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闪婚老公太凶猛 > 老公太凶猛1414
    白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转身拦着一个护士:“请问,外科病房在哪里?”

    护士正要说话,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迟迟,是你吗?”

    “清?”白迟迟又惊又喜,抬眼一看,却是司徒远,他的声音本来就跟司徒清很接近,现在白迟迟又在焦急烦躁的状态中,所以听错了。

    “远,是你!清呢,清怎么样了?”白迟迟有点失望,可是看到司徒远一身的泥水和血迹,心跳又开始疯狂的加速。

    怎么连司徒远也是这样,他们究竟去执行什么任务了?

    白迟迟根本就不知道在昨天夜里,司徒远和司徒清带在武警去抓捕肖爷的事情。

    因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败露了,肖爷也是成了惊弓之鸟,他急着想要偷渡出国,所以只带了两个心腹就赶着去了码头。

    但是肖爷毕竟也是道上响当当的人物,他再怎么惊慌,也没有忘记带上最重要的道具,那就是枪械!

    做困兽之斗的肖爷已经成了亡命之徒,当司徒清和司徒远首当其冲,制服了那两个心腹之后,肖爷感觉到大势已去,但他却不甘心,一心想着临死也要抓个垫背的。

    所以,就在司徒清靠近他的那一瞬间,肖爷的枪口就对准了他。

    幸好在关键时刻,司徒远推了肖爷一把,所以子弹才没有打进司徒清的胸口,而是斜着进入了他的腹腔。

    不过,这一下近距离的枪击带来的伤害也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司徒清的小肠,盆骨都受到了很大的冲击。

    虽然腹部没有大的血管和重要脏器,可是烧焦了的小肠也会导致肠液外漏,造成致命的感染。

    所以司徒远一脚踢飞了肖爷的枪,随后将他死死的控制住,交给了属下。

    “清,你怎么样了?”司徒远抱着司徒清,看到他一手捂着腹部,一手抓着胸口。

    “没,没事,放心!”司徒清喘着气,心脏砰砰的狂跳,他不是害怕殉职牺牲,而是担心自己死去之后白迟迟会悲痛欲绝。

    在这个生死交关的时刻,他猛然醒悟过来,白迟迟对自己的爱意是那么的深厚,那么的不可侵犯。

    真是后悔啊,为什么要对她说出那种愚蠢的话,为什么要把自己的挚爱拱手让人?

    司徒清自嘲的想,别人是说肠子都悔青了,自己可好,肠子都悔断了!

    “走,我马上送你去医院!”司徒远将司徒清抱起来,朝着军车奔去。

    一路上,司徒清几度陷入了昏迷。

    司徒远真的很怕他有生命危险,所以就给辛小紫打了个电话,让她把白迟迟接到军区医院去见一见司徒清。

    如果司徒清没事,那就皆大欢喜,而且也可以借着这个不是机会的机会让他们两人和好。

    万一有事,司徒清也可以见白迟迟一面,不留下什么遗憾了。

    司徒远和司徒清以前也受过伤流过血,他们都有效忠的诚意,就算真的牺牲,也是军人的职责。

    所以司徒远才能冷静的安排这件事情,可是他怎么都不会想到,辛小紫慌乱的电话会把白迟迟吓得提前生产。

    在等待白迟迟的过程中,司徒清的手术也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上级已经下达了命令,必须要把他从死亡线上拉回来,不得有误。

    “清,你可以的,你马上就可以见到迟迟了,她就在来的路上!”司徒远陪在司徒清的身边。

    伤口和鲜血,让司徒远有些眩晕,这是至亲的血才会造成的,他也不断在心里祈祷着。

    好在经过医生及时的抢救,司徒清的身体本来又特别健壮,所以总算是脱离了生命危险。

    只不过经历了一场手术,他还是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等彻底安全了才能出来。

    司徒远疲惫不堪的走出手术室,就接到了辛小紫的电话。

    “远,清怎么样了?”

    “还好,总算是捡回一条命!小紫,我不是让你去接迟迟的吗,你怎么还没有到?”

    “别提了,白迟一听说司徒清受伤生死未卜就崩溃了,然后宝宝也受到了影响,破了羊水......”

    “怎么会这样的!那她现在在哪里?”司徒远的心都要跳出来了,现在司徒清暂时没事了,要是白迟迟和宝宝再出点事可怎么办!

    “就在军区医院里,我这会儿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呢!医生说,她的羊水破了,人又虚弱,不能自己生,只能剖腹!”辛小紫看都没有看手术同意书就急急忙忙的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司徒远根本就没有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情,他赶紧说:“清已经送到重症监护室去了,我这就来妇产科!”

    “快来吧,我吓得腿都软了!”辛小紫的嘴巴瘪了一下,心里一酸,又开始哭。

    “别哭别哭,会平安的!”司徒远一边挂了电话,一边飞快的朝着妇产科跑去。

    刚刚跑到走廊处,就碰到了白父。

    “迟迟,你还好吧?”司徒远赶紧走到白迟迟身边。

    白迟迟看着他:“你怎么也是一身的血?清呢,他到底怎么样了,你别瞒着我!”

    “他经过抢救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你放心吧!”司徒远尽量用最温和平静的声音说。

    “那你身上的血?”

    “清受伤了时候,我抱着他上的车,所以染上了,不过我会还给他的!”司徒远故意逗白迟迟,想要让她放松一些。

    “还给他?”白迟迟皱起眉。

    司徒远说:“是啊,他受伤了也失血很多,我得给他输血不是吗?”

    “还要输血?”白迟迟听得心里一阵阵的疼,大眼睛里满是泪水。

    “没事的,我们当兵的嘛,流血多正常!”司徒远没想到自己的话又让白迟迟不安起来。

    白父白母听说司徒清暂时安全了也算是松了一口气,他们对白迟迟说:“行了,迟儿,你现在好好的去手术室生宝宝,我们都在这里等着你出来。”

    “是啊,别有负担,清好好的呢!”司徒远安慰着白迟迟。

    辛小紫从医生办公室跑出来,看到司徒远之后也顾不上多问,只是对白迟迟说:“现在他们就要把你送到手术室去,你别想太多,宝宝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好!”白迟迟看到大家都这样关心自己,而司徒清也不会死去了,心情总算是好了一些。

    她让自己要坚强,不管是剖腹还是顺产,只要宝宝可以平安降临那就行了。

    “医生,一切都拜托你了!”辛小紫对着医生鞠了一躬。

    “不用这样客气,我们医院妇产科的口碑很好,每年都会有很多新生儿经过我们的手诞生,放心吧!”医生微笑着说。

    司徒远把医生拉到一边:“这个孩子对我们全家人都很重要,但是大人的身体也要照顾到才是。”

    “没问题,我们会用最先进的技术,腹部的疤痕也会恢复得很好的!”医生点点头。

    众人眼巴巴的看着白迟迟被推进了手术室,心里也是紧张纠结成了一团。

    “清现在一个人在重症监护室吗?”白父问司徒远。

    “是。”

    “可怜的孩子,我知道你们的工作是保密的,可是究竟是为了什么啊,怎么会受重伤?”白母忍不住问道。

    白父拉着她:“都知道是保密的你还问什么?不过,清真的没事吧?是不是要出了重症监护室才算放心?”

    “不是的,现在就是观察而已,他的身体很好,相信很快就能出来了!”司徒远笑着说。

    辛小紫悄声问道:“真的假的?你可不要骗我!”

    “是真的,我骗你干什么?只不过,第一个抱孩子的人可能就轮不到他了!”

    辛小紫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说:“这个倒是无所谓,本来我也没有打算把这个荣幸让给他!”

    “你怎么可以这样?小紫,我们把第一个抱孩子的特权交给迟迟的父母好了!”司徒远大声的说道。

    白父赶紧对白母说:“你听到了吗,孩子们的这片心意你可千万不要推辞啊!”

    “好,好!”白母抹着眼泪说。

    “幸好啊,清这次大难不死,万一他出了什么事情,白迟可就成了遗孀,孩子也成了遗腹子了!”辛小紫总是口无遮拦,不过现在也没有人去责备她。

    只要司徒清尽快醒过来就好。

    “也不知道迟迟会不会害怕,她之前还说自己得了产前忧郁症。”白母望着手术室大门的方向,忐忑不安的说。

    “我想经过刚才的那一番刺激,她应该不会再害怕了!”司徒远轻轻的笑了笑。

    如果两个深爱着的人面临生离死别的考验都能挺过来,还有什么可怕的?

    何况,白迟迟即将生下她和司徒清的爱情结晶,这是一件多么好的事情啊!

    以前的种种不愉快都烟消云散了吧,让那些往事全部都一笔勾销,只要人可以好好的活在自己的身边,那么一切都不重要了。

    司徒远觉得白迟迟可以明白这个道理。

    感谢上苍,可以让相爱的人不分离,可以让孩子平安出生,这是一种平凡的但是绝对不简单的幸福。

    “麻醉药是局麻还是全麻?”辛小紫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她歪着头问司徒远。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局麻吧!”司徒远也不确定。

    辛小紫愁眉苦脸的说:“我觉得局麻好可怕,不是清醒的看着自己被开膛破肚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