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老公太凶猛1379
    “于振海和宋珍的女儿?”白父震惊得无以复加,重重的重复了一遍白母的话。

    “你轻点,别让迟儿听到了!”白母赶紧着急的去捂住白父的嘴巴。

    白父的脸色也变了,他拉开白母的手,对她说:“你确定?可是这个于贝贝又和陈媛有什么关系?”

    “我怀疑,迟儿的感情出现了困扰,陈媛是清身边最亲近的助理,她近水楼台先得月,可能有心......”

    白父皱起眉:“我是说,这个于贝贝和陈媛是什么关系,你能不能说重点?”

    “可能于贝贝出现了,她跟陈媛或者是认识的,在背后帮着陈媛出谋划策呢!”

    “没有证据的事情,你就这么肯定?”

    “我的眼睛看不见之后,第六感就很灵敏!”白母维护自己的女儿,所以态度很强硬。

    白父摇着头说:“你一个老太婆还有什么第六感!要想弄清楚,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去问问!”

    “问迟儿吗?她可能不会告诉我们的!”白母知道白迟迟一向都很懂事,报喜不报忧。

    白父想了想说:“也是。那这样,你去问小紫,我去问雪松,他们两个要是真为迟儿好,就应该跟我们说实话。”

    “这,这行吗?迟儿一定会事先跟他们打好招呼的!”白母有点犹豫的说。

    “没试过你怎么知道?趁着迟儿睡觉,我们马上就行动!如果真是于振海和宋珍的女儿出现在迟儿身边,可能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白父忧心忡忡的说。

    白母点点头:“谁说不是呢,宋珍恨死我!”

    “对,如果不是她,你跟于振海就可以......”白父的眼睛虽然没有神采,可是却也有着淡淡的忧伤。

    白母打断他的话:“不,我跟你在一起,这辈子都非常满足,你才是最合适我的男人!”

    “如萍!”

    “不要再提起于振海,如果不是因为这次听到了于贝贝这个名字,我永远都不会想到那个人的!”白母咬着牙说。

    白父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过去的事情你就让它过去吧,现在我们的女儿遇到了难题,作为父母应该不顾一切的帮助她。”

    “好,迟儿有你这个爸爸,也是她的福气!”白母的眼泪都滴落了下来。

    “来,你给小紫打电话,我给雪松打!”白父拍拍白母的肩膀,给了她很大的鼓励。

    于是两个人分别开始拨打手里里储存的号码。

    “喂,小紫,是干妈!”白母走到一角。

    辛小紫正在担心白迟迟,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干妈,怎么了?”

    “小紫,你跟我说实话,这次迟儿回家,是不是跟清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白母怕白迟迟很快醒来,所以直奔主题。

    辛小紫心里一惊,怎么这么快就暴露了吗?

    “额,干妈,没有啊!”

    白母叹了一口气:“小紫,迟儿不肯说我才来问你的,你知道我不会干涉她的事情,但我只是想要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

    “干妈,白迟嘱咐过我不能告诉你的!”辛小紫听了白母的话,心里还是很理解的。

    “既然你这么说,那就是了?可是为什么他们两个会吵架,眼看着迟儿都要生了!”白母一听辛小紫的口气,心里就有了底。

    但是,这件事情跟陈媛有没有关系?还有,白迟迟为什么无缘无故提到了于贝贝的名字?

    “这个嘛,我,我,哎,我也豁出去了!干妈,我全部都告诉你好了!”辛小紫把心一横,决定干脆都说出来算了,本来白迟迟就够委屈的了,还要忍多久?

    白母感激的说:“谢谢你,小紫,你放心,如果没有必要我不会去问迟儿的!”

    “好,干妈!其实这次的事情都是陈媛引起的!”辛小紫心里本来就有气,说起来更是义愤填膺,噼里啪啦来了个底朝天。

    “天啊,你的宝宝,居然是陈媛跟人合伙祸害了的?”白母震惊极了。

    辛小紫流着泪说:“是啊,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有多疼你知道吗?可是司徒清这个傻子却不肯相信!”

    “这,这也太残忍了!”白母也跟着哭了起来。

    辛小紫一边哭一边说:“这还不算,陈媛还想故技重施,害死白迟的孩子!如果不是因为这样,我们也不会忍气吞声回娘家去的!依着我的性格,跟她拼了也不解气!”

    “清呢?他就这样不管不顾?”白母心里顿时对司徒清很失望。

    辛小紫气愤的说:“也不知道陈媛那丫头给他下了什么迷魂汤,司徒清铁了心要把那个祸端留在家里!”

    “小紫,你也不要太生气了,清可能是一时糊涂。”白母再怎么不满,作为长辈也不能去火上浇油。

    “干妈,清总是说陈媛是他的救命恩人,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绝对不会做出不仁不义的事情来!但是,陈媛的来历其实有很多的疑点,我和白迟都觉得她不是个简单的人物!”辛小紫说到痛快处,干脆竹筒倒豆子。

    白母一听这话,马上就警觉起来,莫非这就是白迟迟提起于贝贝的原因?

    “怎么会这么说?”

    辛小紫说:“在不久前,司徒清从街上捡了一个男人回来,说是陈媛的老乡,可是两个人根本就不认识,那个男人还说他从来都没有在青山乡见过陈媛!”

    “这是什么意思?”白母疑窦丛生。

    “谁知道呢!那个男人还说,陈媛是坐火车去他们那里的,当时还在火车站丢了包,里面有张火车票!”

    白母不解的问:“火车票能说明什么?”

    “那张火车票的时间就是陈媛乘坐的那一趟车,如果是她的票,那么名字就应该是陈媛才对啊,但并不是!”

    “是啊,现在的火车票都是实名制。”白母点点头。

    辛小紫不屑的说:“切,那丫头一开始就隐姓埋名,可见居心不良,是有目的的在撒谎!”

    “那么,火车票上的名字是谁的?”白母心中已经隐隐约约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辛小紫脱口而出:“叫做于贝贝。”

    白母心口一热,一股血腥味冲到了嘴里,冤孽啊!

    “干妈,你在听吗?”辛小紫感觉到了白母的沉默和停顿。

    白母无力的跌坐在椅子上,喃喃的说:“在,我在听着。”

    “我和秦雪松都觉得这个于贝贝才是陈媛的真名,可是她却绝口不提这几个字。”辛小紫继续说道。

    “是吗?”白母呆呆的说。

    辛小紫点点头:“所以我们都觉得这丫头城府深得可怕!可能她救了清的命这一点,也都是精心设计过的!”

    “小紫,我的头突然很疼,能不能就这样,有时间我再给你打电话?”白母眼前一片炫目的白光。

    辛小紫以为这是因为白母听到了司徒清维护陈媛之后心情不好引起的生理反应,赶紧说:“好的干妈,你好好休息!对了,也不用太担心,我们正在调查陈媛呢,很快就会水落石出的!”

    “好,谢谢你小紫。”白母扶着额头,声音细若游丝。

    辛小紫挂断电话之后,越想越担心,怎么白母的反应这么大,会不会让老人家太伤心而忧郁成疾?

    所以她又给白迟迟打了个电话过去,可是因为白迟迟想要好好睡个觉,把电话调成了静音,所以一直都无人接听。

    白父给秦雪松打电话也听到了同样的事情,他的心情同样复杂。

    “雪松,这事儿麻烦你了!”

    “伯父怎么这样客气,我和迟迟是多年的朋友,这种时候不帮她我还算是男人吗?”秦雪松自然也不知道于贝贝这个人跟白母之间的联系。

    白父问清楚了之后,走到了白母身边。

    “怎么办?没想到我们上一辈的恩怨竟然延续到了迟儿的身上!”白母抱着白父,泪如雨下。

    白父沉重的心好像被压上了千斤巨石。

    “别哭,别哭,我看这事儿是瞒不住了!”白父拍着白母的背说。

    白母抬起头:“可是,我们不是约好了这辈子都不告诉迟迟的吗?她一直以为你就是她的父亲啊!”

    “这种时候,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既然陈媛就是于贝贝,那她这样处心积虑的出现在迟儿的生活中,肯定是有目的的!如果再不说出来,清就会一直受蒙蔽,迟儿和宝宝的安全会受到巨大的威胁啊!”白父痛苦而担心。

    白母哭着说:“但是,但是,这对你是不公平的啊!”

    “你怎么这么糊涂!在迟儿和宝宝遇到危险的时候,你还在考虑对我公平不公平?要是她们出了事,我还要这公平有什么用!”白父生气的说。

    “那,我们要怎么开这个口啊!”白母泣不成声。

    “别担心,我会好好跟迟儿说的,你也不必内疚,当年不是你的错!”白父把白母拥入怀中,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怎么不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于贝贝怎么会跑来报复迟儿,她太狠心了,连小紫的孩子都没有放过!”

    白父点点头:“是啊,所以说情况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危机,必须要尽快跟迟儿说清楚,也好为雪松提供线索!”

    “你决定了吗?”白母抬起头。

    “决定了,一会儿等迟儿醒了我就去跟她谈谈,趁着陈媛,不,于贝贝还没有下毒手之前揭穿她的真实面目!”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