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老公太凶猛1410
    “小紫,别这么激动,交给警察处理吧!”司徒远好不容易才把狂躁的辛小紫给安抚平静下来。

    可是她的胸口还在不断的起伏着,眼睛里又是火又是水。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辛小紫一想到自己从楼梯上跌落下来的时候,那一滩触目惊心的鲜血就忍不住情绪失控。

    现在的菊嫂跟当时的样子可是截然不同,但是她脸上的那种恐怖笑容还是让辛小紫抓狂。

    “好了,现在我们把人带回去,有什么问题就通知你。”司徒远的朋友对他说。

    “好的。”司徒远把辛小紫牢牢的抱在怀里。

    等到警车离去之后,辛小紫才瘫软成一团,趴在司徒远的肩头哭成了泪人。

    回到家之后,司徒远就给司徒清打去了电话。

    听到这个消息司徒清怎么坐得住,他赶紧开车回家来,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

    “现在正在审问菊嫂,具体的情况还不清楚。”司徒远又要安抚辛小紫,又要等朋友那边的通知,也是很焦急。

    “这样吧,小紫现在这么激动,你还是好好陪着她,警察局那边我去就行了!”司徒清当仁不让的说。

    司徒远点点头:“也只能这样了。”

    “你就在家里等着,放心吧!”司徒清说完,就开车去了警察局。

    一开始菊嫂是负隅顽抗,死不承认自己做过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嘴硬得不得了。

    可是警察已经接到了陈媛的匿名举报,把当时菊嫂买药的那家中药店铺给供了出来。

    警察找到了那个中医,经过一番审问,他也终于承认了菊嫂在这里买药的事实。

    因为药铺里的药材进出都有记录,而且也找到了那段时间经常去看病买药的几个病人。

    经过指认,他们都说菊嫂确实是在药铺里经常出现,而且每次都会买些药回去。

    在铁证面前,菊嫂也不得不在审讯笔录上签了字。

    “为什么要这么做?”

    菊嫂想要把所有的过错都推给陈媛,就说一切都是她指使的,自己只不过是一时糊涂做了帮凶而已。

    “狡辩!我们已经调查过了,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有人在幕后操纵的,那个人并不是于贝贝!”警察哪里是那么好糊弄的,他们已经从菊嫂的日常中找到了蛛丝马迹。

    “冤枉啊,真是她让我做的!”菊嫂一开始还在坚持,可是后来经过警察的政策攻心,她也开始动摇了。

    其实当初让辛小紫流产,陈媛只是提出来一个意见,真正参与并且制造了这起事故的人确实是菊嫂。

    因为辛小紫和司徒远已经答应了白母不去追究陈媛的责任,所以他们也并没有对警察提起过陈媛知情不报。

    所以查出来的结果就是菊嫂背后的指使人另有其人。

    菊嫂也想过了,如果不供出肖爷,那她肯定是难逃法网,加上后来又被查出来大勇去破坏白母家的事情也跟她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所以她的罪是很大的。

    要不要说出来,菊嫂还在斟酌,可是突然发生的一件事情让她猛然觉悟过来。

    这天菊嫂被提审之后,狱警将她带回到所关押的囚仓,让她认真的考虑考虑该怎么如实交代。

    一进去菊嫂就发现有点不对劲了,这个房间里多了两个她不认识的犯人。

    这两个人都长得非常彪悍,个头都有一米七五以上,而且肌肉发达,目录凶光。

    “这两位姐妹是什么时候进来的,犯了什么事儿啊?”菊嫂虽然身材也不算瘦小,但是比起这两未来,可是娇小玲珑得多了。

    两个女人看着菊嫂没有说话。

    房间里其他的人都闭上了嘴,假装做着各种各样的事情,就是没有人理会菊嫂,也不跟她介绍。

    “哟,这是怎么了?”菊嫂进来一段时间,跟这里的犯人都挺熟的了,平时她很会处关系,所以大家都对她还算不错。

    但是今天,很反常。

    菊嫂心里一惊,难道这两个五大三粗的女人是肖爷派来对付自己的吗?

    “两位姐妹,初次见面,我也没有什么好招待的,这里是我私藏的一条香烟,我们交个朋友吧?”菊嫂讨好的从被褥下面拿出一条烟来。

    在监狱里,不管是男囚还是女囚,香烟都是很好的打通关节的利器,因为这里的人一个个都很苦闷,当然希望可以用一只烟来解决自己的愁和烦。

    而没有关系的人,是不可能会有一整条香烟伴随在身边的。

    但是两个女人看都没有看那烟一眼,径直走到了菊嫂的身边,一边一个抓住了她的胳膊。

    “这是干什么啊?”菊嫂惊慌的叫到。

    右边那个虎口处有着纹身的女人低声呵斥道:“给我闭嘴!”

    “对,别以为你以前在肖爷身边作威作福就可以在这里跟警察胡说八道!”左边那个脸上有一块胎记的女人也冷笑着说。

    菊嫂苦笑着说:“我哪敢啊!两位别这么凶,我们应该都是肖爷的人吧?相煎何太急嘛!”

    “少跟我咬文嚼字的,记住了,肖爷说过,只要你敢走露了风声,我们就会马上灭了你!”纹身女不耐烦的说。

    “不单是你,还有你的亲人也都逃不过肖爷的手掌心!”胎记女同样用恐吓的口吻对菊嫂说。

    菊嫂吓得打了个寒颤,她知道肖爷的手段。

    “不敢不敢,绝对不敢!”

    两个女人这才放开手,走到角落的一张床上,纹身女还顺手拿走了菊嫂的香烟。

    胆战心惊的过了一夜,菊嫂又被警察带进了审讯室。

    “怎么样,你想清楚没有?”

    “想清楚了,这些事情都是我自己做的,跟别人没什么关系!”菊嫂想到肖爷的威胁,不敢再说什么了。

    可是警察却笑着说:“你跟辛小紫根本就不认识,为什么费了那么多的周折去伤害她?”

    “怎么没有?她在劳务市场的时候就显得不可一世,不把我们这些保姆当成......”

    “老实点,你算什么保姆!”警察啪的一声拍了拍桌子。

    菊嫂还想说话,警察却对她说:“如果你交代清楚,司徒家就放弃对你的指控,而且也会给你换一个房间。”

    “真的?”菊嫂很害怕那两个女人。

    “对,司徒兄弟也说过,他们不会对你怎么样,只要你说出真正的主使者,他们会保护你的。”

    菊嫂心里也很清楚,司徒兄弟的实力比起肖爷也是势均力敌的,他们如果真的可以让自己平安出去,那就太好了。

    还有一点,菊嫂其实也觉得自己在肖爷身边做事永远都是战战兢兢的,伴君如伴虎的感觉。

    如果真的可以借助司徒兄弟的力量铲除了肖爷,那倒是一件可以换自己自由的大好事。

    一想到同房间的那两个女人,菊嫂就觉得很紧张。

    要是警察知道了她们的来历,使用什么反间计,自己不是就着了道了吗?

    菊嫂是黑道上的人,她思考问题的方式通常是跟别人不一样的角度。

    就算警察按照正常程序办案,她也会想像出各种各样的阴谋来对号入座。

    到底该投靠哪一边?

    肖爷,或者是司徒兄弟?

    菊嫂考虑再三,如果继续帮肖爷办事,难保他不会起疑心,然后让人把自己干掉。

    而司徒兄弟,是不会做什么杀人越货的勾当的,最多不过是被关几年。

    要是能够跟司徒兄弟说上话,让他们帮忙把自己弄到别处去服刑,也就可以逃开肖爷的魔掌了。

    思来想去,菊嫂还是决定不再替肖爷隐瞒了,她觉得肖爷再怎么厉害,也是逐年老去,而司徒兄弟却不同,他们风华正茂,以后必定大有作为。

    何必在那一棵树上吊死?

    “我,我有些话,不知道对你们有没有帮助。”菊嫂迟疑了好一阵子,终于开了口。

    “你说。”警察对她还算比较客气。

    菊嫂把心一横,就把肖爷跟司徒清的仇恨和想要对他们展开报复的事情都讲了个明明白白。

    “你说的都是真的?”警察大喜,这一下可是拔出萝卜带出泥,把一个真正的幕后黑手给引了出来。

    肖爷的名声在警察这里早就已经传播开来,只可惜他所犯下的罪都找不到确实的证据,所以一直都拿他没有办法。

    而且肖爷在社会上是很有地位的,他手里握着的也不光是金钱和财富,还有权利。

    这一次上面的人也都传达过信息,就是要让警察密切留意肖爷,争取把他扳倒。

    “千真万确,我也想通了,与其把所有的罪过都揽到自己身上,还不如戴罪立功,替老百姓办点好事!”菊嫂把理由说得冠冕堂皇,其实还不是为了她自己的未来着想。

    “好,这些话我们都记录下来了,以后要是有需要,你将会出庭指证。”警察点点头,心情大好。

    别说这些基层的警察了,包括所长,局长,甚至厅长,都想把声名赫赫的肖爷绳之以法。

    这可是一个大功劳,而且绝对会让老百姓拍手称快,上头表彰连连的。

    谁不想立功?

    当即,警察就把菊嫂调离了那个房间,给了她一个单间的监狱。

    虽然感觉是把她隔离开来,其实也是为了保护她的安全。

    当然,这些事情其实都是司徒清去做的工作,他也很怀疑当初菊嫂害辛小紫流产的举动不像她自己说的那么简单。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