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老公太凶猛1412
    “妈,我最近这两天开始有点害怕了。”白迟迟摸着肚子,皱着眉头对白母说。

    “怎么了?”白母吓了一跳,赶紧放下手里的活儿,走到白迟迟身边拉着她的手问道。

    白迟迟不好意思的说:“这不是快到预产期了吗?我觉得我有点产前抑郁症的感觉了,患得患失,恨不得天天都去医院检查宝宝有没有什么问题!”

    “原来是这样啊,很正常的,别太紧张了就是。”白母松了一口气。

    白迟迟看着她:“生我的时候,你是不是也有这样的状况出现?”

    “当然了,我想每一个初产妇都是这样过来的,不过你们这一代孩子比我们可要娇气多了,所以害怕也不奇怪!”白母笑着说。

    “可我有时候怕得都睡不着觉,就担心宝宝在肚子里有什么闪失,这都临门一脚了,出了问题该多伤心!”白迟迟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她现在已经非常有母亲的感觉了。

    白母在她背上拍了一下,爱怜的责怪道:“你这孩子怎么就不会朝着好的方向去想问题!宝宝为什么要有闪失,很快就可以见面了,到时候开开心心的,不知道多幸福呢!”

    “话虽如此,可是我总是克服不了这个心理障碍,怎么办啊?”白迟迟焦虑的说。

    “那也要克服啊,这事儿我看还是得找清来解决比较好,他是孩子的爸爸,又是你的丈夫,有他在你身边就没有这样那样的顾虑了!”白母很明白这种感受。

    当初要生白迟迟的时候,如果不是白父精心的陪护,白母也会非常惶恐的,尤其是于振海根本就不能出现的情况下。

    现在,白迟迟还在跟司徒清冷战中,这样其实对她的心情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

    可是不管白母白父怎么说,白迟迟就是不肯低头,因为司徒清的言语太过分。

    “等宝宝生下来我再跟他好好谈谈,现在不是时候。”白迟迟低下头。

    白母生气的说:“还不是时候?那什么时候才可以?你们两个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会儿好得跟一个人似的,一会儿又这样不让人省心,让我说你什么才好!”

    “妈,你别管我们的事情了,还是安慰安慰我吧,我现在真的比面对高考还要紧张一千倍!”白迟迟赶紧转移话题,否则白母又要说个没完了。

    “安慰你什么?自己选择了司徒清,现在又跟他闹别扭,也不看看是什么时候了!”白母真的是对女儿的行为十分不理解。

    再有什么事,也不该在孩子即将临盆的时候发生争执和冷战啊,当初自己离开于振海,那是不得已。

    可是白迟迟呢,明明就已经和司徒清没有了任何的障碍,却还是不肯跟他在一起。

    白母觉得现在的年轻人,想法太怪异了。

    “妈,我是你亲生的吗?”白迟迟嘟着嘴说。

    白母心一软:“好了好了,我也不怪你了,反正你在生产之前多多跟小紫她们说说话,缓解一下心情就好了。”

    “小紫只会说怕什么怕,就跟上个厕所一样嘛!”白迟迟一想到辛小紫的话就哭笑不得。

    白母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起来:“这个小紫,真是话糙理不糙,就是的啊,女人生孩子是天生的本领,你怕个什么劲儿?”

    “妈真是好笑,如果我是个女权主义者,肯定会反驳你的!女人生孩子不是被形容成去鬼门关走一遭吗,你还说得这么轻松!”白迟迟不满意这个安慰。

    “你还是学医的,难道不知道以前的技术和现在的已经是天壤之别了吗?那时候哪有什么B超,胎心仪?又没有麻药和手术,生孩子当然很危险,现在真的没什么了。”白母觉得女儿这样想,还是因为身边没有司徒清造成的。

    要是可以想个什么办法让他们尽快和好就好了,可是白母又觉得父母不应该插手儿女的事情,说不定会越闹越厉害。

    “好吧,我就假装相信好了!”白迟迟无可奈何的说。

    “什么叫做假装相信,你就放心吧,我的小外孙肯定是个乖宝宝,不会让妈妈受很多苦的!”白母摸了摸白迟迟的头顶,又忙着去给她做饭去了。

    白父从外面走进来,对白迟迟说:“迟儿,你最近真的没有跟清联系吗?”

    “哎哟我的爸爸,我妈刚刚说这话我都不爱听,你又来了!”白迟迟头疼的说。

    白父看着她:“你都嫁出去了,还整天呆在娘家,像话吗?”

    “你干嘛要嫌弃我,我又吃不了多少家里的饭菜!”白迟迟假装不高兴。

    “不管你吃多吃少,都应该好好跟自己的丈夫在一起才对,一个人待产多凄凉!”

    “行行行,我很快就跟他联系好不好?”白迟迟也是被父母念叨得没有了办法。

    “你的肚子越来越大了,马上就该去医院了,还这么执拗!”白父轻轻的摇了摇头。

    白迟迟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我知道我知道!”

    “清这些时间在忙什么,怎么连个电话都没有?”白父虽然有心替女儿女婿撮合,但是始终还是最疼爱女儿的。

    因此在话语间,对司徒清还是颇有微词。

    “他应该很忙吧,既要去四川还要忙部队的事情。”白迟迟咬了咬牙,有一丝酸涩。

    因为对付肖爷是一件需要保密的事情,所以司徒远根本就没有对辛小紫提起过。

    而司徒清肯定就更加不会让这些事情来打扰到白迟迟的安宁了,所以她一无所知。

    现在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期,司徒清的神经绷得很紧,他不能分心也不能放松,必须要用最快最有效的方式抓住肖爷,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

    当然,除了在公一面,在私来说他更要把肖爷的势力彻底连根拔除,否则后患无穷。

    所以这一段时间以来,司徒清真的没有跟白迟迟联系过,虽然他想得很苦很苦。

    这些事情也只有司徒远知道,但是他不敢走露一丝风声。

    特别是对辛小紫。

    因为一旦辛小紫知道了,肯定会告诉白迟迟的,那么白迟迟就会担心司徒清的安危。

    对于一个马上就要生孩子的人来说,这种担心不是会严重影响到她和肚子里的宝宝吗?

    “再忙也要管管自己的老婆孩子嘛!”白父心里还是很不高兴的。

    以前白母跟于振海的事情,白父当然最清楚了,他知道在白迟迟出生的那一刻,白母或者在心里希望能有孩子的亲生父亲来将她牢牢抱在怀中。

    虽然白父对白迟迟视如己出,但是亲生的父亲对一个孩子来说当然是举足轻重的。

    白父很豁达,可是也不想女儿孤零零的在医院生宝宝。

    “好了好了,你就别说了!爸爸,不如拉一首曲子给我听听啊?我现在正好想要培养一下宝宝的艺术细胞!”白迟迟站起来挽着父亲的胳膊说。

    白父点点头:“当然可以,这算什么要求!”

    “走吧!”白迟迟赶紧拉着父亲去了后院,听着潺潺的流水声,总算是可以缓解一下心里的压力。

    不管司徒清来不来,打不打电话,宝宝该出生的时候还是会出生的,所以他也并不算多么重要。

    这是白迟迟赌气的想法,她心里何尝不希望司徒清每天都陪着自己,可以第一时间看到宝宝的模样。

    但是,他竟然狠心说出让秦雪松来代劳的话,这让白迟迟觉得痛彻心扉,也是她最最讨厌的一种态度。

    “迟儿,你的电话!”白母手里拿着白迟迟的手机,站在后院的门槛后喊道。

    白迟迟走过去接过来一看,原来是辛小紫打来的。

    “这个时候打电话干什么?”白迟迟觉得有些奇怪,因为早上辛小紫和她才刚刚通过话。

    “可能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白母把手机交给白迟迟之后就要转身离去,厨房里还有炖的汤。

    白迟迟接通了电话:“喂,小紫,你又怎么了?”

    最近辛小紫比白迟迟还要紧张,想到什么就要给白迟迟打来电话嘱咐她。

    一会儿是生产前要多多走动,一会儿又说生宝宝的时候要记得带上巧克力补充体力什么的。

    还有一次半夜三更让白迟迟记得要在随身的衣服口袋里带些纸巾,说是怕她在产床上失禁,弄得白迟迟真的快要被她折磨死了。

    这一次,不知道又是从谁谁谁那里听说了什么秘方之类的!

    “白迟,白迟,你快点准备好,我马上过来带你去医院!”辛小紫的口气十分慌乱,透着浓浓的害怕和担心。

    白迟迟忍不住笑起来:“预产期还有一个星期呢,我干嘛要跟你去医院?去了医院也不会接受我的!”

    “哪是你需要去医院啊!出事了你知道吗?现在司徒清正在医院抢救,是死是活都不知道呢!”辛小紫连珠炮似的话把白迟迟炸得有些懵了。

    “什么?谁?”

    “哎呀还有谁,司徒清,你的老公司徒清!他在出任务的时候中枪了,现在生死未卜,是远让我马上带你过去的,说不定这一次就是最后一面了!”辛小紫急得眼珠子都红了,说话也没有了轻重。

    白迟迟眼前一黑,整个人就顺着木门滑了下去。

    “喂喂,白迟,你听到没有啊?”辛小紫还在电话那头焦急的大喊着。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