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老公太凶猛1387
    白迟迟有点羞愧的说:“我真的是个愚善的人,小紫你别介意。”

    “介意什么,我知道你天性单纯,不过这一次你不能因为陈媛跟你是同父异母的姐妹就轻易把她做过的那些罪恶一笔勾销!就算要跟她恢复关系,也要让她偿还清楚再说!”辛小紫恩怨分明。

    “偿还清楚?”

    “对啊。行了你别想那么多,还是等等老秦接下来的消息,然后再看应该怎么办才好。”辛小紫怕白迟迟反反复复,犹犹豫豫的个性让她纠结。

    白迟迟乖乖的点点头:“好吧。”

    房间里的司徒清此刻拿着一份文件却怎么都看不进去,他非常想念白迟迟和她肚子里的宝宝。

    离开家的这两天他就已经动摇了,可是却因为原则问题,低不下这个头来。

    可是回到自己的卧室之后,到处都是白迟迟的影子,她的一颦一笑都历历在目,这让司徒清十分难以排遣心里的苦闷。

    以前每到两人独处的时候,白迟迟的娇俏可人就会展现得淋漓尽致,她会拉着司徒清的手去抚摸肚子里宝宝的动静,共同憧憬未来的美好生活。

    可是现在呢,独守空房,身边的床单和枕套都还留着白迟迟的体香,还有她的细语。

    “这个死丫头,怎么就不能稍微通融一下?陈媛要是和罗毅进展顺利,很快就可以嫁出去了,到时候不是什么都好了吗?”司徒清把文件砰的一声砸在书桌上。

    本来司徒清也还是可以理解白迟迟的那些顾虑和醋意,但是要说陈媛想要动手伤害宝宝,却是他无法接受的。

    一个救了自己生命的女人,怎么忍心对一个尚未出世的孩子下毒手?

    如果陈媛真是那么心狠手辣,为什么要对地震中受伤的自己照顾得那么无微不至?

    那时候的司徒清只不过是一个昏迷了的无名人士,又不是司徒集团的大总裁和部队里的领导,身无长物,没有一点可以利用的地方啊!

    可是即便如此,陈媛也是衣不解带的精心护理,不嫌脏不嫌累,对一个陌生人都可以做到这样体贴温柔,她怎么可能是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

    至于辛小紫说的那些话,一听就是不现实的,陈媛又不认识菊嫂,而且也没有理由去害死司徒远的孩子!

    可是辛小紫却咬死不放,而白迟迟又对这个闺蜜言听计从,这让司徒清非常恼火。

    现在回到家里之后,辛小紫也依然跟以前一样,对陈媛说话含沙射影,夹枪带棒的。

    司徒清走到浴室里去洗了一个澡,他冷静了下来之后又开始想起白迟迟的种种好处来。

    “要不我明天去把她接回来算了!”司徒清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这才离开白迟迟多久啊,整个人都憔悴了一圈。

    但是他随后又摇摇头说:“不行,还是再等等,让她消了气之后再去,否则这个倔脾气的小混蛋肯定不会听话的。”

    自言自语也是在白迟迟离开之后司徒清才有的毛病,他有时也会觉得自己改变太多了。

    怎么在认识白迟迟之后,生活会有这么深远的影响?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司徒清生气的坐起来抽了一支烟,他觉得这一次跟白迟迟吵架真的太伤人了。

    以前再怎么闹,白迟迟也不过是发点小脾气也就算了,这一次却消息都没有一个。

    想来想去,时间就这样悄悄的流逝了。

    司徒清一大早就换了衣服出去跑步,经过那个街心花园的时候他特意停下来去买了一份红糖糍粑。

    如果白迟迟还在家的话,她看到这份温暖的爱心早餐肯定会很高兴的吧?

    司徒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自己把那份糍粑给吃掉了。

    生活虽然看起来没有什么两样,但是司徒清自己却很清楚,一切都已经不同了。

    至少白迟迟在的时候,他不会这样连一点点笑的欲望都没有。

    在公司里,司徒清也有点心不在焉,毕竟走的是自己的老婆和孩子,他再怎么霸道骄傲,也逃不过亲情的侵蚀。

    “司徒总裁,四川那边让我们尽快过去一趟。”罗会安还不知道白迟迟离开司徒家的事情,不过他却看得出来司徒清不对劲。

    “你去就是了,有什么问题就全权负责。”司徒清埋头工作,但是心情却很不好。

    罗会安没有多问,默默的退了出去。

    坐在门口助理室的陈媛看到罗会安的表情,心里很是不快,她知道这一定是因为司徒清还在牵挂着白迟迟。

    怎么那个女人会有这么大的魅力?就算不在司徒清的身边也能让他如此魂不守舍?

    看来必须要采取一些行动才可以,否则不是白白浪费了这个宝贵的机会了吗?

    陈媛极尽温柔的给司徒清泡咖啡,给他打理工作中的小细节,这些事情虽然得到了司徒清的赞许,但是却看不出他因此而稍微有所释怀,这让陈媛非常有挫败感。

    辛小紫在陈媛和司徒清离家去公司之后,就会去白父白母家里跟白迟迟碰头,共同研究秦雪松发回来的那些消息。

    “我也不知道该不该跟我妈说,于振海已经过世的消息。”白迟迟叹着气。

    辛小紫看着她:“瞒得过去吗?我想还是老老实实的说出来比较好,干妈经历的事情够多了,她应该能够坚强的接受。”

    “也是,我妈整天都在问我事情的进展,瞒是瞒不过去的了!”白迟迟点点头说。

    “你爸爸呢?他是什么态度?”

    “跟我妈一样,对我的关心早就胜过了从前的恩怨。”白迟迟心里有点酸。

    辛小紫沉吟了一会:“那好,他们要是再问起来,我们就实话实说好了,多个人帮着出出主意也不错。”

    午饭的时候,白迟迟就告诉了父母有关于振海和宋珍的事情。

    白父沉默了,白母默默的垂泪。

    “既然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也不用这么介怀,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干妈你别难过。”辛小紫安慰白母。

    “怎么会这样的?宋珍来告诉我说她要成为于振海的新娘,那个时候她是多么幸福和开心啊!”

    白迟迟的善良和懦弱的性格源自于白母。

    “可能是婚后于振海发现自己对你才是真爱呗!”辛小紫也是口不择言,说完之后看着白父吐吐舌头。

    幸好白父看不见。

    “这也难说,否则他们怎么会闹出这样惨烈的后果?”白迟迟倒是觉得有可能。

    白父拍拍白母的肩说:“我去后院拉一段曲子,你们慢慢聊。”

    “不,你别走,我哭不是因为还对于振海有什么感情,而是感慨世事无常而已。”白母拉着白父的手。

    就在这个时候,白迟迟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拿起来一看,是秦雪松打过来的。

    “快点接啊!”辛小紫性急的说。

    白迟迟深呼吸,然后接听了:“雪松,是我。”

    “迟迟,我在县城公安局查到了有关那个案子的资料,原来当时宋珍杀死于振海的时候,陈媛,也就是于贝贝,她是亲眼看到了父亲的惨状的。”

    “天啊!”白迟迟轻轻的惊呼起来。

    “而且,宋珍畏罪自杀的时候也是当着陈媛的面。”秦雪松都觉得这件事情挺恐怖。

    白迟迟觉得难以置信,哪一个母亲会对女儿做出这样残忍的事情,她难道不知道这会影响到于贝贝的一生吗?

    “所以,陈媛可能因为看到了听到了这种令人发指的现场之后,导致心理有点扭曲。”

    “恩,我想是的。”白迟迟觉得自己腿都软了。

    辛小紫眼巴巴的看着她,着急的想要知道秦雪松说了些什么。

    “然后我也去走访了他们以前的老邻居,原来于振海和宋珍自从结婚的那一天起就没有幸福过,总是吵架,还把小时候的于贝贝给送到了乡下去。”

    “总是吵架?”白迟迟也不知道在于振海和宋珍身上发生过的那些恩怨情仇。

    只不过这样听起来,陈媛确实没有一个快乐的童年。

    “对,邻居们也从于振海的只言片语和宋珍的抱怨中听出了一些端倪,可能宋珍欺骗了于振海,他们的结合并不是两厢情愿的。”

    秦雪松的话让白迟迟感到很震惊,因为她只知道于振海抛弃了自己的妈妈。

    这中间没想到还有故事中的故事。

    “原来是这样。”白迟迟低声的说。

    “不过于贝贝很争气,学习成绩非常好,是个典型的学霸,从小到大都是班上最拔尖的!”秦雪松的工作做得很细致,他把陈媛的底细给调查得一清二楚。

    白迟迟点点头:“我想也是,不然陈媛也不会在司徒集团表现得这样出色,她的举止言行完全不像是一个乡下的女孩子。”

    “这一次我把陈媛念过书的学校和她的老师都找到了,她虽然成绩很好,可是人却十分孤僻,所以从来都没有一个亲近的朋友,总是独来独往。”

    “像她这样的成长环境,很容易养成这样的性格。”白迟迟觉得陈媛就是因为一直都缺少关爱,所以才会对任何目标都很执着,有着近乎偏执的执着。

    这难道就是她想要夺走司徒清的原因?

    “可能陈媛在父母离世之后觉得你跟她是姐妹,生活境遇却迥然不同,所以对你产生了报复的心理。”

    “或者吧。”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