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熬鹰航空业 > 第二百九十七章:同门相残(一)
    “发现两架米格23,对方有意入侵我领空,来势不善,534请求支援。”

    在发现对面的两架米格23之后,安瓦尔首先联系白沙瓦空军基地,同一水平的战机,一对二的风险系数还是非常高,歼教七a新机刚刚服役,作战必须谨慎。

    白沙瓦方面待命的535号飞机,在五分钟之前就已经起飞,安瓦尔能看出苏联飞机来者不善,地面雷达通过飞行轨迹分析,同样能看出这些问题,已经先一步通知了白沙瓦基地

    “534,基地已经起飞535前来支援,预计五分钟之后抵达,请坚持、一定要驱逐这两架苏联飞机。”

    听到基地的535已经前来支援,安瓦尔一下就放心了,五分钟而已,肯定能坚持到队友前来支援,现在就要好好的和这两架米格23玩玩。

    将无线电频道切换,和前来支援的535号飞机建立联系,必须要提前将情报和队友共享。

    “卡马尔,我是534号,现在向你共享战场情报,我方遭遇到苏联两架米格23型飞机,目视发现对方携带p-60红外空空导弹,每架飞机携带两枚。”

    边境摩擦而已,一般不会带上笨重的中距弹,两枚格斗蛋是最好的配置,即不多同样也不少,所以双方的武器配置相差不大。

    卡马尔从分配到作战部队,就一直和安瓦尔密切合作,现在两人又要共同面对危险,但毫无畏惧。

    “535正在全速赶来,再有三分钟就抵达战场,我的雷达已经发现了你们。请坚持。”

    通讯在这一刻停止了,安瓦尔没有时间再回答,对面的米格23终于按捺不住。想必是发现了前来支援的535号。

    别连科夫听到了阿留辛的呼叫,也确实有停下来仔细观察这架被自己误以为是幻影3的战机。但这并不能吓退别连科夫这位大胆的老鸟飞行员,反而更加激起了别连科夫的好胜心。

    不就是一架新飞机吗?这又如何,一款飞机到底好不好,都得要打过才知道,只不过别连科夫自己比较先遇到这款飞机而已。

    发现对方支援的战机已经高速飞来,别连科夫不再多想,嘱咐了僚机阿留辛注意战况,推杆给油。推背感猛地传来,这是r29发动机爆发出的12.5吨巨大推力。

    野蛮的发动机推动飞机猛然提速,往安瓦尔冲过去。当然,安瓦尔也毫不示弱,不就是摩擦吗?近身狗斗,新的歼教七a比起歼七有了相当大的强化。

    采用了前缘空战襟翼加双三角翼的配合,小f16的称号已经提前十多年到手,后世的歼七e就是有着小f16的称号,说的就是双三角翼加空战襟翼配合后超强的近身狗斗能力。

    虽然在发动机上还有些弱势,但这并不是太大的问题。开加力、油门推到底,迎着别连科夫冲过去,没得说。就是干。

    安尔瓦在战斗中表情变化丰富,这是他的最大标志,嘴角勾起,死死的瞪着极速变大的米格23,现在是考验胆量的时候,两架飞机都在快速的增加马赫数,突破音速就是几秒的问题。

    占据有利攻击位置在现在都是没有意义的,按照现在这情况继续,迎头撞毁是必然结局。就要看谁最先忍受不住,改变航向。

    飞机在空中飞行。和地面的汽车转向不同,飞机依靠气动舵面偏转来控制飞行。从飞行员转动舵面,再到飞机完成飞行员的指令动作,是有一定的延迟。

    双方需要马上做出决定,然而谁都不会改变航向,这是原则问题,况且这还没有到最后时刻,对方的心里防线肯定先一步崩溃。

    于是飞机不断加速,两飞行员之间坚守本心,丝毫不为外物所动,透过两块防弹玻璃,四目相对,战意快速升温

    这一刻,唯有后方的阿留辛看得最惊心动魄,旁观者是最清楚这一动作的危险,眼看两架飞机距离越来越近,马上就要撞上了,在最后的改出时刻,双方依然没有任何一人退步。

    阿留辛闭上双眼,在在无线电中大声的叫到:“别连科夫,改出.....”

    尽管阿留辛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吼出了最大的声,座舱的防弹玻璃都被这声音震得颤抖,似乎马上就要裂开。

    但在闭眼的前一刻,阿留辛依然没有看到长机有任何的反映,这一刻世界都停下来,安静无比,只有发动机的咆哮声。

    这一刻似乎全世界都停止,安瓦尔、别连科夫两人中谁做出反应都来不及了,等待他们的只有撞毁,甚至连这两人都闭上了眼睛。

    但在下一刻,并没有预料中的爆炸声,两架飞机在这一刻都突破音速,甚至音爆云都重合在一起,但这长空中依然只有音爆声,没有预料中的飞机撞上之后的爆炸声。

    一切的原因都在于,在撞上的前一刻,原本你死我活的两位飞行员,却同时做出了向左的180度横滚动作,一次标准的横滚,使得两架飞机在相遇的前一刻堪堪避开。

    本来是必死之局,却险之又险的躲过,原因太多,若是两位飞行员哪一位慢半拍,没有做出横滚,就算另一位再怎么规避都没有办法,只能撞上对方的机翼。

    但这两飞行员就是这么有默契,或者说是出于对死亡的直觉,对死亡的规避。

    当然,若是两位飞行员在规避的时刻没有选着横滚,没有同样都向左180度横滚,那么,撞毁依然不可避免。

    但两人就是做到了,默契的一次横滚,使得两人表演出这世界最高难度的“特技表演”,没错,这就是一次特技表演,只有事先经过了无数次磨合、事先经过了沟通的飞行员之间,才能做出这优美地动作。

    但这两人并非是亲密、默契的战友,他们是战线对面的敌人,在两架飞机擦肩而过的一瞬间,完成背靠背的姿势,最近之处的飞行员座舱之间不过半米而已。

    半米的距离,可以清楚了看到对面飞行员的面孔,甚至能感觉到对方的目光,同时抬头,举起手来,翘起大拇指,这是两位飞行员之间的肯定。

    这一刻又是那么的短暂,甚至一秒都不到,两架超音速飞机擦肩而过,同时又默契的不分先后同时改平,拉起,占据有利高度,准备下一次的攻击。

    第一次的交锋已经过去,两人都对对方有了一个非常深刻的了解,这可能是一生都难得的队友,但现在造化弄人,他们是敌人。面对敌人,需要穷尽全力。

    加速爬升,涡喷七发动机暴露出问题,毕竟推力还是太小,若这次的发动机是涡扇10,那么这次在爬升的比赛中肯定能稳赢,现在是涡喷七.........

    虽然打开了加力,但任是力有不逮。

    当然,在爬升的比赛中,米格23也没有占到先手,由于刚才是在低空战斗,飞机后掠角在最小角度,加速爬升阶段却成了不利因素。(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