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八十三章 我与太清号玄君
    “无上咒文?”赤勒冷冷笑道:“你这厮,好大口气,真是牛皮吹上了天。若是真有这般神通妙法——缘何你自己不修炼,拿来这里叫卖!”

    那老秦人看了他一眼,微笑道:“这位贵客说笑了!这般厉害的神通法术,岂是常人能修成的。我也不瞒诸位,这宝贝落在我手里,也是机缘巧合,他上一任主人因为看了此书,死于非命,家人以为不详,才卖入我手里,当时一共有三卷,皆有散佚。”

    “我也不敢擅观此书,多方打探,才得知此乃上古仙人玄君所着,求仙得道,霞举飞升之书,更寻得仙人安期生,周室守藏史老聃笔记,将此经修补至四篇。”

    “我阅便前人笔记,才知晓此经禁忌,此书乃通幽明神,查晓生死之书,遭阎罗所忌,鬼神皆妒,故而修习此经者,必遭鬼神诅咒,幽冥暗害,有不测之凶威!读此书者,必然横遭凶难,为鬼神嫉害。”

    听闻这秦人如此说,时人尚且对鬼神之说深信不疑,就有人群惊骇远离,惊呼不绝,许多人当即转头远离,不敢招惹,但那老秦人似乎对不断有人离去,毫不在意,犹自从怀里,拿出了那本《玄君七章秘经》,那本书上似乎带着一个诡异的力量,叫所有看到的人都渐渐出神,眼神全被那黑色的封皮吸入。

    他肩膀上的七彩怪鸟,看见那本黑色封皮的经文,顿时嘎嘎大叫起来,不停的扑棱的双翅,那难听的怪声,就像一根锥子一样,扎入围观者的脑袋里面,叫他们陡然清醒过来。

    发觉这般诡异的状况,惊慌逃离的人更多了。

    但赤勒却死死的盯着,那本黑色封皮的《玄君七章秘经》,那是一团漆黑如墨黑皮经文,封皮的表面看上去滑腻腻的,就像人的皮肤一样,似乎还在蠕动,带着温度,封皮上有一团污渍一样的涂鸦。

    涂鸦由黑白轮廓两个构成,就像两只互相追逐的阴阳鱼,但是大致规则的轮廓上,无数黑色,白色的阴影,像触手一样扭曲着,给人一种从骨子里发麻的感觉。

    赤勒死死的盯着这本经文,心里狂吼道:“是真的!居然是真的!”

    他识海中的七宝金幢,供奉法宝的七层幡幢上,无数经文流转,浮现一尊龙象宝塔,光华大涨,将无数难以名状的侵入感染的念力,牢牢镇压,七宝金幢中幡幢轮转,发出无数梵音禅唱,将那些幻化成魔怪的念力,缓缓净化,化为赤勒精纯的念力。

    赤勒将眼底一丝贪婪深深的藏了起来,忽然冷冷道:“秦人,你这东西有这么大的祸患,谁还来买。我看你不是想卖宝,而是想找人做你的替死鬼,替你背负这个祸患罢!”

    那老秦人,只是微微一笑,并不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道:“这宝经第一章,名为宇,宇者,道也。乃是记载着生死通玄,幽冥还阳的大秘。论道之存续,物之生亡,乃是黄帝之时,与他半师半友的上古仙人赤松子、广成子、涓子、九天玄女等人论道的法术和密咒。”

    “虽然大多已经逸散,广成子、赤松子之道术,九天玄女之兵法,驱遣妖兽,降服天魔,巫蛊鬼神咒文诸法已经失传,但尚且余有黄帝与岐伯的祝由密咒,包括死而复生之术,复活死者之咒,长生不老无上密。”

    “死者复活?长生不老?”赤勒内心震动,一脸难以置信。

    “非但如此,昔年周室的守藏之史,老聃,便曾经浅尝此经,悟的一方仙药密咒,服食持咒,能遁入宇空之境,得见大道,此药亦附在此经之中。”秦人大言不惭道。

    那奇鸟附耳道:“天尊这般诽谤,不怕老君怪罪么?”

    陈昂所化的秦人笑嘻嘻的小声回答:“菩萨不知内情,故而我不怪罪。本尊何曾虚言,我与老聃道友,与尹喜讲道的时候,曾说过许多密言,尹喜得之,着文始真经以记之。此经,便记载有《玄君七章秘经》许多只言片语,玄者密也,君者……老子也,玄君便是隐秘者与老子合着之意。”

    “这人证物证俱在,菩萨你凭甚么诬人家清白!”

    大势至闻言无语,似乎是被陈昂噎着了。他暗想道:“这无量天尊满嘴胡话,却叫人难以拆穿,倒也是一种本事了!那广成子,便是黄帝之时,太上老君下凡所化,两人论道之时,谈及黄帝之时诸多密事,倒也可能,但此书必定是无量天尊所写,他记载于老君两人论道,不知夹杂了多少害人的道理,魔头魔念在上面。还一本正经说是两人合着……”

    “老君论道,循循善诱,深入浅出,岂会写这种满是荒唐言之道书?”

    众人听闻诸多诡异,能留到如今的都是胆大贪婪之辈,听闻陈昂所化秦人解释,登时面红耳赤,贪欲炽涨,若非陈昂所化的·秦人,看上去十分诡异,怕是就有人当场要抢,当即有人问道:“那秦人,你说了半天,究竟要如何才肯转让宝物?”

    “我出铜千斤,珍珠三斗,并五十金,买你这宝书!”

    陈昂道:“我这宝物,不卖价钱高低,只卖有缘。而且不需财物,只要你身上的一件东西!”

    赤勒已经打定主意,定要将此经夺来,他眼中神光一闪,当即厉声问道:“你要我们身上什么东西?”

    陈昂呵呵笑道:“诸位尽可放心,并非你家魂魄,阳寿,福报,阴德,气运,也不是肢体,七情六欲……我只要你的命!”

    “荒唐!”闻言,周围听者无不大怒,当即有人道:“谁肯把自家的命卖给你?”

    “此命非彼命!”陈昂打着哈哈道:“此命乃是命数,乃是幽冥地府记载的阳寿命数,前世诸多善恶行的报应,又称命格,我要诸位的是一份‘无常’之命。但凡与此书有缘之人,其命数便无有常数,诸行无常,际遇无常,一份命数再不在三界五行之中。从此:红尘六道难停留,命如孤星不同尘。”

    诸人听得半懂不懂,那赤勒却先明白过来,抢着问道:“卖货的,你是说这世间众生,皆有命数,因缘际遇,皆是命定的?”

    陈昂点头道:“这是自然,生死福祸,尽在幽冥,皆有定数。”他深深看了赤勒一样,忽而笑道:“你的命数倒也奇特,本是王种,奈何……”

    “住口!”赤勒急忙打断道,他双目赤红,狰狞道:“我不信什么鬼命……即便有什么命,也是掌握在我自己的手里,前日里,我听来一句话——我命由我不由天。”说罢,就劈手夺下陈昂手里的经书,冷笑道:“想要我的命……那你自己来拿罢!”

    陈昂只道:“我要的,我已经得到了!”就看他挤开众人,匆匆逃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