之后,白迟迟已经完全变了一个人。

    怎么可以如此鸡肠小肚,对自己丈夫的救命恩人就不能包容一点点吗?

    陈媛是个乡下女孩子,她不懂得如何收藏自己的感情,说出来只是让心里舒服一点,却并没有要求什么,那样简单的感情,凭什么被辛小紫说得那样不堪?

    白迟迟,你太令我失望了,没有一点是非判断的标准,没有原则的去相信辛小紫的鬼话。

    司徒清的心里又是矛盾又是焦急,在街上胡乱的疾走着,可是陈媛的踪影却始终都看不到。

    “媛媛!”司徒清不顾路人的目光,又喊了一声。

    依然没有回音,街道上的人并不多,视线开阔一览无余,不过陈媛却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没有一点痕迹。

    到底去了哪里?

    司徒清很后悔刚才没有第一时间追出来,要不是辛小紫那样使劲的拉扯,恐怕此刻应该已经找到陈媛了。

    不,根本就不应该让她走。

    那些什么狗屁照片,能说明什么?只能说明辛小紫居心叵测,找人跟踪陈媛,比起她所谓的证据,不是显得更加卑劣可耻吗?

    还是陈媛说得对,辛小紫就是故意的,处心积虑想要把她从司徒家赶走,所以才会一会儿一个花样,生怕奸计不能得逞。

    司徒清心想,白迟迟也真是傻瓜一个,怎么会跟这样的人做朋友!司徒远更是有眼无珠,找一个祸国殃民的老婆回来,让家里整天不得安宁。

    就在司徒清遍寻陈媛不着,心急如焚的时候,却不知道陈媛就躲在路边的灌木丛中偷笑。

    看来自己押对了宝,司徒清果然没有听信白迟迟和辛小紫的话,他义无反顾的追了出来!

    好得很好得很,如此看来,自己在司徒家还是有立足之地的,毕竟司徒清才是一家之主,他说的话才是算数的。

    只要他开了口,白迟迟和辛小紫算得了什么呢?

    不过陈媛却故意不让司徒清找到自己,她想着不能这样轻轻松松的回去,那样就显得没有价值了。

    有时候,扭捏作态才是必要的手段。

    不能让他看到,最好是制造点什么背景才好呢!

    陈媛想了想,又偷偷从树木中间观察着司徒清的动静,想着应该怎样出现在他的面前才是最有戏剧效果的。

    路旁有一辆出租车正在下客,陈媛看到客人给了钱从后备箱拿出行李准备离去。

    “恩,这辆车出现得很是时候!”

    出租车打了左转弯灯准备起步了,陈媛知道这个时候车速肯定不会太快。

    司徒清就在出租车前面不到一百米,他正焦急的寻找着陈媛,没有注意到这街头上最常见的一幕。

    出租车慢慢的在移动,说时迟那时快,陈媛抓住时机拖着行李箱就冲了过去,不偏不倚正好撞在出租车的车头上。

    司机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会有人冲出来,吓了一跳,本能的踩了一脚刹车。

    “啊!”陈媛故意用最大的声音尖叫起来。

    然后,她看到了司徒清转身,然后,慢慢的滑落在车轮旁边。

    “媛媛!”司徒清听到了陈媛的声音混合着刹车的动静,回头一看,车头正好挡住了他的视线,只见到陈媛趴在地上痛苦的皱着眉,还有她无助的眼神。

    司机赶紧下车,看到陈媛倒在那里,行李箱也甩到了一边。

    “小姐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陈媛咬着牙,假装坚强的摇着头说。

    尽管她是突然冲出来的,可是司机倒是很善良:“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看看?”

    “不,不怪你,是我自己走神了才会撞过来的!”陈媛一只手扶着车身,站了起来。

    司徒清飞快的跑到她身边,焦急的问道:“媛媛,你哪里受伤了?”

    “清姐夫?你怎么会在这里?”陈媛的眼中闪过一丝惊喜,不过那都是她在演戏,本来就是看到了司徒清之后她才故意去撞车的。

    “你快说,什么地方疼?”司徒清的注意力都在陈媛的身上,他仔细的打量着陈媛,伸出手扶着她。

    司机歉意的说:“我没有注意到你跑过来,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不不不,是我的错,我心神不宁才会冒冒失失的撞到车上,应该我跟你说对不起才是!”陈媛态度诚恳,一点都没有回避自己的过错,这让司徒清又感动又心疼。

    她真的是太善良了,自己被车撞到了还不肯去责怪别人,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

    这样的人品,怎么会是一个恶毒的想要害死别人腹中胎儿的坏人呢?

    “你真的没事?”司徒清看到了车子的状态,又看看陈媛和行李箱,大概明白了。

    一定是陈媛心里想着刚才受到的那些羞辱,心里激愤之下没有看清楚街旁起步的出租车,所以才会撞到她自己。

    “我没事的,清姐夫!”陈媛摇摇头,可是眼睛里却有着闪烁的泪花。

    司徒清对司机说:“行了你走吧。”

    “那好吧。”司机看了看陈媛,又看了看司徒清,上车离去去。

    司徒清扶着陈媛走到街边的花坛,让她坐下之后又去捡回了她的行李箱。

    “让我看看,撞到哪里了?”司徒清知道车子起步的时候虽然很慢,但是跟人比起来,还是很坚硬的。

    陈媛摇着头:“真的没撞到。”

    “不可能。”司徒清不相信。

    “撞到与否很重要吗?”陈媛叹息着,口气里透着一丝无奈和伤感。

    司徒清心里有些难过,看来自己猜测的没错,陈媛带着那样的心情跑出来能有好事吗?

    刚才这个意外算是非常幸运了,如果是撞到正在行驶的汽车,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看来上天还是庇佑善良的人们。

    “媛媛,你走路没有问题吧?”司徒清问道。

    陈媛笑了笑:“刚才你扶着我的时候不是看到了吗?”

    的确,司徒清搀扶着陈媛走向街边的时候,她踮着脚尖,很痛的样子。

    “不会是脚趾头骨折了吧?”司徒清大吃一惊,不顾陈媛的反抗,把她的裤脚卷起来,想要脱掉她的鞋子检查一下。

    陈媛心里暗爽,这个苦肉计用得很成功!

    其实她的脚根本就没有大碍,只是有些擦伤而已。

    司徒清看到陈媛小腿上破了一块皮,有丝丝缕缕的血渗了出来,捏了捏骨头,还好没事。

    “清姐夫,我的脚趾头挺好的,真的,可能就是这块擦伤让我有些疼。”陈媛老老实实的说,她不想把戏演得太过,那样会适得其反的。

    “擦伤也是伤,马上跟我回去处理一下。”司徒清把陈媛的裤脚放下去。

    既然陈媛说脚趾头没有事,那就不必去脱她的鞋了,司徒清其实心里很有分寸,他只会做该做的事情。

    “不,我不回去。”陈媛倔强的摇着头。

    “媛媛,别固执,你也知道迟迟不是真心要赶你走的,只不过小紫在旁边怂恿,她也是昏头了。”司徒清看到陈媛那个表情,知道这次真的伤了她的心。

    陈媛笑了笑:“不管是不是真心,我都被赶出来了,哪里还有脸回去呢?我也不是那种死皮赖脸的人,我也有自尊的!”

    “这跟自尊没关系,你本来就应该在司徒家好好的住下去!”司徒清越发觉得陈媛可怜了。

    那样被辛小紫羞辱,指着鼻子骂,当然会很难过,她想要离开也是很正常的。

    可是就算是这样,也应该勇敢的站起来反抗,何必为了所谓的自尊就抛弃权利?

    “我还怎么住下去?小紫姐恨我入骨,迟迟姐整体跟她在一起,听多了自然会受影响,我回去不是让她们更加不高兴吗?”陈媛故意抽了抽鼻子。

    “你听我说,我让你住,你就安心的住着,谁都不敢说你什么!”司徒清从来都不会是头脑发热的人,他不是冲动,而是坚持他的看法。

    陈媛本来就没有做错什么,凭什么就这样流落街头?

    要是被人知道司徒清如此对待他的救命恩人,不是会指着他的脊梁骂他吗?

    不仁不义,这是司徒清最讨厌的形容词,他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