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熬鹰航空业 > 正文 第七百一十一章:防不胜防的解体
    关于大小叶片技术,那自然是如愿以偿地找到了研发队伍来承担这一项科研任务,而作为“高推预研2”项目的第一个重点技术,自然也意味着新一代高推比航空发动机的核心机进入了研发之中。

    这一次,作为从91年最后几天才开始的项目,技术难度也比较大,要用的时间恐怕并不会比上次“高推预研1”的时候少,至少杨辉还记得上次也是在81年就开始了项目,整个是持续预研了七年时间,最终才开始的核心机型号研制。

    不过,现在时间上还是挺早的,只要在2000年之前能够出定型的核心机,那就差不多行了,新一代的发动机瞄准的就是美帝的一代神器f-119,在时间上晚一些,也是可以忍受的。

    整个“高推预研2”重大专项,不可能仅仅只是大小叶片技术就打发了,其它的还要陆续地增加新的技术,杨辉倒是很有想法要继续去找一找国内的相关单位,看看还有些什么技术可以列入到项目之中,不过在时间上显然是不允许了,至少现在是不行。

    ..........

    帝都的冬季,在90年代初期的时候还没有几十年后的所谓雾霾笼罩,将整个城市装点的如同雾都一般,但这次91年的最后几天,或者说是最后的十二月初开始,这中楠海里面的天气就没有好起来过。

    那颤抖的手指,连特供的香烟都快要拿不住给掉下来了,会议中原本是很少、甚至禁止抽烟的地方,这个时候也是云里雾里。

    “你们说说,都说说这**********到底是怎么搞的,偌大的一个国家就给硬生生的搞成了这样,这应该就是邓xx在年前所预判的苏联必定亡党亡国的样子吧,只是没有想到它来的这么迅猛,让人防不胜防啊!”

    在这里用防不胜防一词来形容确实有些不太合适,或许改用措手不及还能够更加合适一些,但现在都到了如此紧急的关头,谁还有心思去管什么用词恰当与否,只要能够表达出意思就行了。

    从386的抱怨一开始,其它出席会议的几位常委就更是打开了话匣子一般:“可不就是嘛!你说我们这才和美国那边把关系给搞僵了,原本以为东方不亮西方亮,美国没法利用,还有苏联来做个备胎。正好这几年我们也确实实现了双边外交正常化,关系也迅速回暖,但是谁又能够想到苏联这个备胎也不顶用,看来以后我们的国际环境会更加不好说啊!”

    杨副主席从共和国本身出发,分析了苏联解体之后会对共和国带来什么样的重大影响,一时间又算是给房间里增添了更多的难题,也就只有******这边要稍微想的开那么一丢丢,毕竟它更多要管的是国家经济建设,是对内,而非是对外。

    但是,苏联这样的超级大国解体,对世界的影响肯定将会是全方位、多领域、深层次的影响,就算是远在共和国的国内经济发展,也一定是要受到苏联解体的影响,这个是跑不掉的。

    “现在苏联解体已经成为了事实,既然我们之前就没有打算响应苏联那边在819的时候出兵干预,那我们就必须要有接受苏联解体这个事实的觉悟,现在我们需要做的则是先把国内给稳住,毕竟才我们两年前的那次事件来看,它的性质丝毫不下于苏联解体的前夜,不同之处仅仅是在于我们控制住了事态,而他们没有控制住而已。”

    总理又一次提到了众人担心好久问题:苏联的解体是不是会波及到共和国这边。要真的算起来,实际上共和国在过去的十年之间,其实是和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接触的更多,国内的某些思潮甚至一点儿也不下于苏联。

    这个问题算是说到了386所擅长的地方了,至少386就是当年因为在处理那次事件时表现出了不错的地手段,这才引起了286的主意,之后才就了各种扶摇直上九万里,而现在又到了关键时刻,是需要他再次站出来稳定局势了。

    “不错,我们现在需要的是稳定国内局势,至于苏联解体一事要不要对国内封锁消息,我看也没有必要。这个肯定是封锁不了,而且到时候反而还给人一种欲盖弥彰的感觉。我的意思,直接正面报道苏联的解体,只是一定要注意舆论的引导。并且........”

    接着,就是针对着国内该如何应对苏联解体所可能带来的并发症,又发起了各种的讨论,以及各种如何稳定国内局势。

    整个是从接到消息开始,一直讨论到深夜,最后才散开巨头会议。

    本来,刘副主席还不是常委巨头,这个时候是没有资格参加会议的,但是做为军委副主席,翻过年的人大会议中走个过程之后,那就是妥妥地是常委巨头了,因此也就出席了会议。

    不过,也因为他还没有拿到正式的常委巨头资格,会议中也是充分贯彻了多听、少说的宗旨,但一天时间下来,他终于是有些忍不住了,是需要有所作为了。

    ..........

    苏联解体的第二天,全世界范围之内依旧还没有做好接受苏联这样庞大的一个帝国解体的事实,甚至很多与此相关的国家还为此深夜开会讨论,共和国这边也仅仅是休会了三个小时之后,全体成员再次就位。

    还是依旧地各种老生常谈,虽然每一次的问题都是新冒出来的,而且每一次的问题好像都很有必要好好地讨论、重视,但这些问题却是让刘副主席不愿意再听下去,他知道这些问题并不是它所该关心的,而他也不太关心这些暂时还不该他管的烂摊子。

    瞄准了一个空挡,这终于是第一次开口了:“我只是军委副主席,所以是非常感谢大家让我参加这次中央常委会议,本来是应该多听少做的,但是到了这个关键的时刻,我觉得现在不能再沉默了,现在就站在我的角度、立场发表一些看法,大家要不要听听?”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