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老公太凶猛1382
    “你爸爸舍不得呗,这辈子都没有喝过这么贵的酒!”白母有些心酸的说。

    白迟迟拿出酒,走到桌前说:“有什么舍不得的,这些东西都是可以用钱买到的,能有多珍贵?”

    “话可不能这样说,迟儿!现在你们的经济条件好起来之后,也不能随意的挥霍!”白父的表情立刻变得严肃起来,就跟他以前教育白迟迟的时候一样。

    白母轻轻的说:“今天就别说这些了,我们一家人高高兴兴的吃顿饭吧!”

    “是啊,爸爸,我的意思也不过是让你别这么节约,既然都买回来了,尽快喝掉才是对这瓶酒的最大尊重嘛!”白迟迟打开酒瓶,给父母分别满上。

    白父咳嗽了一声,调整好表情,举起杯对白迟迟和白母说:“来,我们先干一杯!迟儿,你喝汤就行了!”

    白迟迟听话的举起碗,笑着说:“好,快把酒杯端起来,妈!”

    叮的一声,两个酒杯,一个碗,在空中发生了充满亲情和爱的亲密碰撞。

    白父白母一饮而尽,白迟迟也一口喝完了碗里的汤。

    “这酒真香,可惜我喝不了!”白迟迟遗憾的摇着头说。

    “等宝宝生下来你就可以喝了,别这么着急!”白父安慰的拍了拍女儿的肩膀。

    “别喝太急,吃口菜吧!”白母把白父最喜欢吃的油炸小河鱼放进他的碗里。

    白父点点头:“迟儿,你也快点吃,趁热!”

    “妈,这个给你!”白迟迟也替妈妈夹了一筷子她的手够不到的地方。

    一家人这样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现在可不多了,因为每次白迟迟回娘家司徒清也会跟着过来。

    白迟迟想到这里还是有点不舒服,可是她不能因为自己的心情破坏今天的氛围。

    白父跟白迟迟讨论着最近发生的新闻,白母默默的听着,不时给他们父女两个夹菜添饭。

    “爸爸,没想到你竟然还是这样时髦,这些网上的新闻连我都没有看到!”

    白迟迟觉得父亲虽然很严厉,可是心态还是很好的,不会因为他是个残疾人就怨天尤人,自我放逐。

    每天白父出门遛弯的时候,也会跟别人一起讨论最近有些什么事情发生,针砭时弊,观点到位。

    “我虽然眼睛看不到,但是依然有着一颗求知的心!”白父竟然也会跟白迟迟开玩笑,还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白迟迟笑着说:“看来你跟我妈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很悠闲啊,比起以前要辛苦养育我可自在多了!”

    “当然了,你难道不知道你小时候多病多灾,很能折磨人的!你爸爸总是半夜三更背着你去医院!”白母终于开口了。

    “我知道,后来我长大了,又因为秦雪松惹得你们两个操心,现在想想还真是很惭愧!”白迟迟摇着头。

    白父看着白迟迟:“幸好现在雪松那孩子改邪归正,我们的心里多少也安慰了一些。”

    “所以世事难料,谁都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也不知道谁是可以永远不变的。”白迟迟还是很有感慨的,不管她怎么努力不去想念司徒清,但是那个男人的身影始终都在心里盘旋不去。

    “迟儿,妈妈问你件事情。”白母深深吸了一口气,好似下了很大的决心。

    白迟迟有点害怕,妈妈从辛小紫那里得到了消息,现在终于要开始对自己的询问了吗?

    要怎么回答才能不让父母太担心,白迟迟很迷茫,因为她真的不怎么会撒谎。

    万一说漏了嘴,会不会让父母觉得司徒清的形象大打折扣?而且这中间还牵涉到了陈媛。

    “吃着饭呢,有什么事情得这个时候问我?”白迟迟假装不经意的样子,可是伸出去的筷子却挑了一片做配料的生姜。

    幸好父母看不见,不然一下就会发现她的失态。

    “你跟清,是不是吵架了?”白母很了解白迟迟,只要女儿顾左右而言他,那就肯定是有问题的。

    “没有啊。”白迟迟一口就否认了。

    白父放下酒杯,看着她说:“迟儿,我们是你的父母,这里是你的家,有什么不如意和委屈你尽管说出来,不要藏在心里。”

    “爸爸,妈,你们这是怎么了?听谁说的我和清吵架了嘛!”白迟迟嗔怪的问道。

    白母摇摇头:“你别管,反正你就说实话吧!”

    “我,我......”白迟迟被父母逼问,一下就乱了阵脚,开始有些结结巴巴起来。

    “听你的语气,就是有了?你跟清为什么要吵架,是不是因为陈媛的关系?”白母的口气一如既往的温柔,可是话语中却隐藏着一股逼人的感觉。

    白迟迟有点慌了。

    幸好白父轻轻的拍了拍白母的手,这才让她没有那么激动。

    “迟儿,你也不要瞒着我们,之前我跟你妈已经找小紫和雪松打听过了,你家里发生的事情我们也都知道了。”

    白迟迟没有说话,却红了眼圈。

    白父叹了一口气说:“傻孩子,你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却还要交代小紫和雪松替你隐瞒,爸爸妈妈心里多难过啊!”

    “爸爸,我......”白迟迟蠕动着嘴唇,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现在看来真的是纸里包不住火了,否认也没有用,但是要自己说出来好像又太伤父母的心。

    白母擦着泪水:“你在怕什么?小时候你受了气挨了欺负都会第一时间跑回家找你爸爸帮你解决,现在你长大了,觉得不需要父母了吗?”

    “怎么会呢,妈你别乱想!”白迟迟心乱如麻。

    白母叹着气:“爸爸妈妈帮不了你,你觉得让我们白担心也没有什么用,对不对?”

    “不是的,我觉得这事儿我可以自己解决,何必要让你们两个听了以后不舒服嘛!”白迟迟摆着手说。

    白父看着她:“迟儿,这次,或者爸爸妈妈真的可以帮到你!”

    “不可能的,爸爸!”白迟迟心想,司徒清对陈媛那样言听计从,而且保持绝对信任,自己都拿他没办法,何况是父母?

    即便拿出岳父母的权威也不管用,司徒清那个人脾气多硬,原则性多强,他们都是知道的。

    “迟儿,相信爸爸!你告诉我,你跟清发生矛盾是不是因为陈媛?”

    白迟迟犹豫了一下:“是。”

    “你现在好好跟爸爸妈妈讲一讲,陈媛介入你和清之间,是她的问题还是清的问题?”

    “陈媛确实当着我的面跟清说过喜欢他,清当时的态度是婉言拒绝,但是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清对陈媛却有着补偿性的好,好到我说什么都没有用。”白迟迟觉得心里一股浓浓的悲哀袭来。

    白母摸索到了白迟迟的手,紧紧的握在自己的手心里。

    “只要清没有坏了良心,那这事儿就还有回转的余地。”白父若有所思的说。

    “他应该不会那么做,只不过陈媛确实太厉害了,总是在清面前演戏,演得非常好!”白迟迟脱口而出。

    白父点点头:“你看迟儿,你也觉得清的立场应该是坚定的,所以你别着急灰心丧气。”

    “恩,我知道了,爸爸。”白迟迟以为父母只是在安慰自己,说过了也就过了。

    不过她没有想到的是,白母接着问道:“陈媛把自己伪装起来,你觉得是因为什么?”

    “可能是想要在清面前留下好印象,可以吸引他的目光,引起他的重视吧!”

    白母皱起眉:“陈媛的来历本来就有些不清楚,这一些东西你都没有让雪松去查查?”

    “妈,你怎么想得那么深远?”白迟迟有点吃惊,父母最多不过是觉得陈媛想要做小三而已,怎么会想到她的来历?

    “迟儿,你先别管那么多,你就说你对陈媛的了解有多少?”白父问道。

    白迟迟想了想:“仔细想想真的没有多少,只是知道她在地震中救过清的命,父母兄弟都遇难了,她是个孤女什么的!后来小紫又说陈媛心狠手辣,害死了她的宝宝,还有我听到一个叫做吴德勇的人说,陈媛根本就不是青山乡的人。”

    “吴德勇?”

    “是,那个吴德勇说,陈媛去青山乡的时候把包丢了,里面的钱被人拿走,还有一张当时她乘坐的火车票,上面的名字却不是叫做陈媛。”白迟迟老老实实的说。

    面对父母的关心,她也不敢再有所隐瞒。

    “不是叫做陈媛,这就对了,这就对了!”白母突然情绪激动起来,不停的檫着眼泪。

    “对什么?”白迟迟一脸茫然。

    白父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说:“迟儿,那张火车票上面的名字不是叫做陈媛,而是叫做于贝贝,对不对?”

    “对啊!咦,爸爸妈妈,你们是怎么知道的?”白迟迟惊讶的瞪大眼睛。

    “你说起这个名字的时候,你妈妈正好从你窗前经过,所以她才打碎了手里的盘子!”白父看到白母说不出话,就帮她回答了。

    白迟迟疑惑的说:“就这样一个名字,我妈怎么会那么紧张?难道你们认识这个叫做于贝贝的人?”

    “迟儿,如果陈媛真是于贝贝,那这件事情说起来可就话长了!”白父仰面长叹,看来这一场深谈是无可避免的了。

    虽然他早就下定了决心,可是不代表就不会有着深深的心痛。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可是没想到这样猝不及防。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